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22dv火熱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大家都要宰了我討論-432果然霸氣相伴-8thry

f22dv火熱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大家都要宰了我討論-432果然霸氣相伴-8thry

大家都要宰了我
小說推薦大家都要宰了我
众所周知,在地面搏斗中,骑乘位是个相当经典的优势体位,在柔术比赛中甚至可以直接以此得分。
当然,优势位并不意味着绞杀完成,比试仍在继续。只是王衡低头一看,就发现情况有点奇怪了。
只见叶寻轻闭着眼睛,小嘴微张,整个人似乎都晕了过去。
王衡仔细回忆了一下,刚才两人摔倒的时候,这丫头是不是撞到后脑勺了?但是以擂台的硬度,就算是磕碰到了后脑勺,应该也不至于昏过去吧?
就在这时,叶寻突然睁开眼,胯部猛地一挺,便是个起桥的动作。
对于骑在她身上的王衡而言,感觉就像是骑着一匹烈马,而且那匹马突然跳了起来。于是,没有心理准备的王衡自然难以保持平衡,整个人往前趴了下去。
紧接着,叶寻扒开压在自己身上的腿,反过来扑在王衡的身上。
这短短的刹那间,已然足够让王衡明白——叶寻当然没有摔晕,只是在演,等他上当轻敌以后再反击。既然如此,那当然不能让她的反击落实。
王衡对于柔术确实没太深的了解,除了裸绞、十字固这样的最经典的以外,也没练过别的姿势。但至少有一点他很清楚,那就是既然已经陷入地面格斗,自然不能让对手把动作做出来。
那么,用什么办法能阻止叶寻的绞杀呢?
王衡果断抱住了叶寻。
这不仅是双臂的怀抱,就连他的双腿,都紧紧缠住了叶寻的大腿。他整个人宛如一只八爪鱼,在少女的身上扣地死死的,扣都扣不下来。
叶寻挣扎了一下,发现确实没办法。
如果是正式比赛,这种时候裁判就该叫停,让陷入僵局的双方选手分开,比赛再继续。
叶寻本来也想这么说,但转念之间,她却闭上了嘴巴。
而且,她也抱住了王衡——虽然双腿被挡着没法缠上去,不过双手还是抱紧了他的腰和背。
两人的脸,都搁在彼此的肩上,便看不到对方的表情。
于是叶寻毫不掩饰地露出了微笑。
这一下,抱得可真紧呢……
虽然这一回合是没法致胜了,但今晚的愿望本来也并非胜利,不是么?
此时,武馆里很安静。
外面的汽车驶过的声音,透过关闭的玻璃窗,变得隐隐约约,听不分明。于是两人的呼吸声,便格外明显。
两人紧紧抱在一起,可以听到对方的呼吸声,甚至还有脉搏的节奏。
或许是刚才的剧烈运动影响,呼吸和脉搏都有些急促。只是,在这个做不出任何动作的间歇期,两人的呼吸和脉搏并没有恢复舒缓,反倒更加急促了。
不知过了多久,王衡终于出声了:“咱们是不是该分开啊?”
叶寻嬉笑道:“反正又没有裁判,那就不分开咯。我可是不放心呢。”
王衡:“不放心?为什么啊?”
叶寻:“刚才我使了诈,才骗你放松警惕的。我们现在要是分开,我担心你也突然袭击我……”
王衡吐槽道:“你也知道那是使诈啊?喂喂喂,怎么一点羞愧的感觉都没有?”
叶寻:“为什么要羞愧?智力也是实力的一部分。而且……”
王衡:“而且怎么了?”
叶寻没在笑了,语气也突然认真了起来:“这样你就知道,我是认真的。如果必要的话,我也能放下脸面。”
王衡:“……”
他意识到,叶寻刚才的这话,似乎又擦着了表白的边。或许只是因为现在还没到高考,不想在这种时候太过分心,所以女孩才压抑着自己的感情,没有真的表白吧?
那么,该怎样回应呢?
现阶段的战略是要刷好感度,而且是稳步提升的那种,不能留下太多隐患。所以,下一句该怎么说呢?
而叶寻安静了几秒钟,终于忍不住问道:“你在想什么啊?”
王衡低声道:“我在想,等你高考以后,给你安排什么职位。”
叶寻笑了起来,语气却故作冷静:“王老板想到适合我的岗位了吗?”
王衡:“不知道啊,毕竟你没上过大学,貌似就只有……等等,你的英语很好啊。可以给我当翻译。”
叶寻问道:“你的公司已经开始做海外贸易了吗?还需要翻译?”
王衡:“目前还没有,但未来有这个计划。而且为了给我的研究所招揽人才,可能也需要找些国外的科学家。那就更需要翻译了。”
“研究所啊……”叶寻忽然好奇了起来,“你到底想研究出什么东西呢?”
王衡:“人工智能。”
就这样,两人开始聊了起来,而且是紧紧抱着对方的状态。至于这场本应继续下去的格斗,似乎就这样被忽视了。
————
夜里十一点多,路琪给韩奕萱打去一通视频电话。
双方的画面亮起,路琪立刻便问道:“王衡不在你那里?”
韩奕萱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他去了哪。”
路琪:“那个脚本,我已经发给你了,你没用上么?”
韩奕萱:“用上了,所以我也知道,王衡一个小时之前出了门。”
路琪眯了眯眼:“我还以为,你会比我先忍不住呢……”
韩奕萱冷静答道:“我的耐心一向很好。”
话音落下,两人都沉默了一会。
路琪忽然又问:“如果他彻夜未归,你会怎么办?”
韩奕萱依旧冷静:“在哪里睡觉时他的自由,我又没有和他结婚,当然管不着。”
路琪笑了一下,只是笑容有些冷:“说实话,我现在真的有点怀疑,他是不是藏在你那里……
韩奕萱坦然道:“我现在就可以到你家去,跟你一起过夜。这样的话,我们俩都完全没有嫌疑了吧?”
路琪缓缓地摇了摇头:“不必了,我相信你不会那么鲁莽。如果想要做什么,你肯定会选在不那么显眼的白天。”
韩奕萱:“是啊,就跟路姐你一样。”
路琪停顿了一下,又道:“他也知道这一点,所以为了不引起我们的担心,他应该也不会彻夜不归。”
韩奕萱耸了耸肩:“所以,我们就等着呗,等到明天再试探。”
路琪冷笑道:“何必那么心机?我待会直接打电话问他。”
韩奕萱愣了一下,然后由衷地感叹道:“路姐,果然霸气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