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qf5e人氣小說 這個大佬有點苟笔趣-第417章 暴雨風中鑒賞-xsnc7

這個大佬有點苟
小說推薦這個大佬有點苟
哗哗哗……
连续两天的暴雨几乎将佛卡高塔湮没,整个城市都笼罩在漫天的雨幕中,乌云压在这座高塔城市的上空,仿佛随时都会坠落下来一样。
这样的情景,如果是刚到这座城市的人,一定会很担心,住得地方如果是地势稍低的南区,会不会直接被淹掉。
————
这样的担心并不在少数,事实上,在佛卡高塔的历史上,还真发生过水淹佛卡的事件。
白魇海沟刚成形的时候,海水倒灌进来,海兽们与大陆的军队僵持不下,有一次借着潮汐之势,数名梦魇级(相当于大陆八级强者)海兽发动了一场海啸。
与白魇之海的海岸线,与佛卡高塔相距数百里,突然遭遇这样的海啸,在当时是惊世骇俗般的灾难。
異世大領主
穿越系列宠儿降临之梦 铃星儿
那场海啸中,佛卡高塔被淹了大半,大陆的军队拼死一搏,才击退了海兽们的狂暴攻势。
那之后,佛卡高塔的建设,就不断堆高,城市的地下排水功能,可谓是大陆最先进的。
如今的佛卡高塔,哪怕是白魇之海淹过来,也能屹立不倒,相当于一座海上的岛屿。
不过,在这样的雨天,看着窗外被浇灌般的城市,还是让人有些惴惴不安。
在雨天,海兽们的战斗力比平时,可是能足足提高好几个百分点。
佛卡高塔。
东区,一家餐厅。
斐雨穿着一身职业装,脚上套着防水的靴子,听着餐桌对面的一位美艳女子的哭诉。
“这都怪你们公司?!如果不是你们提供的交易,福勒哪里有闲钱,到外面勾三搭四。”
“把福勒与你们公司的交易,给我立刻停了,否则,我就向执政官举报你们公司,非法交易……”
美艳女子眼眸闪烁着疯狂之色,咬牙切齿说道。
听着佛卡高塔书记官助理福勒的妻子,福勒夫人的威胁,斐雨面带微笑,也没有说什么,打开光屏,调出一个文件,打开放到美艳女子面前。
“福勒夫人,我很同情你的遭遇,但是,你的丈夫与我们公司的交易,是完全合法的。就算有问题,也是他那边的问题,如果你举报的话,你丈夫的下场未必会不好……”
“毕竟,这样的交易从各方面来说,都不算违规,最多福勒先生动用了一些职权。如果他运作得当,还能稳稳的坐在书记官助理的位置上。”
“但是,福勒夫人你就不一样了,你与你丈夫的婚姻,恐怕就此为止了。而你的家族,应该还有很多仰仗你丈夫的地方,去举报真的好吗?”
……
听着斐雨不紧不慢的分析,福勒夫人的脸色苍白起来,后者眼眸眨了眨,水雾弥漫,而后无声抽泣起来。
“斐雨小姐,你是东金公司的代表,你能不能想个办法……”福勒夫人说到了后来,再也说不下去,哭得撕心裂肺。
香港1968
“福勒夫人,你应该知道,像我们这样的公司,是不能插手佛卡高塔的内务的,这才是真正违规的操作。”斐雨说道。
项羽传
“你是在外面闯荡的人,是有本事的,你给我出个主意……”
福勒夫人连声哀求,央求了半天,斐雨无可奈何,轻声说了一句,夫人,您的妆花了。
当即,福勒夫人的眼泪立时收住了,如同变脸一样,拿起化妆盒,补了一些粉,而后轻声抱歉,说要去洗手间补一下子妆,带会再回来请教。
你可别回来了……
包厢的门关上,斐雨握了握拳,这都是什么事……
耳麦中,白大褂女子早就笑抽了气,听着福勒夫人一个劲的说她丈夫的风流韵事,她甚至在另一端拿了零食,一边听着,听到精彩处,还连声喝彩。
“你还笑!你看看给我安排的什么身份,遇到这种破事……”斐雨贝齿微咬,轻声恼怒道。
世界的束缚一冰霜之息 世界之哀
“东金公司的这个身份有什么不好?又安全,又能进行计划,还能观察佛卡高塔的官方动向,一举数得,你还在这里给我挑事。”
白大褂女子一听,当即就不情愿了,在另一头数起来,“……,你算一算,到佛卡高塔才两三天,不仅计划有进展,还发现了斯威特、罗厄这群混蛋又在鬼鬼祟祟的搞事,你还不谢谢我?”
