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d9b精品都市小說 青春流火 線上看-第539章 危險就在身邊讀書-98k3l

青春流火
小說推薦青春流火
许晖此刻没有愤怒,更没有发脾气,反复琢磨着魏少辉刚才疯疯癫癫的话,越琢磨越感觉话里藏着重要的信息,可一时半会想不透,但最刺激许晖的是‘会有第三个’这五个字。
鬼新娘
魏少辉不是乌鸦嘴却胜似乌鸦嘴,看着不着调,实际很有预见性,底气自然来源于他自己的信息渠道,反复强调‘第三个’,一定预示着还有祸事发生。
崇祯封神
为什么又说起读书人?书读多了会自以为是?难道高中毕业的水平也算书读多了?显然不是,那么读书人指的是谁?
许晖想的脑袋发胀也没办法搞清楚魏少辉打的什么字谜?
極品重生
“刚才魏总好像不高兴?”房门被推开,门缝处探出了个脑袋,正是唐老板,他显然被刚才屋子里的嚷嚷声给搞的心神不宁,不知道许晖为什么会跟魏少辉吵了起来。
这栋小二楼不怎么隔音,隔壁正常音量说话,虽然听不清楚讲什么,但嗡嗡的总能轻易入耳,嗓门若是再大点,那便什么也挡不住了,按照这么状况,老唐至少把刚才二人的吵吵听了个三四成。
“没啥,这厮今天有点不正经。”许晖想也没想就扔给了唐老板这么一句话,把老唐搞的更是一脸懵逼,啥时候许晖敢这般不将魏少辉放在眼里的?
“那个……没事儿吧?”唐老板不放心,虽然他不是很清楚许晖昨天的遭遇,但今天一来的这副惨样,也能说明不少问题,再加上刚才许晖又跟魏少辉吵架,他总觉得不对头。
最关键的是,魏少辉刚才过来,居然没到隔壁找他唐老板,这还是新公司成立以来头一回,老唐虽然不是趋炎附势之辈,但也感觉心里怪怪的,有点酸酸的味道。
“没事儿,放心好了,魏大少就是嘴痒,拿我开顿玩笑后,就舒服了。”许晖继续心不在焉着。
“那好,我让王惠去买饭,还是之前的荤素各两样,家里有点事儿,我就先回去了。”
许晖点点头,浑没在意唐老板离开,脑袋瓜已经进入了沉浸式的思考,他似乎隐隐约约的抓住了一点影子,但总是破不开话中的谜题。
虽然许晖很不情愿跟邵强一起分享这个谜语,但魏少辉的用意很明显,就是想借他的口告诉邵强某种信息,这种把戏魏少辉已经玩儿过不止一次了,可是他为什么?又凭什么?
將星星化作大雨 貓咪七兄弟
再不情愿,也是人命关天的事儿。
许晖取出手机,拨通了邵强的电话,“在忙?”
“有话快说,忙!”电话那头的邵强听起来火急火燎。
“魏少辉给猜个哑谜,我猜不出来?”
“什么意思?”
“他说……这个事情还有第三个。”
“第三个?你在丁家村等我。”邵强立刻意识到事情没那么简单,再忙也要抽出时间。
只用了二十分钟不到,邵强就出现在许晖面前。
“那个大少爷又玩儿什么玄虚?”
“讲了个哑谜,听起来怪怪的。”
听完了许晖的描述,邵强也陷入了沉思,‘第三个’显然是指可能又一条鲜活的生命将会像陈东和小叮当一样凋零,这一点毋庸置疑,但所谓‘读书人’就费解了,海了去的读书人到哪里去猜?
即便把范围缩小,与绑架案有关的读书人,似乎也少的可怜,石少秋勉强算一个,这厮至少在明面上是干古玩字画这个行当的,没点墨水玩儿不转,但显然不是书读太多、自以为是的那种。
建鑫这帮人,包括许晖、赵复在内,都不是什么读书人,更遑论早年就被通缉的毒贩子杨德荣,也即所谓的易洪?
