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jw3z火熱連載都市异能 1255再鑄鼎 txt-第559章 沙漠風暴 七 文明之歌推薦-gs16t

njw3z火熱連載都市异能 1255再鑄鼎 txt-第559章 沙漠風暴 七 文明之歌推薦-gs16t

1255再鑄鼎
小說推薦1255再鑄鼎
1267年,7月15日,没翼城。
“吁,总是算是上船了。”
买买提应了高川的乌鸦嘴真的遇刺后,东海人对此也无能为力。毕竟他们也没有什么万能解毒药,这事只能交给更熟悉本地毒药的没翼自己人来解决,他们还是按计划返回了港口中的战舰上去。
高川没有回自己的自由贸易号上去,而是跟着朱泾上了他的暴雨号,紧接着就升起了指挥旗,把这艘船变成了临时旗舰——在这种关键时候,还是让专业人士自由发挥更安全些。
上船之后就算是回到了自己的地盘,他们总算是能安心了一点了。但也不能就这么完全安心了,因为据桅杆上的瞭望手回报,东南方正有一大波战舰朝着没翼港直扑而来!
“呵呵,这些混蛋还真当我们不存在啊。”
上了舰桥之后,高川也平静下来了,恢复了一副冷峻的表情,拍打着一份仓促绘制的敌情报告冷笑着说道。
在舰桥前后,水手们忙碌了起来。现在码头上乱成一片,也没人来帮他们拖船了,他们只能自己解缆、用艏艉的四具大橹缓缓将船推离码头,然后再起帆一点点挪出港去。
暴雨号并未配备辅助蒸汽机,操帆的动力只能由人力提供,消耗大了点,但水手们没尝过机动力的便利,也没觉得有什么大不了的。
朱泾看了一圈,工作井然有序,就转回头来对高川问道:“高总,我们现在突围回澳门并没什么阻碍,但……你想怎么办?”
敌方舰队尚未到达没翼港,这时他们想走自然是随时能走的。但没翼城刚逢大变,可以说是群蛇无首,人心浮动,他们要是这么一走,好不容易扶植起来的盟友不就得土崩瓦解了?
高川哼了一声,说道:“我算是想明白阿兹德的举动了。夏季走陆路会死人,他们就从海上来……正好他们哩伽塔也是个大港,海船众多,运个几千人来没翼应该不成问题。选在今天这个日子,一来出其不意,二来可以趁机制造混乱,里应外合,夺城成功率就很高了。真是个好计划,可惜,哼哼,这个计划是以没翼港的海上防卫力量不足为前提的……”
他把栏杆一拍,又说道:“朱泾,你发信号,让立秋和白露两艘小船紧急赶回澳门报信,然后把那边的望月、摘星还有陆军都调来没翼!”
朱泾一愣:“全调来?澳门那边不需要防守了吗?”
高川摇摇头:“我们在那边又没什么瓶瓶罐罐,就一道土围子,有什么要防守的?先撤过来稳定住局势再说,就算澳门生了什么事,打回去也是分分钟的事。”
朱泾点点头,按要求让人发出了信号。片刻之后,原先游走在湾口的两艘星火级扬帆起航,朝着北方澳门的方向航行而去。
这边,高川又选了一个二十人的顾问团出来,派去没翼城中帮助萨林他们稳定局势和人心,然后就领着三艘烈焰级驶出了港口,朝东南方的敌船迎了过去。
夏季的西西洋盛行西南风,不过在阿曼湾这里情况不太一样,西南季风撞到北方伊朗高原上的高压区后向两边疏散,向东的吹向印度,向西的就进入了阿曼湾形成东南风。今日的哩伽塔舰队正是乘着这股东南风,神不知鬼不觉地冲到了没翼港前。还好港口中有瞭望塔,港外也有例行的巡逻船,不然还真就被他们打个措手不及了。
“风向东南,风速6.1m/s,四级和风!”
“航向正东,相对航速6.7节!”
“89.75……89.86……距离约8海里!”
暴雨号在前,领着三艘烈焰级呈单纵队,一会儿向东,一会儿又转向南,顶着东南风走折线迎向敌舰。随着距离的接近和一串串数据的报来,舰桥上的高川和朱泾等人也渐渐能用肉眼看到敌方舰队的情况了。
“嚯,可真不少……哩伽塔也是下血本了啊。这要是打败了回去,他得怎么跟这些海商交代?”
东南方的洋面上,浩浩荡荡汇聚着一支庞大的船队,一眼望不到边,若是仔细数一下的话,怕不是有上千条船。虽说其中大多数都是不过百吨的小船,但数量如此之多,也不是单独一个海洋势力能养得起的。很显然,这是阿兹德家族用了某种利益交换,诱使常驻哩伽塔港的其他海商共同出海作战。
这样的作战模式并不罕见,甚至可以说这才是这个时代海战的主要模式——大海主称霸一方,却无法占满整个海洋,只能对小海商采取间接控制;而小海商虽然可以采用各种方法对抗大海主,但出于收益和成本的考虑,还是愿意付出一定的代价服从大海主的调遣。双方利益博弈之下,就形成了这样一种作战模式,大海主登高一呼,瞬间就能聚拢起庞大的力量,以势压人。可想而知,这股力量并不稳固,稍有挫折很容易一哄而散。但是,一般情况下,光是凭借庞大的数量,他们就足以取得胜利,除非碰到硬骨头。
除非碰到硬骨头。
“找到了……是阿兹德家的旗帜,一共六艘,全都是大型桨帆船!方位为航向右23度,距离3.4海里!”