“你管这叫计划有进展?那密码锁破译出来了?”斐雨面无表情的说道。
白大褂女子顿时支吾起来,停了一会儿才道:“哪有那么容易破译,这密码锁可是克伦威尔设置的,在百年战争之后,大陆狂人在这方面,可是当之无愧的第一。”
“这密码锁的复杂程度,我可以断言,是克伦威尔的杰作……”
听着好友唠唠叨叨这么多,斐雨直接问道:“你就直说,破译进行到哪一步了?”
当即,白大褂女子没了声音,呐呐道:“进展连百分之一都没有,按照这个进度,没有半年的时间,也难有一个结果。机械组那边真的尽力了……”
“我知道……,时间不等人啊……”
斐雨叹了口气,看着窗外瓢泼大雨,目光有些游离,“从十年前开始,我就在争分夺秒,本以为终于能够破局了。想不到,这群混蛋安排了这一手,难怪这些年来,我受到的阻力没那么大,这群混蛋都在等这一天……”
罕有听到斐雨这样低落的话语,白大褂女子急声道:“别急,会有办法。我让机械组那边再加班加点,看看能不能有头绪。”
“还有,密码锁的一小部分,我昨晚混在那些文献里,一起发给你了,到时你找林川看一看……”白大褂女子说道。
斐雨微微颦眉,“林川这人就算是机械天才,终究才20岁不到,难道还能破译密码锁不成?你这女人,是有别的心思吧?”
“哪有什么心思……”
白大褂女子立时辩解,“这年轻人自身的机械水准如何,暂且不说,他在机械师组织那边的背景深不可测,说不定能找到办法……”
“你将这份东西,夹在那些机械资料里,一起给他,先看看他的反应。”
斐雨微微颔首,叹了口气,“诺贝林大师的行踪,有下落么?如果能邀请到他,这密码锁或许就好办了。”
“哼……,谁不想找诺贝林大师的下落,问题是找得到么?夏天的南罗市机械大会,如果不是我们这边有事,真的该去那里邀请他……”白大褂女子唉声叹气。
斐雨摇了摇头,不再纠结这些如果的假设,她面容一动,又恢复了职业化的表情,听着包厢外福勒夫人的脚步声渐渐走近。
包厢门打开,福勒夫人一进来,原本恬静贵妇的仪态就变了,眼眸蕴雾,说不出的凄苦。
见状,斐雨暗中磨牙,她宁愿面对一支军团,也不想和这样的事情纠葛上。
门尚未关闭,一只手按住了门,一身休闲服的林川走了进来,相当有厚度的镜框,在灯光下折射出一道道光华。
在那镜框背后,林川似是在打量福勒夫人,只瞄了一眼,他就转头看向斐雨,道:“我们约定的时间,应该是现在吧?你这边还有约?”
