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zjpg妙趣橫生都市小说 迷途的敘事詩-第九十九章 規律看書-1ihxl

迷途的敘事詩
小說推薦迷途的敘事詩
“不是,你们到底明白了什么?是在打什么哑谜吗?”
夏冉稍微有些好奇的看了看眼前的这两个女孩子,她们怎么看都不像是能够在这段短短的时间内变成好姐妹的人吧?
远坂凛这个隐藏的重度妹控或许会因为BB所使用的立绘皮肤,而下意识地亲近后者,至少天然就不会排斥BB什么的;但是反过来,BB这个小恶魔哪怕是对于作为自身原型体地间桐樱,都不会有什么特别的认同感。
自然更加不可能承认自己还有个姐姐这样的事情了。
“关你什么事……”远坂凛轻哼一声,转过头去不看他,低声的说道,她现在仍然在闹别扭。
不过这个肯定不是她的错,明明从头到尾都是这个恶趣味的家伙在欺负她而已,而且她刚刚也主动释放出了可以缓和关系的信号,结果这个家伙居然和她玩了一出拿手好戏?!
“BB?”
魔术师不以为然,转眸看向某个恶劣的AI。
“咦?那边好像有些问题,我过去看看。”紫发少女眨了眨眼睛,然后直接拿起那个让人无法吐槽的高音喇叭,脚步轻快的走了过去,只当作是没听见。
emmmmm……真是个没礼貌的人呐!
不过夏冉也不意外,毕竟是个活力满满,每天都在若无其事的计划着毁灭世界的恶魔系后辈来着,要是真的变成乖巧可爱听话的风格,他首先第一个就觉得接受不了,所以他直接看向了绝对没有可能拒绝自己的人:
“樱……”
“啊,说起来,我们也别站在这里了,一起过去帮忙吧,樱。”
远坂凛露出警惕的眼神,然后抓住妹妹的手臂,直接将后者不由分说地拖走了。
“远坂学姐……我……”正想要说些什么的樱露出苦笑不得的表情,大概是对自己姐姐这么孩子气的举动也是觉得无奈。
“果然还是个孩子。”夏冉挑了挑眉毛,也不计较,直接转身看向了夏洛特的那边。
看上去是BB在拿着个喇叭,指挥着那些人偶女仆在干活,对布置现场的这件事指手画脚来着,然而实际上根本就和她没有任何的关系,她纯粹就是来添乱的罢了。
整个现场目前其实都出于女仆长的安排之中。
如果说夏洛特是夏冉的影子,那么四周的那些容貌各异,却都是银发赤瞳的炼金人偶就都是夏洛特的影子了。他专门炼成了这么的一批女仆团,平日里就被收于夏洛特的影子之中,在她需要的时候就会释放出来。
因为是量产的空白人形,所以各项性能都相对低级一些,对标一下变形金刚的话,放在电影里也就是爵士、铁皮的那种程度左右,数量维持在一百个正好,而且本身就连最基本的智能意识都没有。
也可以说是女仆长的下线,她亲自一对多操纵的小号,用于在有需要的时候,分配多余的线程,多线处理各种不同的事务,就像是现在这样,一切都被她摆弄得井井有条。
无论是布置现场,维护秩序,还是……
清理一些不受掌控的因素。
银光闪烁着纵横交错,在空气之中撕裂出成残像的斩击线轨迹!
