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言情小說 千秋不死人-第六百五十三章 魔祖攪局熱推

千秋不死人
小說推薦千秋不死人千秋不死人
兔子急眼了尚且会咬人,更何况是曾经的黄家天之骄女,大商的女主人。
“我是谁?”那声音轻轻一笑:“你不是想要将那妖女赶出皇宫,你不是想要将你的儿子推上王位,你不是想要将子辛打入万劫不复之地吗?我是可以帮助你的人。”
“帮助我?”黄氏攥紧手中剑柄:“凭什么?”
千面总裁的尤物
“况且,我可从未有过你说的那般想法,更不曾想将我儿子推入那王位。大王在世一日,便是至高无上的王,没有人能忤逆了大王的意志,谁又敢去谋朝篡位,去打那个位置的主意?大王是无敌的,没有人能巅篡了他的统治。”
“哈哈哈!哈哈哈!你明明心中充满了不甘,你怨恨子辛不顾你二人数十年情谊,不顾数十年夫妻恩爱。当年错非黄家鼎力支持,子辛也绝难登临那个位置。你在怨恨子辛过河拆桥,你心中恨不能将其碎尸万段,夺了他的王位。”声音充满了奇异的蛊惑力:“你并非是不想,而是不敢说出来罢了。”
“休得胡言乱语,你这妖人,还不速速显形,叫本宫一剑斩了你。”皇后闻言顿时大怒,眼神里一抹冰冷的杀机在不断闪烁。
“呵呵~”只听得一道冷笑传来,虚空一阵扭曲,一朵黑色连花在大殿中凭空浮现,缓缓盛开。一袭黑袍人影,此时就站在那莲花前,静静的看着黄氏。
都市 最強 仙 尊
“你是何人?也敢闯入我大商来祸乱宫廷?”黄氏拔剑,对准眼前的黑袍人。
“你说子辛天下无敌,却只是因为你眼界太低,不知这世上高手。据我所知,这世上能胜过子辛的,不说有很多,但找寻出三五位,还是不难的。”黑袍人转过身看向黄氏:“至于说我是谁?”
“我是能相助你达成所愿,推翻子辛统治,摆脱眼前困境的人。”黑袍人轻轻一笑。
“推翻人王统治?简直是好笑。你可知道人王神通道法几何?你可知道,人王的实力几何?你这藏头缩尾之辈,就连名号都不敢相告,也配说推翻人王统治?”黄氏的眼神里充满了嗤笑:“虽然不知你是如何进来的,更不知你如何知我心事,但今日不论如何都不能放你离开。”
话语落下,宝剑斩出,瞬间向着眼前的黑袍人斩杀了过去。
剑光过处,人影破碎,黑莲崩塌。
黄氏一愣:“这么弱?不可能!这么弱的修士,是如何闯入大内深宫的?”
“哈哈哈,你杀不死我!”就在黄氏愣神的一刹那间,犹若是时光倒流一般,刹那间物质重组,破碎的黑莲重新恢复,那散落一地的人影,此时也化作了正常人形。
“我就是你的心魔,你的心魔不灭,我就不死。”魔祖轻轻一笑:“我虽然忘记了自己的名字,但我记得有人曾经唤我为:魔祖。”
“魔祖!!!”黄氏刹那间面色苍白,没有半分血色,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眼前人影,目光里充满了不敢置信的神色:“你为何出现在我的体内?”
“有心魔的地方,就有我。况且,我也是来帮你的,你不必害怕。”魔祖轻轻的笑了笑。
“我不信!我不信你会那么好心!你快从我的体内出去。”皇后吓得慌了神,这可是魔祖啊,他就算是久居深宫大内,也听闻过此人的名号。
“我是来帮你的,你现在已经没有了退路,没有我的帮助,你想谋朝篡位,简直是异想天开。”魔祖嗤笑一声:“我若离去,你只怕离死不远了,那妲己的报复,顷刻而至。”
黄氏闻言陷入沉默,双手握住的宝剑松开,然后双膝一软跪倒在地:“求魔祖助我一臂之力,只要魔祖不伤害我那两个孩儿,任何要求小女子都赴汤蹈火,必定完成。就算是魔祖要夺舍了小女子的肉身,小女子也心甘情愿绝无二话。”
花心校草霸上我
“呵呵,就你这么点微末修为,你这具肉身我又岂会看得上眼?你莫要多想,老祖我存在于众生的心头,只要众生心有怨念,我便会一念而起。之所以相助你,也是老祖我有自己的考虑罢了。”魔祖嗤笑了一声,黄氏的担心,他一清二楚。
可别忘了,他就是她的心魔!
