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iitq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 武俠之拳傾天下-第四百九十一章 柴榮近落場分享-ro8z2

8iitq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 武俠之拳傾天下-第四百九十一章 柴榮近落場分享-ro8z2

武俠之拳傾天下
小說推薦武俠之拳傾天下
魏无忌刚才突然展露出来的这招“苍天惊雷”的威力,着实是要远远超出擂台下面那些已经全部站起来的江湖群雄们脑海当中的想象!
因为不论是从人榜上面所记载的信息,亦或者是江湖当中那些有关于魏无忌的传闻,甚至于是从刚才魏无忌与周破西等雍州年轻武者们的交手过程中来看,都可以令场中的江湖群雄们得出来一个结论。
那个结论就是魏无忌的攻击能力其实并不能够被视为先天境界武者当中比较强的那一档,毕竟【大力金刚拳】的威力就算是再强,它也只不过是门玄级武技而已,有着它的上限存在。
而魏无忌真正强悍和令人感觉到非常麻烦的地方,其实就在于他那明显已经超出先天境界武者范畴的肉身防御能力!
至于说魏无忌的攻击能力,其实在场中的江湖群雄们眼里看来是有些乏善可陈的。
但是如今这些江湖群雄们在仔细地看完魏无忌刚才的那招“苍天惊雷”所造成的惊人破坏力以后,对于魏无忌的攻击能力已经有了很大程度上的一个改观。
因为眼下以魏无忌双脚所站着的地方为圆心,他周身一丈范围内的擂台地面都已经被尽数破坏掉,而这些都是魏无忌刚才的那招“苍天惊雷”所造成的结果!
只是区区一拳就能够造成如斯恐怖的破坏力,魏无忌刚才所施展出来的那招“苍天惊雷”,只论威力来说的话,毋庸置疑是肯定属于地级武技的。
也正是因为如此,场中的江湖群雄们在内心当中对于魏无忌的实力和危险程度的判断不禁再度向上提高一个档次,毕竟魏无忌以前的唯一缺陷就是【大力金刚拳】的威力相对来说有些弱。
因此当魏无忌用一门崭新的地级武技将他的攻击能力给大大提升以后,那么他在先天境界的武者当中其实已经可以算作是一个比较完美的武者。
再联想到魏无忌如今的年纪和他的草莽出身,就算是场中的江湖群雄们的后辈都曾经败在过魏无忌的手上,他们也是不得不在内心当中感慨一句,果真是英雄出少年啊!
只不过这些江湖群雄们的内心感慨归感慨,但是他们现在的注意力还是都放在刚才被魏无忌的那招“苍天惊雷”给打到擂台外面的关鹰身上。
要知道刚才魏无忌的那招“苍天惊雷”的威力,可是令在场的江湖群雄们全部都感觉到十分的心惊,因此他们也是非常关注关鹰如今的状况。
虽然说从关鹰被魏无忌打飞到擂台外面的那一刻起,他就已经彻彻底底的输掉这场比武。
但是关鹰毕竟是冀州龙宫的少宫主,他若是在这里出现点什么意外的话,谁也不敢保证他那高居于地榜第二十五位的父亲,龙宫的宫主“龙王”关傲会做出些什么疯狂的举动来!
又会不会在心底里面认为他们这些江湖群雄们都只是在袖手旁观,在关鹰面对危险的时候并没有出手相助,从而在心底里面将他们也给一并记恨起来!
不过最终的结果还是令场中的这些江湖群雄们放下心来,因为跌落到擂台外面的关鹰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片刻时间以后,终于是缓慢地站直了身体!
而从关鹰如今的外表上来看,他也并没有受到什么太严重的伤势,可是擂台上面魏无忌周身一丈范围内的大坑却仍旧是在述说着那招“苍天惊雷”的恐怖威力!
因此场中的江湖群雄们心底里面也都明白魏无忌最终还是对关鹰留手了,并且看样子他也不想因为一个区区的擂台比武,而与冀州龙宫和“龙王”关傲结上仇怨!
不过魏无忌居然能够将“苍天惊雷”的威力只波及到擂台,却并不伤害到关鹰,这份对于武技和内力的精细操控程度,已经足够令场中的江湖群雄们再度对魏无忌刮目相看!
