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q50c火熱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萬族之劫-第775章 三月和巨斧(萬更求訂閱)推薦-u4snw

gq50c火熱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萬族之劫-第775章 三月和巨斧(萬更求訂閱)推薦-u4snw

萬族之劫
小說推薦萬族之劫
“呵呵,女人!”
此刻,苏宇飞远了,摇头,失笑。
看看,多好解决。
文王最后叮嘱自己的话,苏宇其实听到了,他很好奇,文王让自己复苏星月,到底是为了什么?
感情?
还是星月其实是后手?
管他呢!
苏宇本来就准备复苏星月,这也是早有计划的,文王说不说都一个样。
……
研究所内。
苏宇很快抵达。
此刻,河图正被人解剖!
是的,文王那几个学生,正好奇地解剖他,那位女性死灵,如今苏宇也知道她叫什么了,李芸,文王当年那群弟子中算是杰出的一位。
此刻,李芸正带着其他几位死灵,正在研究河图。。
看到苏宇来了,李芸奇怪道:“苏皇真要复生他?”
苏宇见河图投来求救的目光,不由笑道:“有这打算,几位有研究出什么吗?”
“死转生……”
李芸沉吟一会道:“这和之前苏皇转生不一样的!之前,苏皇只是在自己的天地内生死,而他们,其实都被死灵大道辖制了!这其实相当于从死灵大道中夺取他们的控制权……而死灵大道,其实很霸道,很独!”
独!
这是李芸的说法,苏宇想了想,点头。
“是很独!”
万道唯我!
是的,这就是死灵大道的主人。
万道,唯我死道!
而死道,也是我道唯一!
不许开分支,如今的墨道,也是文王强行开辟的。
这样的存在,对死灵掌控度是很高的,而此刻ꓹ 苏宇复苏死灵,其实就是在死灵大道主人的饭碗里抢吃的。
李芸正色提醒:“苏皇ꓹ 你想复生他们,小心一点,我猜测ꓹ 死灵大道有可能会被激发。”
“激发?”
苏宇皱眉,“你的意思是?”
“复苏!”
她解释道:“如今的时光大道也好ꓹ 死灵大道也好,我觉得ꓹ 都处于一个沉眠ꓹ 或者说被动应变状态!可是,一旦触及到底线,可能会大道复苏!”
苏宇心中一震。
不会吧!
死灵大道强的可怕,可是开辟一界的存在,这要是复苏了……那不是麻烦大了。
吓我呢!
李芸又道:“当然,就算复苏,我觉得也不会太大动静ꓹ 毕竟死灵大道的主人,可能死了ꓹ 可能彻底消失了ꓹ 没有主人在ꓹ 大道也只具备被动之力!”
苏宇微微点头。
哪怕被动ꓹ 也许也很可怕。
这让苏宇心中多了一些忧虑,这样的话ꓹ 复苏难度就更大了啊。
此刻ꓹ 李芸再次切开了河图ꓹ 沉吟片刻道:“河图和我们还真不一样,这么说吧ꓹ 我们的核心其实就是死气,我们死气转生气,可能会彻底死亡,他的话,他有肉身!”
说着,她取出了河图黑乎乎的心脏,“黑心!”
“……”
河图抑郁,你才黑心,我他么死灵一个,心脏当然是黑的。
最強位面成神 青銅峽
难道还是红的?
无语了!
“他心脏都在!居然没有腐烂,这其实也很奇迹!”
李芸说着,又道:“还有,把这位也给我们切一下,可以吗?”
她指了指刘洪。
刘洪脸色难看。
苏宇好奇,李芸解释道:“他是半死灵,我觉得切了他,也许有另外一种结果,半死灵是什么心态,死灵是什么形态,河图这种存在肉身的死灵又是什么形态……进行一个对比,以免复苏过程中出现差错!”
陰陽分魂人 蘇夜
专业啊!
