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k409精华都市异能 異修 ptt-第九章 終章推薦-8lyv8

tk409精华都市异能 異修 ptt-第九章 終章推薦-8lyv8

異修
小說推薦異修
第九章 终章
异修者的炼丹室就在狐天尾背后的山内,只是从表面上绝对看不出有何奇异之处。看来是用了某种密法,连接内外的。
当叶秋醒来的时候,他第一眼就看见了躺在不远处的苏云,还有昏迷不醒的莫灵。至于其他囚押的男女,更是数不胜数,叶秋就不认识了。而叶秋恢复后的记忆,那模模糊糊的蓝英,却毫无发现。
叶秋的双眼紧紧得停在苏云的身体上,此时他已经失去了反抗和动作的能力。而苏云浑身**,似乎昏迷了很久。只有莫灵,一双眼睛无助悲伤地盯着叶秋,眼中蕴含着复杂的情绪。只是衰弱,已经让她没有力气,哪怕是说出一句话来!
一品盜妻 錦暖兒
异修老儿忙来忙去,根本无视叶秋的存在。只是让叶秋没有想到的是,号称南极仙翁唯一弟子的七彩不老仙胡万,竟然也在里面。只是他似乎没有被禁制住,却是听从异修老儿对方指挥,忙东忙西。
“异那老贼!”叶秋鼓起仅剩的一点力气,大声地喊道,“你……你把苏老师,怎么……怎么了?”
异修老儿见叶秋恢复过来,满意地望了叶秋一眼,很是高兴地道,“很好,你醒来的很快,我很快就准备好了,到时候,我会让你与你的苏老师融合的,哈哈!”
叶秋心中大惊,不明白叶秋老贼到底要做什么。但是此时的他就如板上鱼肉,除了任人宰割,还有何其他出路。看见胡万脸色似乎不忍,叶秋打起最后一丝希望,喊道,“胡前辈,你怎么能助纣为虐,你要知道,他在做什么!胡前辈……!”
“他当然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他只是想去极地大陆而已!”异修老贼似乎怕叶秋的话打动胡万,一扬手抛来个符咒,封住叶秋的嘴。
胡万脸色为难,但还是叹了口气,“年轻人,我等这个机会等了几百年,你不要怪我!你放心,我会存你一丝残念。如果你机缘福厚,残念不会湮灭,我就牺牲功力,助你重生复活。也算弥补我胡万一点愧疚吧!”
异修老儿嘿嘿地冷笑,但是叶秋只能怒目切齿,因为他已经不能言语了。
外面的动作似乎越来越大,大量的修行者开始战斗起来,不时激烈的爆炸声甚至震动的地面颤抖起来。异修老贼明显紧张起来,速度也不由快上了许多。
叶秋干脆放弃全部抵抗,别说一个异修老儿,就单单是胡万,也不是叶秋能对付的,何况外面还有数不尽数的修行者。也不知异修老贼使用什么手法,他浑身无力,所有的真元全部被禁锢住,无法调动。只有胸前的那黑影玄阵内,一丝残存的真元可以受叶秋的支配。只是这点真元,实在是起不了什么大作用。
也不知异修老贼忙活了多久,在叶秋意识快要陷入昏迷前,他似乎终于忙完了全部的准备。放松悠闲地来到叶秋的面前解开他嘴上的符咒。
“听说你还是个灵僵之体,难得啊,难怪这么短的时间内,修为进展如此之快。可惜你没有一个好的师父,否则按照灵僵修行法,假以时日,天下可真罕有敌手了!”
“你……到底想做什么?你……把……把灵石山的那具尸身,抢哪去了?”
學霸大人可否戀愛
异修老贼丝毫不觉惊讶,“如果不是那具灵尸,我想我还不会这么快就能开炼九曲星要机!她是灵尸,你是灵僵?难道,你就是守护那具灵尸的守护者?”
叶秋不明白异修老贼到底在说什么,不过他已经确定,就是异修老贼掳走蓝英的!“你……你把她怎么样了!”叶秋的声音嘶哑,泣血般地吼道。
异修老儿丝毫不为叶秋的情绪所动,看着叶秋接着道,“你的记忆有着许多断痕和碎片,所以我无法窥探你所有的记忆。但是这样也好,这样心无旁骛,会更加有益于炼器!”
