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都市小说 古玩之先聲奪人 ptt-第三百二十四章 小五的遭遇鑒賞

古玩之先聲奪人
小說推薦古玩之先聲奪人古玩之先声夺人
关可复听着杨莫讲述他吃亏的经历,摇了摇头:“说起来,现在的书画收藏市场,真有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的味道。”
杨莫也感慨道:“是啊,摹旧的作品看出来还不难,还有一种更狠的,叫揭二层,这玩意实在防不胜防,一不小心就着了道。最可恶的还有‘移山头’。”
赵琦遇到过“揭二层”,不过“移山头”这种方法,这世他只听过,还没遇到过。
所谓“移山头”,是改款作伪的手段之一。主要用于山水题材的立轴及册页上。移山头的含义是将大名家山水画上的真款(或真题)移走,接补到一幅佚名或小名家的作品上。
作伪者沿着画面山峰的轮廓将该画上部的纸本完全去掉,再补配相似的材质,并沿着山头的边缘衔接好再稍作处理点染,改添名家款印,或将幅画的款题部分与另一幅作品的绘画部分相配补。
关可复拍了拍大腿:“提起移山头,我就想到冯建德那个老混蛋,我一位朋友喜欢唐伯虎的画,有一次,遇到了冯建德,就想拜托冯建德帮他找找,有没有价钱合适的。没多久,冯建德通知他,有一副唐伯虎的仕女画,只要五十万,性价比非常高,问他有没有兴趣。
我朋友一听很高兴,马上赶到冯建德的公司,当时是冯建德的儿子冯永业接待的,我朋友看了冯永业拿出来的画,觉得不错,但有些细节之处又有些疑虑,冯永业却打了包票,说有问题,可以去找他。
当时正好又有人去拜访冯永业,我朋友担心被人截胡,又有冯永业的保证,就放心买下了。之后,没过多久,他家中出事,急需要钱用,他就想着把那幅画拿出去卖了,但领了几个买家去看了画作之后,对方都摇头走了。
我那朋友觉得不对劲了,于是又去请专家鉴定,专家一看,发现是移山头的伪作,当时就把我那朋友气得捶胸顿足。他去找冯建德,你们知道冯建德说了什么吗?”
说到这里,他呷了几口茶,润润了嗓子,接着说道:“他居然说,当时卖出去的是真迹,是开门珍品,说我朋友调了包,想要讹他!这话把我朋友气得够呛,只是他太相信父子俩了,当时购买的时候没有留下什么证据,这事最终只能打落牙齿往肚子里咽!”
听了关可复说的这个故事,杨莫既气愤,又唏嘘:“早就听说过,冯建德父子表面一套,背后一套,没想到做的事情居然这么过分,也不知道他的公司是怎么做成这么大的!”
关可复说:“所以老话说的好,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让他们进监狱!”
“这可不容易哦。”杨莫摇了摇头:“你看,前段时间万安恭的事情,也把冯建德牵扯其中,但最终还不是好好的?”
“我记得,因为这件事情,父子俩好像还把赵老师记恨上了。”关可复对着赵琦提醒道:“我建议你小心一些,这父子俩是没有下限的!”
赵琦表示自己会注意的。
…………
转眼盛宇的冬拍圆满落幕,由于盛宇的名气越来越大,而且本次拍卖会上,也出现了不少珍品,使得业内许多知名人士,以及一些收藏大佬前来参加。
赵琦也趁着这个机会,认识了不少大咖,他谦虚礼貌,知识渊博的形象,给这些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此时此刻,赵琦可算是在圈子里站稳了脚跟。
早晨,赵琦走进瀚海古玩城,自从沪上回来后,他一直很忙,一直都没有来这里,还真是想这里了。
他径直走到周大炮的摊位前:“嗨,周哥早上好。”
周大炮见到赵琦,笑呵呵地说:“哟,大忙人,今天怎么有时间过来了?”
