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x939都市言情 大國名廚-第904章 守株待兔!閲讀-o4gxh

zx939都市言情 大國名廚-第904章 守株待兔!閲讀-o4gxh

大國名廚
小說推薦大國名廚
银色的面包车在拐口处消失,窦莉半晌才反应过来,口中惊呼,“抢孩子,有人抢孩子!”
面包车后排,男子控制住了女孩,他的长相有点滑稽,长了一双对眼的。
他用绳子将女孩绑了起来,期待道:“老大,咱们任务成功之后,真的能拿到两百万吗?”
坐在驾驶座上的男子唇上和两腮都蓄满了胡须,“放心吧,敢不给钱,我就做了他们。”
“这小女孩还挺可爱的,等事成之后,真的要把她处理掉吗?”对眼男子有些心软。
胡须男子冷笑:“如果你心慈手软,趁早别干这一行。”
对眼男子鼻尖冒汗,急道:“我就是这么一说,这小女孩看过咱们的样子,肯定是留不得的。”
胡须男子沿着既定的路线行驶,这条路几乎没有红绿灯,所以可以将车速的提到最快,穿过一个岔道口的时候,从那边冲出来两辆黑色的老款捷达,将面包车夹在了中间。
对眼男子见情况不对,“咱们被盯上了啊!”
胡须男子表情变得凝重,猛踩一脚刹车,车速陡然飙升,冲破了在车辆的包夹,这时正前方突然冲出来一辆大型的货车,胡须男子大吃一惊,连忙点踩刹车,车轮在马路上拉了很长的刹车印,终于停了下来。
胡须男子朝对眼男子命令道:“对方是冲着小孩来的,我们拿小孩当人质!”
对眼男子额头上满是汗水,将女孩搂在怀里,用一把匕首抵住她脖颈的动脉。
从货车后备箱跳下来近二十人,将两人给团团围住。
于铁城从保安队伍里走出,沉声道:“放弃抵抗吧,现在束手就擒,你们还能留住性命,等到神枪手过来了,你们的下场只有死路一条。”
胡须男子表情复杂地变化很久,冲着对眼男子,无奈吩咐道:“罢了,认栽吧!”
对眼男子将女孩放下,然后趴在地面,于铁城做了个手势,几名保安将人给控制住,于铁城走到两人面前,道:“想要获得宽大处理,就得实话实说。谁指使你们绑架她的。”
胡须男子叹了口气,“老板是个老外,我不知道他的名字,他有一个手下姓齐,我们一直在跟他进行对接。”
于铁城心下大定,“等警察到了,你也这么说。”
胡须男子惊讶道:“你们不是警察?”
于铁城淡淡道:“谁说我们是警察了?”
胡须男子和对眼男子面面相觑,这是什么情况,原本以为对面这么大的阵势是警察的呢,没想到根本不是警察,有种被狠狠欺骗的感觉!
于铁城也没想到这两人会如此猖狂,直接在幼儿园门口动手抢孩子,所以反应有点延迟,以至于徐复的女儿吃了点苦头,见小女孩除了一些皮外伤,于铁城暗自放心,“宝贝,别哭,别怕,我们是你爸爸的朋友,我们这就去找你的妈妈。”
徐复的女儿听说是父亲的朋友,情绪稳定下来,“我可以看到爸爸吗?”
于铁城从手下手里拿了纸巾,帮女孩擦拭脸上的泪珠,“嗯,晚点你爸爸就可以回家了。”
……
齐任再次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一辆车内,眼睛上的布条被摘了,手上和脚上的绳索也被解开。
“我这是在哪儿?”
坐在自己身侧的男子,指着对面的派出所,淡淡道:“看到前面那地儿了,这是你的归宿,现在进去报案,将你和卡特的丑恶行为一五一十地交代出来,或许你还能争取到宽大处理。”
齐任仔细看着面前这张脸很年轻也很眼熟, 好像在哪里见过一般。
他眼睛一亮,终于想起来,陪卡特去见徐复的时候见过这个男人。
“你们不是卡特的竞争对手,是徐复的朋友?”