叶秋实在毫无办法,所以他放弃抗争,只是一双眼睛狠狠地瞪着叶秋!
“我们来做个交易如何?”异修老儿和蔼地笑道。
叶秋一愣,做交易?此时自己还有什么可以拿出来交易?但异修老儿没有让他等待,缓缓地道,“我告诉你那具灵尸与这位苏老师的关系,并且帮助那具灵尸重生,这样的条件,不知你是否愿意交换?”
叶秋狂震,蓝英竟然可以重生?这怎么可能?异修老儿又为什么要让她重生?“你要什么?”
异修老儿似乎早就知道叶秋不会拒绝一般,得意地回道,“要的东西很简单,就是你的身体。我要以你的身体为炉鼎,炼制九曲星要机,条件就是要求你配合。当然,你也可以完全不配合,那样对我来说,只是麻烦一点罢了!你的配合,将会使九曲星要机的炼制变的事半功倍!”
“我要如何相信你?”叶秋丝毫没有犹豫和考虑!
“你不需要相信,因为我所说的复活并非指生命的复活!”异修老儿走到苏云的身体前,指着她道,“她已经死去,但是灵魂已经被我禁锢在身体里,也许你还不知道她是谁?不错,她的确是你的老师,但她同时也是那具灵尸灵魂的转世重生体!”
“什么!”叶秋知道苏云的秘密,但他如何相信,她竟然就是另一个蓝英!难怪,难怪她们竟然如此的相像!
“当初我自灵石山露过时,第一时间就感应到这具灵尸的存在。你太大意了,竟然没有做任何的伪装和掩护!灵尸之所以让我感应到,是因为灵尸内尚存有半缕魂魄!这让我太意外了,竟然还有魂魄,不愿完整投生,留在尸体上。想必,定是在留恋什么吧!”
“于是我就采用卜天算法,算出灵尸的灵魂,已经重生在这个世界上!经过我多方暗探,发现重生的灵魂就在东光城内!但由于我事务繁忙,而且又不宜露面。所以我和万妖谷谷主达成协议,由他找出灵尸转生体,而我则负责找齐九曲星要机所必须的器物!”
“九曲星要机是通灵神器,上可通天意,下可顺民心!所以炼制此器的手法极为特殊,而大量纯洁的灵魂,则是九曲星要机所必须的祭引!有了你这个灵僵之体,加上灵尸的灵魂,相信成功率至少会大上一半,哈哈……!如果没有发现你们,我也许还不会如此心急吧,哈哈……!”
叶秋心中的震惊委实难以用言语表达,等异修老儿笑了很久,他才艰难地道,“你不是说,答应让蓝英和……和苏云复活吗?”
“没有,我是让她复活,记住,她们只是一个人罢了,不要拘泥于那具皮囊!当然,你也不要介意她们复活的形式!”异修老儿很是得意,“我要让她们的灵魂,在九曲星要机中重生。到时候,九曲星要机即你所说的蓝英,蓝英即是九曲星要机,哈哈!”
“什么?你是说,你她把她们的灵魂永久禁锢在神器之中,称为神器的附属品吗?”叶秋狂怒。
“不,不是附属品,而是神器的灵魂,如果没有灵魂,神器永远不能称为神器!”
“绝对不可能,我绝对不会答应你的!”叶秋心知肚明,断然拒绝,因为他知道,所谓的神器灵魂是什么。那是完全没有自我权利的意识存在,那是如同奴仆一般意识。神器的灵魂,必须在神器主人的指挥下,完全没有自主的权利。当然,当拥有神器的主人死去后,灵魂才能暂时独立,等待着接认下一个主人。
叶秋不希望,也没有人愿意成为那亘古不灭的存在。孤独,寂寞,永久的存在,那是一种总样的折磨?也许当第一任主人死去后,它们有权利拒绝任何人。但是伴随着岁月时光,寂寞,还是不得不让它们出卖自己的尊严!
“你会答应的!”异修老儿丝毫不着急,“如果你不答应,我就会把她们的灵魂,投入无底的地狱之门,永无轮回之所,永远承受空间撕裂的痛苦,永远承受地狱魔兽攻击的苦楚。你考虑吧,给你十分钟!”