苏宇点头,果然,专业的就是不一样。
苏宇其实是抱着一个方法去试的,听李芸这意思,是要分开来算了。
苏宇看向刘洪,刘洪脸色阴郁,我不干!
你也是半死灵……
無限魔化
苏宇轻咳一声:“刘老师,我不是半死灵了,我现在是活人了,哎,悲哀啊,都没人可以转换我了,不然我倒是可以亲自上阵试试看!”
是的,断了死气通道,死而复生,苏宇算是活人了。
將軍的結巴妻
现在,他可不是什么半死灵。
刘洪愈加郁闷了,苏宇笑道:“刘老师,都是合道了,肉身切开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
“……”
你说的简单,你来试试啊!
他不动声色道:“活人不需要研究一下吗?也对比一下差距……”
李芸古怪道:“活人?我们又不是没当过活人,活着的时候,活人也没少研究,数据都在脑海中,记忆也复苏了,何必需要活人?”
“……”
心累。
刘洪无奈,看样子,让苏宇上阵,那是没机会了。
而苏宇,眯着眼看了他一眼,笑容灿烂。
刘洪心中咯噔一跳,算了,这孙子心眼小的很,既然没希望,那就不表现出来了,他很快笑道:“行,为了伟大的复苏事业,我肯定要支持的!”
很快,刘洪自觉地躺上了研究台,悲哀啊。
可是,没办法!
李芸几人,那也是不客气,直接开剖!
反正都是合道境的强者,怎么折腾也很难死的。
苏宇倒是有些好奇,探头看了一会,刘洪脸色难看,算了,闭眼,不看了!
李芸一边切,一边和几位死灵剖析。
苏宇也上前查探了一下,感应了一下刘洪和自己化为半死灵时期状态是否有些不同。
查看了一阵,苏宇微微凝眉道:“刘老师的力量组成,比我当初倒是更均衡一些,真正的生死相间!”
想到这,苏宇眼神闪烁。
他会一门功法,元窍逆转之法!
生气化死气,死气逆转为生气。
这只是特殊功法,并非大道规则,苏宇之前尝试过化为规则,结果是行不通的,连神文都没办法化成,只能当成特殊功法来用。
想到这,苏宇沉声道:“我会元窍逆转之法,360元窍逆转的话,可以化生气为死气,这功法有用吗?”
此话一出,李芸陷入了沉思。
几位死灵沉吟片刻,李芸问道:“苏皇此刻还可以逆转吗?”
别说,苏宇很久都没用这功法了。
此刻,他元窍化为天门,还真不清楚能不能用了。
想到这,苏宇尝试着逆转了一下,这一逆转,天门浮现,忽然,一股死气从天门中涌出。
苏宇微微一喜,点头,还能用。
然而,就在这一刻,忽然,一股强烈的生机从天门中冲击而出,一瞬间,将死气击溃!
苏宇一震!
急忙天门具现,此刻,那浮现的天门之上,生机盎然,死气迅速被击溃。
苏宇眼神变幻不定,下一刻,喝道:“通天!”
片刻后,有人影浮现。
通天侯有些茫然,“怎么了?”
忽然喊我干嘛?
古怪!
苏宇沉声道:“你看!”
通天侯这才朝天门看去,这一看,微微一动,很快知道苏宇召唤自己的目的了,想了想,迟疑道:“这……天门……陛下在天门内动用死气了?”
苏宇点头,沉声道:“之前没事,之前我也有天门,也在用死气,都很正常!今日再用逆转之法,逆生为死,居然被天门击溃了!”
通天侯陷入了沉思中,许久才道:“这……不好说!可能是之前没触及到天门……”
“扯淡!”
苏宇皱眉:“之前我天门具现,还经常纳入死气!”
通天侯也是头大,迟疑了一下道:“可能现在和之前不同,最大的不同在于,陛下之前破碎了天门,后来重聚了天门!”
苏宇没说话。
这期间,有什么差别吗?
通天侯继续道:“所以,我推测,可能是陛下破碎一次后,导致之前的天门更加活跃了,或者说,被门族盯上了!”
