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3p42火熱都市异能 逢春 txt-第271章 給力的更夫看書-28qnn

逢春
小說推薦逢春
见来宝两眼发直,陆玄皱眉:“愣着干什么,快去。”
“哦,小的这就去。”问清楚尸体是怎么回事,来宝一路跑去刑部衙门外,挑个了能遮掩身形的地方坐下。
全能武神 鬼神笑
【领现金红包】看书即可领现金!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金/点币等你拿!
衙门口的地面上静静搁着一副架子,借着尚未熄灭的灯笼散发的微弱光线能看到白布下的人形起伏。
撒旦總裁:前妻,我要妳
凉风阵阵,来宝抱着胳膊叹了口气。
这一夜可不好熬啊。
咚——咚!咚!
一快两慢的打更声从远处传来。
三更天已是夜深人静了。
来宝用手支着脑袋,目不转睛盯着衙门口与困意作着斗争。
时间缓缓流逝,并没有猫猫狗狗跑来捣乱。
等到五声锣鸣隐隐约约传来,来宝松了口气。
五更一过,人们很快就要起来做事,等刑部衙门一开,守门的瞧见外边地上的尸体,他的任务就完成了。
这一晚可真不容易啊——来宝伸了伸懒腰。
天还是黑的,那些屋檐下挂着的灯笼早已熄了,有光亮冲破黑暗越来越近,同时伴随着脚步声。
来宝困意顿失,盯着那个方向。
最显眼的是散发着橘光的灯笼,然后是提着灯笼的人。
看清来人打扮与手上提的铜锣,原来是更夫完成了一夜差事,准备回家了。
大中南 铁怎练
来宝盯着更夫越走越近,越走越近……
更夫突然停了下来。
他自然没有发现躲在暗处的来宝,而是看到了刑部衙门外的地上放着的架子。
那是什么?
更夫犹豫了一下。
凭经验,不是好事。
鬼节那天他遇到一群人,结果引出天大的热闹看。
七月还没过去呢,可恨与他搭档的那家伙今夜又请假了,怎么一遇到状况就是他一个人?
到底过不过去看看呢?
更夫踟躇着
职责所在,他还是决定过去瞧一眼。
只瞧一眼他就回家。
更夫一手提灯,一手提锣,慢慢靠过去。
藏在暗处把一切尽收眼底的小伙计也犹豫着。
到底是阻止,还是不阻止呢?
想了又想,来宝决定静观其变。
公子的用意是让人顺利发现尸体,且不把事情瞒下来,他觉得更夫发现尸体和守门衙役发现尸体都可以。
明处的更夫与暗处的小伙计都决定先看看再说。
更夫走了过去,看到白布下的轮廓手一抖,灯光乱晃。
这,这是死人吧?
更夫抬头看了看大门。
是刑部衙门没错。
怎么会把死人放衙门口呢?
好奇与恐惧似乎总是紧密相连,更夫都没明白自己在想什么,手已经不受控制伸出去掀开了白布一角。
一张黑青的脸骤然闯入视线。
抗戰傳奇之精英計劃 普渡
更夫把灯笼一甩,死命敲响铜锣:“快来人啊,有人死在刑部衙门口了——”
急促的锣声很快惊动了熟睡中的人们。
躲在暗处的来宝眨眨眼。
他错了,不是更夫与守门衙役发现尸体都一样。
快穿女配游戏 纪暮流歌
这更夫是个人才啊,铜锣敲得真响,比他这练过的力气还大。
各家亮起灯火,陆陆续续传来开门声,而开门动静最大的就是刑部衙门。
守门衙役一副没睡醒的样子,站在门口没好气骂:“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咚!咚!咚!
更夫还没平静下来,被官府的人一吼,下意识猛敲铜锣。
守门衙役黑着脸骂骂咧咧,目光扫到地上,一下子僵住。
他盯了白布一瞬,走过去掀开一角。
守门衙役就没更夫那么胆大了,啊一声叫,一屁股跌坐在地。
瞧着守门衙役这反应,更夫不敲锣了,好心问道:“差爷没事吧?”
守门衙役爬起来,指着地上问:“这是怎么回事儿?”
更夫一脸无辜:“不知道啊,我打完更往家走,看到这里放着个盖白布的架子觉得古怪就过来看看,没想到是个死人!”
这时被锣声惊醒的人们提着灯围过来,指着地上架子议论纷纷。
“真有死人啊,还是在衙门口。”
“这样的情况一般是有冤情啊!”
“没错没错,不然谁家不是入土为安,怎么会放到刑部衙门口来。”
“奇怪了,怎么不放去顺天府衙门口呢?”
“这还用说,肯定是离这里近呗。”
守门衙役听到这种理由,嘴都气歪了。
又扫了蒙着尸体的白布一眼,守门衙役对更夫道:“你在这里看着,别让人乱动!”
围观百姓暗暗撇嘴。
他们当然只是看看,谁会去碰尸体啊。
正好林啸白日事情没做完,干脆歇在了衙门,守门衙役直接找他去了。
“什么事?”门打开,走出身姿颀长的青年。
“大人,衙门口摆了一具尸体。”
林啸一听大步往外走去。
衙门外,赶来看热闹的人更多了,明明天还没亮,被那些灯笼照得犹如白昼。
看到林啸走出来,不少人激动道:“林大人来了!”
查案认真负责的林啸在京城百姓中颇有一些名气。
“各位散开一点。”林啸走至架子前,俯身掀开白布看了看。
白布下的尸体令他诧异扬眉:是个出家人。
这是林啸第一眼就确定的事。
身体发肤受之父母,在大魏只有出家人才会剃发。
而随着他检查尸体,围观百姓也发现了这个情况。
“是出家人啊!”
有胆大的举灯往前凑了凑,发出惊呼:“是个尼僧!”
林啸抬头看了一眼天色。
这个时候各府需要参朝的官员开始起床洗漱往皇城去了,刑部尚书与侍郎自然不例外,想要禀报情况就要等散朝。
“是谁发现的尸体?”
守门衙役指着更夫道:“更夫发现的。你快把情况给我们林大人仔细讲清楚。”
更夫挠了挠头:“没办法仔细啊,小民打完更路过这里发现了尸体,就敲锣了。”
林啸皱眉。
讯息太少了。
“没看到别人吗?”守门衙役问。
更夫摇头:“没有。”
林啸抹了一把架子上的露水,淡淡道:“确实不可能看到,尸体放在这里有一段时间了。”
他盯着那张虽然可怖却不掩秀美的面庞,心头一动。
近来说到尼僧,就不得不想到梅花庵,而据他所知,与死者年龄仿佛又被世人所知的尼僧有一个:因与吴王私通下了顺天府大牢的尼僧静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