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3ir7熱門都市异能 溯源仙蹟 txt-第六百三十一章 吹笛少年,浪到飛起分享-imbh7

溯源仙蹟
小說推薦溯源仙蹟
“还是别浪了些,以免被看出破绽,不好。”
恒鸡被吹得毛飞起舞,它很想说,主人你别委屈了自己,不浪的你是没有灵魂的。
源尘没空理会恒鸡,他飞了不久后便落地。
恒鸡疑惑看了源尘一眼,源尘挠着头看向四周,嘴硬道:“我明明是按照记忆里的路飞的。”
“问路吧。”
恒鸡心塞,它一开始因为太害怕也没记路。
“那边有车队,去问问路。”
源尘改换了一下容貌,然后将恒鸡收进了袖子里,这才一脸淡然的出现在车队面前。
“我问一下路可以吗?”
“滚!”
源尘:“……”
车队驶过,只留下被掀起的烟尘。
我这么不招人待见吗??
源尘嘴角缓缓裂开,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
你们自找的,好好说话不听,非要吃硬的!
车队行驶着,忽然停了下来。
“怎么停下了,丈蓝市不是还没到的吗?”
一个不耐的女声响起。
“小姐,丧…丧尸!有丧尸!”
“不就是丧尸吗?有什么大惊小怪的。一路上你又不是没见过丧尸,我来解决,我的诸葛大力炮呢,给我搬出来!”
“小姐,在这。”
少女梳着马尾辫,搬着东西便利索的下了车。
“你们觉得小姐这次需要多久?”
带着眼睛的文静少女托了托镜框,然后打开小本开始计算,片刻后给出结论。
“综合前几次的时间,以及诸葛大力炮的射程和射速,我根据数学建模计算的结果是20分钟36分54秒。”
文静少女收起笔记,还没露出一抹淡然的笑容呢,刚下车的小姐又钻上了车。
“呦,我们的算数小天才这次好像算错了。姐,厉害啊,这么快就解决了,这是连诸葛大力炮都没有用呀。”一个唇红齿白的少年眼有笑意,却没多少恶意。
当然这是对自家姐和文静少女。
之前骂源尘滚的可就是这家伙。
文静少女面无血色道:“丧尸潮?”
很难想象,有诸葛大力炮无法解决的丧尸,如果有,那一定是数以万计的丧尸组成的丧尸狂潮。
“怎么可能。”少年面无血色,看向车窗外,这才刚一往外瞧,便是吓了一跳。
一张青面獠牙的丧尸就在外面,瞪着大眼睛看着他。
某科學的能量操作
少年眼睛一蹬,腿脚一伸,昏了过去。
啪啪啪!
剧烈的拍打声响起,文静少女面色也是苍白。
“开车!”
倒是被称作小姐的英姿飒爽的少女始终平静,一脸冷然。
此事绝对是有人在搞鬼。
不然丧尸潮是绝对不会这么精准的出现在车队面前的。
车碾死五六只丧尸后便彻底无法再移动了。
整个车队都被堵在了原地。
“跟它们拼了!”
小姐抱着诸葛大力炮就要冲出去,但是忽有音律响起,响彻整个天地。
这似乎是一首歌,却有种苍茫悠远之感,闻者仿佛瞬间置身于一个广阔无边的天地。
一时间连抱着诸葛大力炮的少女都有些慌神。
这音乐,太好听了。
说不出来的好听。
“主人,这是什么歌,好好听。”
源尘无语道:“这是大道之音,好听那是自然的。”
笛声悠扬,仿佛吹出了凡人修仙之奥妙。
抑扬顿挫,犹如蜿蜒仙池之幽曲。
仙雾渺渺,道阻且长。
恒鸡在袖子中都有些着迷了,它感觉自己的道韵都在升华,浑身的鸡毛都在发光发亮。
“丧尸们后退了。”
拍打声消失,两个少女都有些瞠目结舌,开车的男子也微微松了口气。
刚刚真的吓坏他了,不过他可不能晕,他要是晕了,可就阴盛阳衰了。
再者说,自己要是晕了,会被抱着诸葛大力炮的少女鄙视的。
“一定与这个歌声有关,那是谁?”
丧尸自然的让开了路,一个少年缓缓走来。
白衣如雪,风尘俊朗。
少年吹着笛子,戴着斗笠,自尸潮中缓缓走出。
丧尸都在后退,看似是被声音所震慑。
但事实上,丧尸只是被丧尸王的气息惊住了。
蓝湖毕竟是丧尸王,这是他的初始身份,无法改变。
如果是寻常丧尸,吃了金莲子或许还有机会变成人。
但是对于一个已经五级的丧尸王而言,这点东西,也就让他能自由切换人类与丧尸王的气息。
蓝湖的本质还是一只丧尸。
“上车。”
车开了起来,车门也开,直接开了起来。
源尘嘴角带着笑,直接踩在了车顶。
“全部开车!”