苏宇凝眉,什么意思?
什么叫被门族盯上了?
我被天门盯上了?
通天侯继续道:“是这样的,天门……天门的存在,封印了开天时代,而开天时代,一般认为是死灵大道之主、人祖这两位其中一位封印的!”
“会不会是人祖封印的,连带着死灵之主也给封印进去了?”
他又道:“很有可能的,开天门的,我目前所知的,好像都是人族,万族据说能开……但是我不曾见过!”
他看向苏宇:“所以我觉得,会不会是人祖封印了死灵之主,现在天门被触动,天门也许觉得是死灵之主想出来?”
“或者死灵族想去救死灵之主?为他解封?”
“……”
一个个推测说出,苏宇凝眉,还真有可能。
天门,是人祖制造的吗?
或者说,是人祖从天地间找到的,开天时代,就是被人族封印的?
人祖的肉身大道很强,这点苏宇知道。
可是……除非人祖也单独开天了,肉身大道,只是昔年用的大道。
一个个念头在脑海中浮现。
很快,苏宇深吸一口气,不去想,越想,越是复杂。
他迅速道:“这么说,我现在天门无法触及死气了,不对,死气多了,会被自动击溃,化为生气!”
苏宇眼神一亮,“这……也许是个好事!”
的确,死气触及天门,居然会被化为生气。
这……之前苏宇真不知道。
若是如此的话,他忽然看向河图,河图被他一看,顿时龇牙,我又得当小白鼠了,是吧?
你直说就行!
苏宇眯眼笑道:“河图,死气化生气啊!”
好事!
河图无奈,只好输出一点死气,苏宇迅速呈现天门,果然,这一次和之前真的不一样了,当死气袭来,瞬间被逆转成了生气。
砰地一声,这股生气,瞬间回返到了河图体内,河图闷哼一声。
他是死灵,这些生气其实很伤身的。
这下子,他吃了个小亏。
而苏宇,却是眼神微亮,那股生气,在他体内窜动,居然许久才被死气镇压了下去!
苏宇越想越是兴奋,如此一来,转化死灵,也许有更好的办法和保障了。
……
几位死灵继续研究,半死灵和死灵差距还是很大的。
肉身都在,生气死气并行。
而死灵,自然不会存在生气,如何让生气和死气并存,这也许也是复活的关键。
几人开始深入研究下去。
至于外界之事,众人也懒得管了,包括苏宇,都懒得再管,除非封印之地的死灵破封,否则,此刻没有什么大事需要他去处理的。
……
穿越很傾城
就在苏宇研究复生的同时。
上界。
混沌山区域。
此刻,混沌山区域相当混乱,万族开始正式进发混沌山,外围,已经有各族的先锋军开始扫荡。
一队队强者,开始朝混沌山进发。
万族以人山为基,大量强者汇聚。
人山之巅,一群天尊级强者汇聚。
此刻,月天尊正在和众人介绍情况,脸色有些凝重。
校花的金牌保鏢 無賴人生
“据目前探查,混沌山区域,混沌古兽,合道境的恐怕不下于80尊!之前,都是各自为伍,除非有外人进入,才会汇聚,智慧不高!”
“可自从上一次变故,混沌山深处出现了两位恐怖的存在,一尊八翼虎,一尊断尾龙!”
“那八翼虎绝对具备天尊战力,而断尾龙,据我所知,是带伤在身的,可能和混沌深处恐怖的存在作战过,尽管如此,对方也绝对具备天尊战力,全盛状态下,恐怕……超乎想象,和狱王一脉的那位老祖实力相当!”
道天尊轻声道:“狱王一脉那位老祖,到现在还没探查清楚身份吗?”
月天尊摇头:“不好判断,狱王当年好像没后裔,可没后裔……这些人哪来的?那就可能是秘密诞生的后裔,这位所谓的老祖,极有可能是狱王的嫡系血脉!”
