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x9m5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小說 1625冰封帝國 龍吟森森-第八章 秋之行(8)暗流涌(下)相伴-z1rpt

hx9m5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小說 1625冰封帝國 龍吟森森-第八章 秋之行(8)暗流涌(下)相伴-z1rpt

1625冰封帝國
小說推薦1625冰封帝國
罗继志一行人顺利通过了顿河上的桥梁,城里的俄罗斯督军手底下只有两百射击兵,只能眼睁睁瞧着彼等远去。
顿河的哥萨克首领斯捷潘兄弟见诺盖人战败,原本也集结了好几个百夫长的兵力准备趁火打劫,至此赶紧星散了,种地的种地,打猎的打猎,捕鱼的捕鱼,抢劫的抢劫,就好像没发生任何事一样。
而斯捷潘兄弟干脆去了商业重镇波尔塔瓦去买小猪仔了,明面上,他们在切尔卡斯克是以养猪出名的小庄园主。
这就是哥萨克。
斯捷潘兄弟一走,剩下来的哥萨克就更不足为惧了,彼等委身之所肯定是一处连着上好耕地的沼泽地,还多在河边,有强大敌人比如克里米亚鞑靼人来了,他们肯定会藏到沼泽地里,若是遇到小股商队,肯定一杀了之。
等到敌人远去了,他们又会回到平原出的耕地上,依旧以农夫、渔夫、猎人自居。
如今在加强了桃花石、朋楚克两部骑兵后,罗继志的队伍膨胀到近五千骑,更不是零散的哥萨克能觊觎的,故此,从察里津到扎波罗热,虽然超过千里,不过在桃花石的引领下,彼等中途并没有受到任何袭扰,反而在各处空荡荡的村落得到了大量的补给。
九月中旬的时候,他们抵达了扎波罗热。
波兰人在乌克兰南部的重镇。
波兰王国陆军指挥长、克拉科夫城城主/伯爵、乌克兰大盖特曼米科瓦伊.波托茨基(以下我等称呼他为米科瓦伊)的儿子,基辅伯爵、乌克兰的实际统治者、与大夏国皇帝尼堪同岁的斯特凡亲自来到了扎波罗热。
大夏国崛起于俄罗斯一旁的消息此时已经传遍欧洲大陆了,对于这个消息,别人暂且不说,波兰-立陶宛王国绝对会上心的。
此时的国王瓦迪斯瓦夫四世得知后,寻思良久,当即下达了让正在克拉科夫享福的波托茨基亲自到乌克兰南部迎接大夏国一行。
他这里面自然有两个考量,其中一个自然与俄罗斯有关,另外一个肯定与奥斯曼帝国有关了,波兰人控制乌克兰有一段时间了,不过由于克里米亚汗国时时肆扰,整个乌克兰南部依旧没有很好利用起来,敖德萨到科尔松一带还几乎控制在鞑靼人手里。
若是他听到罗继志在察里津击败诺盖人的消息后恐怕会更加坚定与大夏国联盟的心思。
不过正在被肾结石折磨得摇摇欲坠的瓦迪斯瓦夫四世(再过两年他就病逝了)的命令并没有得到如今波兰人的首席大将米科瓦伊的重视,他只是写了一封信让他驻守在基辅的儿子斯特凡代他去扎波罗热迎接。
在他看来,这来路不明的大夏人恐怕比那可恶的克里米亚鞑靼人更加值得小心,还极有可能成为又一次“黄祸”——一个拥有大量骑兵,还有先进火器的国家,已经打到俄罗斯附近了,想想就令人胆寒。
更何况,他们还是无神论者!
与他的前任科涅茨波尔斯基相比,米科瓦伊对待乌克兰的哥萨克更加凶残,在他眼里,这些人都是“行走的炮灰、奴隶”,不值得怜悯,博格丹的反叛估计同他有很大的关系。
老爹是这样,今年才三十六岁的斯特凡却不敢怠慢,他这次南下时带了一千波兰翼骑兵。
可别小看这一千骑,不是说他的战力有多么强横,而是这一千翼骑兵是他如今镇守乌克兰所有的波兰籍贵族骑兵,这些骑兵,大多拥有骑士的头衔,有不少还有正式的爵位。
整个乌克兰,除了这一千翼骑兵,以及依附于这以前翼骑兵的火枪步军大约三千,便没有更多的正规军了,当然了,偌大的乌克兰,有众多的城堡,每一个城堡都有一个波兰/立陶宛贵族,他们都有私兵,也就是雇佣兵,时下,雇佣兵以德国、英国最多,加上部分鞑靼人。
若是将这些人加起来,斯特凡能够利用的军力恐怕也超过了一万,若是加上老爹控制的克拉科夫私兵,以及前任科涅茨波尔斯基在乌克兰的城堡(有两成的土地都控制该家族手里)私兵,加起来也有两三万。
另外就是依附于他们的在册哥萨克了,这些人加起来有几千人。
这些力量就是波兰人控制偌大的乌克兰的全部军事力量,像罗继志那样为了“迎亲”便出动三千骑兵在当今的欧洲人眼里是不可想象的。
“太奢侈了”
在扎波罗热城堡的东门附近,骑在一匹纯白色的波兰马上面,穿着一身带有浓厚西班牙贵族风格服饰的斯特凡在举着望远镜看来一阵后,嘴里不禁嘟哝一句。