“没错。你的脑子看来没被打坏。”乔智从手机调出照片,递给齐任,“你看看这两个人,是不是觉得很眼熟。”
齐任目瞪口呆,“他们……”
“这两人从幼儿园绑架小女孩,被‘热心肠的路人’联手给拦了下来。他们说,你和卡特是背后指使他的真凶。”乔智叹了口气,“差点忘记告诉你,现在是下午五点,你昏迷的时间有些长,在你做梦的时候,发生了很多事情。”
齐任竟有些无言以对。
他意识到自己被骗了,对方从自己口中得知很多线索,因此有了安排和不部署,轻而易举地破坏了卡特的阴谋。
“你们抓了我也没用,卡特肯定已经在飞机上了。”齐任嘲讽道。
乔智摇头笑道:“今天燕京的交通特别不好,发生了多起交通事故,所以卡特很不幸地没能顺利赶上航班,这个时间点,应该已经有警察接到举报,去请他喝咖啡了。”
齐任红着眼睛,怒道:“卑鄙无耻!你们不仅骗了我,还利用了我。”
乔智一拳砸在他的下巴上,齐任差点又被打晕过去。
“就你这吃里扒外的狗东西,竟然还敢说别人卑鄙无耻。像你这种人数典忘祖,看到老外就下跪,靠着出卖老祖宗传承,发不义之财的人间渣滓,就应该被千刀万剐。”
坐在前排副驾驶座上的唐骑,还是第一次看到乔智会如此充满戾气,既感觉痛快,又对乔智刮目相看。
很多人觉得乔智太沉稳,身上没有年轻人的朝气,其实那是错误的,乔智只是将自己的血性隐藏得很深,不轻易爆发出来而已。
齐任被乔智一脚蹬出了车子,他坐在地上犹豫片刻,缓缓站起身,朝警局门口走去。
他知道卡特是完蛋了,这一刻自己主动自首,坦白从宽,或者还能减轻罪名。
……
卡特在房间里与自己的下家发生了激励的争吵,他希望下家能够延期交货,但下家并不同意这个安排,并且要求卡特支付违约金,否则,将会将卡特告上法庭
“混蛋!恶心的吸血鬼!”
卡特发现沟通无效,用力扔掉了手机,如同狮子一样到处乱走。
手下在旁边看得噤若寒蝉,现在这个阶段的卡特,就是一个在疯子,谁也不要惹他。
门铃声响起,手下过去打开门,一群穿着制服的警察从外面走入,与卡特说道:“我们是燕京刑警队的警察,现在怀疑你与一起绑架案有关,请跟我们走一趟!”
卡特莫名其妙地望着警察,露出惊愕之色,“你们搞错了吧,我是个奉公守法的人。”
警察道:“刚才在金太阳幼儿园发生了一起绑架案,那两个绑匪指控,你是这起绑架案的幕后指使者。”
卡特愕然,计划就这么失败了?
怎么会这样,按照道理来说,应该一切都在掌控之中,到底哪儿做错了。
先是损失了两百万,紧接着又涉嫌绑架,卡特觉得糟糕透了!
警察给卡特戴上了手铐,将他押上了警车。
他的手下因为是从犯,也一起被带走。
抵达警局之后,卡特在审讯室里听到了录音。
先是齐任交代了整个事情的始末,包括设计陷害徐复“鉴定评估造假”一事,以及安排人绑架他女儿作为要挟。
随后是两个绑匪的供词,包括卡特是如何安排齐任跟他们接触的,预付金给了多少,是什么账号打过来的,甚至包括等事情结束之后,让他俩处理掉那个女孩……
审讯的警察听着录音,面色变得很难看,眼前的外国男人怎么看怎么恶心。
卡特见证据确凿,也不辩驳,他冷笑强调,“我是外国公民,你们没有权力限制我的人生自由。”
警察冷笑道:“尽管你是外国公民,但在华夏的土地上涉嫌违法,就得按照华夏的法律追责。”
卡特沉声道:“德国领事馆会帮助我的。”
警察重重地拍了一下桌面,“你别做梦了,认清现实吧!”
……
徐复迈着略显蹒跚的步伐走出了拘留所,门口停着一辆奔驰车,车牌号很熟悉,是老朋友卓航的座驾。
卓航等徐复出现之后,走过去搂了一下他的肩膀,“恭喜你出来了。”
徐复感激地说道:“谢谢老卓,如果不是你竭力帮我奔走,我恐怕要在里面呆一辈子了。”
卓航微微一笑,“你谢错人了。这次出力最多的人是唐骑和乔智,他们鞍前马后做了很多事情。”
“唐骑和乔智?”徐复错愕地望着卓航。
“是啊,你欠了他们一个大人情啊。”卓航开玩笑道,“你想要报答他们也很简单,我们把瓷计划做起来,争取将华夏瓷器和欧洲瓷器一样,打造成为奢侈品。”
徐复表情异常严肃,重重点头,“没问题。”
卓航将徐复送到了小区门口,窦莉接到电话,早就在楼下等候多时,她怀里抱着女儿,见徐复从车内走出,顿时,眼眸就湿润了。
女儿迈着可爱的步伐蹦跳着扑入徐复的怀中,徐复温柔地拍了拍女儿的小脸。
女儿咯咯地开心笑道:“爸爸,你的朋友们没有说谎,说你今晚会回来,就一定会回来。”
徐复将卓航事先准备好的玩具递给女儿,“这是爸爸出差给你带回来的玩具。”
女儿高兴地捂住了嘴巴,然后用力地在徐复面颊上吧唧了一口。
望着女儿满脸童真,徐复发自肺腑地感叹,自由原来这么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