说到这,月天尊又道:“继续说混沌山的事,现在,这断尾龙和八翼虎各据一方,一个占据靠南区域,一个占据了北方区域……都在混沌山深处,各自汇聚了数十合道,上百永恒古兽!”
众人心中微微一凝,没出去探查情况的雷暴沉声道:“他们汇聚了?”
“是,汇聚了!”
解開死結
月天尊叹息一声,“上次大战终结,也是因为这两位的突然出现!否则,上次有希望拿下月昊的!”
说着,他又道:“另外,现在据我们所探查,狱王一脉,除了门后还有一尊恐怖的存在,最强的便是那位老祖,另外,还有月昊等5位天尊级存在,天王十多位!”
“若不是之前苏宇那群人击杀了多位天王和一位天尊,实力还要更强一筹!”
越说,几人越是郁闷。
当你以为外面没什么敌人的时候,敌人比你想象的还要多,还要强,不得不郁闷。
月天尊继续道:“而且这些天尊中,月罗实力极强,上次和巨斧交手,大家看到了,巨斧不敌,不到三十回合,被月罗重伤遁逃!这月罗实力,就算弱于那位老祖,也比我们稍强,恐怕也日冕差不多了!”
一旁,日冕微微点头:“大概不比我弱,能封印百战,的确强大!”
虽然看起来,万族天尊更多。
可对方,实力也不弱。
加上门后那尊恐怖的存在,双方实力差距不大。
月天尊又道:“现在,游离的天尊还有三位……不,算上不知所踪的百战,足足还有四位!”
“这也是一个极大的变故!”
断尾龙,百战,八翼虎,巨斧!
足足四位天尊,不确定立场,不确定在哪,百战和断尾龙的实力,也许都要超越天尊,达到了真正上古肉身人王的地步。
更是让人忌惮!
月天尊将情况简单说了一阵,沉声道:“所以到了此刻,我们如何击溃混沌一脉,也是大麻烦!这几位游离的天尊,尤其是两位古兽,更是麻烦,我担心它们会和狱王一脉联手!”
众人你看我,我看你,一时间都有些头疼。
数量不少!
这不是一个两个,而是足足有4位顶级存在,态度不明。
月天尊说着,又道:“巨斧这边,他要还苏宇人情,目前主要针对狱王一脉,可巨斧的实力,说实话,在天尊中算是垫底!他独自对付狱王一脉,几乎没任何收获!”
“三月兄!”
月天尊看向三月,沉声道:“三月兄可否联系巨斧,让他和我们一起行动?人族和我们的确有仇,可狱王一脉,一方面是人族的叛徒,一方面,是苏宇这群人的仇敌,巨斧若是真要还人情……不如和我们联手,也许可以制造更大的战果!”
三月一脸憨憨:“我可没办法联系。”
信了你的邪!
几人显然不信,释放巨斧,是三月一力主张的,怎么可能和巨斧一点联系都没有。
“另外一个问题,百战到底去哪了?”
月天尊沉声道:“不止百战,上次南溪、江海、云水几人遁逃了,如今也不见踪影,是去找百战了吗?若是去找百战了,那现在藏身在哪?苏宇他们能从下界上来,那他们就能下去,云水这群人之前跟着苏宇,是否也知道下界通道在哪?”
除去命族之外的通道!
月天尊沉声道:“百战若是带着他们几人下界了,会否在这中间出现变故?”
“苏宇一方,的确损失不轻!可苏宇这边,我若是没记错,还有一条狗,那条属于文王的狗还活着,之前也鏖战月昊,不落下风!”
“那这条狗,苏宇,百战……这些人,一旦在下界联盟,也是一个大难题!”
“都是人族一方势力……”
众人越说,越是抑郁。
不好弄!
现在,若是和狱王一脉厮杀到底,会损失几位天尊?
会死多少人?
