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17x4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 武神世界的修真者 愛下-第一千三百三十章 仙宮叛徒展示-1fhar

x17x4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 武神世界的修真者 愛下-第一千三百三十章 仙宮叛徒展示-1fhar

武神世界的修真者
小說推薦武神世界的修真者
付艳红可能早就猜到了杨玄要问这个问题,脸上也没有什么奇怪之色,闻言道:“逆流之法是我仙女宫的不传之密,历来只有宫主和宫主继承人才能修炼,我蒙恩师错爱,被传授逆流之法,也不精熟,让前辈见笑了。”
杨玄倒是没想到她还是下一任的宫主继承人,不过重点不在这里,他又问:“你还是说说逆流之法的来历吧。”
付红烟道:“前辈,关于逆流之法,只能在我仙女宫特定的地方进行修行,具体方法恕晚辈不便说,至于其中奥秘,晚辈也不是很懂。”
她顾左右而言他,杨玄算是听明白了。
逆流法这种逆天的技能,肯定是仙女宫最大的秘密,先不说付红烟所知不多,就算是知道,也肯定不会告诉杨玄。
杨玄也没想到要从她这里获得其中秘密,一切等到了仙女宫再说。
从古神庙去仙女宫的道路十分遥远,赫丽姆徘徊在外,杨玄无法使用自身力量,那样容易引起赫丽姆的注意,所以也不急,就随着仙女宫的车队,匀速前进。
一路上,孙小雅自然是没再找过杨玄,就算是无意中看见了,也是把头扭到了天上,故作不见。
李长风这段时间可算是逮着机会了,跟牛皮糖一样粘在孙小雅后面,鞍前马后,而且还乐在其中。
他也没再来招惹杨玄,估计是怕杨玄摩擦他。
反倒是果小香,时不时的跑来和杨玄说话,活泼的要死,叽叽喳喳的,有什么事都和杨玄说。
这一天,车队经过一座城池的时候,因为补给品消耗完毕,所以停在了城外。
付红烟派人进程补充物品,杨玄闲着没事,也进城去闲逛。
果小香自告奋勇,要给杨玄当导游,杨玄也不推辞,由她去。
这座城池十分繁华,城中车水马龙,人来人往,十分热闹。
果小香少女心性,看什么都新鲜,这个摊位上瞧瞧,那个摊位上看看,还买了不少的小玩意,十分尽兴。
杨玄倒是无所谓,随便走走转转,融入人群之中,一边注意观察赫丽姆的动向。
突然,一个惊讶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杨玄?”
杨玄回身一看,喝,巧了,竟然是那个奸商毕石。
果小香扑闪着大眼睛惊奇道:“你原来叫杨玄啊?”
这也没什么好隐瞒的,杨玄微微点头。
毕石走过来一看,竟然真的是杨玄,惊喜道:“我擦,你竟然没死。”
杨玄没好气的道:“说的这是什么话,你怎么在这里?”
毕石似乎很高兴,道:“我可不就是四处乱转么,你怎么会在这里?”
杨玄不想告诉他自己的目的,随口道:“路过!”
毕石看了看杨玄身边的果小香,却不认识,于是靠近杨玄,压低了声音道:“嗨,既然遇见了,就是缘分,这里有一单生意,有没有兴趣?”
“没兴趣!”杨玄一口气回绝。
“哎哎哎,这就没意思了啊!”毕石叫道:“你还没听我说什么生意呢,这一笔买卖下来,我保管你赚的盆满钵满。”
杨玄没好气道:“说了没兴趣,就是没兴趣。”
毕石讨个没趣,讪讪的不说话了。
这时候,恰好遇见孙小雅领着人经过,她看见果小香和杨玄,眉头一皱道:“小香,你怎么在这里,过来帮忙。”
果小香不情愿的哦了一声,却不敢违抗师姐的命令,只能磨磨蹭蹭的走过去,一步三回头的随孙小雅去了。
毕石不认识果小香,却认得孙小雅,知道她是仙女宫的人,有些惊讶,问:“你怎么和仙女宫的人搅道一起去了?”
杨玄懒的跟他解释,道:“还有事没,没事我走了。”
“别呀,我说的这个买卖,与仙女宫还有关系呢。”
与仙女宫有关系?
杨玄来了一点兴趣,问:“到底是什么事?”
毕石左看看,右看看,道:“这里说话不方便,你跟我来。”
杨玄跟着他来到了一个僻静的巷子,毕石这才神神秘秘的道:“这事说起来压,透着玄乎,你知不知道关于仙女宫还有一个传说。”
杨玄问:“什么传说?”
毕石再次压低声音,道:“传说呀,这仙女宫的女人会仙法,能让时间倒流,神奇着呢。”
杨玄眉头大皱。
他心说这并非传说,而是真的。
可这种秘密,怎么会被毕石这样一个跑江湖的知道,有点奇怪。
毕石见杨玄不说话,得意道:“你想啊,能让时间倒流,那可不是无敌了吗?别的不说,我如果能让时间倒流,我就去赌马,保准猜一个赢一个,大赚特赚。”
杨玄不耐烦的打断他的臆想,问道:“到底怎么回事?”
毕石道:“你急什么啊,听我说。”
他接着道:“前不久,江湖传说一名仙女宫的弟子叛逃了,出来来的时候,偷走了仙女宫的镇宫之宝,而这件宝贝,正是能令时间倒流的关键呢。”
有这样的事?
杨玄眉头大皱,又问:“然后呢?”
“然后,听说这女人跑到了这里,各大江湖帮派正在找呢,你想呀,如果我们能先一步找到这个女人,拿到那件宝贝,就算自己不用,转手一卖,那可都都白花花的大元啊。”毕石眼睛放光道。
杨玄盯着他:“这么好的事,你那么好心,能告诉我?”
毕石道:“我这不是一个人嘛,得找个帮手嘛,怎么样,见者有份,我们五五开,如何?”
“不如何!”杨玄道:“这种捕风捉影的事,你也信?”
毕石急了:“嗨,你还真别不信,我听说附近最大的宗门沧浪宗已经找到了这个女人的下落了。”
杨玄正要说话,巷子外面突然一阵吵闹。
两人往那边一看,是一帮穿着青蓝色衣服的人吵吵闹闹的走过,还五花大绑着两个年轻人。
“是沧浪宗的人。”毕石往回缩了缩身子,道。
杨玄问:“沧浪宗就在这个城里?”
“不在,但离得不远,这两天沧浪宗的人跟疯了一样,四处抓人,也不知道他们在干什么。”毕石道,突然眼睛一亮,看向杨玄:“该不会就是在找那个女人吧。”
杨玄看了看他道:“让他们找去吧,与我无关。”
“别呀,你难道对那件宝贝不感兴趣吗?”毕石急切道。
“不……”杨玄刚说了一个字,突然心中一动,停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