车队在悠扬的大道歌声中前行着。
源尘嘴角带着笑,第一次任务奖励他得到了大好处,正好趁这个机会还一点利息。
毕竟,他还在第三层呢,不给点东西,恐怕第二任务他真得死在这。
大道震鸣,第三层似乎都在补全。
恒鸡感受到了,这次第三层似乎也得到了某些玄而又玄的好处。
丧尸潮始终跟随,但却没有再伤害车队。
笛声吹了整整三个小时。
期间那个小姐也给源尘递过水和食物。
超级母船
这到让源尘改善了不少想法。
原本他还想要等到了丈蓝市就灭了这队人呢。
可现在看来,不需要了。
丈蓝市很快就到了。
这里已经成了一个大坑,寸草不生。
原本的废墟都不见了。
超强的辐射能力让人本能感觉到心塞。
灾难都是人类自己造成的。
而往往为了掩盖一个灾难,人类总是会造成另一个灾难。
寸草不生的丈蓝市大坑,恐怕百年都不会再有人生活。
天气并不好,到了丈蓝市便有大雨倾盆。
大雨打湿了白衣,可谁又会在乎一个弱小人的行为呢?
“都是我的错。”
其实蓝湖的爸妈怎么样不是早有了定论?
可源尘能感受到蓝湖的心真的很痛。
他那已经跳动的心痛的无法呼吸。
这就是生死离别吗?
恒鸡敛去了所有光辉,蹲在源尘身边。
它知道源尘在体会什么。
似乎是一种经历,又像是在补全着什么。
源尘从来都知道自己的薄情寡义。
在暗海之上的世界里,他吞噬了一个叫做源帝的轮回灵魂,借助对方的身体完成了一世。
在那一世中,他遇到了很多生死离别,可是用不了多久他便会忘记。
但是现在似乎不同了,曾经的那种隔着雾看花似乎消失了。
他真正融入了蓝湖的情感,真正成了他。
一把伞在‘蓝湖’头顶打开,少女轻叹一声道:“在这末世,最不缺的就是泪水,最珍贵的莫过于安全。谢谢你一路的护持。”
“互相利用罢了。”
源尘擦掉眼泪,缓缓起身道:“我来只是为了悼念我的父母,那你们来此又是为何呢?”
雨中,少女搂着源尘的肩膀指向某处,笑道:“你看,我们是拍末日剧的,这里可是一个重要的取景地点啊。”
‘蓝湖’看了眼搂住自己的手,眼皮跳了跳,随即看向雨中扎营的雨衣人。
“你们倒是真敢,难道丧尸潮都不能让你们退缩吗?”
少女飒然一笑:“人为利来,人为名往,丧尸潮来了当然害怕,可这不是有你吗?有你这笛声,丧尸不足为惧。”
源尘见着大大咧咧的少女,也是无语。
有我在,你们确实不需要担心丧尸狂潮了。
因为你们的小命都落在我这个丧尸王手里了。
“你说的真直白,不过我喜欢。”源尘退出伞的笼罩范围,道:“不过我更喜欢一个人,合作到此为止吧。”
源尘转身离去,他没有时间在这里耗着。
第二任务已经开启,他的时间不多了。
“你要去哪?”
混血女王 陌上寒眸
少女有些懵了,刚刚不还聊得好好的吗?怎么说走就要走了?
白衣少年走入黑夜的雨幕,只剩下了轮廓。
“我叫慕容烈月,你叫什么?”
少年远去,少女咬牙切齿。
“姐,你怎么了?”
“老娘竟然被甩了!”慕容烈月头上顶着雨珠,整个人都有些恼怒。
“主人,我们为什么又要折回来呀。”
“蓝湖,也就是我有好东西藏在这里还没带走,这次一块拿走吧。”
源尘在某处水洼里让恒鸡挖了个大坑,最后找出来了一个小木盒。
拿着小木盒,源尘还没来得及欣喜,一道黑影略过,源尘手里的木盒就消失了。
源尘平静的看向身后的黑影,咧嘴笑道:“阁下想怎么死?”
吓死人不偿命 夏飞逸
黑影根本没有与源尘正面对抗的想法,可是他要逃离的路却被一只金灿灿的小鸡仔给挡住了。
黑影直接冲向了小鸡仔,可还没过十几秒,一连串的轰鸣就把黑影给炸翻在了地上。
这个小鸡仔自然就是恒鸡控制的纳米小鸡仔。
源尘上前取回小盒子,然后把黑影的面罩给取了下来。
“是个丧尸王,可惜抢了我的东西,去死吧。”
源尘话音刚路,黑影急忙求饶道:“别呀,蓝湖,是我呀,浪,阿浪啊。”
收回手,源尘搜索蓝湖的记忆,许久才道:“病秧子身边的浪里飞?”
见黑影躺在地上疯狂点头,源尘双眼闪烁红芒道:“是他派你来抢我东西的?”
落井下石,太寻常了。
丧尸王之间,本就不存在什么感情。
“不是,这都是我自己的想法。”
“所以是你想要偷我的宝物!?”
源尘抬脚就要踩死这货,却不料这货竟然取出了一张字条。
“这是你当初写下的欠条,你说过要用自己最珍贵的宝物来换的,我只是履行诺言而已。”
侯門福妻 總小悟
與女俠合租的日子 紫衣
“这么说你还是我的债主喽?”源尘觉得蓝湖就是个坑货,竟然这么坑他。
反正他又不是蓝湖,要不直接解决掉算了,说不定还能掉生源晶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