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289n爱不释手的言情小說 無限之次元幻想 愛下-第131章讀書-s61tm

m289n爱不释手的言情小說 無限之次元幻想 愛下-第131章讀書-s61tm

無限之次元幻想
小說推薦無限之次元幻想
一走进咖啡厅。
“林潇,欢迎回来。”真由理说。
“哦,你在打工啊。”林潇说。
“凶真,欢迎哦,有好好休息吗”
前来迎接的另外艺名女仆,菲利斯,当然是艺名,使出她的连击,目光微倾,做出猫一样的像自已卖萌。
说话是萝莉音,是这个咖啡厅最受欢迎的女仆。
“桶子也来了,在哪里等着不耐烦了。”
桶子总司频繁来往于这家店的目的,就是来见菲利斯。
偶尔会边看着菲利斯的个人博客边自言自语的说着菲利斯好可爱,已经病入膏肓了。
到底是二次元还是三次元,自已让他选一个,但他却将其如同耳边风一般根本没有听进去。
顺带一提,自已应付不来这个猫耳娘。
要说为什么的话,是总感觉赢不了。
“今天也是来进行打倒机关的秘密会议吗?”
“差不多是这样。”
“菲利斯也想要加入啊。”
“还是放弃吧。”
“机关没有弱到你可以对付。”
‘才没有这种事情,我的秘密奥义一定派的上用场。’
“什么,那个秘密奥义你终于学会了?”林潇说。
“没错,在人手高地的修行,跨越了师傅的外国妞时候,我终于将其掌握了。”
“你是是谁。”
“我对菲利斯说过自已的真名。”
然后她比自已还来劲,顺带一提,这个奥义第一次听说。
“所以凶真,按照约定就让菲利斯来参加会议。”
菲利斯马上开始暴走,要这么下去,陪她30分钟都不够用时间。
“你是要你要去圣域吗?”林潇说。
“不行,就算你学会了奥义,那个地方对你来说为时尚早。”
“怎么这样,明明约定了,然而凶真你却背叛了我。”
‘’人企鹅菲利斯的哥哥就在昂地方啊。菲利斯说。
才不再呢,金玲回忆是什么。
菲利斯一副蕾姆的样子。
虽然知道菲利斯在装,但是和这个家伙自已重视变成了吐槽角色,控制不了势头。
然后会话的主导权就被菲利斯夺走,最后落入听她一个劲讲述妄想的下场。
在说胡扯有个限度啊。
林潇和菲利斯所说的东西存在决定性的差别。
也就是说,相对自已所讲述的全是真相,菲利斯说的全都是基于妄想的设定。
而且自已总司被她前者鼻子走。
所以才觉得赢不过她。
“那个,虽然不是很明白,真由理,也好像一起去这个叫做金玲回忆的地方。”真由理说。
“哇连天然少女加入了。
还是赶紧结束对话。”
“不用来,增话题到此为止了。”
“唉。”真由理说。
“只有凶真一个人独占太狡猾了。”
‘就是啊,为什么真由理和菲利斯都不行啊,我觉得你真是太冷淡了。’
“菲利斯是谁。”
“菲利斯就是她哦。”
俩个人相视一笑。
难道是菲利斯的真名。
就在这么想这陷入困惑的时候。
“昂还早呢有力觉得叫起来很拗口,就改名了。”
‘原来是这么还是。’
‘感觉不坏。’
这些琐事放到一边去。
“怎么都行啦,快点带我进去,我还要站在这里站到什么时候才行。”
“不好意思,主人,这就带你入座。”
“真由理,麻烦你带路。”
“包在我身上。”真由理说。
女仆们都喜欢带上一个喵喵。
带路的时候,她天然呆的行为,在这个女仆咖啡厅,才获得了仅此于菲利斯的容器。
店内的入座率大概有流程。
这在女仆咖啡店,算是很厉害打
看着菲利斯她们的打扮就大致清楚,这家店与其说是女仆咖啡店,更像是COS咖啡店。
坦白的说,比起其他店更狂热。
另一方面,在女仆咖啡狂热者看来也是褒贬不一。
装备上猫耳根本不是女仆。
猫耳也女仆迫害李翻倍了。
这俩种意见彼此队里。
虽然这几点是老字号,但是在媒体方面曝光率不是很高,所以给人一种不显眼的印象。
顺带一提现在所沉思的都是桶子。
他说过不知道说多少次了,自已耳朵都要生煎了。
“桶子,林潇来了。”
‘你这也太慢了吧。’桶子说。
林潇坐在桶子对面,他却不看向自已。
看起来不是恶搞型。
“你刚才和菲利斯说了什么,求详情。”
你听到了,反正我认为是你无法理解的内容。
“说白了就是互吹望向。”
‘是哪方面的话题啊。’
‘菲利斯和你的UI华已经抵达了,一般人无法理解的领域,感觉散发着一种领域。’
“展开了仅限于来个人之间的固有结界。”
“不可饶恕,绝对。”
‘’菲利斯好像很在意林潇的样子。
“店里的孩子们客人,能够跟上菲利斯不掉的只有你一个人。”
林潇也没有办法跟上去。
我嫉妒你林潇,这人生赢家。”
“哼,被谎言所包裹的女人,我可米哟怄。”
“及体检轮不到你来说的帖子就是这里。”
“闭嘴你这个化形大罗不,你第二次元老婆在哭泣。”
‘啊被戳到了痛处。’
桶子故作玄虚的摸着心脏,趴在桌子上。
林潇喝了一口真由理房子啊桌子上的水。
“那么主人,您决定要点什么了吗?”