无底的地狱之门?永无轮回之所?空间撕裂的痛苦?叶秋的脸在扭曲着,如果可以选择,他无畏这些危险,但是,他又如何能让蓝英又或者说是苏云去承受这一切呢?
“哎,其实……”胡万似乎也担心叶秋拒绝,走过来劝道,“你就答应吧,放心,我会遵守我的承诺,而且如果九曲星要机成功打开地狱之门,我还会带着你去真正的魔界,甚至极地大陆。那时候,我或许有办法把九曲星要机内的灵魂主识分解出来……!”
叶秋无语,胡万也觉得说不下去了。毕竟,谁都知道,一旦灵魂主识从神器中分解出来,也就变成了毫无思想意识记忆存在的原始灵魂了。
“我答应你!”叶秋思考片刻,立刻就答应了,“不过我有个条件!”
“什么条件?”异修老儿也没有想到,叶秋竟然答应的如此爽快。通常作为人体炉鼎后,自爱神器出世后,他的肉体多半是要毁灭的。所以什么条件,对于异修老儿来说,看的也不会太重。
“我想知道,在蓝英和苏云的灵魂被祭入神器前,是否会融合?是否会有意识感应?”叶秋有些急迫地道。
惡魔總裁的小妻子
“这点嘛,做到倒是不难!本来我准备在神器内让二灵魂融合,但既然你提出了,我就满足你吧!”异修老儿当然明白叶秋的心意,倒很是豪爽地应允了。
“多谢!”叶秋也不废话,继续道,“另外,我希望,你能放了她!”
顺着叶秋的眼光望去,莫灵轻轻地闭上了眼睛。她想说话,但是却一句话也说不出口。
“你……你不能太过分!”作为一个纯灵魂体,莫灵可是这里最好的灵魂之一。所以异修老儿对叶秋的这个条件有些不满。
“当然了,如果你愿意,我会用自己的灵魂替代。相信一个灵僵之体的灵魂,应该还能被你用上吧!”叶秋淡淡地道。
异修老儿一愕,作为修行者,肉体被毁,对她们来说,不过是受了一次重伤而已。如果功法够深,或者有外人帮助,重塑肉身并非什么难事。而如果要把灵魂祭奠神器,等于就是永久的沉眠,有意识的沉眠。
“怎么?会有难度?”叶秋见异修老儿没有回答,出声问道。
“哼!”异修老儿哼了一声,轻轻一挥手,即解除莫灵身体上所有的禁缚!“但她现在不能离开,有目睹神器出世的机会,我想这也是她的运气!”
“开始吧!”叶秋闭上眼睛,什么都懒得去说了!
异修老儿见状,也不多言。在叶秋身上一连布下数百道结界和符咒,开始拿起第一件重要的法器,寒光寺的一米禅杖!只见异修老儿手拿一米禅杖,微念咒语,层层光罩立即把禅杖紧紧包围起来,并且在异修老儿的压迫下,一点一点的缩下。
很快,一米长的禅杖,变的犹如一根绣花针一般,只见异修老儿伸手一推,未见任何声响,绣花针般的禅杖就没入叶秋体内。
叶秋根本未感觉到任何的异常,所有的真元全部被异修老儿禁锢住,那根禅杖进入叶秋体内后,也不异动,于下丹田内静静平躺!
紧接着,异修老儿又把平空派的十心神骨剑、云台山星月观的百丝拂尘、并州风雪门的千如鼎、长离山天华宗的万象尺一一打入叶秋的体内。随后还有更多的不知名法器和金属,甚至还有药材,一一输入叶秋的体内。与法器不同的是,那些药材大多是分布在叶秋全身上下诸多经脉内!
正在这时,整个身体剧烈地晃震起来,一处岩石突地塌陷下来,露出一线明亮的阳光。外面的噪音也更加清楚地传了进来。
异修老儿脸上终于现出焦急之色,只见他对胡万道了句,“阻止他们,一定不能让他们在此时打扰我!”
胡万当然明白如此关键时刻的重要性,应了声迅速飞出洞外!
