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都市言情小說 無敵從老婆重生開始 txt-第388章 兇殘的雌性兩腳獸相伴

無敵從老婆重生開始
小說推薦無敵從老婆重生開始无敌从老婆重生开始
388
正午时分,海面之上凉风习习。
滕梓楽身着一袭绿色长裙,踩着一叶扁舟,慢慢悠悠的朝着浩瀚的妖族大军驶去,在所有人看来,此时的她几乎与这蔚蓝色的大海融为了一体。
捡到王 舞凌盟主
妖族那一面。
“太子殿下,两脚兽竟派了一个雌性两脚兽出战!”
一只大龙虾从水下浮出,对身旁一个人身鱼尾,一头湛蓝色长发的男子说道。
这男子正是镜灵听的二哥,东海妖族二太子镜如年。
东海妖族登陆,屠杀大御八千里江南,背后主持者便是镜如年。
“闭嘴,本太子不瞎。”
镜如年横了一眼他身旁的龙虾,哼哼唧唧道:“你去,将那雌性两脚兽拿下,给本太子暖床!”
“诺!”
貓 老師
大龙虾闻言,欢脱道:“那群两脚兽还以为咱们妖族会对雌性怜香惜玉,殊不知两脚兽在咱们妖族眼里都一个样子!”
啪!
他的话音刚落,脑袋上便重重挨了一下,镜如年瞪眼道:“在你们虾族一样!在我皇族眼中,雌性两脚兽如花似玉,我见犹怜!”
“别再叽叽歪歪,没完没了,快去把那雌性两脚兽抓来!”
镜如年的眼睛都要掉到滕梓楽的身上,他一边擦着口水,一边说道:“若是本太子没有看错的话,那雌性两脚兽是这一代滕王滕琛的女儿滕梓楽!”
“可是一头有身份的雌性两脚兽!”
此时,滕梓楽并未掩盖真容,她早就忘了这茬子,也无所谓了。
“是是是!”
大龙虾当即带领手下一大群龙虾,张牙舞爪的就冲了过来。
“哈哈哈哈!愚蠢的两脚兽,真的以为我妖族会遵从你们那套战争的规矩,和你们一对一?”
“我们妖族能一群打你一个,绝对不会十个打你一个的!”
“小的们,活捉两脚兽!”
大龙虾挥舞着两只硕大的钳子,兴冲冲的就冲了过来。
“龙虾?”
正在慢慢调配毒药的滕梓楽突然看到一大群龙虾冲过来,两只眼睛顿时就亮了。
“不行不行,这种毒药会把龙虾也变成毒物的……得用麻药!”
滕梓楽一阵手忙脚乱,一边擦着口水,一边重新调配麻药:“以前怎么没觉得龙虾好吃……唔,是颂拓大厨做的好吃!”
“颂拓大厨调配出来的灵魂蘸料,和龙虾简直是绝配!”
“好了!”
在那群大龙虾冲过来的前一刻,滕梓楽终于调配出了一罐子麻药,一股脑的倒进海里。。
咕咕咕!
下一刻,方圆里许之内的海水陡然间沸腾起来。
刚刚冲过来的那一群大约一百只大龙虾,突然间就不动了,身体慢慢的停下来,一个一个目光呆滞,肚皮朝上的飘在海上。
滕梓楽笑的牙齿都要掉下来,她从船上找了一根绳,把这些足有一人高下的龙虾,一个一个的绑在一起,串成一串。
“她,她在干嘛?”
刚刚恢复语言和行动能力的雷冲霄,看着海面上的滕梓楽,呆呆的问道。
“抓龙虾啊。”
颂拓眉开眼笑道:“这小妮子还有点眼力,知道这些龙虾全身上下都是宝,没用毒药毒死它们!”
雷冲霄蹲在地上,继续怀疑人生。
“厨子,准备架锅……吃龙虾!”
江沉也哈哈大笑道:“差点忘了,这大海上全是最新鲜的海鲜,一会本侯爷要宴请全军!”
雷冲霄无语望天。
这是在行军打仗,这群家伙竟然还准备开吃了?
不过看着那足有一人大小的龙虾,雷冲霄也悄悄吞了一口口水……这种龙虾只有在归墟妖国附近才会出现,近海是没有的。
就算是偶尔能遇到,也很难奈何对方……大海永远是他们的主场,而且这种龙虾的甲壳坚硬无比,普通武者根本就难以破防。
此时,看着那个人畜无害的小姑娘,一把麻药全部麻翻,雷冲霄也有一种头皮发麻的感觉。
“雷将军。”
突然间,霍天擘来到雷冲霄的身旁,拍了拍他的肩膀。
雷冲霄冷不丁打了一个激灵,他先后被陆文彬和敖神火拍了肩膀,都已经留下阴影了。
“啊!”
雷冲霄下意识的应了一声。
“你可还记得,一年前,侯爷是如何击溃东海妖族登陆的吗?”
霍天擘笑眯眯的说道。
“怎,怎么击溃的?”
雷冲霄的脑袋有些反应过来,现在的他早就把一切功劳都归结到逍遥王身上了……逍遥王英明神武,哪怕是身受重伤也运筹帷幄,隔空化解了那一场大劫。
“吃的。”
那个时候霍天擘虽然早已逃之夭夭,但他跟在江沉身边这么久,早就把江沉的事迹摸的一清二楚。
“一通海鲜大餐,让整个滕王城狂欢了半个月,也将东海妖族大军的军心彻底吃崩溃了。”
“现在……侯爷不是在做同样的事情?”
“壮志饥餐妖族肉……方是我辈该做的事情。”
“一会雷将军只管带人吃就是……这汪.洋大海之上,海鲜无穷无尽,不用担心吃不完。”
焚 天
说话之间,霍天擘扫了一眼手舞足蹈,咋咋呼呼的厨子。
厨子的手艺真的是一绝,这一次他们又有口福了。
雷冲霄的脑袋还是晕乎乎的。
“大胆两脚兽,放下龙虾将军!”
就在这时,海面之上传来一声大喝,一头巨大的八爪鱼从海底之下钻了出来,无数条巨大的触手挥舞着,朝着滕梓楽那支小船卷了过来。
“咦!好丑八爪鱼,但我喜欢吃厨子做的章鱼小丸子!”
滕梓楽的眼睛一亮,她又洒了一把麻药,于是那只一根触手就有十几丈长的大章鱼,身体一硬,便从浮在海面上,同样被滕梓楽拿一根小绳子榜上,慢慢悠悠的往回拖。
“好凶残的雌性两脚兽!”
镜如年的脸色一沉,他开口喝道:“抓住她,别让她跑了!”
瞬间,整片海域都开始躁动。
“海里有毒,我来解毒。”
一头无色透明的水母,身上散发着一道道梦幻一般的光晕,它的身躯轻轻一动,那在海水中不断扩散的麻药,就消散的无影无踪。
“咦?这只从未见过的海妖竟然能解我的毒?”
蓦地,滕梓楽的眼睛一亮,道:“若是我能毒死你的话,岂不是也能毒死江沉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