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 萬古第一武神 暮雨塵埃-第五百二十七章 騎虎難下

萬古第一武神
小說推薦萬古第一武神万古第一武神
城主府客堂,一片死寂,唯有沉闷隐晦的慑人威压,彷如雷霆般,无声滚滚,骇的一众仆役,已是屎尿齐流,更有甚者直接昏厥。
“你……”
萧不同愕然失色,指着姜有道,手指都出现明显的颤抖。
陆玄空和韩九霄也好不到哪儿去,额头隐见冷汗涔涔,眸中惊怒之色狂闪。
也难怪三人会如此,因为这姜有道在此前,‘偶然’中与他们结实,后来更因在城主府的比武中脱颖而出,受到三人的赏识。
虽然琅琊十三家明争暗斗,但那都是处于同阶之中,表面上还保持着和谐。
这里是北云府,三人是来做客,哪怕三家都比姜家高了一筹,可毕竟还有姜同喻这位府主在。
稍稍提携下,这个看着顺眼的小辈,也算缓和下双方关系。
正是出于这种心理,三人与姜有道的关系,不算差,可如今出了这等变故,若是在此前,对方暗算自己的话,岂不是已经着道了?
一想到自己堂堂半步神藏,差点栽在一个先天武者手中,饶是三人已经明悟本真,心志坚毅无匹,也是有点肝儿颤!
“阁下到底是什么人?与我琅琊十三家有什么仇怨,要行此等卑劣之事?”
姜同喻面色铁青,强忍着直接出手的怒火,同时运转玄功,压制体内诡异的奇毒,想要拖延下时间。
再不济,也想打探下对方的根底。
陆子腾和沈梅庸,也是抱着一样的想法,否则在一开始,就直接出手灭杀了。
当然,最重要是因为,姜有道从里到外,所展露不过是先天修为,在三大神藏人仙眼中,属于蝼蚁一般的角色。
现在明显受制于人,杀这样一个小角色,根本是毫无意义,还不如拖延时间,探听下口风。
“看样子,三位对在下的见面礼,不甚满意啊!”
姜有道面带笑意,眸光却出奇的平静,令人望之生寒。
“藏头露尾,算什么英雄好汉?”
姜同喻微微眯眼,冷声道,“这等控魂邪术,以阁下的修为实力,怕是无法相隔太远施展吧?”
“啧啧,激将法对在下无用,姜城主也不必用言语试探!”
姜有道咧嘴一笑,隐隐竟是咧到了耳后根,恐怖瘆人的意味弥漫开来,邪笑道,“放心,咱们很快就会见面的!”
“哼!装神弄鬼,故弄玄虚的鼠辈,真当我琅琊十三家怕你不成?”
陆子腾吐气如雷,眸光似刀,寒声道,“今日取你一缕分神,他日,本座定要斩你项上人头,让你魂飞魄散,道消神灭!”
“呵,陆家的森罗万象,真是好大的威风!”
姜有道目露嘲弄,淡淡道,“可惜,你陆家的天意刀,在下已经见识过了,你想要杀……”
“那你便亲身体验下吧!”
陆子腾面色微沉,眸中刀光一卷,奇异锋芒突现,便有一柄无形刀锋,须臾间出现在姜有道头顶,一斩而落。
诡异的是,无形刀锋直入天灵,却是不见丝毫血渍迸溅,唯有一声隐晦,却瘆人无比的惨叫传来。
但令堂中之人头皮发麻的是,姜有道依旧面露邪意笑容,浑然未觉一般,连眼睛都没有眨一下,依旧直勾勾的看着陆子腾。
“不错不错,不愧是天意刀,果真有鬼神莫测之能,这次……在下是真的见识到了!”
姜有道邪笑道。
“你……你是故意……”
陆子腾瞳孔骤然一缩,面露骇然之色,正待动手之际,肩头微晃,身形陡然一个踉跄,双手死死撑住扶手,才勉强没有倒下去。
强如神藏人仙,竟也是扛不住那等奇毒!
连陆子腾都是如此,姜同喻和沈梅庸,也好不到哪儿,皆是唇角溢血,踉跄着跌落座椅。
“不用假装成这幅样子,那毒是我下的,岂会不知效用如何?”
姜有道眼眸微垂,目光古井无波,却出奇的冰寒彻骨,冷幽幽道,“嘿嘿,礼物已经奉上,在下也该走了,我会好好招呼那帮人的!”
“等等,阁下到底是什么意思?”
陆子腾豁然变色。
“是什么意思,你们会不清楚?”
姜有道诡秘一笑,眸中幽光已有溃散之象,连身形都开始摇晃。
“哪里走?”
沈梅庸怒喝而起,双手一扬,瞬息间,便有漫天掌影笼罩虚空,仿佛生生隔绝了天地一般。
傲云五石
这位神藏人仙强者,以实际行动,向所有人昭示了,什么是青冥鬼手!
