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3ilx熱門都市异能小說 次元入侵現實地球笔趣-874.原始講道-edc22

a3ilx熱門都市异能小說 次元入侵現實地球笔趣-874.原始講道-edc22

次元入侵現實地球
小說推薦次元入侵現實地球
874、原始讲道
来自九圣元灵的传承,这让刘浩心中想法就多了起来。
九圣元灵,又称之为九头狮,阐教弟子太乙真人的坐骑,来源之处不可知,在刘浩熟悉的神话故事之中,也唯有在西游记‘九曲盘桓洞’出现过,属于善良秩序的妖怪,最大的特点就是‘好为人师’。
仔细的回忆了自己对九圣元灵了解的状况,想来想去,这九头狮除了‘好为人师’这个缺点之外,还真没其他可恶之处。
倘若这个传承出现在洪荒世界之类,刘浩也不会多想,可在这昆仑祖脉之中,就不得不防了。
不是防备妖族之流,而是对阐教的防备,鬼知道阐教设立这么一个专门针对妖族的传承之地是什么样的心态,若说单纯是为妖族着想,打死刘浩也不会相信,这其中必定是有所图,或者说,这其中的算计可不小。
知道了传承来自阐教,刘浩的心思更淡了,不说这传承好不好、适不适合他,光这里面的因果就足以让他退避三舍,若是进入之前知晓的话,送上门来他也只会嫌弃不已。
“布局吗?这些雕像是各方势力的布局不成?”
刘浩陷入了沉思之中,附近银狼看到刘浩状况有些跃跃欲试起来,几次想要动手,也都不得不停了下来,不是别的,而是银狼知晓哪怕是自己偷袭,也难以做到一击必杀,到了那时,就必须在这个小小的浮空岛屿上不死不休了,无论输赢,岛屿必定会崩溃,太得不偿失了。
刘浩对自己生命看得比什么都重,又怎么可能将自己破绽暴露给临近的敌人,只不过是做做样子,给银狼一个善意,他同样不认为银狼会傻到偷袭自己,给银狼的善意,是让他抓紧时间趁着不需要防备自己的情况下赶紧朝着传承中心去的意思。
银狼抛弃了和刘浩厮杀的想法之后,也立马发觉了这是个机会,多疑的她朝着刘浩撇了几眼,眼看刘浩还处于沉思之内,她再不等待,全力朝着中心跳跃而去,只见流光一闪,银狼已经失去踪影,刘浩也从演戏之中醒来。
“这些妖族来者,能进入传承之地的,一个个都有着准圣修为,都准圣了,还对九圣元灵的传承万分期待,是不是说明这里头存着众多好货?”
刘浩虽没有想要得到其中传承之意,但已经入了大门,想走也走不了了,干脆好好看看里面都有些什么好东西再说,看一看阐教到底以此做出那些布局再做计较。
有了决定,刘浩身形一闪,踏入中心区域,这个中心区域,说起来依旧是一个浮空岛屿,只不过这个岛屿和那些旋转岛屿相比,大了无数倍罢了,说是岛屿,但和一方大陆也没有太多区别,只不过这个大陆更像是一座座山脉结成的山川结构,这种视觉,让刘浩第一个想到了自己体内的‘翠屏峰’灵宝,眼前这个传承之地,就好似一个山形态的灵宝放大了无数倍一般。
想一想阐教本身就擅长炼器之法,刘浩又觉得自己这份猜测多半要成真,甚至外围那些浮空小岛屿很可能都只是这件灵宝的一部分而已。
“如若是真,那这件灵宝的操控着又是何人?九圣元灵?”
刘浩一开始不认为九圣元灵能够做到,可随即一想又觉得多半是九圣元灵在为之,昆仑祖脉之中的雕像到底来自何方刘浩再懒得想,但有一点可以确定的是,那方世界的等级很高,高到很可能随便来一个无名之辈,都能在地仙界吊打昊天那种;如此一来,这个雕像传承操控者乃是九圣元灵就不意外了。
只不过,九圣元灵如何操控就是个问题了,其他人或许还不用去想,但阐教本身出身昆仑,这里说是他们老家也不为过,人家就近操控还真是合情合理。
掉入他人灵宝空间之内,这种危险等级可不小,刘浩不得不提起百分之二百的心思应对,进入中心位置,他神识第一时间探入岛屿之内,深入其中,过不多久,就发觉了不同,这种不同他却十分熟悉,正是灵宝的禁制是也!
