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gymu非常不錯言情小說 從鬥羅開始的浪人-第三百五十章 : 跟我走吧熱推-w7ibb

vgymu非常不錯言情小說 從鬥羅開始的浪人-第三百五十章 : 跟我走吧熱推-w7ibb

從鬥羅開始的浪人
小說推薦從鬥羅開始的浪人
……
史莱克学院。
宁荣荣在自己的宿舍里,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很是无聊。
因为大师玉小刚的安排,为了隐藏战队的实力,不允许她在预先赛的时候上场。
所以,这些时间,她一直无所事事,除了修行,就是给那些参加比赛的同伴们加油打气。
看着自己的同伴们在比赛台上大显身手,发光发热,享受着欢呼声,她心中也是羡慕无比,多么希望自己也能上场,和同伴们一起比赛。
只是,她还是得熬,还有半个多月的时间,一直要等到进入的淘汰赛的时候,才能上场。
“唉~,好烦啊!什么时候才能轮到我上场比赛啊!!!”
宁荣荣把自己的脑袋埋在了粉色的抱枕上,精致白皙的小脚像是撒气一般,在软绵绵的床榻上一阵狂踢,哀声抱怨。
这时候,宁荣荣就想起了小菊那娇小柔软,毛茸顺滑的身躯了。要是能撸着小菊的话,她也不至于这么无聊。
一想起小菊,宁荣荣就不由想起了曾易,那张脸一直在脑海中浮现,这让她的思绪不禁变得恍惚起来。
“不知道那家伙怎么样了?”
宁荣荣情不自禁的轻喃一声。
自从曾易去了天斗皇家学院战队后,就再也没有来过史莱克学院了。虽然宁荣荣每天也都能见到他,但那也只是在比赛场上,见到曾易战斗的姿态。
没有了曾易和她拌嘴,宁荣荣还有些不习惯。
她很想去天斗战队那边找曾易,但因为自己的史莱克战队的成员,关系有点尴尬,就没有过去。
她还是不能理解,自己的爸爸为什么要让曾易去天斗二队。但是,看着曾易在比赛台上,一次次用着华丽而又干净利落的剑招,轻松打败对手时,她有感觉无比的自豪。
这份高兴的心情,比自己的史莱克战队赢下比赛都开心。
有时候,宁荣荣还想着,让爸爸把她自己也弄去天斗二队,让她和曾易一起上场比赛。
要是自己和那个家伙,一定能很轻松的拿下这个大赛的冠军吧。
但是,这个想法只能是自己想想了,因为自己也是史莱克战队的一员,要是因为曾易而背叛了同伴们,不说同伴们,就是曾易,也会讨厌自己的吧。
宁荣荣躺在床上,胡思乱想了很多,一想到这次大赛完后,她就要从史莱克毕业了,就要和同伴们分离,神情就开始低落,眸中闪烁着不舍,伤感。
虽然在史莱克只有两年的时间,但是,这里带个她的回忆,是最令她深刻的回忆。
幸好,曾易也是我七宝琉璃宗的人。
想到这,宁荣荣心中又开心起来。作为七宝琉璃宗的人,毕业了,自然要回自己家的宗门。一想到今后能天天与曾易见面,她心情就很开心。、
“到时候,本小姐一定天天去烦他!”
一想到曾易会被自己捉弄的样子,宁荣荣就不禁傻笑起来。
……
史莱克学院的后山处。
少女坐在一处满是小草的斜坡上,抬着头望着浩瀚无限的美丽星空,夜风轻轻吹拂,星空之下,绿茵与那顺滑的青丝随风轻轻摇曳,形成了一副美丽,自然的少女仰望星空的画面。
这个地方,是曾易带朱竹清来过的地方。
就像曾易所说的那样,这里真的是一个很棒的地方,仰望着浩瀚的星空,享受着夜风的吹拂,聆听着周围蛙声虫鸣,这份宁静的气氛,能抚平一切的烦躁,让自己心灵达到一个自然,通明的境界。
这个地方,朱竹清没有告诉其他人,除了曾易之外,这是只属于她一个人的秘密,她一人的秘密场所。
那个人不会在来这个地方了,但是,少女几乎每天夜里都来这里,静静的坐上一段时间,仰望灿烂的星空,享受着只有两人知道的这份宁静。
“今夜的星空,格外的美呢~”
少女那漆黑的眼眸中倒映着浩瀚的星海,轻喃一声。
恍然间,一串蓝色的吊坠出现在了她的手上。
看着手心的吊坠,少女那清冷的俏脸上,情不自禁的露出了一抹欣然笑意,宛若清雅的水仙绽放。
“这个时候,你在干什么呢?”
……
天斗城,七宝琉璃宗的驻地。
月色下的庭院,一个小女孩双手握着竹刀,进行着每天的日常训练,挥斩刀剑。
而另一旁的石桌上,一只小萌物慵懒的趴在桌上,目光看着小女孩的训练,小尾巴时而甩动,时而伸出小软舌舔弄整理自己的漂亮的毛发,显得很是悠闲自得。
“小言雀!爷爷来看你了!”