在其掌影所及,似乎就连空间都难以隔绝其擒拿,别说蚊子了,即便是鬼怪,也会被一掌镇压。
呼!
但就是这摄天镇地的青冥鬼手,竟是直接抓了个空,伴随着一阵虚无之风溢散,客堂上只留下了一具尸体,便再无它物。
“哼!”
沈梅庸面色铁青,也不知是惊怒,还是中毒所致。
“噗……”
姜同喻神色一阵青白变幻,蓦地吐出一口黑如墨汁的腥臭血渍,看着地上腐蚀出的斑驳痕迹,面色难看到了极点,“好厉害的奇毒,不仅能破坏肉身经脉,甚至能侵染神魂,对方到底是什么来头?”
“咳咳……”
陆子腾摇摇头,咳出几口黑血,刚毅的面庞上,兀自还有惊怒留存,“如此歹毒之物,对方又有控魂邪术在手,若是不能尽快剪除,遗祸无穷啊!”
“陆兄、姜兄,此人来历神秘,又对我琅琊十三家极为仇视,怕是潜藏了很多年,密谋已久!”
沈梅庸眯着眼,似有寒光闪烁,冷声道,“当务之急,是通知族中来人小心谨慎,以防不测!”
“是了,此毒颇为诡异,对方怕是早已算定,我们短时间内无法解毒,以此牵制,然后在暗中出手!”
姜同喻点点头,颇为认同,又有几分担忧道,“只是,如今蓝姑和丁如龙死在我北云府,今天的事情,发生在众目睽睽之下,即便是有一百张嘴也说不清了。
若是五仙教那位大阿姑认定是咱们动的手,怕是……”
“这也是个麻烦!”
陆子腾揉了揉眉心,也不知是忧心之故,还是受奇毒影响,面色更是难看到了极点。
“五仙教不得不防,那帮蛮子可不是讲理的主儿,不仅北云府要做防备,福地入口所在,也要早做防范!”
沈梅庸思量再三,沉声道,“现在,有两条路摆在面前,一是我与陆兄传讯的同时,前去接应族中援手,以防被那幕后之人偷袭。
但如此一来,北云府防备空虚,就要全着落在了姜兄一个人身上了。
其二,让他们打道回府,亦或是等候族中支援,但出了这档子事,族中要严查福地入口,怕是分不出多少人手。
这样的话,咱们三人怕是要坐困愁城,只能按兵不动,追查之事……怕是要耽搁很久!”
姜同喻和陆子腾面色难看,目光闪烁不定,显然也想到了沈梅庸话中之意。
再想想那‘姜有道’临去之前所言,怕不是本身边存了让他们分兵的意图,好从中作梗。
他们倒是不惧一个半步神藏,但对方来势汹汹,这都还没现身,已经坑死了两大人仙,北云府更是风声鹤唳。
嫡 謀
若是只有一个人,那怎么都好说,怕就怕,对方有帮手,甚至就是一个势力。
毕竟,琅琊十三家占据福地万载,早就有人看不惯了。
明里暗里,不知有多少人算计,乃至直接出手,这还不算当年被十三家老祖联手坑了的五仙教和幽冥殿。
如今,丁如龙和蓝姑身殒琅琊福地,即便给了交代,对方怕也会以此为由,直接前来调查。
有道是,请神容易送神难,这就是无解的难题啊!
需知,那位大阿姑,可是凌驾于五仙教教主之上,与冥帝相若的存在,乃是人族共知的老祖之一,实打实的顶梁柱啊!
钢铁暴君
也就是这位从未真正动过心思,否则的话,十三家早就乖乖挪窝了!
三人有些头疼,倒不是怀疑丁如龙和蓝姑之死,是五仙教所为,那代价也太大了点。
但无论如何,五仙教真要以此为借口追究,这就是怎么也迈不过去的坎儿。
再想想,还有一个手段奇诡,能控魂下毒的幕后黑手,有如毒蛇一般盯着,随时准备咬上一口,即便是三大人仙,也不由倍感棘手。
姜同喻几次张嘴,话到嘴边,都咽了下去。
本心来讲,他是不愿两人在这个节骨眼上离开,否则的话,自己的安危,就难有保障。
可若是强留两人,族中派来的帮手,又怕有危险,着实是骑虎难下,如坐针毡。
“无论如何,都得去接应!”
陆子腾却不想管这么多,也没有想太多,在他看来,对方伏击援兵的可能性,远比在北云府出城要大的多。
此言一出,姜同喻面色便难看了几分,紧抿着唇角,没有说话。
“依我之见,确实是要去接应!”
沈梅庸权当没有看到姜同喻的眼色,略一沉吟道,“以我们的修为,服下族中的解毒宝丹,足以压制这奇毒很长一段时间,并不影响实力发挥,前去支援,两人足矣!
其余人,就留在北云府城,严防死守,以备不测,以姜兄的手段,配合府中大阵,即便真有强敌来犯,也能支撑到我们回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