关键在于,现在游离的天尊还有不少。
摩天尊微微凝眉道:“可是,现在是不得不打!否则,拖下去的话,恐怕会有变故!日冕知道情况,地狱之门可能要开了!一旦开启,内部还有一位恐怖的存在!这位存在,又是谁?她是否是狱王一脉的顶级强者?为何会困在门后?她是主动去的,还是被动的?狱王一脉目的是什么?开启地狱之门吗?”
摩天尊说着,沉重道:“所以,无论如何,狱王一脉的麻烦,我们需要趁早解决才行!还有,人皇这些人,可能都要回归了,苏宇也没必要欺骗我们……但是,回归后,是我们万族的规则之主占据优势,还是人皇他们占据优势,一切也很难说!”
说着,摩天尊最后低沉道:“最后一件事……我们自己!我们现在都是所谓的天尊,天尊……可不是规则之主!各族强者回归了,我们如何自处?我们会在未来成为什么存在?还是上古侯,听从号令吗?”
“这个阶段,我们需要争取成为规则之主!”
“破开封印,晋升,这样,哪怕大家回来了,人皇他们占优也好,我们的人占优也好,都有抗衡之力!”
万族的天尊多,若是都成为规则之主,也是一股庞大的势力!
三月有些不耐烦:“行了,现在当务之急是狱王一脉的麻烦!这一脉不解决掉,迟早出大事!你看,这一脉现在悠闲无比,若是人皇这些人还没回归,地狱之门先开了……咱们都要倒霉!谁知道后面是什么情况?先把爪牙都给打断了,才有希望面对后面的麻烦……”
众人都是无奈。
越想越无奈!
之前,觉得大家无敌了,如今再看……艹,到处都是强敌啊!
百战、苏宇这边,力量也不算弱。
月天尊又道:“百战和苏宇可能都在下界,暂时不管他们,但是,断尾龙和八翼虎必须要管,就在战场上,不管,两位天尊,带着七八十合道,这能不在意吗?”
谁也无法忽视这股力量!
月天尊继续道:“而且,这混沌古兽,我真担心和狱王一脉联合,因为可能性很大,地狱之门之后,当年传闻就是为了封印混沌古兽!”
众人再次凝重起来。
月天尊看向众人:“所以,现在我们需要有人出使这两方,拉拢两位古兽,哪怕不能,也要探清楚它们的立场!”
“除此之外,还有一件事,寻找下界入口!”
月天尊凝重道:“必须要找,不能将万族的安危,都寄托在苏宇百战他们不敢出手的情况下!下界,目前也就天古几位存在!这样的实力,可是无法匹敌百战他们的!”
众人再次沉默。
月天尊忽然幽幽道:“这样,三月负责出使下界!寻找下界入口!我去找断尾龙,天命去找八翼虎!”
三月闷闷道:“我怎么找?”
他心中暗骂!
不怀好意!
月天尊笑道:“试试看吧!不行的话,你和雷暴一起找!”
雷暴微微皱眉。
而月天尊幽幽道:“二位一起去找,我觉得应该可以找到的!找到了,二位下界,我们只需要达成一点一致,我们不会主动攻入下界,在下界入口开启之前,不会和百战他们为难……但是,他们需要将天古这些人送上来!”
“二位觉得如何?”
他放任两位天尊离开,当然,前提是只有他们两位,两族强者不许走!
八神異界遊
不回来……那就等着当炮灰吧!
此刻,他们一方面担心下界,一方面又迫切地需要和混沌一脉开战,以防地狱之门后的存在出来!
麻烦很多!
明知三月、雷暴和下界的人族有联系,此刻,他们也选择了让他们下去联络,这两人,也许都知道如何下界!
月天尊幽幽笑道:“若是还不行……我们诸位一起联手,强行开辟命界通道,帮助二位下界,当然,那时候存在一点危险……可是,我们现在也没办法了!”
月天尊叹息一声:“下界的安危,完全寄托在人族身上……诸位,你们觉得妥当吗?”
当然不妥!
若不是下界现在无法开启,大家一起下界,先灭了百战和苏宇,这是必然的!
下界各族,都是生灵无数,也是他们的根基和大本营。
上界才多少人?
