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都市异能 原來我是隱世高人-第二百八十七章 另有其人熱推

原來我是隱世高人
小說推薦原來我是隱世高人原来我是隐世高人
“给爷跪下说话!”
感受到万古不朽身蕴含的磅礴力量,蓝忘川极为膨胀地开口,抬脚朝着万界圣君踩下。
此时,又有孽灵来了,与许言、牧十剑、守护者传人爆发了战斗。
且还有一些被孽灵追杀逃到这里的圣人,此时都是劫后余生一般地在一旁休息观战。
乘龙引凤 卧龙生
万界圣君的体型与万古不朽身比起来十分渺小,然而他的气势足以压倒诸天,身后一万座本源真界闪耀,身形爆射而出,与那只巨大的脚碰撞。
砰!
毫无悬念,那只巨大的脚刹那间崩碎,万界圣君化为一道流光冲天而起,重重一拳砸在了万古不朽身的胸膛上。
随着沉闷的碰撞声响起,万古不朽身寸寸崩坏,化为无数光点消散,露出了蓝忘川那惊怒交加的身形。
这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间,其他人只见到万古不朽身一脚踩下,然后自身就崩碎了。
“为什么!为什么你会这么强,明明你没有特殊血脉也没有特殊体质!”
蓝忘川开口怒吼,身体再次出现变化,体表多了一层龙鳞。
且他的变化还在继续,背后冒出火焰,形成了一双凤凰之翼。
“龙凤变!”
低沉的声音从模样大变的蓝忘川的口中响起,旋即他身形爆射而出,速度比之闪电更快。
他曾剥夺吞噬了真龙的血脉与真凤的血脉,并且融合为了龙凤血脉,可以进行“龙凤变”,同时具备两大至强真灵的力量。
万界圣君十分平静,身形同样迅速闪动,速度丝毫不比此时的蓝忘川慢,与蓝忘川在高空中轰然对碰。
两人各自轰出一拳,两只拳头碰撞的刹那天地都寂静无声。
紧接着毁天灭地的能量冲击爆发,万界圣君与蓝忘川都是倒飞而出,身形在空中退出千米才停下。
这是第一次正面对拼中蓝忘川没有处于下风!
“你不可能是我的对手,我是不会输的啊。”蓝忘川凝视着万界圣君,开口道。
此时的他左眼为真龙之瞳、右眼为真凤之瞳,背后真凤之翼舞动,紧握的右拳宛如真龙之爪,散发出的气息远远超越大道圣人层次。
真龙与真凤的完美结合,会诞生远远超越真龙与真凤的全新力量,而此时这股力量被蓝忘川所掌控,成为了他的底牌之一。
轻描淡写的年轻
“龙凤之力的确强大,但也仅此而已。”万界圣君淡淡开口。
在他身后,一万座本源真界释放出无比磅礴的能量,瞬间注入他的体内,且下一刻一万座本源真界融入了他的体内,让他散发出的能量波动上升了数个级别。
轰!
官门 九月欢颜
万界圣君刚刚抬起脚,下一瞬蓝忘川就被一拳轰飞,而万界圣君出现在了蓝忘川原本所在的位置。
蓝忘川被一拳轰飞数百万米,途中甚至撞爆了一头孽龙与一群孽灵,最终撞击在大地上,将天道禁地的地面撞击出了一个巨大的裂谷。
他倒在裂谷最深处,身上的龙鳞已经破碎,胸口处更是有着一个血洞,龙凤真血正朝外流淌着。
突然间,万界圣君的身影出现在裂谷上方,散发出的能量波动足以压塌大千世界。
他开辟的万座本源真界对应着诸天万界,而此时将万座本源真界融入体内,就如同将诸天万界融入了体内、获得了整个诸天万界的力量。
此刻,他就是诸天万界的力量集结体以及化身。
“凭什么你没有特殊体质和特殊血脉也能这么强?”蓝忘川那双龙凤之瞳凝视着万界圣君,再次不甘地开口。
他明明已经获得了各种强大的体质与血脉的力量,为何会屡屡被一个没有特殊体质与特殊血脉的人打爆?
“特殊体质与特殊血脉也只是体质和血脉,我本身就有属于自己的身体和血脉,又何须特殊体质与特殊血脉?”万界圣君开口反问。
没有等蓝忘川回道,他右手握拳轰出。
诸天万界拳!
超凡 黎明
这一次的拳芒前所未有的强大,撕裂了天道禁地的地面,也将蓝忘川彻底轰爆。
即使蓝忘川体表有龙鳞护体也起不到任何抵挡作用,刹那间就化为了渣渣,但……他依然没有死!
铁窗
不灭之魂冲出裂谷,蓝忘川再一次重塑了身体,看向万界圣君的目光有着深深的忌惮。
他几乎无法被杀死,毕竟拥有着诸多不死之身以及长生体质和不灭之魂,加之数不胜数的体质、血脉,即使一心寻死也不见得有办法自杀成功。
但他生出了无力感,面对那个自信的身影,似乎没有了可以战胜的办法。
“守护者传人,你有办法找到天道圣石吗?”就在此时,叶墨带着童可可和天翼飞了过来,第一时间朝守护者传人询问。
紧接着,他又将地图上备注的天道圣石以及封锁天道禁地的力量的因果关系说了一遍。
“天道圣石?”守护者传人闻言微微蹙眉,开口道:“那是由无敌者一脉镇守的地方,有无敌者一脉的传人在,应该没有任何生灵可以接近天道封禁台才对,更别说拿走天道圣石。”
说完,他看向那封锁天道禁地的光幕,突然想到了什么,难以置信地道:“难道这光幕就是天道封禁台失去天道圣石后自动释放的天道封禁术!”
他之前就觉得这封锁天道禁地的力量有些奇怪,但由于有无敌者一脉的存在,所以并未联想到天道封禁台,现在看来是他想得太美好了。
或许天道封禁台真的出了问题,所以才会出现这道封锁天道禁地的光幕。
“你们现在才发现,太晚了。”蓝忘川听到守护者传人与叶墨的对话,讥讽地道:“你们不会以为封锁天道禁地、放出孽灵、毁灭炼狱都是我一个人在行动吧?”
“这根本就不是我想出的计划,我只是想从中占得些利益,比如在封锁天道禁地后剥夺吞噬一些人的体质和血脉,然后在炼狱被毁灭时离开而已。”
万界圣君心中生出不好的预感,一步踏出,释放出磅礴的伟力禁锢蓝忘川,开口问道:“这些到底是何人的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