“不知老祖如何助我?”黄氏苦笑一声。
“想要推翻子辛的统治,怕是唯有逼宫造反。你可有造反的勇气?”魔祖看向黄氏。
“没得选择”黄氏眼神里露出一抹冰冷的杀机。
“只是子辛修为深不可测,想要逼宫造反,就必须要找到能对抗执行的高手。”黄氏一双眼睛看向魔祖。
“制衡子辛的高手,我倒是有了人选。当年夏朝最后一位君主夏桀脱困而出,此人获得共工本源,一身本事堪称惊天动地,可与子辛拼杀个旗鼓相当,甚至于更甚一筹。到那时,我便可趁机入了子辛的心神,在其心中种下魔种。此獠虽然修为强横,继承了蚩尤的力量,但却有一个致命的缺陷,他的元神没有蚩尤金身守护。那三条真龙虽然厉害,但老祖我的心魔乃是由内而外。只要他起了火气,便是老祖我的机会。”魔祖眼神里露出一抹笑容:“夺舍了子辛,老祖我可一步登天,省去不知多少麻烦。”
“我得了子辛的肉身,你获得了大商的权柄,化解了自身危机,此乃互惠互利之事。”魔祖看向黄氏。
“可是,我黄家已经灰飞烟灭,想要造反,没有兵将不行。”黄氏摇了摇头。
“翼洲侯被子辛夺了女儿,却毫无交代,使得翼洲侯在八百诸侯面前颜面尽失,只要其中一位王子亲自前去说和,翼洲侯定可乘机出兵。”魔祖看向黄氏:“更何况,道门的大土真人弄丢了大乙真人的九龙神火罩,你可前往道门,以九龙神火罩为依凭,诓骗那大云与大土下山相助。”
“凭你祖父黄龙真人的交情,此事不难办。”魔祖不愧是魔祖,三言两语已经替黄氏找出了一条生路。
“拜谢魔祖大恩,只是还请魔祖指点迷津,赐告夏桀的所在之地。”黄氏再拜。
“你且听着,我告诉你。”魔祖附在黄氏耳边低语,然后化作黑烟消散在空气中。
整个大殿内又空荡了下来,唯有黄氏一人立于大殿,仿佛之前的一切,都只不过是幻境罢了。
“殷郊、殷寿,你们进来。”黄氏整理心情,对着门外道了句。
话语落下,只听得一道脚步声响,殷郊与殷寿连忙快步闯入大堂,待看到形容枯槁的王后,俱都是忍不住悲从中来,跪倒在地,痛呼道:“母后!”
冷妃不太冷
“吾儿莫哭!”黄氏站起身,抚摸着二人头顶:“如今,你我母子再无生路,那女人携仇恨而来,你我只能拼死一搏。今我要举大事,你二人可愿跟随?”
“啊???”
兄弟二人如遭雷击,一双眼睛骇然看向皇后,身躯瘫软在地。殷郊眼眶含泪:“母后,您莫非是得了失心疯?怎么青天白日之下,胡言乱语了起来。”
“母后,我去喊御医!”殷寿也是面无血色。
“我只问你,你二人可愿跟随。”王后收回抚摸二人头顶的手掌,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兄弟二人。
兄弟二人身躯颤抖,此时如遭雷击,大脑轰鸣一阵空白。待过了片刻,才见殷郊道:“母后,我去!我愿与母亲一道赴死,只是需将弟弟留下,也好留下个为你我母子二人收尸的人。”
“不可。”殷寿断然拒绝:“我是弟弟,理应我去,兄长乃是未来王子,只要熬得过父王,未来未尝没有替我与母后报仇的时机。”
“母后!”
“莫要吵了!”黄氏猛然一甩衣袖,打断了二人的话:“覆巢之下无完卵,你我母子三人性命相连,其中两个犯事,另一个岂有幸免的道理?即便是那昏君网开一面,但却也是用不得重用。不过,留下一道香火总归是好的。”
黄氏目光扫过两张年轻、无畏的面孔,然后将目光看向了殷寿:“我儿,你可怨恨母亲欲要举大计?”
“孩儿无怨!妖妃如此嚣张,坐以待毙,更是死无葬身之地。孩儿甘愿与母后一道闯出一条乾坤。”殷寿面色坚毅。
闻香识玉人 陌上人如玉
“好!好!好!不愧是娘的好儿子。”黄氏一把拍在殷寿的肩膀上:“想当年你才不过七岁,尚且不足娘的腰带高,如今也是个顶天立地,迎难而上的男子汉了。”
说完话,只见皇后手掌落在了殷寿的脑后,然后殷寿身躯一软,径直晕了过去。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娘?”殷郊诧异。
“将你弟弟带回去,你我母子二人为你弟弟搏出一条生路,你可敢与我一道前行?”黄氏一双眼睛目光灼灼的盯着殷郊。
殷郊面色苍白,手指紧紧的攥住了手中的长剑,声音确实前所未有的坚定:“有!”
“今夜,你持我符诏,前往翼洲侯府一行。”黄氏眼神里露出一抹冰冷的杀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