就连惨叫声都没有,鲜血就高高迸溅上数米高的半空之中,好几具在空中就被肢解成数截的身体重重砸落地上,被斩首的头颅怒目圆睁,还凝固着临死之前的惊愕与茫然的情绪。
周围的好些个银发的人偶少女已经迅速的靠近过来,手脚麻利的取出裹尸袋,将被大卸八块的尸体打包,然后拖离现场,紧接着迅速的不知道从哪里取出水桶和拖把,直接三下五除二的将地面清洗了一遍。
干干净净,血泊消失不见,一点点儿的血腥味都没有留下——
因为就在清洗完之后的第一时间,就有人偶女仆举着空气清新剂走过,这里喷喷,那里喷喷……
简直配合得天衣无缝,明明是杀人收尸、处理现场这么血腥的事情,她们愣是表演出了一种仿佛提前演练过多次的行云流水般的美感,让人莫名其妙的生出一种赏心悦目的愉悦感来。
只不过,委实没有人能够欣赏得来这样的事情。
因为普通的冬木市民对此是视而不见,听而不闻,似乎在认知层面被过滤了外界信息吸收一般,对于眼前发生的任何不合常理的事情,都根本就意识不到。
而那些隐藏在人群之中的魔术师、教会代行者或者异类吸血种之类的“人”,却是纷纷惊出了一身的冷汗。这些同道中人的惨痛结果,一下子让他们清醒了过来,理智重新占据上风,遏制住了心中膨胀起来的某些欲念的继续壮大的趋势。
也许就差了几秒钟,他们也差点儿就做出了同样的决定,那么在这个时候,被漂亮小姐姐们手脚麻利的装入裹尸袋里拖走的,大概就是他们了。
大约是因为高台上的黄金圣杯散发出来的魅力过于惊人,让现场的不少相关人士都觉得自己是中了大奖,刚刚进入位于魔力风暴的风眼中心的冬木市第一天,就直接找到了庞大魔力的源头所在。
而且还是这么大大咧咧的,直接就送到了他们的面前……
嗯,没错,所谓“天才地宝,有德者居之”,他们都觉得就是这么一回事了,否则的话,这东西怎么会直接送到他们的身前?
又或者其实不是这么毫无逼数,只是实在无法忍耐如此惊人的诱惑,毕竟就在眼前,仿佛唾手可得。再加上考虑到还有很多更为凶残的强者已经进入了这座城市,或者正在赶来的路上,不抓住眼前的机会的话,他们就再无可能得手。
青春之癢
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或许有不少人在过来冬木市之前,都只是打着浑水摸鱼的主意,想着跟在那些大佬身后趁着混乱之余,喝口汤就不算亏了。
但是如果有直接咬下最大最肥的一块肉的机会,又有多少人真的能够克制自己的贪欲,理性思考呢?
霸道僵尸俏甜妻 小肉粽
即使旁边一直都有穿着女仆装的漂亮小姐姐,在人群边缘不断的派发传单,不厌其烦的一遍遍的讲解着活动的规则,说明参与活动的各个不同的阶位奖励,最终的胜利者能够得到什么奖励,还有参与就有奖的安慰奖级别的具体奖项。
然而,他们却是一点儿都没有听进去,或者说听进去也不可能会相信,因此还是选择了自己的做法,并且迎来了理所当然的结局……
“请大家不要着急,现场还在准备中,活动现在还没有开始……”
有人偶女仆在继续大声讲解着,脸上却没有带着什么营业用笑容,依然是一脸淡漠的表情。
天價萌寶,爹地是誰
“我理解你们的迫切心情,但是还请耐心等待,不过现在可以先报名,名额有限,先到先得……”
“……”
“……”
我在广西养小鬼
不少人脸色顿时都有种发绿的迹象。
什么名额有限,先到先得?根本就是专门为了他们而设置的名额吧!
他们觉得这根本就是一个不怀好意的陷阱,而且在之前的几个人冲出来然后被斩杀之后,也是都吓出了一身冷汗,多少生起了退意……但是却根本就走不了,因为每当他们想要悄悄离开现场的时候,就会感到被一股危险的气息笼罩。
……威胁的意味极其明确。
他喵的还讲不讲道理了,要杀要剐好歹痛快点啊!逼着我们主动报名送死,又是怎么一回事?恶趣味也得有个限度吧?
有人忍不住的在人群之中,向着那个很明显就是真正的主导者的魔术师,强作镇定的开口问道:“请问一下,我对这……这个活动没有什么兴趣,不想参加,可以先走一步吗?”