“这不是想你了嘛。”赵琦笑着回道,这时,他注意到不远处的小五直愣愣地坐着不动,就像傻了一样,小声问道:“小五这是怎么了?”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周大炮叹了口气:“打眼了呗。”
赵琦问他是怎么回事,周大炮有些懊恼地说道:“这事我也有些关系。”
之前赵琦去沪上没多久,周大炮买了一只康熙款的青花山水图铃铛杯,带来瀚海拿去给王和言鉴定。
网游:叫我女神
王和言看了之后非常高兴地表示,是康熙朝的精品,比较少见,他听说周大炮是花了一万六买的,恭喜周大炮捡了大漏,这只铃铛杯市场价不下三十万。
周大炮一听顿时喜上眉梢,拿着东西回到自己的摊位,旁边的小五见周大炮这么开心,就问他是怎么回事,周大炮忍不住说了自己捡漏的事情。
小五听了非常羡慕,回家后,晚上喝酒的时候,跟老婆也说了这事。小五的老婆一直反对小五摆摊卖古玩,听了这事后,就讥讽他,做古玩生意时间也不短了,怎么也从来没听说他捡过漏,别说三五十万,三五万也好啊!
话里行间,埋怨小五不会赚钱,她和孩子跟着受苦云云。
小五当时没说话,心里则暗暗发誓,一定要捡一次漏。
过了不久,小五遇到一位认识了很久的铲子,两人一块吃了饭,酒足饭饱,那个铲子就告诉他,有个藏家手里有哥窑出售,因为急用钱,卖价应该不会高,问小五有没有兴趣。
小五听了奇怪,有这样的好事,怎么还轮得到他,对方就告诉他,之前跟物主闹过矛盾,不方便去。小五将信将疑,觉得机会不好错过,大不了见东西不对就不要了。
问清地址,小五第二天就去了那户人家,到那一看,东西看起来不错,但有一道长冲,大大地影响物品的价值,小五心里嘀咕,难怪那铲子不来买。
虽然有瑕疵,但价钱确实便宜,物主只要四万二,小五听了很是欣喜,这个价钱他他至少可以赚十几万,之后又讨价还价了一番最终以三万九成交。
付了钱,小五就拿着东西兴冲冲地去找周大炮,说是掌眼,其实主要还是想告诉周大炮,他捡漏了。
然而,盒子一打开,小五顿时就傻了眼,东西被掉包了!
赵琦暗自叹息,这事说到底,还是小五贪财的结果,人家都知道是哥窑了,要说便宜个一两万还有可能,便宜这么多,明眼人都知道有问题。
周大炮接着说道:“这事他还不敢跟他老婆说,要是知道了,估计气得带着孩子回娘家去。我琢磨着,回几件货给他,让他能回点血。”
赵琦很欣赏周大炮这样的举动,但他觉得以小五好面子的性格,很可能不会同意。想到小五和他老婆的关系,他又自然而然地想到了秦景明,他可不希望又出现一个类似的结局。
于是,他问道:“你知道那个卖家是谁吗?”
周大炮回道:“小五说是姓薛,家往南五门。”
赵琦仔细回忆,从记忆深处想起了那么一个人,起身道:“走,咱们一起去问问小五,说不定能解决这件事情。”
周大炮一听来了兴趣,连忙跟赵琦走到小五,拍了拍小五的肩膀:“喂,回魂了!”
小五回过神来,看到是赵琦跟周大炮,脸上挤出了些许笑容,跟两人打了声招呼。
周大炮怒其不争地说:“你看看你,不就打了一次眼嘛,怎么就成这个样子了,还是男人吗?”
小五垂头丧气地说:“我老婆知道我打眼的事情了,她跟我说,如果一个星期内,不把亏的钱赚回来,就跟我离婚!”
周大炮闻言愕然,他张了张嘴,到嘴的话又咽了回去,清官难断家务事,他一个外人,不太好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