‘蛋包饭,然后来一杯热咖啡。’
‘料及了’
真由理说。
点完餐以后,真由理在怪。
看起来很危险。
“说吧,找我我有什么事情。”
桶子问道。
“对了。”
跟猫娘和梦雨折腾了那么久,差点忘记本来目的。
“笨啦打算再过一个小时就去LAB的。”桶子说。
“有个机密事项和你说。”林潇说。
林潇说。向桌子弹出身子,几年用眼睛探查周围。
“你知道约翰提托吧?”
“约翰提托,谁啊?”
‘十年前,在米国,自称是未来人,我以前应该和你谈过这个话题哦。’林潇说。
“又是你的设定?”桶子说。
“什么设定啊,我术偶读一切都是真实。”林潇说。
“哈,烦死了,我就陪你说吧。”
‘那这个叫约翰的未来人的来源。’
“瞒着你怎么说的和第一次听说。”
“事实上就是第一次。”
“不是你忘记了?”
‘我也不敢肯定啦。’
“在日本出现过关于这家伙的书。”
‘如果你将那本书拿过来,我可能会知道。’
‘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人的记忆是相当暧昧的。”
‘这和数据不同。’
果然很奇怪,另外一方面,又有证据说明异常。
高中时代自已和桶子讨论过关于约翰的事情,不过那只是闲谈的程度。
所以桶子就算完全忘记也没有办法。
桶子是个网瘾患者,所以能够自已甄选的情报么有什么兴趣可以不去查看,所以无法保证桶子会在网上调查关于约翰的事情。
他本人也是第一次挺好苏哦鞥有去调查。出错的到底是自已的记忆还是。
“那么关于IBN5100呢?”
“你竟然做到那种PC啊,不错啊。”
“你是知道的吧?”林潇说。
IB5是1975年发售的。
这个约翰提托说过,最开始通过实践旅行到1975年,得到IBN5100又去了1998年。
是怎么样的PC?”
“价格碉堡的PC。”
“因为是黎明期的股东,贵的不得了,一把来说个人身份初步了手。”
‘不过集合了IBN的独特技能,当时是一部相当优秀的PC。’
“六年后,IB退出了大受欢迎IBNPC系列,这个更有名。”
‘其实我对IB5100的了解也就是看过百科的程度。’
“那有没做听说过现在秋叶原某处有这东西的传说。”
“听说过,大概一个月前在网上吵的很火人。”
“有不少人在商店搜查,其中有叫GEJ的人,就是火种中心弱”
‘虽然大人物都出现了,还是没有找到了。’
“都市传说,只是假消息。”
“谁知道哦啊,秋叶原地下商店也不少,说不定,躺在奇怪的商店里面也手补丁。”
“原来如此。”
手机伴随着震动发出声音。
是短信来,点卡一看是梦雨的。
“林潇你好,我这就给你发邮件了。我叫梦雨,20岁。
是自由职业者,刚才也说过我,现在是在编辑公式大公。
对不起刚才突然拍你的照片,我绝对没有恶意。
因为编剧的工作需要用到秋叶原的街景。
我是美玉特别对象随意拍的,虽然刚好发生了不少事情。”
“顺带一提,刚才只是试拍,不是正式使用。
随意才使用手机摄影头,就算你不那么强烈要求我删掉。
我也不会用在报道上。”
“好了,进入正题,那么冒昧请求,我真的觉得过意不去。
但非常希望林潇能帮我向你认识的超级黑客,询问一下IBN5100的事情。
如果有消息请第一时间告诉我,我会和你高兴,会再次发邮件给你的。”梦雨说。
这邮件搞什么。
先不说简直像是算好时间发过来的。
更重要的是,这真的和那个梦雨是同一号人吗?
