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1w21人氣連載小說 搶救大明朝討論-第2127章 大清又要完啦! 五閲讀-iec5g

j1w21人氣連載小說 搶救大明朝討論-第2127章 大清又要完啦! 五閲讀-iec5g

搶救大明朝
小說推薦搶救大明朝
“太,太后,明国皇帝他,他说已经替皇上在北京造好了府邸,还在西苑里面为您准备好了宫室,还可以给您一个万户斡尔朵。不过,不过……”
盖州城,大清皇帝行在当中,张小旗正跪在泰松太后跟前,吞吞吐吐的说着朱由检让转给泰松的那番话。
而在场陪着泰松太后一块儿的,当然没有一众伪阿玛的,也没有满洲八旗出身的贝勒爷和大臣。只有大内总管海富贵、正黄旗蒙古的固山额真察哈尔.顾哈伦,还有满洲正黄旗的旗鼓包衣甲喇的章京范承荫(范文程之子)这几个泰松太后的心腹在场。
“这里没有外人,”泰松太后淡淡地道,“小旗,有什么就说什么吧。”
“嗻,”张小旗吸了口气,“大明皇帝还说了,那八个伪阿玛,可不能留着!”
“哼!”泰松冷哼一声,冲张小旗一挥说,“下去领赏吧!”
“嗻。”张小旗吐了气,谢赏之后就退出了这间颇为僻静的内堂,往正黄旗旗鼓包衣甲喇的驻地而去了。
看着张小旗离开,泰松太后目光流转,看了看海富贵、顾哈伦和范承荫三人,低声问:“你们怎么看?”
和范文程长得颇为神似,也有张堂堂正正的国字脸的范承荫,首先开口道:“太后……这是明国皇帝的离间之计吧?”
范承荫本来是正红旗的奴才,因为父亲范文程为国捐躯,而且还把棺材献出来给黄台吉睡,所以他也得了恩典,被抬入了正黄旗。而且还从汉军变成了包衣奴才——一般的包衣奴才当然不如汉军了,但是范承荫当的是正黄旗的旗鼓包衣。也就是福宁和泰松的直属奴才,而且还是甲喇章京,这个可是大奴才啊!
现在满洲八旗当中的镶黄、镶白、正红、镶红、正蓝、镶蓝等六个旗都只有一个旗鼓包衣牛录,正白旗有两个旗鼓包衣牛录,一个属于多尔衮,一个属于多铎。而正黄旗则有五个旗鼓包衣牛录,还编成了一个旗鼓包衣甲喇。而范承荫就是这个旗鼓包衣甲喇的头目,手里直接掌握着一个由旗鼓包衣组成的千人方阵营,承担着护卫泰松太后和小皇帝福宁的任务。
泰松太后摇摇头,“本宫和那八个皇阿玛的关系还用得着使离间计吗?而且真到了那时候,那八个皇阿玛早就为大清殉死了……”
说着话,她又瞅了察哈尔.顾哈伦一眼。
察哈尔.顾哈伦是泰松太后侄孙,是蒙古察哈尔部的庶流,跟着林丹巴图尔一起东征千里松林以东,和泰松一块儿当了黄台吉的俘虏。在泰松得势后,也跟着鸡犬升天。从正黄旗蒙古的牛录章京开始,几年之间就简拔到了固山额真的位置上,而且还一干好多年,替泰松太后牢牢的抓住正黄旗蒙古这支武力,可以说是心腹当中的心腹。
“太后,”顾哈伦说,“明国皇帝答应给您一个万户斡耳朵,咱们正黄旗蒙古的五千户是不是……”
泰松太后点点头,这一条是最让她满意的。一个贵妃万户斡尔朵就意味着一支军队……有了军队作为依靠,她就不必为自己的后半辈子担心了。
泰松想了想,低声说:“顾哈伦,你的3000骑兵一定要保住!我想办法让你留守清河北岸的大营。”
“太后,那您……”顾哈伦有点担心的看着泰松。
“我有1000旗鼓包衣和300正黄旗的护军就够了,”泰松笑了笑,“况且三日后要去清河南岸和明军一战的日清联兵多达10万,不少正黄旗蒙古的3000铁骑。”
她又瞥了一眼海富贵,道:“富贵,去召集阿玛们吧!就是本宫要和他们一起去查看清河口的地形,顺便举行军议……如果能打赢,那才是万事大吉!”
