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k2fo優秀都市异能 我在東京教劍道 範馬加藤惠-057 這麼誇張的嗎?分享-ljijv

ek2fo優秀都市异能 我在東京教劍道 範馬加藤惠-057 這麼誇張的嗎?分享-ljijv

我在東京教劍道
小說推薦我在東京教劍道
临选美开始还有半小时,操场上已经人山人海。
本来一个高中的文化祭不会有这么多人的,但是今年北葛氏高校在文化祭之前出了个名人,导致很多人慕名而来围观。
第一天三年B班的演武效果又太好了,和马跟自称北川沙绪里的女孩的战斗,已经在口耳相传中变成了现代忍术对决。
毕竟和马和那女孩都表演了一次助跑上墙加后空翻的连招,被好事者吹成忍术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结果文化祭第二天,来的人比第一天更多了,以至于很多开小吃店的班级准备的材料根本不够,只能派人火速采购材料。
据说日南会长还做了一下变通,以学生会的名义出动学校那辆用来给食堂备货的货车,运了一波食材回来应急。
和马还听说隔壁班有个家伙靠着卖冰棍发了笔小财。
那家伙的梦想,据说是像寅次郎的故事里的寅次郎那样,靠一路摆摊做小买卖走遍日本,然后出一本游记。
他的千里之行,可能就靠和马带来的人气,迈开了第一步。
总之这么多因素的叠加,让此时北葛氏高校的操场上挤满了人。
和马不懂声响的混在人群里,听着人群闲聊。
“那个帷幕是什么鬼?在演大河剧吗?”
“不知道啊,据说是高年级的大小姐学姐带来了仆人,专门围了个地方给自己换衣服。”
“大小姐啊,为什么这样的大小姐会来我们这破公立啊?”
“没听说吗,是追着那个桐生学长转学过来的。”
“桐生学长吗?等一下,周刊方春说的那个大小姐,原来是真实存在的吗?我以为是杜撰的!”
……
和马听见有人这样议论着,不由得看了眼南条家搭起来的帷幕。
这时候,司仪已经走上了舞台。
“各位同学,下午好,久等了!看到是我这个副会长出来,你们是不是很失望啊?我告诉你们一个好消息吧!日南会长,要亲自参加这选美!所以才换我担任主持!
“欢呼吧!你们可以见识日南会长那绝代的风华了!”
下面的学生一片躁动,虽然他们早就通过这样那样的渠道听说日南里菜会参加今年的选美,但实际听到确定的消息的时候,还是忍不住欢呼起来。
和马通过欢呼声,认识到日南里菜在男生中可怕的人气。
和马通过原主的记忆,知道日南里菜是个刚进学校就十分引人注目的美女,她高一的时候就有无数人期盼她参加北葛氏高校的选美。
和马觉得奇怪的是,明明委员长也有不输给日南里菜的容姿和气质,怎么就没有同样的人气。
至于美加子,美女是美女,但气质太像好兄弟了,就是那种和你的情谊像一杯酒像一首老歌的好兄弟。
按和马的理解,男人是不会把这种妹子当恋爱对象的,都是等很多年以后,夫妻关系失和,才想起当年那个好兄弟一样的假小子,不由得想要是当年和她在一起了,现在应该会更快乐。
现在嘛,还不是美加子的黄金时代,男生们还不懂邻家女孩的可贵。
总之,当年两年北葛氏高校大半男生梦中情人的日南里菜,终于要登上选美的舞台了,男生们这个反应也很正常。
而南条作为新转学过来的美女,人气肯定比不上日南里菜。
刚刚议论南条家的帷幕的那俩男生,显然就还没有见识过南条保奈美的魅力。
副会长在讲台上又说了几个笑话炒气氛,但是效果其实很一般。
在和马看来,这个副会长就是那种自以为很幽默的人,整天讲些段子什么的。
这种人上辈子和马在酒桌旁边见多了,把段子和黄笑话当幽默,丝毫不知道自己的行为有多么的粗鄙。
真正的幽默感是什么和马也说不清楚,他只知道自己偶尔会有一些突发奇想,说出来就能逗乐一桌人。
有时候甚至可以把一些别人扔出来的很尴尬的笑话和段子带来的冷场效果给化解掉。
这个副会长,没有幽默感呢。
和马如此评价道,并且忽然冒出一个念头:这副会长大概追不到日南里菜。
和马做出评价的同时,副会长也说完了段子,然后开始进入正题:“时间已到,大家听我的无聊话大概也听腻了,那我们就跳过开场白,请各位MISS北高的候选者上台吧!”
