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说 《我有一座藏武樓》-第七百四十九章 邀請推薦

我有一座藏武樓
小說推薦我有一座藏武樓我有一座藏武楼
说完这第一件正事,段毅正要向丁玲询问一下有关端王现在的情况,毕竟东海镇龙图八九成被他贴身收藏。
还不等他开口,就见到一个年轻壮硕的身影匆匆走进门,对着段毅三人先是行了一礼,然后禀报,说是镇北王府派遣了一个侍卫过来送信。
段毅和丁玲两个目光交流一下,嘴角都露出一抹微笑,看来夏宏不但坐不住了,而且是迫不及待的那一种。
“好,你去将人请进来,不可怠慢人家。”
蜜婚晚爱
丁玲吩咐一声,这青年便悄然而退,看身法武功,竟然也有一流的水准。
段毅不由得感叹丁玲手下的确是人才辈出,实力雄厚,难怪黄天魔尊也看好她,愿意给她撑腰。
纵然只是一介女儿身,只要有实力,有手段,有心计,又何愁大事不成呢?
纵使意难平 FGHF
唯一可惜的,大概就是段毅对于权谋争霸之事实在没兴趣,反而志在神龙,长生之道,不然他和丁玲双剑合璧,定能更显锋芒。
很快,王府的侍卫便被那青年带到达大堂中。
一身高领窄袖的侍卫服,腰悬长刀,英气勃勃,相貌憨厚朴实,竟然还是段毅的一个熟人,王府侍卫统领谢峰。
不久之前,段毅被夏宏推上镇北王世子的位置,带着王府高手扫荡河阴县内白莲教的据点,其中一个得力助手,便是这个谢峰,能力不俗,更是夏宏的铁杆心腹,忠心耿耿。
想来夏宏派遣此人前来,也是怕段毅年轻气盛,拎不清形势,直接回绝了他的邀请,所以才让这个熟人露面。
怎么也能多说几句话,说不定就撬动段毅的想法,也算是用心了。
谢峰来到堂上,很是郑重的半跪,对段毅行了个大礼,然后双手上举,高过脑袋,递上一封写好的书信,铿锵道,
“属下谢峰,拜见世子,这是王爷给世子的手书,还请您过目。”
段毅也不走过去,隔着大约两丈三四的距离,手掌轻轻朝前那么一抓,那封信就被一条无形的丝线拴住,慢悠悠的朝着他飞过来。
书信入手,段毅笑了笑,抬眉对着谢峰说道,
“谢统领,咱们也算是熟人,你先起来吧,不必行这么大的礼,有什么话,等我看完信再说。”
说完,自顾自的拆解书信,摊开来看。
上面笔墨不多,主要就是夏宏先以一副叔叔,长辈的口吻,关心了下段毅的生活,安全之类的,然后邀请段毅前去和他相见,有要事相商。
最后又隐晦的提了一句,亢龙之齿已经取回,正打算将它交给段毅。
得,前面的通篇大论都是废话,假惺惺的,并没有多少实质性内容,干巴巴一片,更提不上感情,唯一有用的,就是夏宏邀请段毅相见的事。
而且不得不说,夏宏简直就是手眼通天,段毅才驾车进城没多久,他就掌握了消息,还立马派人送上书信,说是将河阴县经营成铁板一片也不为过。
“谢统领,这件事我应下了,这样吧,你先去府外候着,我和家人交代几句,便和你走。”
段毅看完之后,脸上的笑容收敛,几乎是瞬间就下了决定,对着谢峰不咸不淡的说道,表情上看不出具体的想法。
谢峰恭敬的立在堂下,心中正忐忑不安,犹豫着如何能顺利的将段毅请去和王爷相见。
毕竟来前夏宏已经和他说过,段毅可能会有抵触,不满,一旦真的是这样,便叫他想想办法,一定要把他带回去。
只是,看见段毅这么轻松的答应邀请,谢峰又觉得很不真实,预想中的刁难并没有发生。
“是,属下遵命。”
既然事情办妥,段毅又顶着个世子的身份对他下令,谢峰只能抱着满腹的疑惑走出府外,在门前等待。
等谢峰离开后,丁玲立马眯起眼睛,对段毅叮嘱道,
“看来夏宏比咱们想象的还要激动,迫切,想来是朝廷方面把他逼得太紧的缘故,这样也好,咱们的把握也更大一些。
待会儿你就把龙渊剑带过去交还给他,彻底了断你们之间的关系。”
丁玲说话斩钉截铁,没有丝毫的迟疑,段毅点点头,这一点他晓得。
丁玲给段毅整理了下衣襟,拍拍灰尘,继续说道,
“皇家争斗,权力更迭,论血腥残酷,比江湖武林还要残忍凶险十倍不止。
咱们也不指着当什么皇亲国戚,能抽身而退就是最好的结果。
还有,这一次,不论夏宏提什么条件,你都不能答应,更不能相信他的承诺。
我敢肯定,一旦夏宏了结与朝廷的斗争,必定会转头对你下手,你现在帮他,就是在帮未来的他来对付自己,切记。
相反,若是咱们彻底切断与他,与朝廷间的牵连,将来他不管成功或是失败,应该都不会来找咱们的麻烦,希望一切如我所料。”
对于丁玲的推测,想法,段毅并非懵懂无知,相反,他也和丁玲持有一样的看法。
要脱离,就干干净净,彻彻底底,藕断丝连这种事最要不得,所以,现在段毅拒绝的越干脆,越果断,说不定夏宏越相信他,也越高兴。
至于说夏宏派人刺杀他的事情,段毅倒也没有那种能冲破天际的怨恨。
说白了,他虽然气愤,恼怒,但夏宏并没有对他造成什么实质上的伤害。
相反,夏宏手下的高手还遭受到重创,绝对不好受。
再者,段毅也没心思和夏宏纠缠,端王现在才是他要对付的首要目标。
武功练到他这种境界,心胸自然宽广如大海。
“对了,月儿已经被我安排在一个房间里休息,待会儿,你和琴心一起过去看看她。
月儿年纪还小,有什么脾气,不适,你们两个做姐姐的要多多包容,担待。
希望我回来的时候,你们能彼此接受,了了我一个难题。”
段毅临走前,还是交代了一嘴,有些不放心。
丁玲白了段毅一眼,似笑非笑道,
“贺兰月儿是个小丫头,不难对付,我有信心把她拿下,当成自家姐妹。
不过有个人却不是那么好说话的。
我可听说你的晴儿最近心情不是很好,正等着你回去给她一个解释呢。”
除了燕云霄,她还能听谁说这种事?
对此,段毅苦笑一声,都是自己做的孽,只能等纷扰琐事消解,再来解决郭晴的问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