……
清河河口北岸,距离渤海海面大概五六里,一左一右两支千人骑兵中间,有一支两百人左右的马队伫立在河岸边上,为首的是一个穿了身西洋板甲的身材婀娜的美貌妇人,正是泰松太后。她身后则是大清国的八个阿玛,还有日本国的松平信纲和保科正之。
泰松太后虽然已经有了退路,但打赢终究是首选……她儿子可是大清皇上,她自己则是大清太后,虽然大清国的“八阿玛共治”有点奇葩,但她终究还掌握着不少权力和资源。
盖州是豪格的地盘,他对清河口的地形非常熟悉——清河口虽然比不得辽河口,进不了大海船,但是平底的沙船却能进来。明朝的平辽军、蓟州军都下辖少量的水师,拥有一些武装沙船,时不时的就会有明军官兵乘坐武装沙船冲进河口搞破坏。
他的表情中有一丝凝重,举起马鞭指着河口的一处正在施工的炮台,对泰松道:“太后……只要这座河口炮台搭建好了,明国的沙船就进不来了。”
泰松问道:“明天能建好吗?”
豪格点点头道:“没有问题,明天一定能好。”
泰松吐了口气,能堵住清河口,胜算可就能大一些了……清河口南岸的地形对日清联军还是非常有利的。背靠清河,右侧是渤海滩头,明军可以放开手进攻的只是正面和左侧。
“太后……”代善也凑上来道,“我们还可以在距离清河口10里的地方再建一个堡寨,这样咱们的左侧也有依托了。”
多尔衮却皱着眉头道:“清河南岸的地形还是太开阔了,从清河到板石山、鸣珂山之间,将近20里地全是一马平川,现在我们的骑兵战之不利,明军的大炮又非常厉害,一旦让明军把大炮拉到咱们的大阵前面没完没了的轰击,咱们就算有10万大军,也扛不住吧?”
泰松把脸偏到多尔衮一边:“十四爷,你有什么打算吗?咱们这一战还能打吗?”
“能打……”多尔衮道,“只要日本国的六六舰队偷袭得了手,咱们就你打赢了。”他顿了顿,“不过咱们也不能摆个大阵一味死守。咱们得尽可能的和明军打对攻,不能让他们把大炮舒舒服服的摆到位。
另外,咱们在布阵完毕后,还应该马上挖壕沟、堆沙袋……”
多尔衮兄弟在朝鲜和明军打了好几年,当然知道他们的大炮有多犀利,真要摆个空心方阵挨炮轰,早晚会被轰垮掉。
泰松点点头,“还是十四爷有办法……三日后这一战,不如就由十四爷挂上大将军印临阵指挥吧!”
“好!”多尔衮拍拍胸脯,“我来吧!”
一皇帝、一太后、八阿玛凑一块儿可没法子指挥……好嘛,十个主子,听说的比较好?所以一定得有一个总指挥。
泰松自己是不行的,她虽然懂军事,也带过兵打过仗,但她的水平终究有限,指挥不了十万大军。
而代善这个“老阿玛”军事能力是不弱的,但是做人太差,多尔衮三兄弟不服他,他自己的儿子岳托也不服他。
所以泰松就想让多尔衮出来当这个临时总大将……他出马,两白旗没问题,一定听话。泰松的正黄旗当然也会听话,代善看在泰松的面子上,当然也得出力。莽古尔泰、岳托和多尔衮三兄弟关系也不错,应该也会听话。豪格现在为自己的地盘而战,当然得卖力气了。就剩下一个阿敏,应该也不会唱反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