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kd2p都市异能小說 大明之雄霸海外 ptt-第1988節 不屈的莎車相伴-ebi1l

1kd2p都市异能小說 大明之雄霸海外 ptt-第1988節 不屈的莎車相伴-ebi1l

大明之雄霸海外
小說推薦大明之雄霸海外
铁骑齐出,滚滚洪流一波接一波的突了上去,堪堪把豁口处的敌军杀尽,然后就冲了下城!
本来攻城事宜,少用骑兵,但明军嫌皇协军有点温吞,就由骑兵发力了。
按带队长官孟和所想,他上城后,沿两侧城墙进攻,一路横扫过去。
没想到炸药炸出来的豁口是内外兼通,得,就杀进城去。
叶尔羌人布置的小炮、火枪、箭阵一齐发射,蒙古铁骑却丝毫不为之所动,奋不顾身的直扑过去,一波一波视死如归,直达城下。
而这时叶尔羌人为了筹措防御物资,早已把内城的民居拆卸一空,利于骑兵机动。
铁骑践踏之下,守军的预备队竟只来得及齐射两次,就被大队骑兵突破阵地,被骑兵毫不留情地将他们砍杀当场!
“冲啊!”
骑兵当先,步兵岂能落后,这回不是皇协军,而是明军汉人,他们吹起了冲锋的军号,纵声狂喝,蜂拥朝豁口涌入,前列的喊杀声一波一波的朝后阵传递,片刻之间就已经传遍全军,数万人齐声欢呼,声震数十里之外,真如惊天崩地一般。
守军大沮,肝胆迸裂。
城外明军无人闲着,炮兵在军官拼命的催促下,死命拖动着大炮,朝其他战位转移,几乎所有的炮兵早已脱得精光,赤裸的身躯上大汗淋漓,此刻一齐光着身子退调转炮口,装填弹药轰击城墙。
不多时,西门、北门、东门一齐宣告突破,城外人流滚滚,疯狂的朝豁口冲突,莎车城内火光四起,腾起的浓烟遮天蔽日,火枪射击声、刀枪撞击声、哭喊、惨呼、呻吟、砖石轰塌声响成一片,数十里的战场上,耳中尽是嗡嗡一片,喧哗无比,天崩地裂一般!
叶尔羌人疯狂了!
男的只要提得动刀的人悉数上阵,女人则在后面放箭,给火枪装填子弹。
然而,城破了,没有了屏障,岂能在成建制、训练有素,武装到牙齿的明军和蒙古人面前讨得好了。
明军军官大声喝令,火枪大队如同平日演练一般,一板一眼的托枪在手,在军官的指令下朝红着眼冲来拼命的叶尔羌人射击。
大片子弹如泼水一般撒落,叶尔羌人大片倒下。
侥幸有人冲到队伍前,也被纷至沓来的刺刀捅杀,或被前面的刺刀挡着,给后面的明军开枪打死。
至于蒙古骑兵,则一路砍杀叶尔羌人,反正是见人就砍,逢人就杀,心中的暴虐给彻底地显露出来!
使用弓箭射击,可怜缺乏甲胄保护的叶尔羌人身体被射出一个个的血洞,
最顽强的抵抗是在王宫前,当明军前头部队接近王宫时,就是终日打雁,被雁反啄了。
叶尔羌人用点燃的火药罐扔过来攻击明军!
他们的火药不多,往往用在吃紧的时候给攻城的敌人吃一罐,现在城破,就不藏着掖着,有多少尽数扔出来。
轰轰轰!
爆炸声不断,明军被炸得昏头转向。
死的人不多,活着的人被炸中都无力作战,毕竟耳边脑震荡,晕陀陀。
叶尔羌人得寸进尺,举着铁盾上前厮杀,以致于明军军官下令后撤,这可是头一遭!
要不是明军的装甲掷弹兵赶到,还以颜色,加上乱枪射去,明军这才稳住阵脚。
将军们在城上观战,望得清楚,嘎勒丹拜呵呵笑道:“你们炸别人,别人炸你们,炸来炸去被别人炸出来了!”
马惟兴老脸一红,嘿然道:“最终还是我们炸他们!天底下有谁够我们的火药多!二个小时,我们在日落前必定夺城!”
“这倒也是!”嘎勒丹拜点头道。
马惟兴在吹着大牛皮,叶尔羌人的顽强出乎明军意料,显示出了他们不屈的精神意志。
无论明军怎么打,叶尔羌人始终在战斗。
这时夕阳将没,月朗风轻,黄昏之中人影憧憧,依旧有不少人在拼命厮杀着,莎车城的王宫同样没有拿下来。
他们躲在街头巷尾,呆在隐蔽处灵活地打击明军,好些明军遇伏受伤致命。
李定国也上到城头,他摇摇头,对身边的参谋道:“所谓的捉到鹿儿不会脱角就是眼前这个鸟样!”
“城破后,打得如此顽强的敌人,还是首次见到!”李定国赞叹道。
他下令收缩战线,把部队集中在城内开阔处与城头上。
传令兵四出冲出传令,撕心裂肺地大叫大嚷,让部队撤出不利的街道上。
于是部队后退,在城内的官兵立即抢修工事,至少得用工兵铲铲土或者拆除附近的建筑建立起一面护墙来,当然有壕沟更好。
他们恨得咬牙切齿,等着明天把城内的敌人彻底肃清!
而在城内,惊魂稍定的叶尔羌人才有机会喘口气,喝点水,吃点东西,无声饮泣,吞下噬心的痛楚。
城防已失,打得精疲力竭,外无援兵,叶尔羌人彻底地绝望了!
阿迪里象行尸走肉一般走在寂静的王宫中,似乎只有他的脚步声传来。
他身上染血—不是敌人的,是他斩杀了逃跑的士兵所致。
如今他的思绪已经麻木,不到十天!
敌人就已经打破了城池,他曾经想任何城墙守上一年半载,到冬天来时,敌人乏粮没有冬衣,再大举反攻,从而战而胜之。
而今看来,这个念头是多么的可笑!
“大汗!”前面有一群人向他鞠躬,禀道:“您吩咐的事情,我们全都办妥了!”
“好,好!”阿迪里惨笑一声!
宫里男的全部武装出战,女的……尽被杀掉,不便宜侵略者!
还有,请卧病在床的大汗阿布都拉哈汗归天!
叶尔羌的大汗,是绝不可能沦为俘虏的!
前大汗找到他的儿子阿迪里,居然说要投降!
阿迪里哪能容他,别说是他的父亲,阿迪里身为新任的大汗,也绝不可能投降,他干掉了他的父亲,命人在宫里堆上柴薪,还把黑糊糊的油泼在上面,王宫也不留给侵略者!
决一死战!
……
当晚,发生了百次千次的战斗,叶尔羌人不断地前来摸营,以致于明军应接不暇,不得不在半夜退出了城内,只守着城墙!
即使是这样的部署,城墙上的明军也依旧遇到了一次又一次的袭击,直到天亮。
天亮后,当明军发动攻击时,让明军吃惊的是王宫着火,大群的叶尔羌人向他们反冲锋,直到最后一个人倒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