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m7ng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說 大明王冠 txt-第五百三十五章 苦口婆心勸儲君閲讀-m1akj

jm7ng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說 大明王冠 txt-第五百三十五章 苦口婆心勸儲君閲讀-m1akj

大明王冠
小說推薦大明王冠
黄昏扶龙,从龙,其实没考虑过事后获得泼天大功。
也是自信过头。
黄昏认为他在永乐朝期间就能做到人间臣子第一人,天子朱棣,朱棣之下,千万臣子之中,黄昏独立山巅。
于山巅享受百年孤独。
这是理想状态。
非理想状态下,天子朱棣容不下自己功高欲盖主,于是大明天下天子是朱棣,但中南半岛乃至西洋诸地,姓黄!
黄昏从一开始走入仕途,谋划的都是生前身后事。
最远大的野望,他瞄准了世间最好的两块地之一。
一块是大明,属于朱家。
但另外一块地在北美洲。
因为现在哥伦布还没有发现那片土地,要在本世纪末,所以黄昏还有很多的时间来布局,可以抢先在前。
这是个极其困难的事情,北美洲距离亚洲实在太远。
想远了。
问朱高炽,“不知道杨侍读是何计策?”
先前称呼杨溥为先生,是因为吴与弼拜师之事,现在讨论政治,那么便是同朝臣子,理应尊称姓+官职,太子洗马是东宫属官,所以还是称呼侍读比较尊重人。
读书人更喜欢翰林侍读之类的官职。
朱高炽继续低声,“按照我们的推测,随着安南大捷,父皇大概又有些后悔立我为太子了,原因想必黄指挥也清楚,所以这一次父皇归来,我少不了要诸多受罪,按照杨侍读的意思,与其被父皇细水长流的抓小辫子,不如一次性承受,从而可以让老二和老三疯狂出手,只有这样,才能让父皇看清楚老二和老三的品行。”
政治斗争之中,有一招被用了无数次,屡试不爽。
来源于共叔段的故事。
后来被简化成一句话,欲使其灭亡必先让其疯狂。
黄昏愣住。
他没想到,朱高炽竟然敢走这种险棋,难怪他的心腹——朱高炽的心腹,不就是三杨么,既然是杨溥提出来的,那么剩下的心腹就是杨士奇和杨荣。
连杨士奇和杨荣都不敢贸然决定,可见这招棋之险恶,稍有不慎全盘皆灭。
问道:“所以,是怎么操作?”
朱高炽大喜,黄昏这接连两个问题就表示他愿意帮忙参谋一二,有他帮忙查漏补缺,这个计谋就要稳妥许多,急忙道:“是这样的,父皇如今距离应天尚有几百里,行文来通知让应天准备迎驾,杨溥打算让我在迎驾上犯点小错。”
小错?
事关天子,小错也是大错。
黄昏愕然。
关于朱棣和朱高炽之间的故事,后人其实关注的很多,朱高炽确实出现过一次迎驾失误,导致多名东宫属官被砍了脑袋,杨溥、黄淮甚至在诏狱里待了十年。
但那是永乐十二年的事情。
为何今年要上演。
大概是因为自己的出现导致事情发生了变化。
思忖了一阵。
如果现在就上演这件事,只怕后果不是朱高炽能承受的,毕竟立储不久,朱棣现在后悔立储的心正盛,搞不好这一着棋后,朱棣就会立即废储换朱高煦上。
永乐十二年再发生这件事,朱高炽已经在储君位置上呆了多年,太子势力稳固,所以朱棣没有轻易废储。
此计不妥,风险着实太大。
摇头道:“殿下,此计妙是妙极,但您现在还没有培养好稳固的东宫势力,而立储未久,陛下改储之意正盛,如果行此计,恐怕不是掉几颗脑袋关几个人在诏狱那么简单,很可能会被陛下抓住机会,将您从储君位置上废黜下来,改立汉王殿下,在我认为,殿下根本不需要去计较陛下的态度,也不需要在意汉王和赵王两位殿下的蠢蠢欲动,你只需要尽心尽力,在东宫属官的辅佐下,竭尽全力的帮着陛下理政即可,陛下不给您的权利,比如人事处置权,那您就坚决不要去沾染,哪怕是涉及到东宫利益,也绝对不要去僭越陛下的底线!”
深呼吸一口气,“陛下春秋鼎盛,殿下现在想的不应该是那天子皇位,而是应该想办法活得开心一些,宽心一些,舒心一些,凡事不要想太多,做一个难得糊涂之人,有那风雨来,但沐雨观花求一个自在。至于兼国理政这江山百姓,东宫属官们也非泛泛之辈,大可放心交给他们,又或是那汉王和赵王殿下要有诸多阴谋诡计,东宫属官们见招拆招便是,殿下记住,您只需做一件事:处理好您本职内的工作,不僭越陛下底线,不去忧心储君之位的风雨飘摇。”
笑了一下,“别忘了,大明有陛下这把遮天打伞。”
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还有微臣。”
朱高炽和杨溥面面相觑。
听黄昏这意思,是推翻了杨溥这条以退为进的计策,而他说的原因确实很有道理,杨溥自己也动摇了,朱高炽自然也有了放弃之心。
可黄昏接下来的那番话,让两人莫名其妙。
这很佛家。
意思就是告诉朱高炽,别争别抢,以平常心对待老二和老三争储的事情,并且绝对不要去僭越陛下设下的底线。
陛下去顺天,让太子在应天兼国理政,授权其实不多。
不包括文武除拜,四夷朝贡和边境调发。
文武除拜就是人事处置权。
四夷朝贡是外交处置权。
边境调发是军事处置权。
其实国家大事除了这三项,朱高炽能管理也就是各地民生事情了,都是操神的琐碎事,但这就是朱棣的底线。
兼国理政可以,但你别想分走老子的天子权力。
见两人有些不解,黄昏只好点透了说,“靖难这才过去多少年啊?”
四年。
加上朱棣走入应天城的建文四年,咱们这位永乐大帝掌控国家大权也才五年而已,天子瘾还没过足,怎么可能容忍你太子染指帝王权力。
朱高炽悚然惊醒。
正欲起身拜谢。
黄昏先一步起身,“天色已晚,殿下早些回去了罢,关于陛下是否废储改储之事,殿下不须操心,但问初心莫问行程,做好东宫该做的事情即可,其他事情有三杨呐,也有微臣。”
出不了什么大事。
朱高炽愣住,黄昏怎么知道三杨已全是自己的心腹?
心中却也有些喜悦。
从黄昏话中意思可以看出,他确实是支持自己的。
有三杨,再加上黄昏,大事可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