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玄幻小說 《吳良廣告商》-第七百六十三章 販賣恐懼

吳良廣告商
小說推薦吳良廣告商吴良广告商
“谁控制了我们的人生目标,谁就操控了我们的人生。
当我们被手机、短信、电话、邮件所摧残的时候,我们才赫然发现,我们似乎是被商人操控了我们的人生。
那么,商人操控我们的手段是什么?
一是控制互联网;
二是广告轰炸;
三是游说收买砖家。”
透过现象看本质,这是一个不惑之人最喜爱的关注点,吴良也是。
后世移动互联网自媒体的发达,总是会有各种各样的令人惊艳的论点的产生。
这就好比看山不是山,当所有人都还在琢磨广告是什么的时候,吴良已经在考虑广告的本质到底是什么了?
吴良并不止一次的在阐述自己的观点。
而随着他在媒介方面的收购逐步加快,他也越来越多的感受到广告的真正魅力。
就像是要将一个绝妙的想法强加于一个人一样,改变其对某一产品或者事物最根本的认知。
这有些类似于宗叫控制人的核心机理。
不同的地方在于,宗叫用蒙蔽的手段达到让人们恐惧,而广告最多只是其中的弱化版本——有些偏激,但事实如此。
广告当中,贩卖恐惧的广告又何其多?
“有了舒服佳,变异细菌我不怕!”没有什么比现场给大家来一段真实的讲解最有效,吴良开始举例证明,“这是一句广告词,站在消费者的角度会怎么想?”
对于和吴良的互动,阎怡勝最为积极,她首先举手,“大概就是能够杀灭一种新的细菌吧?”
这是大多数人的认知,会议室不少人都点头表示同意,“有可能新产品就是针对变异细菌的吧?”
吴良哈哈一笑,略带嘲讽的神色扫视着现场。
或许是对吴良蔑视的回应,何羞羞勇敢的站了出来,“广告商家的噱头,也就无知的人才会去相信。”
吴良扔过去一个赞叹的表情,“还是何总看待问题深刻。”
业内人士接触到的各种信息多了去了,自然是和外行有不同的认知,阎怡勝也仅仅只是撇了撇嘴对吴良这么舔表示不忿。
“可能大家不知道的是,舒服佳的香皂,除菌的主要成分,十几年来从来都没有变过,从来都是三氯卡班,和三氯生这样的化学品类似,我们日常生活中几乎随处可见,牙膏、洗发水、抗菌皂、漱口水和洗衣液,都有。”
npc斗恶龙 煎鱼
吴良笑了笑,“当然,洁尔荫的洗护品也有。”
这个话题稍微有些尴尬,现场有些冷。
王嘉芬左右看看,发现大家都没有接话的兴趣,她想了想还是问道,“不说都是中药成分么?”
吴良摇了摇头,回答简洁有力,“列出的都是中药成分,添加的化学成分没有列出,往往起作用的是化学成分,而不是中药成分。”
这些常识性的东西稍微有些颠覆大家的认知,然而电视上的这类广告层出不穷,很多人都相信了,而吴良这是彻底掀开广告所展现给所有人最好的一面,将其背后的小揪揪给露了出来。
“所以说,我们生活在一个广告商或者商家给我们编织的谎言当中,换一个角度来看,这不就是商人在控制我们?”
类似的例子举不胜举,“女孩纸最喜欢的,钻石恒久远一颗永流传,这就是商人精心编纂的谎言,可是,那么多人都信了!”
阎怡勝偷偷将自己手上那颗漂亮的阳绿玻璃种的翡翠戒指展现出来,没错,姐和她们的庸俗不一样。
这是改变人生的一课,细思恐极。
“如果你在阴谋控制的核心之核心,你知道这个知识,然后你控制了媒体,你控制了电视,你控制了教育系统,你控制了人们能接触到的所有主流媒体的信息源,你就能使人们以你想要的方式解码和感知实相。
所以,世界并不在我们之外,虽然它看起来是外在的,它不是,只是幻觉,它在我们之内,它在我们之内,在我们解码实相的地方。”
听完这些,阎怡勝算是彻底明白,为什么吴良明明整天在说自己是一个广告商,但是没有人信的原因。
而吴良费劲口舌的解释这些,无非就是告诉王嘉芬以及她身后的明光董事会,“企业的掌门人其实也是商人,你们需要做的,就是控制人们的思想,如何控制?我刚才已经说了很多,所以,最后的1%也完美的弥补上了,这一战,只胜不败!”
卓富民总算是听明白吴良到底在说些什么?
他站起来鼓掌,“贩卖恐惧,控制互联网,控制媒介,游说砖家,吴董,您说的这1%我真的是有种醍醐灌顶的感觉,和你合作,是明光也是我的幸运!”
吴良自信一笑,微微点头,“谢谢!”
卓富民得到了自己最想要的东西,对王嘉芬说,“嘉芬,这边你们接着谈,女乃粉配方的事儿,我亲自盯着,等你们收购完天元,我给你们庆功!”
王嘉芬也站起身,恭送卓领导并表示,“定不辱使命!”
会议开到这里,基本上也算是成功,卓富民对明光后续有一个总体的掌控,这就够了。
同样,吴良安排完工作,剩余的就算是具体的工作内容,刘雨嫣、何羞羞几个也就正式忙碌起来。
开完会之后,蔡正锆那边也传来好消息,“東航终是松口了。”
蔡正锆并没有堵死对方合作的口子,在基地机场的合作上也达成了几项关键的战略合作框架。
吴良对此表示支持。
其实也很好理解,对于東航来说,航站楼的各个广告媒介资源也是极为众多,而广告销售并不怎么好。
卖掉机舱内的电视广告资源,换回来的是每年近千万元的收益,这足以让東航传媒甩掉亏损的帽子。
面对蔡正锆在机场候机大厅这些地方的媒介资源的渴望,赵永良动心了。
借用蔡正锆的那句话,“合则两利的事情,我选择合适的地方安放大屏幕,既能提升東航的硬件水平,又能提供更好的服务,关键还能得到不菲的收益。”
不过,赵永良也不想干那种崽卖爷田不心疼的事儿,而是承诺在洪桥机场开个试点,若是成功的话,東航所有的基地机场都将对后浪广告公司开放。
得知这一消息的吴良,夸赞了蔡正锆几句,又偷笑他,“终于圆了你的梦想了!”
蔡正锆原先的广告公司名称就叫巨显,是巨屏的意思,他在大屏幕看的极重。
而吴良又有那么多合作的广告主,内部客户都能消化很大一部分。
在他看来,单一的显示屏,像花棋和東方商厦那样的大屏彰显的是广告主的公司实力,而机场这些则是彻彻底底的宣传自家产品了,实用性更强一些。
而一旦自己所能提供的巨屏更多,位置更广,所能取得的规模效应不容小觑,总有类似海耳那样的白色家电厂商会钟情于此——每年千万的投入,比电视媒介低数倍,传播的广告群体更为高端,无论怎么算都是一笔划算的买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