眼下的情形很奇怪,斯特凡那窄檐高帽、褶皱竖领(白色花边,袖口也是如此),裆部高高隆起的科多佩斯(此时的欧洲的贵族彰显男性性特征的一种裆部填充物,类似于后世非洲某部落,从这一点基本可以看出,欧洲的所谓文明是多么的可笑),与他身边那一千在秋风的吹拂下猎猎作响的翼骑兵形成了鲜明对比。
这些翼骑兵,眼下明显是作为一个盛大的仪式在排列着,在各式铠甲的外面罩着各类兽皮,战马的面具也是各类猛兽制式,身后用各式羽毛装点的“尾翼”十分醒目。
早就得知斯特凡在城下迎接他们,罗继志立即当即命自己的士兵也装扮起来。
不多时,在扎波罗热城堡下面,两支部队照面了,中间相隔约莫一里。
这一瞧,就让斯特凡瞧出端倪来了。
对方正前面的队伍都是清一色的板甲,头盔上的面具也都拉下来了,战马也是全身包裹在甲胄里面,骑士掩藏在银色的甲胄里,虽不见其具体形状,不过从那严整的气势上来看无一都是上好的骑兵。
彼等右手里都拎着一种奇怪的“长矛”,虽然没有翼骑兵的长,不过枪杆的直径、那奇怪的刃部、红色的枪缨、枪刃与枪杆结合部突然峰起的倒钩无一不透露出他浓浓的“东方”特色。
特别是,约莫一尺长的雪白的枪刃与透亮的甲胄交相呼应,在秋季的第聂伯河东岸不时反射着寒光,令人油然而生一种畏惧之意。
而这些骑兵后面的骑兵都是鱼鳞甲,不过甲片的设置与欧洲大不相同,在斯特凡的望远镜里,他发现,那些鳞片似乎并不是简单缀连在一起,而是严密交织在一起。
他想的不错,以大夏国如今的工业实力,早就过了简单将铁片通过麻绳串在一起的时代,那样的话,挡住敌人砍、砸没有问题,不过遇到同样锋利的长矛则力有未逮。
甲片上端有一丝缝隙,下端正常,连接时甲片的下端可以插入下一面甲片的上端缝隙里,之后再用用牛筋、树胶、鱼胶、桦树皮一起熬制而成的细绳串联起来,这样的话,鱼鳞甲不仅能挡住砍、砸,还有相当的防刺击能力。
甲片同样磨得透亮——这边的罗继志在得知对方那拉风的翼骑兵后,在扎波罗热城外花了好一番功夫将各自的甲胄好好拾掇了一番。
左臂的小盾边缘的铁片同样磨得透亮,一色的略带弧形的骑刀同样在秋阳中熠熠闪光。
再后边,无论是契丹联盟,还是土尔扈特,那些骑兵都不够看,由于这次无论是耶律兴辽还是书库尔岱青,都起着跟着瀚海军抢一把的心思过来了,他们的骑兵都是标准的骑射兵,也就是轻骑兵。
饶是如此,能够让桃花石和朋楚克统领的骑兵自然也是各自部落的精锐——就算要抢一把也是先紧着自己人上。
一刹那,两支部落都停下来了。
罗继志眯着眼睛瞧了瞧对方的队伍,一开始还是觉得有些诧异,不多时便在嘴角流露出了一丝不屑。
“咻……”
他突然吹响了身边的铜哨,紧接着,他身边的人敲响了小鼓,吹响了铜号,一千飞龙骑迈着整齐的步伐又开始向前行进了!
前面说过,两支部队之间的距离只有一里左右,罗继志的飞龙骑从一开始的慢速逐渐提到高速,在离斯特凡的翼骑兵大约还有五十米左右的距离骤然停下了,在如此短的距离,从提速、快速到降速、骤停,整个队伍丝毫没有乱。
斯特凡这才略略松了一口气,心里也在盘算着。
“若是自己的翼骑兵碰到对面的飞龙骑,到底谁会胜出一筹?”
而在翼骑兵的两翼,伊万博贡、克里沃尼各自带着几百哥萨克一见却是若有所思。
这样的部队,自然不能进到城里,就在城外,罗继志的大军扎下了大营,随后,罗继志一众大夏国高官进城接受斯特凡的晚宴。
不过,晚宴上差一点起了波澜。
当斯特凡见到孙德昭以后顿时起了心思。
这里要说明的是,此时的波兰、俄罗斯,无论是贵族还是平民都以娶幼女为荣,远的不说,当今的俄罗斯沙皇阿列克谢的老师莫洛佐夫年过五十了,为了与沙皇攀亲,竟娶了皇后的妹妹,一位才十五岁的少女。
而乌克兰的前任大盖特曼科涅茨波尔斯基晚年突然病逝,传说也与他娶了年幼的妻子纵欲所致。
而放在眼前,那位第聂伯河哥萨克的首领、威望素著者博格丹,他已经五十多岁了,他的老婆为什么被波兰贵族抢走,还不是因为他又娶了年幼的新妻子。
故此,在斯特凡看来,自己若是与大夏国的长女成亲,岂不是一举两得?
不过却被罗继志一口否决了,他虽然不明白陛下为什么舍得让他最钟爱的长女跟着自己走一趟欧洲,不过他却知晓,眼前这位三十六岁的波兰伯爵不是孙德昭的良配。
“兹事体大,没有皇帝陛下许可,是万万不能的”
罗继志回答的很委婉,不过却在不知深浅的斯特凡那里掀起了涟漪,若不是罗继志在城外还有近五千精骑,他还真有可能抢了孙德昭——在乌克兰,一个小贵族就能抢了名声最显的哥萨克头目的妻子,何况他乌克兰之王?
最终晚宴不欢而散,罗继志当晚就出了城堡,迅速进入了军营,晚上还加强了警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