刚才关鹰是直面魏无忌的那一招“苍天惊雷”,因此对于“苍天惊雷”的威力究竟如何,关鹰是要比场中的江湖群雄们了解的更加透彻的。
而在这种情况下,关鹰能够硬抗住魏无忌的这招“苍天惊雷”,结果却只是手中的金漆龙头长棍变为粉末而已。
至于他自己虽然确实是被打飞出擂台的外面,但是他的身上却并没有受到太严重的伤势,因此关鹰自然也明白这些都是魏无忌特意手下留情的缘故!
说起来关鹰刚才之所以躺在地下一动不动,倒不是他因为怕丢脸而要故意装死,只是因为魏无忌的这招“苍天惊雷”除开威力和波及范围大以外,发出的雷劲同时还可以令敌人暂时麻痹!
所以关鹰刚刚就是被“苍天惊雷”的雷劲给短暂的麻痹住,因此并不是关鹰自己不想站起来,而是他刚才真的站不起来!
不过对于自己的失败,关鹰的心底里面倒是没有什么太特别的感觉,毕竟江湖当中有句老话叫做天外有天、人外有人,没有谁在这个江湖当中是真正无敌的!
况且就算是没有被魏无忌给挤下来,关鹰先前也就是排在人榜的第四十九位而已,不是他不想要再继续往上爬,而是关鹰的心里头非常明白他并不是那些排在人榜前三十位的怪物的对手!
而尽管在来到昌平府以前对于魏无忌的实力不以为意,但是在经过刚刚与魏无忌的交手后,关鹰的心底里面也已经明白魏无忌的实力绝对不次于那群排在人榜前三十位的怪物!
因此对于自己乃是败在这样的怪物的手底下,关鹰的内心当中是完全可以感到接受的,要说关鹰内心深处唯一的不满,可能就是排列人榜的那群人为什么只将魏无忌排在第四十九位?
要是排列人榜的那群人直接将魏无忌给排进人榜的前三十位,那么哪怕关鹰的排名仍旧是要从第四十九位下降到第五十位,但是他却绝对不会因此来找魏无忌的麻烦!
对此关鹰也只能够是在心底里面感慨,由于魏无忌自身的年龄以及他的战绩大多都来自于西域的缘故,最终还是导致整个江湖都大大低估了他,这位山河帮的帮主将来绝对会名震江湖!
而关鹰在站起身以后略微平复了一下心情,便对着仍旧是站在擂台上面的魏无忌轻轻一笑,说道:“魏帮主的实力确实是非常厉害,关某佩服!
既然如今关某已经被魏帮主给打到擂台的外面,那么这场比武自然而然就是由魏帮主获胜!”
魏无忌闻言也同样回以关鹰一个笑容,说道:“少宫主太客气,魏某也只不过是侥幸略胜一招而已,多谢少宫主抬举!”
正所谓花花桥子众人抬,既然关鹰都已经爽快的直接认输,那么魏无忌自然也要给足关鹰台阶下,至于他究竟是不是侥幸略胜一招?场中的江湖群雄们又不是瞎子,自然都看的一清二楚。
关鹰自然也明白魏无忌刚才的这番话只是在帮自己保留些许颜面,属于江湖当中的场面话,因此关鹰闻言后也只是微微一笑,并没有再继续说些什么。
而场中的江湖群雄们在见到关鹰的身体并没有什么大碍以后,就将自己的注意力从他的身上给移开,转而是将注意力放到身处于第一排的雍州柴家大少爷柴荣近的身上!
因为先前已经有接近二十位雍州境内的年轻武者们败在魏无忌的手上,而如今就连身为冀州龙宫的少宫主兼人榜第五十位的关鹰也同样都败在魏无忌的手上,那么其余那些还没有出手的雍州境内年轻武者们是肯定不会再继续上台挑战魏无忌的!
毕竟就算是再怎么没有自知之明,在见过刚才魏无忌与关鹰的整个交手过程,再加上魏无忌最后使出来的那招“苍天惊雷”的恐怖威力,他们也应该明白自己绝对不会是魏无忌的对手!
