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uj19优美都市言情小說 金色綠茵笔趣-第〇八八章 夕照山上雷峯塔閲讀-67vlc

9uj19优美都市言情小說 金色綠茵笔趣-第〇八八章 夕照山上雷峯塔閲讀-67vlc

金色綠茵
小說推薦金色綠茵
羊一快马加鞭朝着杭州府赶去,他担心师弟吕岩的安全。
杭州府陷落了,方腊的军队只用一天就攻破了杭州的城防。而在这之前,杭州被所有人都认为是固若金汤的存在。
童贯率领延州西军南下剿灭方腊,宋江领着梁山军当了先锋。
呼保义宋江一定是整个大宋最不可思议的人,他的武术实力顶多与被李白赶出大唐时的沐岳持平,文采也很烂,在浔阳楼题了两首反诗,立意直白而且还不押韵。
诗被唐人写完了,在大宋,真正有文化的人都写词。
宋江有野心,他喝醉了敢嘲笑黄巢胆子小,却又没有抱负,酒醒了之后就只想着招安。他甚至个子也不高,长得还有点黑。
可就是这样一个各方面都十分平庸的人,却拥有无与伦比的个人魅力。他在梁山上竖起大旗,各地能人异士、武术家、朝廷落魄将领,便竞相来投。
这一点,真的很让人不可思议。
水泊梁山在宋江领导下,成为大宋造反势力当中最具实力的武装集团。如果宋江凭此成立江湖门派,梁山便能隐隐与少林寺和丐帮齐肩。如果他‘苍天已死、黄天当立’,梁山军事集团也有撼动赵宋统治根基的可能。
可宋江终究还是选择了带着他的一百零七名兄弟姐妹以及五万士兵接受了招安。其实从那一刻起,他的个人魅力就开始了消散,聚义厅里的心气,也就此走向了低谷。
已经离心离德而且严重轻敌的梁山军在歙州被方腊大败,战死和因伤不治而亡的将领多达43人,其中包括徐宁、董平、索超、刘唐、阮二、史进这样的高级将领、大武术家和梁山早期奠基者。
随后宋江急于复仇,也是为了在童贯的西军到来前表功,因为冒进又在清溪中了方腊军的埋伏,再次损兵折将。秦明、杨志、雷横、石秀、阮五等16位高级将领和武术家丧命,其中还有一位唤做‘赛仁贵’郭盛的马上猛将。
梁山兵败,残兵几乎人人带伤,林冲也因为中风在此后一病不起。
宋江的败兵等来了西军,童贯面无表情将梁山军进行了分割,化整为零后成为西军后军的一部分。败兵之将是没有话语权的,宋江和梁山众人沉默地接受了梁山军作为一个整体不复存在的现实。
西军势大,方腊军朝着黄山山区迂回,西军在身后猛追不舍,但这却只是方腊的疑兵,他的主力军队趁机跳出战圈,连夜杀奔杭州城下。
杭州城墙高大难攀,城内有两万精兵驻守,八座城门全都设置了瓮城,没有十倍以上的兵力和长时间连续不断攻城,想要攻破它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可方腊没有按常理出牌,他高举着‘圣王’大旗指挥军队攻打庆春门,法海和尚邓元觉、石宝、庞万春、方杰等人却率领着一帮水性好的武术家,由守卫空虚的凤山水门潜入,在城中四处放火。
杭州城大乱,于是不攻自破。一天之后,杭州官吏和守军非死即降。等到几天后童贯得知中计,连忙回师来救杭州,此时杭州在方腊手里又变了那座固若金汤的大城。
消息传回汴梁后,京师震动,羊一首先想到的是师弟吕岩的安危。
小吕并非官府中人,而且他在民间有极高的名望,何况以小吕如今在剑术上的造诣,即便遇见昔日北萧峰南慕容那样的敌人,虽说还是打不过,但想平安脱身却也不难。
可问题是方腊众人是将中原佛教和魔教混杂混合而成的明教信徒,他们想必不会对道家仙长吕岩刻意友善。而且白娘子的父亲是杭州留守司的推官,是大宋官府中人,吕岩不会撇下娘子和岳父。
羊一没敢犹豫,给谁也没打招呼,连船都没有坐,连夜快马加鞭往杭州赶去。
两千五百里地,羊一用了六天,累死了七匹马。这一刻,他有了五百年前老袁师兄千里飞奔去救杨毅时的感受。
实际上他完全不能确定小吕是否有危险,也许就在他沿着官道往南疾驰的时候,小吕带着白娘子正悠然坐船北上,可他不敢坐等。
羊一赶到杭州时,童贯已经将城池两面围住,留下北边的武林门没有围堵,这样可以抵消一些方腊军的抵抗意志。而杭州城的西边,是西湖和钱塘江,方腊军就算从这里冲出去也是死地。
西湖在杭州城外,吕岩和白娘子的家就在西湖西泠桥边,这一带不是双方的交战区。羊一也没有其他地方可以打探吕岩的消息,只能先来这里探寻究竟。
相对于杭州其他遍布尸体和残肢断臂,西湖边还算平静,只有隐隐传来的投石机轰击声,才能让人感觉到惨烈的战争就在身边。
吕家小院大门紧闭,从篱笆院墙看进去,吕岩家中没有一丝灯光,羊一叫门也无人回应。
牵着马推门而入,羊一拔出剑握在手中,全神戒备。将马留在院中,艺高人胆大,他径直走入漆黑的屋中。
家中无人。
但借着月光能看见屋中一片狼藉,显然发生过激烈的打斗。羊一继续往后院探寻,那里更是几乎被摧毁掉了,地上甚至有大片血迹,而且血已经干掉。
再回到吕家正堂,羊一点亮烛台后将桌椅扶正,开始坐下来休息。连续六天的疾驰,他累坏了。
一直休息到五更天,羊一又从行囊里取出干肉和酒,好好吃喝了一顿,然后再闭目休息。直到天色大亮,羊一又在寒风刺骨的清晨,将自己脱得赤条条,提了两桶溪水从头浇下。
束好头发,从行李中取出丝绸中衣穿上,外面套上雁翎甲,再穿上紧身短打外衣。扎紧绑腿,勒紧靴子系带,又用布条将青锋剑的剑柄牢牢缠握在掌心。
做完这一切,羊一重新韧镫上马,深吸一口气,催马朝着西湖南岸的夕照山直冲而去,绝不回头。
吕家正堂的墙壁上,一行醒目的大字。
——黄裳,若要想吕岩不死,便来雷峰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