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wza好文筆的都市言情小說 《戀戰新夢》-第一千零九十五章 突發事件閲讀-0nl4k

ruwza好文筆的都市言情小說 《戀戰新夢》-第一千零九十五章 突發事件閲讀-0nl4k

戀戰新夢
小說推薦戀戰新夢
“我去吓死我了。”
“你怎么回来了?”
嬴雪白还没走,不过看到颜煌回来也很惊讶。
颜煌进屋直接躺在嬴雪白腿上,嬴雪白却发现他不是腻人,而是真的有点松口气的样子。
揉着他头发,嬴雪白询问:“怎么了?”
此刻颜煌觉得可以说了,拉着她的手:“我刚刚去见了凌珑的父母还有哥哥。”
嬴雪白瞪大眼睛,随即撇嘴:“见家长啊。”
颜煌感慨:“还真的是。”
摩挲她的手:“我以为会很艰难,所以也没告诉你。”
嬴雪白思索着,看着颜煌:“你是又做什么让人父母不高兴的事了?所以人家才找过来?!”
突然惊愕推开颜煌的头,差点直接把人推到地上:“你是把珑姐给怎么样了?然后始乱终弃人家父母不同意过来逼你认账?!”
颜煌失笑看者她:“你这脑回路……”
不过好像也接近真相,虽然不是颜煌把凌珑怎么样,而是变向的她差点被设计给颜煌办了。要不是颜煌自己毅力强大,说不定真的生米煮成熟饭。
嬴雪白脸色撂下:“那你为什么不同意?要做渣男吗?”
颜煌回过神,似笑非笑:“做渣男也是你逼的。”
坐起重新躺回去:“不是你想的那样。我没做对不起谁的事也没碰她,不过你也知道人家家里背景,那不是你讲理的对象。”
嬴雪白倒也相信他,毕竟自己这个祖宗的性格敢做就敢当,不敢做也敢当。不会不承认尤其这种事。
“那……”
嬴雪白有点担心:“他们没难为你吧?”
颜煌表情怪异:“我去的时候没告诉你,就是这次我知道我面对的不再是以前那些圈内人。我还没自大到觉得自己谁都能搞定,所以不想你担心,龙潭虎穴我也闯一闯。”
嬴雪白不确定:“结果呢?看来好像没你想得那么严重,人家也没把你怎么样?”
颜煌思索:“至少暂时没有,而且也表态了不会有什么。我觉得可以相信他是认真的。”
嬴雪白询问:“你说暂时什么意思?”
颜煌开口:“我只是相信他说不会对我怎么样是认真的,可是我不确定怎么可能这么高拿轻放?”
嬴雪白一想也是,抽他一下:“你一天天就不能消停好好过日子。”
颜煌无奈:“我发誓我真没主动……哎。”
颜煌不想解释了,可嬴雪白有话说:“你没主动?你要是和珑姐没有什么瓜葛,不认识你人家会找你?”
颜煌看着她:“照你这么说我就该认识你一个人,异性我一个都不认识不交流最好?我是能做到,你都够呛吧?”
嬴雪白冷笑揪着他耳朵:“你就嘴硬死犟吧。哪有你犯错的时候?都是你有理。”
颜煌还要说话,突然手机响起。
拿起一看,居然是伍京。
“颜煌?”
“伍导演,怎么了?有戏要补?”
伍京语气有点奇怪:“没有。不过有件事要和你说。不知道什么人来剧组,私下去酒店拿走了什么视频之类的,就是在你和凌珑的房间安装了摄像头。被我们剧组剧务发现,人家没隐瞒。直接给我和剧务看了。你和凌珑……”
“我靠!”
颜煌皱眉坐起:“你们看到了?还有谁?!”
伍京开口:“就我和剧务,不过你放心,人我暂时控制住了,不会让他外传。而且也就我俩看到的话,手里没有视频,已经被拿走。说出去也没人信,但是我是没想到原来那天发生的事是这个?对你们不会影响吧?你知道凌珑背景我们也不好参与。通知你一生你告诉凌珑找人处理一下。毕竟她是女孩……”
颜煌呼出一口气:“谢谢你了导演。你我放心,但那个剧务……怎么封口。是需要钱还是什么?”
伍京笑了:“你放心。他我认识,跟我好几年了,我搞定。出事算我的。”
颜煌道谢,伍京询问:“你这么强?好像看着是下药了,谁干的?不过这你能忍住?”
“伍导演!”
颜煌不耐说了一句,伍京呵呵笑:“好好。”
又聊了几句挂断,回头发现嬴雪白竖耳侧身听着。
看到颜煌挂断回头也没躲闪,直接大眼睛看着他:“你还有事瞒我。关于非洲的情况。”
颜煌恩了一声。
嬴雪白等半天,看着他又打电话,拽着他拉回来:“没了?你恩一声就没了?”
颜煌失笑:“我承认了啊。是有事瞒着你。但我不能和你说还不行吗?”
嬴雪白脚踹他后背:“什么视频?什么下药?你在非洲把珑姐怎么了?!”
“是特么她把我给怎么了!!”
颜煌回头叫着:“要不是我一心想着为你守着自己清白身子,我都扛不住!!你现在还怪我!!”
“我呸!!”
嬴雪白脸红又给他一下,颜煌不耐转身:“不和你扯!!”
嬴雪白用力拿着抱枕砸向门口,只是思索他的话。他从来都是真话假说假话真说,不好判断哪句真哪句假,尤其不想让你知道的时候。
走出到客厅的颜煌拨通丛政的手机,没多久接通:“喂?颜煌。”
颜煌瞪眼:“你特么怎么办事的?就知道挖坑不知道埋?!明明我才是受害者还特么给你求情又要给你填坑?!”
丛政茫然:“你这是怎么了?后反劲啊?之前都过去,回一趟家又想起埋怨,是小嬴给你气受了?”
颜煌烦躁:“不跟你扯淡。刚刚伍京导演打电话说有人去把我和凌珑在非洲酒店的监控拿走了,还放了视频给他和一个剧务看。他现在把剧务按住,没外传。但显然对方是没在意这些的。”
“怎么可能?!”
丛政一听也急了:“这不可能。”
颜煌开口:“我不管。你和伍京导演也认识,你自己打电话问他然后好好处理。这要是传开的话……”
“我知道了。”
丛政赶忙挂断电话,颜煌坐在那里思索。
总预感会有点麻烦。
至于怎么个麻烦不知道,可是预感这种事,真的如同墨菲定律一般。不知道何时发生,不知道发生什么,也不知道,走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