刚才和自已交换了短信就表现出了这种熟悉感。
而且这气氛完全不同,难道她是双重人格。
正好从桶子那听说了IBN5100的事情,是不是该回复她。
林潇先让桶子在稍微等一下,便开始输入文字。
林潇没有完全相信那个女人,只是想从桶子那听说的事实告诉她。
然后好好失望一切吧。
“IBN5100的传说确实存在,但果然是贵重电脑。
几名电脑迷一个月前找遍了整个秋叶原都没有找到。
证明都市传说只是谣言。”
刚发送出去就来了回复。
中间几乎没有间隔,真不愧是梦雨。
稍微咂舌,月度了一下这封邮件。
“是真的吗,骗人的吧,我会在发邮件,话说约翰是谁。
林潇你有提到过这个吗?那位约翰忽悠吗。”
这个女人牛皮糖,说不定卷入麻烦了,还是不要跟她回复了,自已尽了遗物了。
‘让你久等了,桶子。’
“那么我只有一点想要确认。”
林潇再次用眼睛确认周围的情况,将身体探向桶子的方向。
“IBN5100是会引起世界灭亡的原因吗?”林潇说。
“为什么啊,才不会这样。”
“什么,世界要毁灭了。”
菲利斯将蛋包饭拿来了,身姿飒爽。
以免做出猫咪的动作,一面单手托在手里的托盘。
她的猫语也是,让人感觉到专业。
“主人让你久等了。”
将蛋包饭放到桌子上以后猫娘从围裙的口袋中拿出番茄酱。
并且用它在空白的蛋包饭上写上了世界麻烦了这几个字。
“在世界毁灭之前请享用。”
“世界麻烦了,出现了,菲利斯的元梯子太可爱,让欧文也麻烦了。”
桶子有点忘乎所以。
稍微冷静一点,林潇用眼神这么警告他却毫无效果。
林潇冷静的用勺子将番茄酱写的字涂抹掉。
“真可惜啊。”桶子说。
反正都是要吃掉了,也没有什么可不可惜的吧。
“桶子,你有考虑菲利斯杯的事情了。”
“嗯,当然了,我也会参加的。”桶子说。
“菲利斯杯?那个是什么。”
一边吃着蛋包饭,一边询问。
在“在下周日,我要召开雷霆杯。
别还在吃东西拜托别蹦蹦跳跳。
“我是执行委员长,我是发起人哦。”
“凶者那你愿意的话,也来参加费用炼铜饮料费一起1千日元,赢了的话,菲利斯会做料理给他吃哦。”
“不行哦,林潇对这个一点都不了解。”
‘什么明明很有趣。’
‘没事情我。’林潇停下手中的蛋包饭。
“联线战士大战,听到这哥们名字就想起曾经的冠军,自那以后2年了。”
“没什么,忘记我说的吧。”林潇说。
“这么故弄玄虚的天都,昂家伙打哦丢是谁。”
‘估计补充子啊吧。’桶子说:“官方大会是一年前才开始的。”
“啊。”林潇说。
“凶真你还真是无法忘记那个人吗?”菲利斯说。
哈?
林潇说。
“当时那个人,菲利斯的哥哥和凶真关系的确很好,我都有点嫉妒。”
不好,话题又要被她劫走了。
应该说菲利斯有没有哥哥自已都不知道哦啊。
这个话题还是终止了。
对不起,现在是你比较强。
“菲利斯也很难过,因为能共诺而继承亮哥哥的志气,你还记得吗?”
“哥哥总挂在嘴边的话,总有一天呀偶给世界带来和平。”
‘菲利斯,来一杯咖啡。’林潇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