只不过这个禁制在这里似乎被放大了无数倍,仔细观察就能知道,这乃是真正的‘道纹’是也。
这个发现,让刘浩震惊不已。
他很清楚,任何一个先天灵宝之内的禁制皆是‘道纹’,只不过这些‘道纹’太过精密,有如芯片一般,修为越高,就越能看透其中运行模式,就好比自带显微镜一般,修为越高的,显微镜的倍数也越高,能看到的纹路也越多。
以刘浩如今修为,连‘道文’都有些吃力,就别提‘道纹’全体了,今日误打误撞之下,居然可以在这浮空岛屿灵宝之上看清,如何让不震惊?
这一份诱惑实在是太大了,原先什么别搭理之类早就被他抛得一干二净,什么因果,日后再说,如今最迫切的就是趁机好好参悟一下这些‘道’的纹路,期待从中得到‘道’的本质。
道之纹路,乃是天地运转根本,每一条纹路都有着其神刻的意义,就好比芯片之中的指令集一般,缺一不可,少了任何一道纹路,都可能让这个芯片陷入瘫痪之中。
灵宝之中的禁制就是道之纹路的一种体现,如果将一件先天灵宝做为一个产品的话,这个产品就一定具备着某些功能,比如电视机、收音机之类的指向性作用,这些指向性作用的来源就是其中的禁制;
故而,掌握了这些禁制之中的道之纹路,就等于掌握了某些产品的制作之法,掌握了更好利用这件灵宝的能力,将其发挥到最强。
当然,这些都不过是小利益,最大的好处,却是通过这些道之纹路来解析世界,因为更进一步的说法,世界本身也是一个产品而已,倘若掌握了这方世界之中所有的道之纹路,也同样意味着将这个世界彻底的掌控。
这就是为何许多先天灵宝能发挥出的威力比某些后天灵宝还要弱一些,可让修士选择,绝对会偏向先天灵宝的缘故,后者只是一个单纯的工具,而先天灵宝,却是一条通往更高处的道路使然,聪明人根本不需要犹豫。
脚下这个岛屿,便是一件先天灵宝,刘浩心中虽疑惑万分,不知道为何区区一个坐骑都能得知,且将其毫不犹豫的仍在雕像之内做为传承刷选之物,这种不合理让刘浩觉得阐教必定有着更多索求,只不过,这些都只能是后事,眼前不管日后因果如何,全身心投入到参悟这些道之纹路再说。
这么好的机会,他可不想错过,要知道哪怕是他完全炼化的‘玄武印’也难以探究其中道之纹路,甚至只能依稀看到些许‘道文’而已,想要真正参悟,更不知哪个岁月方可。
当刘浩全身心投入其中的时候,也发现想要参悟还真不是一般的困难,这种感觉就好似他本身不过是高中学历,却强行的去参悟博士应该学习的知识一般,只能看到一些懵懵懂懂之处。
好在哪怕许多都看不懂,可根据灵宝的禁制还是能猜出许多,这让刘浩的收获已经足矣。
岛屿之中,那些踏入中心岛屿大陆的大妖们早早就朝着更中心位置掠去,唯独刘浩盘坐在一座小山包山腰,仿若一尊雕像一般,根本懒得搭理什么可能的传承,他可不认为有哪些传承能够和‘道之纹路’相媲美之物。
唯一可惜的是这些道之纹路太过深奥,刘浩靠蒙待猜的,花费了好久才将第一道禁制解开,他没有立马进入第二道禁制,而是反过来继续参悟第一道禁制之中的解说,靠着揭开谜题得到了答案再反身学习题目之中的各种深意,又所得更多,反反复复好几次之后,刘浩才意犹未尽的朝着下一道禁制而去。
非是他已经将第一道禁制之中的‘道之纹路’彻底理解明白,而是再耗费更多时间也难以一下突破之,与其如此,还不如将所剩不多的时间来学习新的知识点。
第二道禁制之中的道之纹路复杂了十倍以上,能看懂的从百分之一变成了千分之一,这使得他连蒙带猜也难以得到答案,只能寻找一些边边角角学习,再综合第一道禁制之中的道之纹路来反向推演,可哪怕如此,依旧所得不多。
正当刘浩烦躁之时,不知从哪里传来呢喃之音,这声音听起来威严十足,可入了耳中却感觉十分舒服,仿若天音一般,让人沉浸其中。
