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wkkb火熱連載都市言情 峽谷正能量討論-第八百二十二章 叫打野有用嗎?熱推-6sa7g

峽谷正能量
小說推薦峽谷正能量
上路,亚索VS克烈。
亚索前期对线近战英雄,学Q就有手长的优势,坂田有马深知这一点,因此哪怕前期看似有机会,他都忍住了冲动。
坂田家的人,最禁得住的就是诱惑。
坂田有马很清楚自己的强势期在什么时候,如果只是意气之争,对方凶你一下,你也要凶回去,那就是为不智了。
男人应该冷静。
沸腾的开水,只会蒸发。
逆修
现在下路送了一个人头,坂田有马虽然嘴里说着,但却并没有立刻动手,他还在寻找着机会。
重生,黑道狂女 月撒楼兰
克烈这个英雄血量是和坐骑血量分开的,在对战时会优先消耗坐骑的血量,坐骑死亡后他会下马,边缘ob不断的回复勇气值,再度上马和敌人作战。
这个英雄对于亚索的克制,主要就是因为是本身一个重装战士,坦度高,再加上自身有着灵活的操作,以及一定的控制能力。
在克烈面前,亚索很难发挥出自身的优势,想要消耗更难,因为会被克烈的位移跟上之后再接控制,想要站撸也打不过,克烈的W可以为他提供极强的对拼能力。
听起来克烈打亚索,
似乎是吊打。
没错,还真就是吊打。
所以坂田有马才会吃定了李秀峰,当然,这一切前提是等级。
而他需要的也不过是时间。
等到了六级,他只要Q技能的绳索拴住,E上去对手几乎就没什么机会了。
打不过想跑?
当我大招是留着玩的吗?
克烈的大招基本上可以看作塞恩的飙车,但比塞恩的大招更加灵活。
甚至接近目标后还能自动定位撞上去,不用担心开过了。
点石成金 自白
因此哪怕是在对方塔下,到了六级坂田有马也有信心击杀这个对手,更别说他一直将兵线控制在自己塔前了。
而坂田有马很有大哥气质,虽然话有点怼,但此时下路两人听了心里却暖洋洋的,心中原本的忐忑和慌张消散一空,ADC和辅助再次和谐有爱了起来。
很好!
坂田有马心中暗自点头。
不过就在他注意力重新回到上路的时候,眸孔却是不自觉地微微一缩——还没到六级,那个亚索冷不防地E了双来。
坂田有马迅速后退,提防着对方的EQ消耗,他这个时候并不想动手。
不料这次李秀峰却是没有E完之后来个斩钢闪,而是再次E兵叠了下被动,同时也拉近了距离,贴脸就是一下平A。
这么近?
坂田有马挑了挑眉。
六级打最合适,但他不是说六级前不能打,只是没有必杀的把握。
说白了,可以打但是没不要。
然而对方这么不给面子,那他也就没必要留手了。
只见坂田有马不假思索地甩出了Q技能补熊绳,捆住李秀峰的瞬间一个E技能便冲了上来去,手中的利刃触发了W的被动后疯狂斩击。
亚索虽然带着风盾上来,但果不其然,三级的亚索一旦被克烈Q技能命中,想拉都拉不开。
毕竟克烈E技能和盲仔的Q差不多,命中一段就可以释放二段突进。
李秀峰利用兵线来回E了几下,发现根本挣不开克烈的飞索,最后只能依靠Q技能和走A且战且退了起来。
但从双方的血量来看,亚索这样下去稳稳的吃亏,甚至他血量如果被压得再低一些,交闪后被跟闪单杀都不是没可能,这对于日本队的局面来说无疑是一件好事。
不过此时此刻,现场的日本解说席上,三个日本解说的脸上却全然没有一丝喜色,反而充满了担心与紧张。
“还要吗!真的还要吗?”
“不可以!这样下去不行的!”
“没错,要出来了!”
三人刚说完,上路靠墙的草丛里一个腋下夹着大号散弹枪的男人就走了出来,抬手就是一个烟雾弹扑脸。
叫打野?
坂田有马见状眉头微蹙。
不过作为日服第一的男人,他的心中却也不是全然没有准备,看到男枪出现后皱了下眉,转身迅速后撤。
他并没有离开自家防御塔比较远,这波回身,闪现应该不用交,不过大概率要浪费一个传送了——到了塔下他的血量怕是剩的不多,也不可能再继续待下去了。
嗯,但对面亚索也被自己砍的没多少血了,自己回家传送上线,对面亚索十有八九也得传送上线。
呀咧呀咧!
这么看,这波也不算太亏…
电光石火间,坂田有马的脑海中就算清了得失。
他的嘴角不由露出了一些笑意,这就是他引以为傲的秘技【瞬时计算】。
……
超狂校园霸主 天下第二
“这波小笼包上的急了啊。”
“没错,如果换成Saofen的话,应该会再等等的。”
“话不能那么说,我感觉哪怕不上,对面的克烈也不会再往前追了。”
“那这波怎么说,克烈被打下马了,残血他还没交闪,反身Q了一下往塔下拉。”
“峰哥是有闪现的,但克烈也有闪现,他要是交闪的话,克烈百分百交闪,哪怕男枪也跟上闪现,但距离摆在这也没机会啊。”
“……”
华夏台上的解说一阵干着急。
然而日本的解说台上,三个解说却不由都松了口气。
“还好还好!”
“不死鸟的追击被Massage化解了。“
“果然不愧是京都的雄狮,六项得分全满的男人,他恐怕早就意识到了这一切。”
“没错!现在他进塔了,对面的打野做了无用功啊。”
“……”
不料解说话音刚落,旁边忽然发出了一声尖锐的惊叫!
“糟了!”
日本解说声音扬起的瞬间,大屏幕的比赛画面中。
只见李秀峰那个亚索在转身E回去的瞬间,后脚刚蹬地面,身体却猛然一转!
亚索双手握剑猛地冲了回来,快到人在空气中只留下一道道残影。
E!
反向Q斩钢闪!
闪现!
嗤啦——!
只见丢了马的残血克烈身形一凝,飙出了一道血线。
他原本就血量极残,这一下竟是让他连闪现都没交出,就踉跄倒在了塔下。
嘶——!
赛尔号之夜雨梦光 消消看
现场顿时发出了一阵吸气声。
“拔…拔刀斩?!”日本解说台上,一个男解说声音微颤地说道。
旁边的女解说花容失色,花枝乱颤,另一个男解说却是伸出食指推了下鼻梁上的眼镜,“不是拔刀斩。”
他吸了口气,目光凝重,一字一顿地说道,“这一招在我们日服,叫做一刀流居合.狮子歌歌!”
纳尼?
旁边的男解说和女解说一愣错愕。
我怎么没听说过。
不要随便乱编招数啊魂淡!
—————
……
台上的日本解说惊出了中二之魂,比赛场上的,坂田有马也是心中一震!
这…怎么可能?
亚索的Q闪,到了他们这种段位,懂的都懂,不算什么秘密。
可他却万万没有想到,李秀峰居然先人都E出去了,在他放松警惕的瞬间,还能反向来一个Q闪,这完全超乎了他的【瞬时计算】。
坂田有马怔怔地看了几眼对方,在泉水复活的瞬间,他的脸上却忽然露出了笑容——那种棋逢对手的微笑。
这样强力的对手!
击杀起来才有成就感啊。
而且这波真说起来,对方也是叫打野阴了他一手,然后又来骗,来偷袭。
双方刚刚真1V1单挑的时候,那可是被他追着打的。
坂田有马挑了挑眉。
呵呵,叫打野,真的有用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