淡淡的话语声,在斐雨听来没有什么,落在福勒夫人耳中,娇躯却莫名一颤,这种隐约的威慑气度,可是她的丈夫福勒最羡慕的,也是想学也学不来的。
斐雨见状,犹如见到救星一样,连忙起身,凑在福勒夫人耳边,将林川的来历,捡几个说了一下,后者顿时脸色一变,脸上泪痕一收,露出美艳贵妇的笑容,轻飘飘勾了林川几眼,道了声歉,如一朵娇艳的花一样离去了。
哼……,这女人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福勒夫人?佛卡高塔有名的交际花么……
斐雨、林川心中,同时闪过这样的念头,而后坐了下来,当作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川先生。这是我们公司的一些机械文献,你看看有没有兴趣,能够指点一下我们公司的机械部……”
斐雨将夹着一部分密码锁设计图的文献,推到林川面前,轻笑着说道。
“我只是一个新晋机械师,哪有资格指点你们机械部,向他们这些前辈学习还差不多。”林川快速翻着文献,头也不抬的说道。
闻言,斐雨有些愕然,从这年轻人的语气中,她没有听到一点自谦,自傲,而是理所当然的以后辈自居。
若是换成其他人,在这个年龄,有这样的成就,那份骨子里的自傲是怎么都有一点的。
但是,在这年轻人身上,她并没有看到……
哪怕是她,在20岁前后,获得那些惊人的成就时,也是无比傲然的,如果不是没有发生那些事,她如今的性子,恐怕也不会有多少收敛……
正思忖时——
对面林川的面容微变,这是斐雨见到这年轻人以来,第一次看到他的动容。
而后,她看到林川从文献中,拿出了一份资料,正是一部分的密码锁。
“这是……”
林川盯着面前的这份图纸,他仅是一眼,就判断出,这是克伦威尔设计的密码锁。
男主攻略
毕竟,解开了套娃石质魔方,林川对于克伦威尔的一些风格,实在太熟悉了。
而后,他又想到了,这是秘密通道的密码锁,斐雨这边破译不出来,想到他这里来碰碰运气。
脑海中思绪转动,林川很快想通了,那天在二级仓库区,斐雨的举动,她手中应该持有东西,能够定位那秘密通道。
但是,却无法破译密码锁,也就是说,她根本没有进去过。
在那条秘密通道上的进展,斐雨比他多的,只是手中持有一个定位器样的东西。
一刹那,林川想通了这些,原本还有些皱的眉头,微微舒展开来。
“川先生,这份文件有什么问题么?”斐雨轻声问道,她心中其实很忐忑,很希望能从这年轻人口中,听到一个明确的答案,能够破译这密码锁。
乱世凤谋
虽然,这个希望有些渺茫,但是,对于她来说,这是现在最想得到的惊喜……
林川瞅了瞅这份复印件,淡淡道:“没什么问题。没想到你们公司机械部研究的东西这么高深,连克伦威尔晚年时的图纸都有,这可是珍贵的资料……”
“这是克伦威尔大师的设计图纸?还不是流传在外的那些……”
斐雨瞪大眼睛,她这样的反应是正常的,克伦威尔的设计图纸如果是原稿,不管是不是废稿,在市面上都能炒上天价的。
何况,还是大陆狂人晚年的设计图纸,众所周知,克伦威尔惊世一战后不久,就不知所踪,谁也不知下落……
而其晚年的设计图纸,则是被视为珍宝,尤其是外面没有流传的那些,各方面的价值都极高……
“你不用这么紧张,只是一小部分,这是残稿……”
林川瞅了瞅这份图纸,似是忽然来了兴趣,拿出光屏,当场推算起来。
看着光屏上,眼花缭乱的数据、图形,斐雨看不出什么,但是,耳麦中白大褂女子则尖叫起来。
“卧槽!?”
白大褂女子爆了一句粗口,低呼道:“他这么点时间推算的部分,快赶上机械组这两天加班加点的总和了。”
“这年轻人推算这些代码的速度,是机械组那些窝囊废的十倍还要快,你知道这代表什么嘛?”
你这女人别和我说话,我现在又不能与你联系……
斐雨磨了磨牙,她有时候真讨厌这话痨的好友……
“这……,这年轻人,林川……”
支支吾吾了半天,白大褂女子压低声音,叫道:“这是一个天才!?机械师里的绝世天才,你明白么?哇……,这么优秀的脑袋,与我结合的话,那后代得多优秀……”
斐雨不理会又开始做天才后代梦的花痴女人,她表面平静的看着林川,过了好一会儿,在这年轻人停顿的时候,轻声问道:“川先生,这图纸你能破译出来么?”
林川没有说话,又推算了一会儿,才停下来,舒畅的吐了口气,道:“不能。”
闻言,斐雨,耳麦另一头的白大褂女子,心中刚萌生的一些惊喜一下子凝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