不管行不行,总得试一试,求生欲永远都是他们的本能,而且谁会相信这真的是一个什么大胃王的比赛活动啊!
幸好有妳 mozong
“嗯?你想走?”
夏冉循声望向那个在人群之中,也是显得不起眼的瘦小身影,然后露出了和善的笑容来,他环顾四周一圈,伸出双手好像是那些职业推销员在大庭广众之下发表演说,吸引人们注意力的样子,顺便提高了声音——
异界之圣
“这个当然可以啊,而且这种事情本来就不需要问我们的吧?还有大家都要搞清楚一点啊,我们今天只是在搞活动,又不是来打劫的,不会强制要求大家配合的,不用担心会失去人身自由的问题……”
“哈哈哈……”
周围的冬木市民也都忍不住的笑出声来,不少人纷纷看向出声问话的那个身材瘦小男子,似乎是觉得这个人问了个很搞笑的问题。
“……”
“……”
然而当事人却一点儿都笑不出来,他的身体都在轻微的颤抖着,总觉得对方只能够刚刚一眼瞥来,就给自己施加了无穷压力,当即就是脚下一软,差点儿整个人都摔倒在地上。
尤其是那一句“你想走?”,听在耳中仿佛也变成了意味深长的“你想死?”
他确信这绝对不是错觉。
总归是人在屋檐下,不能不低头,这个野生魔术师强忍着发自内心的恐惧战栗,尽力的挤出了一个尴尬的笑容,非常识时务的主动举起了手臂:
“其实刚刚我是开玩笑的,主要我很有兴趣……能不能报个名?”
只是刹那间,他就感觉到身上的那种沉重压力消失得无影无踪,像是压在肩膀上的巨石突然不翼而飞一般,顿时明白自己做出了明智的选择,只是没有松一口气的感觉,强挤出来的笑容反而变得更加苦涩。
“小伙子有前途啊!”夏冉满意的点点头,对着这只野生魔术师招了招手,“来来来,把你的名字说一说,我登记一下就可以了。”
“……我叫乔丹。”
野生魔术师嘴唇蠕动了几下,最终还是不敢说个假名字来应付过去。
“乔丹吗?”夏冉上上下下打量了这个瘦小男子一眼,这才发现对方明显不是东亚人种,然后又确认了一下对方的身高,最后才很没有诚意的点点头,“嗯,不错的名字。”
“您说笑了,只是很普通的名字而已……”男子努力维持脸上紧绷的笑容,只是那表情真的已经比哭还难看。
“说起来,还有没有其他人,有意向一同参与呢?”夏冉淡定的转移视线,笑眯眯的看向了人群之中的其他人,看上去貌似只是简单的环顾四周一圈,想要看看还有没有别的观众有兴趣。
但是隐藏在正常的冬木市民之中的那些异端异类魔术师们,却是无比精确的接收到了他的威胁。
在短暂的沉默之后,终于陆续有人承受不住那股可怕的压力,冷汗津津的站了出来。
“你叫什么名字?”夏冉看到一个身材很是佝偻的苍老男人,打量了一下对方的外貌特征,发现又是一个欧美人,于是直接问了一句,低着头就要在自己手上的小本本上登记第二位参与者的名字。
“……我叫邓肯。”
佝偻的男子语气苦涩的回答道。
“……”
“……”
笔尖在名为“乔丹”的登记者名字下稍稍停顿,夏冉抬起头来上上下下的端详了第二个人好一会儿,在将后者都盯得心里发毛的时候,才语气古怪的问道:“那个……你们有没有觉得自己的名字其实不怎么适合你们?”
“什么?”对方一脸懵逼。
“算了,当我没说……”
接着,夏冉再次环顾四周一圈,目光迅速锁定在第三个身材同样显得非常矮小的男人身上,抬起手来做了一个停止的动作,自信满满的开口说道:
“等等,在你说出来之前,先让我猜一猜——你该不会是叫做刘易斯吧?”