以当前的航速,接战还要好几十分钟。一般的船这时候只能干等着,而暴雨号的舰桥上却分外忙碌,军官们举着望远镜,把敌船的大小、旗帜、方位等因素记录下来。一张张图纸上布满了黑点,舰桥正中的一个磁性沙盘上的小旗子也不断改变着位置……可以说,从现在开始,战场对他们就是透明的了,而敌军对于自己所要面临的情形还一无所知!
“很好,”高川举起望远镜看了看那个方向,又把一面显眼的红色小旗子往沙盘上对应的位置一插,就对朱泾说道:“朱泾,交给你了,我去下面看看我们的大家伙。”
说着,他就走下了舰桥,往炮舱里走去。那里有六门最新铸造的重型长管舰炮“鲲”,与之前的“鲨”“鲸”同属150mm口径,但倍径达到了18,炮长接近三米,足以把12.5kg(27.5磅)的重炮弹推动到400m/s以上的高初速,充沛的动能甚至能把一般的小船直接轰碎,是真正的恐怖巨炮!
“鲲”定型后,首批生产了十八门,全部装载在焚寂号上南下了,焚寂号抵达南洋后,又分给了暴雨号六门。
朱泾耸耸肩,听说这位高总炮术稀烂,但他乐意打炮,下面的人也不好说什么。
他又瞅了一眼沙盘,抬头看了看已经肉眼可见的敌舰,轻轻摇了一下头,对周遭的一个准尉下令道:“好了,打出信号去吧。以阿兹德家的船作为优先目标,跟随旗舰行动。从现在开始,航向转向南南东,单纵突入!”
……
“‘……无所谓!’——于是熊就抓起了兔子擦了屁股。”
“哈哈哈哈哈啊哈……啊,哈哈……”
炮舱里面,枪炮长给炮手们讲了一个笑话,缓解他们的紧张情绪。
暴雨号的炮舱有13对炮窗,除去最后一对用作军官住所,还有12对可用——后续的烈焰级更改了高级舱室的设置,在炮舱和客货舱的尾端上下布置,节省了对宝贵的炮窗的占用。这12对炮窗也就是12对火炮需要60多人来伺候,其中只有一半是正规东海军出身,其余大部分是沿途雇佣来的水手,甚至还有几个印度人——他们就算学不会打炮,帮着搬炮弹也是有用的——不管听懂听不懂,听了笑话之后都哈哈大笑起来。
不过等到高川走下来,他们也就不敢笑了,一个接一个压抑住了笑声,差点给憋坏了。
枪炮长有些尴尬地迎了上去:“高总,您,您来视察?我,我们这准备好了……”然后就回头对炮手们一声大吼:“都愣着干嘛?赶紧准备炮去啊!”
“呼!”炮手们一哄而散,回到了各自的炮位前,有的拿起了拖把,有的捧起了炮弹……不过两侧的炮都已经装好了,他们总不能再装一发,于是只能这么瞎忙活。
高川笑了笑,挥手道:“行了,别装了。我又不是魔鬼,还能吃了你们不成?来,告诉我,马上要打仗了,你们紧不紧张?”
“不紧张!”炮手们立刻异口同声的答道。连那几个印度人也装模作样地跟着比出了口型。
“不紧张就有鬼了!”高川往前走了一段,随意拍了拍一个实习军官的肩膀,“我当年第一次上战场的时候,可是怕得要死呢。算了,我换个问法,你们有谁是之前真刀实枪上了战场的?举起右手!”
这下可就只有寥寥十几人举手了。暴雨号虽然之前在南洋参加过几场战斗,但没遭遇过海战,只是给陆军运输和护航,大部分人还真是初出茅庐。
高川走到了炮舱正中,摸着一门巨大的“鲲”炮,说道:“喏,是吧?之前都没对着敌人打过炮,怎么能说不紧张呢?对面可是有好几百条船呢,乌乌泱泱铺天盖地,看着可是真吓人呢。”
这时炮手中突然有人叫道:“怕什么,就算再来一千,我们也能打得他们屁滚尿流!”
高川哈哈一笑,对他比了个大拇指,说道:“没错,不用怕!要知道,他们虽多,我们虽少,但我们不是仅靠着这三艘船几百人在作战,整个东海国都是我们的后盾!”