别看现在山河帮总堂内还有着如此之多的江湖群雄们,但是还有那个心气并且也有那个实力足够去挑战魏无忌的年轻武者,也就只剩下雍州柴家的大少爷柴荣近那么一位而已。
因此场中的江湖群雄们自然而然也都是将焦点集中在柴荣近的身上,想要看看他一会到底会做出什么样的选择,是仍旧一意孤行的挑战魏无忌,还是就此罢手休战?
毕竟在场中的江湖群雄们看来,柴荣近的实力与关鹰最多也就是处于伯仲之间,如今既然连关鹰都没有能够打赢魏无忌,那么柴荣近显然也很难打得赢魏无忌。
因此对于柴荣近来说,就此罢手休战应该算是个非常明智的举动!
不过柴荣近可是已经在昌平府内等候魏无忌足足有一个多月的时间,再加上他那股心高气傲且目无余子的性格,他会因为关鹰的失败而就此放弃挑战魏无忌吗?答案毋庸置疑是否定的!
于是就在江湖群雄们或期待、或不解、或看好戏的目光当中,柴荣近手握着“追风赶月刀”从自己的座位上一跃而起,翩然落入擂台完好无损的另外一侧,与魏无忌相对而立。
柴荣近的这番举动显然是已经将他的态度给表露无疑,关鹰败没败在魏无忌的手上与他柴荣近没有任何的关系,他与魏无忌的这一战尚且还没有开始,又怎么可以现在就谈论起结果呢?
而场下的江湖群雄们见状也是立刻响起一片片的叫好声,他们倒不是单纯的为柴荣近喝彩。
只是因为在这些江湖群雄们的认知当中,柴荣近虽然说没有能够在人榜上面留下姓名,但是作为雍州近些年来除开魏无忌以外最杰出的天才,柴荣近的实力是绝对不会逊色于关鹰多少的!
因此柴荣近的落场就代表着这些江湖群雄们又可以看到一场龙争虎斗式的比武,而这显然就是江湖群雄们最想要见到的事情,他们也正是为此而喝彩!
柴荣近潇洒落到擂台上面以后,便对着魏无忌略微一拱手,笑着说道:“雍州柴家柴荣近见过魏帮主,魏帮主可是让柴某等候了好长的一段时间。
要知道柴荣对于魏帮主可是神交已久,却始终是与魏帮主缘悭一面,如今终于得见魏无忌的真容,不得不说确实是闻名不如见面。
柴某倒不是贪图魏帮主身上的人榜排名,只是柴某与魏帮主同为雍州人士,互相之间年龄又差距不大,自然是应该要多多切磋交流的,魏帮主以为如何?”
只可惜柴荣近虽然洋洋洒洒说了这么一大堆话,但是魏无忌的注意力却全然都没有放在他本人的身上,更加没有听到柴荣近所说的这番话。
因为自从柴荣近踏入到擂台以后,魏无忌的眼睛就没有离开过柴荣近手中的“追风赶月刀”!
而柴荣近在说完刚才的那么一大堆话以后,左等右等都等不到魏无忌的回话,正满心疑惑不解的时候,就让他发现魏无忌正紧盯着自己手中“追风赶月刀”的眼神。
于是柴荣近的脸上顿时露出一副骄傲中夹带着不屑的笑容,向着魏无忌扬了扬手中的“追风赶月刀”,说道:“自从柴某登上擂台以后,魏帮主的眼神似乎一直都停留在柴某手中的这把刀上。
可是如果柴某没有记错的话,魏帮主好像更加擅于使用的是拳头吧?
柴某从来都没有见过或者听说过魏帮主同样也擅长使用兵器,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魏帮主居然也对兵器感上了兴趣?
哦,对了,柴某想起来了,柴某手中的这把刀并不是从家里面带出来的,而是从你们昌平府内的一个姓什么的家主手中夺来的,那位被柴某夺刀的家主姓什么来着?
让柴某想一想,好像是应该姓沈,也不知道柴某有没有记错,魏帮主你应该也明白,一般像这种实力太弱的人,柴某多半是记不住的。
可是就算柴某手中的这把刀原本是属于那位沈姓家主,但是魏帮主你又为什么会对这把刀如此上心呢?
魏帮主先别急着回答,且让柴某再仔细地想一想,听说魏帮主的未婚妻好像就姓沈,事情不会这么巧吧?
难道柴荣手中的这把刀就是从魏帮主未婚妻家里的人手中夺来的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