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dicz人氣都市异能 十方乾坤 愛下-第一千五百八十七章 幕天分享-td79v

ddicz人氣都市异能 十方乾坤 愛下-第一千五百八十七章 幕天分享-td79v

十方乾坤
小說推薦十方乾坤
萧尘眼神冷若锋芒,太华子全身一颤,颤声道:“我所言,你若不信……若不信……”他话到最后,也不知该怎么说,萧尘冷冷道:“那天幕又是怎么回事。”
“天幕……”
闻言,太华子又是全身一颤,脸色煞白,断断续续说道:“天幕其实是……是三百多年前,太古轮回道建立在灵墟境的一个组织,隐于夜幕之中,无人知其究竟在哪,就算是毒圣那些人,每次去那里,都会被人封闭五感六识,等醒来一睁开眼,便到了那里,若是离开,也同样如此……而天幕的首领,就叫做幕天,修为深不可测,从来无人见过他的真面目……”
萧尘手指越捏越紧,声音也变得十分低沉:“那为何要追杀我父母……”
“因为……因为……”
太华子脸色越加变得苍白,这一刻支支吾吾又说不出话来了,萧尘冷冷道:“说……”
“你父亲,他,他……”
太华子脸上神情越来越害怕,颤声道:“我所知道的,就只有……你父亲他,他拿了太古轮回道一样不该拿的东西……所以,所以才被追杀……”
“不该拿的东西……”
花未央眼神一凝,此时断定太华子绝无可能说谎,只是萧叔拿了太古轮回道一样不该拿的东西,究竟是什么东西,才致使太古轮回道上天入地的追杀于他?
萧尘也屏住了呼吸,这一刻心里忽然“噗通、噗通”剧烈跳动了起来,而这一刹那,他也再次感受到了胸口一丝冰冰凉凉的气息。
是轮回玉……难道,是这号称太古第一至宝的轮回玉吗?可轮回玉里,究竟藏着什么秘密?
“不错……”
太华子小心翼翼抬起头来,看了看站在面前的二人,说道:“是这样没错了,但究竟是拿了什么……我也不知道……但想来必定是对太古轮回道极其重要的一样东西,否则……否则他不会被那样追杀……”
萧尘手指越捏越紧,双眼之中,也慢慢凝起了血丝,母亲……母亲明知道追杀父亲的不是一般人,可她仍然至死不悔……
“当年在幻墟之丘,是你杀了我母亲!”
忽然间,萧尘情绪激动了起来,一下伸手扼住了太华子的喉咙,把旁边翠寒重九两人,俱吓得脸色一变。
花未央亦是脸色微微一变,伸手轻轻按着他:“你先不要急……这人当年三境修为,我看未必是萧叔的对手。”
萧尘仍然双眼欲裂,瞪视着太华子,而太华子早已吓得心胆俱裂,不断说道:“不是我,不是我……外面的人都以为当年,是我追杀萧逐风和苏柔至黄泉谷,是我杀了他们,但并不是这样……”
“说!”
萧尘的眼神,越来越可怕,太华子浑身抖若筛糠,脸色煞白道:“是幕天……幕天!我虽从未见过幕天,可那一日的气息,一定是幕天亲自出来了没错,那股气息……”
只见他脸色越来越惨白,眼神里的恐惧之色,也越来越重,仿佛时隔了数十年,他如今回忆起来,那黑袍下传出的气息,仍然令他颤栗不安。
“幕天……”
萧尘慢慢将太华子放了下去,这一刹那,仿似又陷入了迷惘,真正追杀父亲和母亲的人,是幕天……
花未央心思敏捷,这一瞬间,便想到了什么,太古轮回道想要从萧叔身上拿回那样东西固然无假,可幕天的突然出现,却未必不是此人……暗中也想要得到萧叔手里的那样东西,萧叔从太古轮回道所拿的,究竟是什么……
太华子颤声说道:“当年在黄泉谷,我本是想劝你父亲,让他将那样东西归还给太古轮回道,如此一来,兴许太古轮回道不会把他怎样,天幕也不会再追杀他,可是他执意如此……我也只能……”
他话到此处,停了停,继续道:“可是当年,萧逐风一身修为登临绝顶,又身怀太古轮回道的绝世神功,我并非他的对手……直到后来,幕天的突然出现……”
旁边,翠寒真人和重九真人也满脸惊骇不语,想不到这些事情,这些年来,师兄竟隐藏得如此之深!
当年传得沸沸扬扬的,萧逐风盗取古仙界名额杀人,才被无天殿追杀,这些都只是幌子而已,甚至连萧家和苏家,都不知道这其中牵扯之深,没有人知道这些事情的内幕,也没有人知道萧逐风的另一重身份,只有太华师兄才知道。
太华子颤声道:“当年,幕天突然出现,也是在我的意料之外,而你父亲纵然再高的修为,也绝不可能是此人的对手,当时你母亲苏柔,她为了保你和你父亲周全,动用了太古禁忌之术……终落得香消玉殒,魂飞魄散。”
听到此处,萧尘的双眼已经红了,脑海里面,仿佛又浮现出了迷梦里的一幕幕,那两个陌生又熟悉的声音……
“风哥,保护好,我们的孩子……来世,再见……”
“阿柔……不!不要啊!阿柔!不啊——”
……
“啊——”
萧尘双眼通红,忽然发出一声厉啸,他一直以为,迷梦里面所看见的仇人,是太华子,原来不是,是那个叫做幕天的人……
整个大殿,安静无比,这一刻,花未央也不知如何去安慰他,过了一会儿,萧尘才慢慢冷静下来,看着太华子道:“后来又如何,你继续说……”
太华子微微颤抖了一下,说道:“你母亲的禁忌之术,确实十分厉害,加上她那一身夺天地造化的灵力,当世更是没有几人能够匹敌,就连我在远处,也受了重伤……只可惜,幕天太过狡猾了。”
“如何……”
萧尘的脸色,越来越阴沉了,太华子道:“幕天知晓你母亲那禁忌之术十分了得,纵然他抵挡下来,也必定身受重创,甚至是陨落,所以首次现身的,只是他的一道分身,他早已算计好,以牺牲一道分身为代价,骗你母亲动用了禁忌之术……”
“幕天,幕天……”
萧尘手指越捏越紧,这一刻,心中仿似有一团火在熊熊炽燃,那是一股可怕的复仇之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