突然间,一声气势如虹的朗笑声传来,把正在修行的言雀吓了一跳,还有悠闲躺在石桌上的小菊,它被这一声惊吓得立刻炸毛,然后几个跳跃,动作利索的爬上了言雀的身上,在言雀的脑袋上,缩成了一团。
言雀闻声,连上的惊色也变成了喜色。
这熟悉的声音,不正是她敬爱的师祖爷爷,剑斗罗吗?
言雀收起了竹刀,快步的向着大门方向跑去,可是还没有到,大门就被打开。
看着出现在眼帘中的几位熟悉的身影,言雀愣了。
“会长姐姐!蔺姐,叶梓姐,你们怎么都来了?”言雀惊喜的叫道,快步的跑到了几位姐姐的面前。
“哈哈哈,小言雀,好久不见了。”
“还有小菊,快给姐姐抱一下,怎么久了,有没有想姐姐啊?”
看着玉手伸来,小菊惊慌的想逃,但是它一只小小的百年魂兽,怎么可能逃过魂宗的魔手?只能乖乖的接受揉捏的命运。
能和红樱的姐姐们在天斗城相遇,言雀心中也是很高兴,至少在这里能有朋友一起玩,不像自己的师父,最近都不怎么理自己了。
说起师父,言雀也很奇怪,因为最近的师父,那一直挂在脸上的微笑都消失了,好像有心事。
“姐姐,你们也来参加这个大赛吗?”言雀好奇的问道,不然,她实在是想不通,师祖爷爷为什么要带她们过来。
叶梓点了点头,微笑说道:“宗主大人打算让我们参加这个全大陆高级魂师学院精英大赛,听说挺有趣的,我们就过来了。”
“当然,主要是终于能从宗门里出来了,我要在天斗城好好的玩上一阵子!”一旁的红绫音兴奋的说道。
“对了,我亲爱的在不在这里啊?好久没见他了,我要给他一个热情的拥抱!”
听了红绫音这豪放的话,言雀嘴角不禁扯了扯,连忙摇头说不在。
她绝对不想有一个这样的师娘啊!
……
“依旧是皎洁的明月啊~”
曾易躺在屋顶之上,仰望着夜空,吹着这熟悉的夜风。
自从经历了上一次的魂圣追杀后,最主要的还是经历了那个魂圣的幻境后,曾易也终于认清了什么是现实。
自己终究不是这里的人啊!
孤独感!
这种感觉,曾易很久没有体会过了,或者说,曾易选择了遗忘。
选择去遗忘前世的记忆,哪怕是作为穿越者的证明,系统,也跑了有十几年了,曾易快要忘记它的存在了。
在这个比较熟悉,但却陌生无比的斗罗世界中,把自己当成一个原住居民生活下去。
交了朋友,拜了师,加入了宗门,曾易以为自己能在这个世界找到属于自己的归属,得到一个可以安居的家。
但是,当那些藏在心底的记忆翻涌而出时,曾易只是感觉到了无尽的孤独,始终与这个世界格格不入的感觉。
终究,还是一个外人啊。
魂师之间的争斗,宗门势力之间的勾心斗角,明争暗斗。
曾易并不喜欢这样,他一直希望,自己能平静的生活下去,不是去做最强,但能自保,能左右自己的命运就行。
但是,展露出尖角的他,已经是出现在各大势力的面前了,麻烦会不断的找来。
“如果,当初要是没有踏入魂师界,要是还在村里生活,那样的日子,也不赖,你说是不是?”
曾易轻声说着,像是在和朋友述说的心中话,但是,周围却没有一人。
一片金色的羽毛从夜空上飘然滑落,落在了曾易面庞的上方。
曾易不禁伸出了手,把那金羽抓住。
但那金色之羽却化作了光离子,在曾易的指缝间消散。
“你还是来了。”就在曾易的身后不远处,一道倩影站立。
她一身白月金纹的衣裳穿在身上,也遮盖不住那窈窕妙曼的身躯,一头淡金色的顺滑长发披散在肩头,如金色的瀑布一般,垂直至腰间。
面部被一层紫纱给遮挡住,让人看不清她的容貌,但那露出的盈盈如秋水般的眼眸,内含着一股神圣的气息,让人觉得高贵而威严。
听闻曾易这句话,千仞雪愣住了。
为什么?
这句话的意思,好像他早就知道自己会出现一样?
看着他毫无顾忌的躺在前方,千仞雪美丽的双眸中一片复杂之色,沉默不语。
这份寂静持续了近一分钟,最后被一道空灵悦耳的声音打破。
“你早就知道了?”
“没,前些日子知道的。”
曾易笑了笑,站了起来,转身面对着这位老朋友。
“要带我去武魂殿吗?”
千仞雪并没有立刻回答曾易的问题,只是看着曾易脸上那淡淡笑容。
可是,她却看到了嘲弄,讥讽。
此刻,她的心情无比的难受,心如刀割一般。但面纱之下,面色依旧不变。
良久,心中的各种情绪,都化作了一声叹息。
“曾易,跟我走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