说完他对着学生会搭建的更衣用帐篷那边做了个请上台的手势。
早就等在帐篷门口的妹子立刻掀起门帘,然后日南里菜就一马当先的走出帐篷。
和马眯着眼睛,视线和大家一样,追随着日南里菜走上舞台。
这牛仔热裤加上下摆掀高绑起来、露出肚皮的上衣,是和马熟悉的80年代流行范。
这个年代的流行范和马还是挺能接受的,再过几年就要开始流行宽肩上衣加烟熏妆了。
那宽肩上衣,和马总感觉像赛亚人的战斗服,就贝吉塔穿的那种。
周星驰在《少林足球》里,还恶搞过这种80年代的流行装扮,看来对这种流行颇有微辞的不止和马一个人。
本来和马以为,日南里菜会凸显自己的胸大肌,没想到她选择SHOW长腿和细腰,相比之下跟在她身后出来的那些卯足了劲的女孩们,倒是落了下乘。
然而这波人里没有南条保奈美和藤井美加子。
委员长神宫寺玉藻跟在队伍的最后面,但是那身和服的冲击力太强,直接把众人的目光从日南里菜身上吸了大半过去。
和马听到有人在说:“白底墨色纹,这个配色的和服很少见啊。”
“那是神宫寺学姐啦,家里是个超级老字号的和果子屋,据说德川家康当年搬到江户来,最喜欢的就是他们家进献的点心,然后还从自己的家纹上,分了三分之一的葵花叶给神宫寺家呢。”
和马挑了挑眉毛,忍不住往窃窃私语的人那边看去,结果发现又是刚刚讨论南条家的帷幕的两人。
这两人话怎么这么多?
和马回想了一下,发现自己见过神宫寺家店铺的纹章,就印在神宫寺带过来的点心盒上,但并没有什么三分之一的葵纹。
日本的家纹系统挺复杂的,经常会发生主君或者贵人把家纹的一部分当作赏赐的情况,有时候通过单纯的分析家纹,就能知道这个家族过往的荣耀。
如果真有德川家康赏赐三分之一的三叶葵这种事,葵纹绝对会被放在最显眼的位置,彰显家族的显赫。
看来这只是普通的中学生瞎吹罢了。
和马继续看舞台,这时候副会长已经发现少人了:“咦,怎么少了两位?难道是日南会长亲自参加选美的消息震撼到,所以退出了吗?”
他话还没说完,日南里菜就一把抢过话筒:“别说这种话,很失礼的。南条学姐应该是有什么事情耽搁了。但是为了比赛的公平,我们也不能等太久,下面让我们一起来高呼南条学姐的名字把她喊出来吧!”
和马对日南这一手是服气的,把一个突发事件,变成了仿佛安排好的彩蛋一样,还顺便能带热气氛。
“南条学姐!”日南里菜拿着话筒带头大喊,“再不出来我就要把冠军拿走了哟!来,大家一起喊。”
男生们很开心的跟着一起瞎喊起来。
这时候,南条家的帷幕打开了一角,南条保奈美落落大方的走出来,也是一身青春动感系的打扮,短裤,在恰到好处的位置系紧的休闲衫,还有挂领口的蛤蟆镜,根本就是针对日南的装扮进行了对应的“配装”。
和马瞬间懂了,南条这是根据日南穿的衣服,现场换的衣服。
现场有南条家的保镖,都是耳朵上带着耳麦那种,应该是他们用无线电告诉帷幕里面日南的穿衣风格。
日南里菜看着南条保奈美,笑道:“学姐,不至于吧?”
“我认为全力以赴是对对手的尊重。”南条笑眯眯的回答道。
这时候,美加子从帷幕里钻出来。
她一改平时好兄弟的印象,一袭长裙,看起来就有种大小姐范儿。
不得了,美加子也有大小姐范儿了,真是人靠衣装啊。
不过她行动的方式还是和往常一样,一出来就推着南条:“好啦好啦,对峙什么的等上了舞台再说,后面还有的是可以让你和日南分高下的环节呢。”
看到这样的行动,和马确定那个是美加子没错,没有被南条家有什么奇怪的科技给洗脑了。
南条和美加子上了台,日南就把话筒还给了副会长。
“哎呀,今天这个选美,上来就火药味这么足啊!同学们,我燃起来了!下面,让我们按照选手号码,请每位选手介绍下自己!”
自我介绍这个环节,说实话,出乎意料的普通。
日南里菜只是很规矩的介绍了下自己的年级班级,还有在做读者模特这种事,就没了。
和马本来还以为她会来点劲爆的,比如对全场男生宣布:“我知道你们都杂志上发的我的写真来施法了,就冲这个你们就得给老娘一票对不对?”