上界这些合道,大半都是下界诞生的,上界规则又不是太完善,诞生合道,现如今发现,都他么是伪合道,谁还能放心?
三月不吭声,雷暴闷闷道:“我可不知道下界通道在哪!”
月天尊轻笑道:“怎么会,百战若是真下去了,雷暴兄会不知道?”
雷暴冷冷道:“诸位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雷暴兄心里不清楚吗?”
月天尊淡淡道:“何必说的太透彻,那不是大家都难堪吗?我们说了,现在,以和为贵!混沌一族,是我们共同的敌人,不是吗?这一脉忽然出现,蛰伏多年,就目前展露的实力,还未必是全部……难道诸位就不担心吗?鹬蚌相争渔翁得利,那也得看这鹬蚌强不强!小心成了别人的菜!”
他再次看向两位强者,“二位,下界的事,交给你们了,可以吗?”
三月闷闷不说话。
雷暴看向三月,三月憨憨道:“雷暴兄看我作甚?我又不是百战他岳父,也不是他大舅哥……你看我有什么用?”
雷暴皱眉。
三月又道:“当然,雷暴兄若是愿意接下,我就陪雷暴兄走一趟!”
雷暴暗骂一声!
去你的吧!
你和苏宇一方没勾结,我才不信!
月天尊闻言也笑了:“这么说,三月兄是答应了?那雷暴兄呢?”
雷暴皱眉,半晌才道:“我跟着三月便是!不过我觉得,我们人太少,未必可以找到通道,这样,让巨竹、雷烈跟着我们一起找……”
月天尊幽幽笑道:“那不合适,何必劳烦他们,这样,真不行,我让元圣侯几位跟着大家!”
“……”
好吧。
雷暴其实也只是试探一下,事实证明,行不通!
显然,巨人族和食铁族,现在成为了万族限制他们的手段。
聚集在人山,更是一种控制手段。
之前的话,还能暗暗撤离,现在,没机会了!
大家都在人山,人山中,存在的强者太多。
任何人想离开,都需要几位天尊的同意才行。
片刻后,双方达成了一致,三月和雷暴想办法下界。
不求对人族如何,只希望能送上来一批强者。
尤其是有几位,比如天古,现在也许是天王了,也许……天尊?
谁知道呢!
还有神族这边,月天尊还特意叮嘱了一句,通知先皇妃上界,一定要上界,先皇妃战力很强,只是如今状态不好,但是,状态再不好,上界的话,也许也能最后一战。
先皇妃到底什么实力,神族这边都不是太清楚。
这些人,笃信这两人可以下界!
……
等雷暴和三月走了。
荒天尊冷冷道:“这两个家伙,绝对和人族有勾结!”
明摆着的!
道天尊倒是轻笑一声:“勾结就勾结吧!我倒是更好奇,苏宇和百战如何共处?苏宇的事,大家都在天龙侯那边得知了一二,是个霸道的主,不甘人下!而百战,也是如此!三月在上个潮汐都没选择帮百战,这个潮汐,却是和苏宇有了一些勾结……那三月是帮苏宇还是百战呢?他们俩一起下界,才有趣!”
“人族内讧,也不是一两日了,也许不需要我们如何,下界自己就斗起来了!”
“作为上古到现在的主角,人族气运昌盛无比,强者辈出,不内讧,还真未必有我们什么事!”
道天尊感慨一声:“百战,苏宇,狱王一脉,三方可都是人族,真要联手,尤其是上个潮汐末,百战和狱王一脉联手,也许就没我们的事了!”
他笑了笑:“所以,人族太强,也未必就是坏事!如今,人族三方鼎力,倒是给了我们机会!诸位不必不甘心,人族压制了我们十多万年,我们才压制人族六千年,要说不甘,也轮不到我们不甘心!”
众人微微点头。
也是。
霸主,还是人族。
万族,称霸了六千年,其实已经很不错了!
上古时代,万族那么多规则之主,不还是被人族压制了!