“现在,我开始正式法器的炼制。作为人体鼎炉,我又不封闭你的意识,所以过程是十分痛苦的,你要有准备。假如你受不了的话,要及时提醒我!”异修老儿十分慎重地看着叶秋,可以知道,这个过程才是最危险重要的!
叶秋点了点头,眼中的期待完全放在苏云的身上。到目前为止,他根本没有看见蓝英的尸身或者说感应到她的存在。
异修老儿当然明白叶秋的所想,沉默了会道,“给你三十秒的时间!”
只见他从怀中掏出一个封闭的玻璃长颈瓶,瓶中萦绕着淡白色的轻烟,若隐若现,十分的朦胧。瓶口一开,叶秋立刻就感应到一股似熟悉又似陌生的气息。而那鼓轻烟一出玻璃瓶,就是十分熟悉叶秋一般,直欲扑过来。
异修老儿不知使了个什么手法,那股轻烟就不能移动了。叶秋甚至能感应到她的痛苦,不由大急地吼道,“你在做什么?”
“别急!”异修老儿嘿嘿地笑了起来,“没有想到,她竟然还能认识感应到你的气息,有趣!不过此时她的灵魂可是非常的脆弱,没有我法力的支持,灰飞烟灭后,可就是谁也挽救不了的!”
异修老儿不再搭理叶秋,径自走到苏云的尸身前,开始默默念起咒语。不一会儿,只见苏云的身体上也慢慢地飘出一股细烟,收进玻璃瓶内!
虽然同样是烟,但是二股清烟进入玻璃瓶内,却并不融合。反而彼此保持着一定的距离。异修老儿并未现出诧异,只见他双手变的漆黑,大量的黑烟慢慢地涌进玻璃瓶内。黑烟越来越盛,最后连异修老儿的整个身体也没入不见。
嘭!黑烟一下子爆炸开来,异修老儿毫发无损地现出身来!手中的玻璃瓶破碎了,那二缕白烟也不见了踪迹。
“人呢?人……她怎么了?”叶秋大急。
异修老儿没有回话,一挥手,解除了叶秋所有的禁制。叶秋一个扑身,却发觉浑身上下似乎完全不受自己控制,跌倒在地。异修老儿又连连打了几个符咒,叶秋才勉强站了起来。
“不要激动,她的灵魂已经融合,为了让你可以感应到,我已经把她的完整灵魂全部打入她的肉体之中,你有三十秒的时间,时间长了,灵魂会受损的!”
叶秋二话没有说,即扑到苏云的身旁。一具洁白的酮体,安祥禁闭的眼睛!似乎感应到熟悉的气息,细长的睫毛微微抖动,却是无论如何也睁不开!
叶秋缓缓地抚摸着苏云的面孔,泪水不自禁地滴了下来。如微风一般的灵魂解除,蓝英又或者是苏云充满了快乐,精灵一般地跳动着,安慰着叶秋。
三十秒很快过去,叶秋一句话也没有说,只有柔顺地与苏云的灵魂亲昵着,抚慰着……。
时间一到,异修老儿就把叶秋的行动重新禁制住。看着近在咫尺的苏云,叶秋却再也抚摸不着她。一时间心碎神痛,眼下成血,血滴苏云尸身,立化为灰。
“血泪溶魂术?”异修老儿大惊,正当他准备夺回苏云的灵魂时,剧烈的爆炸声再次响起。胡万的声音急躁地传来,“老东西,你快点,这些人太厉害了!”
异修老儿不再犹豫,哼了一声,“即使是血泪溶魂,我也会把你们全部炼化的,想要保护她?做梦吧!”
更多的法器纷纷被强制打入叶秋的体内,而他却丝毫没有反抗的能力。随着法器遍布他身体上下,快要撑爆叶秋的肉体时,无尽犹如海潮一般的灵魂涌了进来。一进入叶秋体内的灵魂,顿时犹如燃烧剂一般被异修老儿点燃,焚烧着叶秋体内的法器。
“啊……!”无边痛苦的尖啸声在叶秋的心头不断地响起,几乎让叶秋神智崩溃。不过,显然也已经无暇去顾忌那些焚烧着的灵魂,甚至顾及不了自己的肉体,他精心保护着因血泪而潜入自己体内的苏云的灵魂。那弱小的灵魂躲在胸前的黑影玄阵内,躲避着灵魂业火的焚灼!