或者宣布“我对普通人没兴趣,如果有外星人、未来人和超能力者请来找我吧”。
和马推测,南条本来也是准备在自我介绍环节整活的,但看日南居然不整,所以也很规矩的自我介绍了一番完事。
倒是委员长,在自我介绍的时候公然宣称“我的特技是吹大号练出来的,我声音很大很精神”。
接着就是占整个选美时间最多的环节才艺展示了。
明明是选美,最后大家投票肯定是投最能勾起自己欲望的妹子,却偏偏还要展示才艺。
就和自我介绍一样,日南里菜作为一号选手,首先登台。
“我就简单的唱个歌吧。”她说,“我唱一首松圣子的《蓝色珊瑚礁》。”
和马一听松圣子,就想起自家那把刀。
他不久前才把刀架后面的松圣子海报换成了从太映那边拿到的水手服与机关枪的电影海报。
和马上辈子听青之珊瑚礁是因为岩井俊二的电影《情书》,那里面男主临终的时候,就唱着这首歌,表达他对曾经届不到的恋情的怀念。
日南里菜的声音其实挺不错的,有点松圣子那味道了,但是比起昨天北川沙绪里展现出的歌喉,那就差得有点太多了。
不过这样比对日南里菜来说有点不公平,人北川沙绪里可是带了天籁之音这个先天词条的。
才能这种东西,有时候就是不讲道理。
日南里菜一曲唱完,操场上群情激昂,和马仔细观察了一下,发现除了为日南里菜叫好的,还有一部分人是在期待南条如何“应战”。
和马其实也挺期待的。
“哥,你要吃饼干吗?”千代子不知道什么时候跑到和马身边,手里拿着一袋威化饼。
和马抽出一根威化饼同时问道:“你不在帷幕里面凑热闹?”
“我看哥哥你一个人在人堆里挺寂寞的,就出来陪你了,感动吗?”
“感动了。妈蛋,阿茂今天也打工?”
“是啊,他啊打工的日程排得超满的,然后晚上还要学习到那么晚,还要练剑道,我真担心他什么时候累垮了。”
和马心想不会的,他可是法律的骑士,这词条那么昭和,他哪有那么容易累垮。
妈的我也好想要这种词条啊。
“啊,是鸡蛋子。”刚刚还说着担心阿茂的千代子现在注意力完全转到了舞台上,“咦,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人拿着乐器?”
和马赶忙看向台上,然后乐了,鸡蛋子这是把整个吹奏部都拉上了舞台啊。用吹奏部作为自己才艺表演,真有你的啊,神宫寺。
神宫寺玉藻拿着话筒:“我的才艺表演,本来打算吹大号的,但是那和我的形象有点太不匹配了,穿着这身和服吹大号,感觉超级怪。所以我给大家打一段太鼓吧。”
千代子把嘴里的饼干一下全喷出来了:“她要表演什么?”
和马抹掉妹妹喷自己脸上的饼干渣,回答道:“我没听错的话,可能是太鼓。”
“太、太鼓?”千代子眼睛瞪得溜圆。
和马正要回话,就看着几个穿着那种日本传统的“苦力装”的家伙,扛着一面鼓上了舞台。
所有人的衣服上都有神宫寺家的家纹,就跟旗本武士一样。
那鼓上面也一样有家纹,果然同和马印象中一样,没有什么三叶葵的三分之一。
神宫寺麻溜的把和服的水袖卷起来,用绳子绑好——日本女人穿和服的时候为了干活不碍事,专门有一种把和服水袖绑起来的手法。
神宫寺那这样熟练的一个人把水袖绑起来,说明她在家里经常会干活。
南条就说过她自己不会绑。
绑好水袖之后,神宫寺玉藻从家丁手里接过鼓棒,然后忽然想起什么,把鼓棒夹在腋下,再次拿过话筒:“对了,介绍一下,这两位是我家和果子屋的老顾客,今天听说我要表演太鼓,专门来助兴。
“三味线演奏家小山先生,尺八演奏家井上名人。”
两位看起来已经四十岁的男人随着南条的介绍,微微躬身行礼。
和马不由得扶额。
他感觉这个表演听完,在场所有人都要上个BUFF……
台上的神宫寺想把话筒递给学生会的成员,突然目光落到自己忘记介绍的人身上,赶忙补充道:“啊,对了,还有能剧表演家日下部先生,他负责开场那一嗓子。”
那能剧表演家看起来好像很光荣的样子,对下面的年轻人连连挥手。
和马已经说不出话来。
和果子屋,这么夸张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