“不、不是……您、您认错人了……”第三个人愣了一下,忙不迭的连连摇头否认道,虽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被误认,但是他可不敢将错就错,只能够立刻澄清自己不是对方认识的那个人。
“咦?”夏冉的表情有些奇怪,自己的预感难道出错了。
“噗哈哈哈哈……”
一直都在边上关注着的BB直接笑出声来,完全没有一丝一毫的淑女风范,尽管她不知道魔术师的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但是能够看见他吃瘪还是喜闻乐见的。
孤單遇到妳 雙囍
“那你叫什么名字?”夏冉觉得可能是自己想多了,不过也没有和BB计较什么。
“……张伯伦。”第三个矮子缩了缩脖子,有些畏缩的回答道。
“……”
“……”
沉默了半晌的魔术师用力地呼了口气,眨了眨眼睛,看也不看BB的方向,只是自言自语的说道:“刚刚只是失误,我已经发现规律了。”
……
……
——————
冬木市警察局。
“真是如同丧家之犬一般难看呢,杂种!你就只有这么一点儿本事了吗?”
吉尔伽美什环抱双手,无情的嘲讽着自己的室友——
不久之前变成了宝具,接着还被逮捕进局子的蓝色枪兵,此刻正一脸生无可恋的表情,他静静的坐在简陋的床铺上,双手托腮,双目无神而且空洞,身周还漂浮着几朵幽幽的鬼火。
听到来自最古之王的辛辣讽刺,库丘林稍稍回过神来,有了点儿精神,冷笑抬头着看向对方:
“不愧是英雄王,脸皮可真够厚的,你要是本事很大的话,你会在这里看到我?如果我掌握的消息没错的话,你这已经是第二次被抓进来了吧?”
“混、混账!你说什么!”英雄王的脸色一抽,霎时间变得穷凶极恶起来,他一向都是理所当然的嘲讽侮辱别人,却无法承受别人的反击的。
这杂种怎么敢侮辱本王!
“我说你脸皮厚,一点儿自知之明都没有,难怪你的国家会被你玩脱亡国……”蓝色枪兵不耐烦的挥挥手,只是话还没有说完,就看见气急败坏的金发青年凶狠的扑了上来。
“住口!杂种,你敢对本王不敬!”
两人一瞬间就扭打在一起,在地上滚作一团。
双方的动作出奇的一致,都是一只手死死的抓住对方的头发,另一只手用尽全力的往对方脸上招呼!
不过这种情况没有持续多久,就因为一个警员的到来而被中断。
伴随着牢门被打开的声音,中年警察看了一眼鼻青脸肿的蓝色枪兵,又看了看一样狼狈的金发青年,皱了皱眉头,但是没有打算追究,而是直接说道:“库丘林是吧,你现在可以走了,有人来保释你了。”
“……是巴泽特?”
库丘林愣了一下,紧接着脸上涌起愧疚的神色,但是脚步却一点儿都不慢,赶紧就走了出去。
“哼!终于舍得来了啊,我还以为她们都死了呢!”
吉尔伽美什怒哼一声,厌恶不已的怒道,也高傲的抱着双手,雄赳赳气昂昂的就要……
咔嚓。
铁门无情的锁上,最古之王迈出的步伐定格在牢门之前,他愕然的看着外面干脆利落的重新锁上门的中年警察,片刻之后才反应过来,顿时勃然大怒暴跳如雷的冲上前去,抓住栏杆咆哮出声:
“你在干什么!!睁大你的狗眼看看,本王还没有出去呢!”
“关你什么事?谁说你可以出去了?又没有人来保释你!”中年警察莫名其妙的看了他一眼,头也不回的直接离开了。
“……”
“……”
双手抓住铁栅栏的英雄王瞪大眼睛,一脸不敢置信的呆滞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