说着,他又拍了拍头侧的一根横梁:“这可不是我在喊什么口号。想想吧,这艘烈焰级,是多少造船厂工人日夜辛苦才做出来的?而在他们背后,又有多少伐木工、炼铁厂和机械厂工人为他们提供零部件,又是有多少先人的传承和现代工程师的努力,我们才得以将这艘船设计出来?不仅这艘船是这样,这些火炮,你们用的火枪,它们消耗的火药、弹丸,甚至是你们身上穿的衣服、吃的预制干粮,背后凝结着多少万人的智慧与血汗?这些智慧和血汗,将在炮弹出膛的那一刻完全凝聚在一起,释放出数千乃至数万原始人都无法抵挡的力量,这就是文明的力量!
记住,你们不是靠自己在单打独斗,而是带着上万人的力量在一起战斗!
相比这上万人凝聚如一的力量,对面那实际上的上万人只不过是一盘散沙、土鸡瓦狗而已!紧张而害怕的不该是你们,而应该是他们!而现在,他们已经愚蠢到了连应该害怕都不知道,这样的敌人到底有什么可怕的呢?
话说回来,若是让这些愚蠢的野蛮人给打败了,让愚昧战胜文明,岂不是一件可笑而又悲哀的事情?你们说,这样的事情能让它发生吗?”
炮手们的情绪完全被调动了起来,在高川的问题发出后,齐声高呼道:“不,绝不!”
“很好!”高川狠狠拍了一下巴掌,“我们东海人来到这个世界,就是应该驱散愚昧,传播文明的!”
“驱散愚昧,传播文明!”
“驱散愚昧,传播文明!”
“很好,”眼看群情激奋、士气高昂,高川又点了点头,然后趴到了左舷的一门鲲炮上,“有目标出现了,我们先来找点乐子吧。”
此时,舰队斜切着东南风,向南稍偏东的方向前进,根据航海军官的图上作业,这个方向恰好能切入阿兹德家旗舰的行进路线上。虽说高川发表一通演说用了一段时间,不过离接战仍然有好几公里的距离。但是,哩伽塔联军的阵型散得很开,处于右翼而跑在前面的一些船已经进入烈焰级的射程范围了,这时不趁机打上一炮岂不浪费?
枪炮长趴到炮窗前,伸出一根长杆状的测距杖,用跳眼法估算了一下距离,然后喊道:“就打最近的那门双桅黑色小船,800米!洞五、洞拐、洞九炮组自行瞄准,依次射击!其余炮组准备!”
05、07、09炮组就是负责鲲炮的三个炮组,这个距离上,也就这种强力的新炮有一定的命中把握了。
“800米……仰角3.8度……航速6.7节……有了,左偏2.3度。”
高川就趴在05炮组负责的那门炮上,炮长退居次席,迅速查射表报出参数。
他在其他炮手的帮助下调整好了纵向射角,又调整了一下横向射界,瞄准了目标稍左一点的位置,然后手拿拉火索,站到了大炮右边,紧盯着一个悬挂在横梁和地板之间的小型万向架。
这个万向架里面有一个悬吊的小重锤,随着船身的不断摇晃,它也在不断“摇晃”,指示出真正的垂直方向。此时船体刚经过了一轮左摇,开始回正,重锤也从“偏右”的方向逐渐回到正中,就在锤尖与架底的一个尖形指示物即将重合的一刻,高川猛然拉动了手中的绳子,与此同时大张了嘴。
几乎就在瞬间,身旁的大炮发出一声史无前例的巨响,炮身在钢轨上猛然后坐——与此同时,东海文明的结晶,一枚沉重的实心弹瞬间高速发射了出去!
或许是因为老高真的把提前量计算准了,或许是因为走了八辈子狗屎运,总之炮弹呼啸着划过一道低伸的曲线,成功击中了八百米之外移动中的敌船!
蕴含着充沛动能的炮弹撞上了敌船的艏部右侧,可怜这艘只是用廉价木材制成的近海小船,对这般庞大的力量毫无抵抗之力,炮弹轻易地就在接触处撕扯开一个大洞,紧接着毫无阻碍地闯入船舱之中,把里面搅了个稀巴烂,然后又一路砸穿了艉部的船长室,从对侧穿了出去——这下可就好了,由于这艘船是顺风顺水,不时有着浪拍到后面,然后就顺着洞口开始涌进来了。
“中了!”高川激动地差点跳起来,“我中了,我中了!”
他差点狂笑出来:“首发命中!这下还有谁敢质疑我的炮术?!”
“厉害厉害,高总了不起啊!”其余几个炮手敷衍地称赞起来,他们现在忙着要给这个大家伙重新装填,这可不是个简单活,没那么多闲功夫拍马屁。
紧接着,其余两门鲲炮也接连打出了炮弹。这两枚炮弹的运气就没那么好了,一枚落水,另一枚则从目标头顶上飞了过去,激起了两根水柱。虽然没造成实际伤害,但再次对船上的人造成了严重惊吓,他们放弃了堵漏的努力,纷纷弃船逃生了。
仅仅三枚炮弹,就使这艘船失去了战斗力,船上的人大呼小叫,声音连这边也能听到,甚至能感觉到周围的其他敌船也迟疑了起来,舱中的气氛因此更加热烈了。
“好,就是这样。”高川直起腰来擦了擦汗,“今天我们就要把他们打个屁滚尿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