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都市异能 《我,從西遊苟回洪荒》-第364章 真真假假相伴

我,從西遊苟回洪荒
小說推薦我,從西遊苟回洪荒我,从西游苟回洪荒
白昊简直想哭了。
一个大男人,想哭出来的时刻是很少的,更何况是他这样拥有着前世的记忆,相当于在时间的岁月沧桑长河中过了几百万年的老人了,在经过兄弟的死去,复仇的不痛快,手下的背叛,恋人的失而复得这么多事情之后,能够激起他心中一点点情绪的,恐怕真的不会太多。
说实话,仅有的那点对美女的爱好和执着,也真是他刻意维持着,只有不断地提醒自己还有想扩充后宫的欲望,才能让自己显得更加像个人一点,否则的话,那他就是彻底的怪物了。
他不想自己完全不像一个人。
而这种事情,是他也没有想到的,一个当年他因为女人而许下当时以为是宏图大愿,其实只不过是昙花一现的笑话的安务盟,当年只在龙族和魔族之中忽悠了一批傻子,在洪荒大陆上造成了一点影响,有了个所谓的青帝的名声,可是过后什么也没有留下来。
但是,偏偏有傻子居然还记得,记得这种荒唐的事情,这种幼稚的事情,都已经21世纪了,那个原本在远古洪荒时期就应该灭亡的组织,硬是让一个魔族,苟延残喘在转世之后重新修炼后又想了起来,并且还维系着这个组织的延续,传承那几百万年前的使命。
那算什么狗屁的使命呢?各族之间根本不可能和谐共存的,从来都是只有一族压迫其他种族的可能存在,大家生来都是要对立的,只有靠压迫对方才能够生存下去,你说咱们要怎么样和谐?
所以,以前忽悠你们,也只不过是因为巫妖两族势力强大,道门和神界也业徒广博,所以要借助你们来消灭他们,为人族铺路而已,现在人族已经成为了天地的主宰,你们还搞什么安务盟,有什么用呢?
我又不会再帮你们了,还以为我是那个当初建立它的人吗?
不是了,我现在叫白昊。
“本座来也!”
天空一声巨响,真就老子闪亮登场。
陈清风推了下自己的眼镜,在讲台上扭动了一下多功能投影仪的柜子里的按钮,霎时间,白昊刚才空间的通道被瓦解。
白昊将手中的离火之能握于拳中,对着林敕出手:“大佛呈武!”
林敕身体往后退了一步,而一旁的唐姳,则趁着这个机会来到了陈清风身边,打开了那个在角落中,原本是盛放着奖励品——也就是所谓的扬帆匙的盒子。
暧昧高手
在白昊的空间通道被瓦解之后,整个房间就变成了一个到处充满了红色与蓝色线路的地方,而陈清风,则屹立于这个空间的最上方,高高在上地看着下面的白昊与杨欣蕾他们。
“中计了吗?”林浩皱眉道。
“不,恰恰相反,”白昊说,“现在正是合适的时候,你老婆现在,可能正偷对面水晶呢。”
林浩一愣:“什么?”
白昊笑而不答,刚才的大佛呈武正好击中了“林敕”,将他的身体扣押在那个角落的地方使他无法动弹,一旁的“唐姳”面目狰狞,气急败坏地开始疯狂地按动那个主盘操控机器上的按钮。
“是不是急坏了,怎么在你们的空间主场,我们明明是陷入了你们的埋伏之中,却依旧有人为我所制,是吧?”说着,白昊扬着头,对着那个高高在上已经化身为这个空间的大道存在的陈清风说,“大道,请问你知道为什么吗,你现在是这里最高的存在,可是为什么会在你的空间之中,出现违背你意志的规则存在呢?”
陈清风皱着眉头,从刚才他就没有露出多高兴的神色,反而一直是这样的担忧不已,这次的行动是过于仓促——从一开始他就不赞成,但是上面拍板,根本没有其他合适的人来做,只能自己上了。
想太多也没用,他沉甸甸道出几个字:“空间交叠。”
“不错,看来你也是懂谱的,想必,不仅仅是个大学教授的身份,应该挺有钱的吧?”白昊的眼睛里闪着光芒,“临风大学本来就是以所谓的产学合作著称,其实是臭名昭著,你跟着那个最恶臭的陈雪峰,钱应该不会少了你的。”
陈清风的脸色越发显得苍白,再也没有说话的他,伸出了自己雪白的手,对着下面的白昊,做出了一个捏碎的指间动作。
“想杀我?好啊,那你来试试呗,”白昊看了眼旁边的赵惜甫,“说起来,其实我们这里最弱的明明在那边,你干嘛不抓个不行的当人质呢?”
赵惜甫给他的眼神看得一惊,听完白昊的话之后更是忐忑不已,不禁破口大骂道:“白昊我怎么得罪你了!你个该死的非要陷害我……”
紧接着他就说不出话来了,因为,他真的感受到自己的脖子被一股强大的力量给箍住了。
赵惜甫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艰难地对白昊说:“你……”
“很简单,我这个人,一向是很赏罚分明的,何西昭究竟是怎么出事的,陆压怎么会那么轻易掌握我们的行踪,更何况,何西昭又是怎么知道当天我们会出现在一个临时决定的KTV包间,”白昊说,“这一切,都是一个谁都难以相信的解释,撇开一切不可能之后,剩下的看起来再怎么离奇,都是真相。”
说完,他转过头,对着那个被扣押在角落的“林敕”和脸色铁青的“唐姳”说:“二位!都这个时候了,还不现出你们的本来面目,难道要我把你们的真容打出来才肯罢休吗?”
“林敕”和“唐姳”,都无奈地解除了自己的变化之术,露出自己的真容来,是两个看起来年纪都不小的人,额头上的法令纹都有了。
“想必,就是传说中的执行部专员是吧?临风大学可真会玩,一个学校开的跟一家公司似的,还是外国公司,带特务组织的那种,”白昊回过头,对赵惜甫说,“好了,现在你也该露出你的真面目了,何西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