文王他们不走,都不会爆发后期的事。
道天尊又笑道:“当务之急,其实还是打破封印,成为规则之主!是,人族的强者不少,可是,都到了界限了!就说狱王一脉的那老祖,百战,一个是混沌道,一个是肉身道,打破封印对他们实力提升也没任何帮助!”
“苏宇麾下的那条狗,本身其实没到天尊,打破封印,也没任何帮助!”
“倒是我们,一旦破开封印,瞬间多了十多位规则之主,实力一下子就会飙升!”
道天尊笑呵呵道:“狱王一脉的5位天尊,目前来看,三位都是混沌一道,打破封印,也没帮助!所以,这万界,真正渴望打破封印的只有我们!”
众人再次点头。
道天尊又道:“打破封印,灭人族……我觉得难度很大!倒是找到方法,破开封印更好,上次苏宇他们和我们见面,说的话,未必全部是真的,可也不是一点希望都没有!”
“武皇也好,岳王尸体也好,都值得一试!”
众人默默点头,此事,也该提上日程了。
月天尊很快道:“那我和天命去试探一下两尊古兽的态度!下界通道,我们能发现最好,发现不了……真到了必要的时候,强行破开也不是不可以!”
如今通道中的惩罚之力,比当年衰弱许多了!
这也是强行破开的机会!
众人商讨了一阵,很快各自散去。
打混沌一脉还是要打的,可是,前提是,打他们,不会出现变故。
……
而这一刻。
离开的三月和雷暴,一路走着,都没说话。
直到过了好一会,雷暴低沉道:“三月道兄,人族和食铁族联盟多年了吧?”
三月憨憨笑道:“算是吧!”
“百战……”
雷暴刚想说什么,三月憨笑道:“不太熟,我和百战没怎么接触过,我只知道,我家七月,被他坑死了!”
“……”
雷暴惋惜!
惋惜的同时,还是再次道:“可苏宇的情况,你看到了!你觉得,他还有能力翻盘吗?他有些过于冲动了,上次那一战,其实可以避免的!”
三月不语。
巨竹侯都跟他说了,苏宇未必有什么损失,但是上次的一切,他也看在眼里。
下界……也许也是一次机会。
他要去找苏宇,看看苏宇这边,到底还有没有后手了,若是没有了,单纯的就苏宇和肥球,他也要考虑食铁族的未来了!
百战这边,和他有七月被杀之仇,虽然不是百战杀的,可他不能接受百战的理念。
狱王那边,别说了,自己老爹就是被狱王杀的。
万族这边,现在也笃定他们和人族有勾搭。
三方人族,他其实只能寄希望苏宇,希望苏宇可以给他带来一些惊喜。
“雷暴,你先忙,我回头找找看下界通道在哪!”
三月独自离开,他还得去找一下巨斧,再把上次冰封的雪兰将军带着,自己这边的族人,那是别想带走了,但是带走人族,问题不大。
现在,其实大家巴不得人族都滚蛋,别来捣乱!
而巨斧、雪兰若是有机会臣服苏宇,苏宇这边,很快又能聚集几位强者,这样的话,还有一些机会。
加上自己,巨斧,肥球,三大天尊级存在,苏宇自己要是也能到天尊,四位天尊,这也是一股不弱的势力了!
超能兵王
“希望人没事,希望苏宇这边还能保存一点力量……”
三月心情不算太好,一切都只能寄希望如此了。
至于下界通道,他当然知道在哪。
至于雷暴知不知道,那就不关我事了!
反正他没准备和雷暴一起走!
单独行动!
很快,三月找到了还被冰封的雪兰,也懒得解封,直接收起雪兰,很快离开人山。
……
离开人山不久。
混沌山附近。
巨斧侯鬼鬼祟祟地四处张望着出现,低声道:“三月?”
很快,三月浮现。
巨斧小心翼翼地四处探查了一下,松了口气,骂道:“月罗那娘们,真的不弱!人丑实力强!上次交手,我受伤可不轻!”