再把范围缩小,邵强的目光瞄向了田乐,还有弘阳广场,不过立刻摇头,孟宪辉虽然不是个大老粗,但也谈不上读书人,他身边的那几个人,顾军行伍出身,李永胜早年城隍庙摆摊的,都特么的跟读书沾不上边,除非……
“‘上坟’?谐音是上文?”许晖突然跳起来喊了一声,顿时让陷入沉思迷雾的邵强一下子看到了一缕日光。
“上文,龚上文!他会成为第三个?”邵强错愕,他刚才想的是另一个人,但感觉不大可能,反倒是许晖这个思路,按照谐音的意思走,龚上文就显得很合适了。
龚上文是高才生,拥有硕士学历,学生时代还获过什么论文大奖,的的确确是读了很多书,而且读的小有成就。
邵强曾经细扒过龚上文的个人情况,此人不但书读的多,而且非常聪明,缺点是过于自负,因为少年时代丧母,性格上也有些偏激,本应该留在学校继续读他的书,做他的学问,可毕业后就早早的离开了母校。
先是分配到了省工艺品进出口公司,当研究员,后来下海创办公司,按孟宪辉自述,业务上是受了他的一点影响,为了以后合作,他还象征性的为龚上文的新公司投了点资。
但事实上并非这么简单,龚上文很早就跟孟宪辉认识,并且关系非同一般,而且跟他们那个圈子里的人也有交集,比如说齐卫东,就是源于龚上文的研究方向,考古与古玩鉴赏。
龚上文是个孝子,因为父亲常年生病,所以大学毕业回乡,他从未离开过西平,此番意外出差,然后久久不归,不符合常理,一定是存在猫腻的。
原本绑架案告一段落后,对于潜在的对手,或者是龚上文来说都有松口气的机会,可按照魏少辉的消息,难道龚上文已经悄悄潜回了西平?
傾國禍妃:千歲爺,哀家有喜 藍橋水月
否则在许晖被袭杀的这个节骨眼上,魏少辉不可能莫名其妙的跑上一趟猜谜说笑话,隐晦的让人无法接受,他应该是掐准了时间的。
如果谜题按照这个逻辑破开,思路便一下子顺畅了,龚上文成为第三个被灭口的对象其实在情理之中,因为陈东案展开,与枪击案并案的可能性极大,也就意味着矛头直指弘阳广场,指向了孟宪辉。
想到这里,邵强一下子跳了起来,都未来及跟许晖打招呼,就匆匆忙忙的冲了出去,时间极为紧迫,他需要证实一件事情。
许晖也不介意,甚至端起了桌上已经快凉了的盒饭,默默的吃了起来,他知道自己猜对了,但不知道邵强下一步的行动,大致方向应该是寻找龚上文,而且要抢时间,否则就迟了。
强迫自己吃了半盒饭,许晖就再也吃不下了,发现自己跌宕起伏的生活进入了光怪陆离的新阶段,种种匪夷所思的事情就发生在身边,多么荒诞?
帝心熙禩
从结识魏大少的幸运儿,到受害者,再从受害变成了双方势力博弈的筹码,还兼职成为重要信息的传话筒,意义何在?许晖不知道,但对他本人和建鑫造成了巨大的伤害是不争的事实,至始至终,他都是很无力的,但也同样非常愤怒。
那么,凭什么要救龚上文?良心上不安么?许晖不这么认为,他痛恨龚上文,仅次于易洪,或许他只是单纯的想知道事情的真相,直面真正的对手。
而魏少辉在这其中扮演了一个很奇怪的角色,一方面因为利益驱使,不断祸水东引,引向想要跟他抢食的那个人,另一方面又躲躲藏藏,不敢真正跳出来与邵强合作,他似乎很有顾忌,否则哪会这么曲折和莫名其妙。
许晖甚至可以想象,就算自己猜不出这道谜题,或者没有当传话筒将信息告知邵强,魏少辉既不会掉下一两肉,也不能拿他许晖怎么样。
大不了几天之后出现了第三个遇害的倒霉蛋,可能是龚上文,也可能是其他人,甚至有可能还是许晖自己。
或许,帮助邵强,也是帮助自己吧。
萌妻調教軍少
这个做法无论正确与否,很快就有了回应,晚上大概九点钟的样子,许晖收到了邵强的电话,告诉了他一条重要消息,龚上文早已秘密潜回西平,并且针对许晖的袭杀也有可能是他一手策划的。
既在意料之中,也有没想到的,不自觉中,许晖的眼前忽然出现了西山小楼的场景,在那间充满霉味的昏暗房间里,一个蒙着面的家伙就坐在他的对面。
冬水主藏
蒙面客言谈举止十分斯文,询问许晖任何问题,都像是在拉家常一样,整个过程,他就没有听到对方说过一个脏字。
中途,蒙面客还很自信的告诉许晖,他姓龚,让许晖有一种十分怪诞的感觉,他不是被绑架了,而是跟好朋友坐在一起聊天。
但这种感觉只是昙花一现,在这些斯文的背后,许晖体会出来的分明是一种森然的寒意。
一想到这个画面,许晖顿时就心惊肉跳,他没有问邵强具体细节,但很清楚,如果袭杀事件是龚上文一手策划,那么事情远未结束。
怪不得刚才挂电话前,邵强一再强调注意安全,看来危险始终就在身边,许晖不由自主的探出脑袋往外望去,那个昨天就来摆混沌摊的家伙居然不在了。
再回头,偌大的办公室就剩许晖一个人,甚至说整个小二楼也只剩下两个人,除了他之外,还有一个临时聘用的值班老头,但这老爷子一到晚上八点半就睡觉了,雷打不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