熱門連載都市小说 死神之攪弄風雲 愛下-第三百五十章 春水的分析相伴

死神之攪弄風雲
小說推薦死神之攪弄風雲死神之搅弄风云
真是头疼,才走出一番队浮竹便深吸了一口气,这样能让他觉得稍微舒服些。
“这心事重重的样子是怎么了,帅哥?”
浮竹寻声看去果然是春水,虽然在笑可说话的声音却有些虚弱:“你不是早早就离开了吗?”
“我只是隐隐有种预感,宏江会和山老头吵起来,怎么样,我的预感没错吧?”
公主,小奴知罪 木羽年华
浮竹看着春水那副贱兮兮的样子,无奈地摇了摇头,苦笑道:“刚刚那么大动静,你别和我说没感觉到。”
“谁知道山老头在里面,到底是在骂蓝染还是宏江那个小混蛋?”春水说着,胳膊往浮竹肩上一搭,压低声音像是说悄悄话,“那小子又想出什么点子刺激山老头了?快跟我说说。”
一口浊气被浮竹缓缓吐出,他现在的思绪被宏江突然的往事重提弄得有些乱,这时候和春水聊聊不是坏事。
“边走边说吧。”
二人就这样边走边聊,虽说是聊天,但途中春水几乎扮演着倾听者的角色,没有出声表达自己的看法。
浮竹讲得也很详细,近乎完美地复刻了宏江与山本交谈的所有细节,等两人回到雨乾堂,事情也快说完了。
春水轻车熟路地给浮竹倒了杯水,又从某个抽屉中找到浮竹的药递给他,“所以,山老头最后答应了吗?”
浮竹接过春水递来的药,“老师怎么可能会答应,他将宏江从小就带在身边是最了解宏江的人,嘴上不说,其实老师心里比谁都在意宏江。”
是的,那时山本没有赞同宏江的提议,即便对方声称情况不对就会立刻消灭隐患也是一样。这看上去虽然有些不近人情,但浮竹明白,山本完全是在为宏江考虑。
“山老头没说一定铲除银城但也不同意收编,意思已经很明显了。宏江现在的一举一动都太容易令人遐想了,不知道有多少双眼睛盯着他,这种肯定会引起争议的举动还是不做得好。”春水用食指刮着下巴,又坏笑着问道:“然后呢?那小子不会简单就妥协了吧?”
“哎……”浮竹没有回答,只是这意味深长的一声长叹就说明了很多问题。
“什么理由能把山老头说服?让我猜猜看……”
“共事局受四十六室和总队监督,但人选构成却享有自主权,银城除了无故消失到目前为止并没有实质性的罪责。”浮竹有气无力地回道,春水一下子乐了,“这小子,潜台词不就是说他要做的事让山老头少管吗?哈哈哈,山老头估计给气坏了吧?”
“联络器都被直接震碎了……”浮竹无奈地说着,以责怪的眼神瞟了春水一眼,这是什么好笑的事吗?
“你别这么看我,宏江那小子既然态度如此坚决,就证明无论是谁都无法阻止他收编银城空吾,而且那什么有异样立刻铲除估计也就说来万万。”
浮竹一脸纠结地揉了揉额头,他又何尝不明白宏江的意思,可就是明白,才会难以理解宏江坚持如此的原因。
春水似乎能看透浮竹心中的想法,那不正经的样子也收敛了一些:“以宏江的智思,他很明白这样做的后果是什么。”
“正因为如此才会担心,老师也会生气……”
“我们不妨来想一想,宏江以共事局为媒介,聚拢一批以往在瀞灵廷中存在争议的人,用意不外乎私心与为公两种。而现在种种迹象都表明,共事局的出现是出于私心,也就是将一护还有银城这些人收为己用,这里面还要包括浦原和夜一,我们很多的老朋友。”
“很难相信这么多人在一起是为一己私欲。”浮竹补充了句自己的看法。
春水也点了点头表示赞同:“所以,以宏江为代表的‘争议’团体究竟想要什么?既然以宏江为代表,那揣测的途径也只能通过他。”
“先确定宏江对我们的态度,不外乎三种,敌人、朋友、非敌非友。再考虑他对蓝染的态度明显不可能是朋友,那对我们的态度自然不会是敌人。”
浮竹点点头,如果宏江把蓝染当做朋友,这二人联手夺取崩玉估计都不会有人察觉。而返回瀞灵廷保护露琪亚体内的崩玉,说是公然与蓝染为敌也不为过,考虑到浦原、夜一等人,宏江所代表的团体肯定将蓝染视为敌人,但要说宏江自己,只能说不将蓝染当做朋友吧。
而有了蓝染作对照,宏江对瀞灵廷的态度也就明朗起来,此刻瀞灵廷和蓝染是二者只能存其一的局面,顺水推舟把先铲除瀞灵廷?这明显不是智者所为,也因此,宏江此刻绝对不会将瀞灵廷视为自己的敌人。
“将剩下两种态度代到他目前的举动中,如果把我们视为朋友,那他如此做的原因很简单,银城这些没见过蓝染的人在未来的战争中或许会起到意想不到的作用。而不考虑对方未来会给自己带来的麻烦,大公无私嘛。”春水笑了笑:“但这不符合小鬼的作风。”
“可要因此判断宏江的态度是非敌非友,希望我们与蓝染斗得两败俱伤的同时,己方的实力壮大起来的话……,也很奇怪,他这样太招摇了。”
坐收渔翁之利当然越低调越好,宏江现在这样的行径,即便将银城等人全部纳入麾下也藏不住了,这些人势必要站在与蓝染战斗的第一线,宏江更是如此,他自始至终都做不了这个渔翁。
“我们只能思考,宏江有自己的私心,同时会积极参与到这次的战斗中不会藏私。”浮竹讲了下自己的看法,继续说道:“可这同样奇怪,他还是太高调了。”
“没错,忌惮蓝染所以依靠瀞灵廷铲除蓝染、有私心所以趁此机会培养个人势力,这些都能讲得通。可问题这些私心都是建立在我们取胜的前提下,如此高调怎么会不让人忌惮,战后他越是春风得意越容易出事,如履薄冰般小心翼翼才有可能壮大,他不会想不到这一点。”
“所以?”
春水深吸一口气,表情严肃一字一字地低声说道:“可能……,他真的没想到这一点也说不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