有些无奈,上次被打惨了!
果然,揭人短是很结仇的一件事,月罗上次疯了似的打他,打的他都快炸了。
三月憨笑道:“巨斧兄胆子可不小!”
“实力不够硬,没办法!”
巨斧也笑了,“三月道友找我有事?”
“我想下界一趟!”
三月沉声道:“上次苏宇败退,现在情况不明!百战可能下界了,一山不容二虎!云水几人选择了背叛苏宇,继续追随百战……我寻思着,上次苏宇也算是救了你一命,这次下界,若是百战镇压了苏宇……也许还需要巨斧兄说和一二!”
巨斧微微皱眉:“百战不至于吧?”
“谁知道呢!”
三月笑呵呵道:“巨斧兄愿意走一遭吗?若是下界情况不明,你巨斧兄愿意帮苏宇一把吗?”
巨斧皱眉道:“若是苏宇真的实力微弱,没办法反抗……我建议,干脆安心养老!百战虽然不靠谱,可实力强大。当然,若是百战真要杀苏宇,我会出面,不会任由百战如此!”
“那若是苏宇一方,实力不弱呢?”
三月看向巨斧,巨斧沉声道:“不弱?他的人,上次打光了!哪怕三月兄帮他,加上食铁一族……他有能力反抗吗?”
如今,不单纯是对付百战,那是人族的事。
关键在于,外敌强大!
三月笑道:“若是不弱的话,巨斧兄愿意帮一把吗?”
巨斧有些挠头,“我得看情况,首先,肯定得人族的大利益为主!若是苏宇非要和百战争个高低,偏偏实力差距太大,我会保他性命……百战若是要杀他,我肯定会出手!可是……可是他若是和百战差距太大,那我不能为了他,去和百战打个你死我活吧?这样的话,削弱的是人族整体实力!”
三月点头:“那……巨斧兄觉得,什么样的实力,才算是不弱?”
“起码苏宇自己得有天王实力吧?”
巨斧尴尬道:“我听说他爆了笔道……咳咳,现在可能跌落到了日月……那个……那个最少也得顶级合道才行吧?不行的话……合道!对,再次恢复合道战力也行!他手下,除了那条狗,好像也没什么人了,没有十个二十个合道,外加三五天王,这……这没法争啊!”
哪怕加上食铁族,这实力也不够,可好歹还有希望。
太弱得话,他巨斧……真没法帮!
三月盘算了一下,苏宇本人恢复,大概没问题。
可三五天王……他也不敢肯定。
迟疑了一下,三月沉声道:“这样,苏宇本人实力恢复了,再有三位天王境活着,算上肥球,巨斧兄就来相助如何?若是没有这实力,不用巨斧兄说,我也不想自家一族全部去送死!”
巨斧沉思了一会,咬牙,点头:“真要有三位天王……算上肥球,你和肥球和我,加在一起,也算三位天尊了,再加上两位天王境,这实力……也能抗衡一下了!他救了我一命,我没能杀了月昊他们,就还他一次人情!”
关键在于,能活三个吗?
听说全部挂了!
而三月想的是,鸿蒙还活着呢!
肥球也活着!
还有,巨斧这家伙没说不算死灵,据三月所知,南王也投靠了苏宇,这不,三位天王齐全了吗?
行了!
这样的话,巨斧就能入坑了!
如此一来,实力倒也不弱!
巨斧倒是没想太多,他、三月、肥球,三人联手,大体上能对抗百战了。
若是苏宇这边再多几位天王,那当然比百战这边要强,我帮苏宇,好像也没啥毛病!
也许还能趁机说和一二呢!
我说和能力,还是相当强的,巨斧心中想着,对,说和他们!
三月默默想着,脸上露出憨憨笑容,而巨斧想着事,也露出憨憨笑容,此刻,一人一猫,也不知谁是真憨,谁是假憨!
PS:本月更新拉胯,不过70万以上没问题,大家放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