刘浩却不知,这声音根本就是元始天尊的讲道之声,也是这些大妖们拼死拼活想要得到的传承,到了岛屿最中心位置,元神就会进入一方天地之中,这个天地正是阐教在昆仑道场是也,一进入阐教道场范围,就能听到道场之内元始天尊讲道的声音;
圣人讲道,便是大能修士也十分向往,也不是想就能听得到的,在地仙界洪荒之中,打个比方来说,让一个修士拿一件先天灵宝交换以此圣人讲道的听讲,这些修士多半会愿意,或者说只要这件先天灵宝不事关自身成道的,百分百都会掏出。
非是先天灵宝不值钱,而是圣人讲道同样值钱,前者的值钱需要时时参悟,还有着无所得的可能,而后者却是速成一般,还是毫无副作用的速成,孰是孰非一目了然。
这声音从中心传遍了整个灵宝岛屿之内,到了刘浩耳边,就剩下呢喃之声,根本听不清这些声音的内容,可哪怕如此,依旧抚平了刘浩心中烦躁的心情,在这些呢喃之声的帮助下,似乎自己被短时间的开挂了一般,看向那些道之纹路也感觉明悟许多,这种感觉就好似有一个人在提示着你,一猜就准,一点就透。
这让刘浩大为惊喜,哪管这呢喃之音说的是什么,只要对他有着好处就行。
刘浩也不是傻瓜,到了现在,哪还不知这呢喃之音的强悍,稍微猜测一下,就知道多半是元始天尊讲道的声音,这讲道之声,在一个弟子的坐骑空间出现,如此反常只能是所求不浅,隐秘布局之物;
但针对的也只是妖族,这让刘浩心中也舒服许多,至于他顺带得到了好处,日后有机会偿还便是,至少他没有听清元始天尊讲道的内容,所得也不多,更没有将自己引入阐教之意,这就足够了。
这属于一不小心被动入了阐教所布置的棋局,却没有深入其中,在边缘得了一些好处,也没有被声音勾引入局,也没什么好怕的,再怎么说,这个局现在没有人坐镇,也不清楚他刘浩在棋盘边缘溜达了一圈。
圣人讲道,往往时间十分漫长,多的几千年,少的几十年,好在这里似乎不过是截取元始天尊讲道的一些片段,全部加起来不过是九年时间而已,但这对闯入其中听到的妖族而言,已经是天大机缘,且不说能否领悟阐教道法,只需将自己一身所学梳理一遍,就足矣让日后的道路更进一层。
九年时间一晃而过,对刘浩而言,还在第三道禁制之中畅游而已,可哪怕如此,已经是收获倍增,如果说此前的刘浩掌握的知识点不过是高中程度,如今却踏入了大学殿堂,等级的跨越,日后看到道之纹路,也能自行翻译不少,这对刘浩而言已经足够,虽参悟不多,可基本知识点的理解,却比任何好处都要强大。
被提出传承空间,刘浩第一时间醒来,扫视周围,看到的人数不过二十身边,数十万生灵踏入其中,只剩下这么点人口,阐教的刷选还真不是一般的狠,哪怕为了布局,依旧不想放下阐教的骄傲之心,这还真是很元始天尊的。
出了空间,这二十来妖族似乎也没有在这里大战一场的想法,一个个轻盈的跳出圈外,自己寻了个方向飞速离开,然在刘浩看来,这些家伙们只要没有出这片草原,心中的杀意势必不会落下,当真遇到了,同样会大打出手,甚至不死不休,这就是妖族本性,弱肉强食体现的淋漓尽致。
刘浩对此,倒是不大关注,他更多的还是将关注点放在昆仑祖脉本土生灵之中,这些本土生灵听了元始天尊讲道,同样得了天大机缘,有了功法不说,道法同样不会落下;
只不过这些生灵的出现却一定会打破昆仑祖脉妖兽的格局,这和刘浩此前遇到根本不同,他可不信这是昆仑祖脉第一次在其中受益,可此前受益却没有在这些妖族族群之中留下传承,这就有些诡异了。
“不会一旦得到传承,就会被昆仑祖脉抛出去吧?真抛出去了,又会抛到哪些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