生化終結者 李小梨
胡万已经进入炼丹室,狐天尾和独夜行等人见到异修老儿依旧在炼器,不由停下攻击,阻止更多的人进来。于是一场混战再次上演。
异修老儿明显变的急躁起来,脸色也非常难看。收集的灵魂不断飞入叶秋的身体,熊熊燃烧着的业火似乎快要破出叶秋体外。
“既然这样,就别怪我无情。”大多数的法器已经在业火的焚炼下化为溶液,流动在叶秋的经脉之中。只是,那最精华的灵魂,完整的苏云和蓝英的灵魂,却依然未找到。
無盡神功 靈隱狐
“你要做什么?”胡万似乎预感到异修老儿的做法。
“连他的灵魂也一起炼掉!”
异修老儿的话刚说完,就见他一连抛出十几个装满灵魂的玻璃瓶,砸在叶秋的身体上。顿时无边的黑幕把叶秋团团包围住,不见任何动静。
所有人都停了下来,看着笼罩在黑幕中的叶秋,静待变化。
“不对啊!”异修老儿看着不散的黑幕道,“为什么会不散呢?为什么我的神念竟然探不进黑幕内?难道九曲星要机已经炼成?”
異現場調查科
只有神器出世,强大的神威才能阻止他神念的探入。所有人紧张地看着黑幕中的叶秋,可是众人都不明白,为何神器出世前,竟然一点征兆和反应都没有呢?
“哈哈……!”一声绝对突兀的笑声在黑幕中传说,紧接着,强烈巨大的爆炸猛然爆发,整个山洞在爆炸的威力下,摇摇欲塌!但是所有人都不愿离开,他们可不希望,在这最后时刻放弃!
黑幕如纸般破裂,黑纸后走出**全身的一人。此人面色红润,须发皆无。手中拿着一泛着光芒看不见形状的法器。法器上传来强大的威力,定然是神器等级的!
“九曲星要机!”伴随着异修者的一声大喝,所有人沸腾了,完全不顾危险一窝蜂地冲了上去。
那**人对来人视若无物,手中法器一挥,带起炫目的光芒。只见强光一闪,攻击的人都莫名其妙地消失的无影无踪!
“你们不是他的对手,那是九曲星要机!快,打开地狱之门!快!”异修老儿脸现恐慌之色,焦急地吼道。
此人正是叶秋,法器炼制最后关头,肉身渐渐毁灭。藏于黑影玄阵内的灵魂也岌岌可危。关键时刻,叶秋无法,只得以自己的灵魂,满足神器炼制的需可。谁知,正是自己牺牲的那一部分灵魂,使得神器破丹而出,而他也奇怪地与神器建立神念上的练习。
叶秋心中充满了复仇的怨念,虽然苏云的灵魂已经完整,但强烈的业火焚烧,再次让她的灵魂残次不全。所以他必须抓住异修者,逼使他救回苏云。
神器的威力的确是惊天动地的,叶秋竟然凭借真元,重塑形体。当然,这个形体是虚幻的,坚持不了太久。而那异修老儿,竟然要打开地狱之门,以企图阻止叶秋。
叶秋大怒,携神器直追异修老儿和胡万。众多的修行者以为叶秋要逃,哪里愿意放开。不过在神器的怒威下,很快消失无踪。
狐天尾见情势不对,领着众族众随着异修老儿撤走,独夜行也一时不明就里,看着威力强大的神器,他也心有余而力不足,仓皇逃离。
神器虽然强大,但叶秋一无真身,二灵魂残缺,受伤很重。但周围的修行者数不胜数,难以短时间内消灭全部。
强行退化一支手臂的能力,九曲星要机神威大法,瞬时扫除面前的所有障碍。洞府似受不了这样大的冲击,轰隆隆就要塌陷。
叶秋率先冲了出去,回身一劈,立即把洞府封闭,众多的修行者一时半会,是别想从里面出来了。
外面的修行者一愕,不明白这陌生的如同杀神一般的人物是谁。但叶秋显然没有他们思考的时间,迅速向异修者追去。
山的另一边,阴暗灰森,布满了无数的玄阵。玄阵互相配合制约,在异修者的咒语下,已经缓缓发动。强大的黑暗气息从地面渗透出来,让纯真元虚体的叶秋都不由打了个寒颤。
这里难道就是地狱之门的发动地?
叶秋不敢迟疑,迅速向玄阵中央奔去。谁知奇怪的,玄阵竟然没有给他任何阻碍,很快地,他就出现在玄阵中央。与刚才不同,这次玄阵的中央,只有异修老儿,胡万,狐天尾,独夜行等少数几人。
异修老儿见叶秋追来,丝毫没有惊慌,反而坦然地道,“我知道你控制了九曲星要机,这丝毫不意外。我也知道你想要那女子重生,没有问题。不过在这里世界,重生她几乎不可能!所以,我希望你可以用九曲星要机,打开这个地狱之门。我保证,我一定救活她!”
叶秋顺着异修老儿的手势看去,只见中央位置,果然一个深不见底幽黑缓缓旋转着的时空门。
貪財棄婦:地主娘親要招夫 千尊笑
“一定?如何相信你?”
“随便你!九曲星要机威力的确很大,但是有时效性。它的神威,最大的价值就在于打开这个时空门,连接起另一个世界。当然,这个时空门是永久双向性还是暂时单向性,就不得而知了。”
“你在跟我讲条件吗?”叶秋对于那什么地狱之门丝毫不感兴趣。
“时间只有半个时辰了,如果再不打开,恐怕一下子机会就不知何时了!”
异修者的这句话,可让其他人着急了。只有打开时空之门,才能有去极地大陆的机会。而谁先去极地大陆,就代表有先得大量法器神物的机会。独夜行和胡万几乎同时向叶秋扑来,狐天尾也不甘落后。
叶秋虽然有了神器相助,但哪是三位接近天道高手的对手。不一会,战斗就陷入僵持阶段,虽然三人并不像叶秋那般狼狈,但也在神器的攻击下受伤不轻。叶秋似乎不怎么熟悉神器的使用方法,使得三人占了便宜!
就在此时,只见异修者又念了一段咒语,叶秋手中的神器竟然凭空飞到异修者手上,这让所有人都惊住了。
“不要奇怪,我也想看看那极地大陆,到底有何宝物!”异修者得意地把九曲星要机投入时空门之中。
“不要!”叶秋疯狂地大吼,因为苏云的所有灵魂,还全部在那九曲星要机之中。他疯了一般地扑向时空之门,企图夺回九曲星要机。
异修老儿嘿嘿一笑,准备一掌把叶秋劈死在失控门外。在此关键时刻,他可不想叶秋坏了时空门的正常启动。
一个人影飞闪,挡在了叶秋的背后。异修老儿一掌的劲力几乎全部击打在她的身体上。
“莫灵!”莫灵的灵身被击中,掉入地狱时空门中。叶秋只来得及大喊一声,也投身时空门内。
“不好,他竟然还是纯灵体的存在!”异修老儿没有想到叶秋竟然也掉入时空门中,看着变化越来越诡异的时空门,他大急。快速念动咒语,脱离肉身,元魂出窍。肉身和元魂齐齐投入时空门中。投身之前,还留下一句话,“时空门就要关闭了!”
其它三人哪里还去等待时空秩序的稳定,争先恐后地也投身进时空之门内。只是不巧的是,当他们三人的肉身还未完全消失时,运转的时空之门突然停顿,硬生生把他们的肉身卡住,灵魂剥离!
所有的玄阵全部消失,纷扰的世界逐渐安静下来。几个在时空之门紊乱时蹿出的魔兽,也迅速消失在无生沼泽内。
许多其它的修行者找遍所有地域,也没有发现什么怪异的现象,不得不放弃对此地的探查。
而那时空门的地方,站着一名少女,正是独一一。看着已经化为青石的父亲和其它二人,泣然无声。
而远在无生沼泽另一端,灵石山上,蓝英的坟茔处,逐渐地长出另一颗怪异的青松。
刻骨危情:先生太撩人 南歸天下
荒诞的开局,伴随着这神秘的突然消失,一个看似惊天的阴谋,在众人不解的疑惑中,永远地掩埋在这青石之下。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