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bepu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小說 王者風暴-第2271章 小白鼠的實驗生涯熱推-mniso

1bepu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小說 王者風暴-第2271章 小白鼠的實驗生涯熱推-mniso

王者風暴
小說推薦王者風暴
周烈摆出一副苦瓜脸,那场混乱已经过去半个多月,万壑始祖就像转了性子,不再外出游荡其他世界,竟然当起了万年死宅。
那庞大身躯横隔在苍穹尽头,数千只大大小小金属蝎子从地下冒了上来,开始对月钩的可怜娃儿们进行各种实验。
又有十几只飞蝎鲜血淋漓,在剪刀和吸管同时作用下,成了最为新鲜的标本,令其他小蝎子瑟瑟发抖,对于自己的命运感到迷茫。
在周烈的统筹安排和刻意挤兑下,将麾下小蝎子分为四个梯度。
第一个梯度是那些自我意识强烈暂时低头的蝎子,可惜这部分蝎子经过前面几次清理,数量变得很少,眼前这些标本都是,算是继续纯化队伍的必经之路。
第二个梯度是那些摇摆不定,喜欢做墙头草的家伙,对于他们来说有奶就是娘,利益和好处永远凌驾于忠诚之上。
虽说有周烈镇着,他们目前不大可能给队伍造成损失,可是以目前这个局面来看,恐怕也要说声对不起了。
第三个梯度是那些有忠诚心,却达不到舍身相投地步的飞蝎,无法列为重点培育对象,不过用来做兵丁摆阵还是可以的,至少不用担心突然之间倒戈相向。
第四个梯度自然属于少数坚定不移跟随周烈的飞蝎,他们坚信老大可以带领大家走出困局。
可惜,这部分狂信者和心腹不超过一千,在周烈的设想之中,他们是未来架构军团的核心层。
所以,前面三个梯度皆可抛弃,唯独第四梯度不能有任何损伤,这就需要暗地里布局,抓住每次命运变化将能推出去的飞蝎推出去,以此来争取时间。
万壑非常奇怪,这些飞蝎确实出现了一些独特变化,却并未产生太过超乎寻常的层次蜕变。
也就是说等级还是那个等级,最多存在优化现象,而且还不是每只都有,这让他忍不住想要动一动这些小家伙的首领。
“动还是不动?抓起来解剖掉倒是不难,只是月钩这孩子会如何想?毕竟多足万钧蝎以智慧见长,如果引起一些动静,他一定会听到的。”万壑想了想,还是决定抓住这些飞蝎的首领仔细观察一下,希望可以获得一些不同寻常发现。
“锵锵锵……”好多金属蝎子走入蝎群。
来自血脉的威压无处不在,周烈一看就知道这些金属疙瘩是冲着自己来的。
太白传音大骂:“看到没有,这就是王八蛋万壑,说起来我们都是他的血脉后代,就算两边隔着许多代,也有难以斩断的联系,可是这个混蛋半点不拿咱们当回事,说解剖就解剖。”
“是啊!”周烈仔细观察命运变化,发现天边那道身影由代表中立的黄色快速转变为代表危险的红色,看来太白说得对,这个家伙眼中只有实验,将追求力量永远放在首位。
唯一让周烈感到宽心的是,在他的视角之中,对方的头部并未完全转变为红色,意味着还算冷静和克制,虽然动了不好的念头,却没想取蝎群首领的性命。
多足万钧蝎有一项非常固执的传统,那就是甄别直系后代时,唯有蝎群领袖才具备这个资格。
所以其他蝎子不是亲儿子,统领一支蝎军的老大才是,而且多足万钧蝎一向注重这种联系。
“嘶嘶嘶……”大家看到那些工具蝎直奔老大而来,顿时区分出四个梯度的不同。
有一小撮儿飞蝎冷冷看着这一幕,眼神之中带着解恨和笑意。
还有大概两千只蝎子慢慢退后,觉得是不是应该找个新老大?始祖总不会把好不容易培育的新品种全拿去做解剖吧?
数量最为庞大的飞蝎想要反抗,不过怯于那些工具蝎的奇怪血脉压制,介于想要反抗和不敢反抗之间,摇头摆尾拿不定主意。
不过聚集在周烈身边的死忠第一时间不干了,始祖大人做得太过分了,这段时间不停解剖挖掘着什么,难道剖了这么多还不够?连老大都不放过?
周烈轻轻跺脚安抚手下,他相信自己的判断,万壑还不至于取他性命。即便心里一万个想要反水,却不是现在。
如果飞蝎突然间反抗,会让万壑生出更多兴趣,极有可能探寻这种超出血脉压制的智慧根源在哪儿?如此一来可就麻烦了。
所以不能自乱阵脚,适当装怂才能猥琐发育,现在和这个大家伙唱对台戏,往后就不用借助虫族的力量破局了,亲自做棋子走入棋盘也将以失败告终。
在命运的十字路口上,有些风险值得去冒,一旦走好这一步取得万壑信任,相信后面的事情就好办了。
接收到老大的信号,飞蝎们慢慢平静下来,这就是绝对权威的好处。
时间不大,周烈被两只明晃晃的工具蝎架上手术台。
姑且称作手术台吧!这玩意儿看上去好像一座陀飞轮,被强大力量安放到上面便很难挣脱。
金属蝎子等同手术刀,万壑拥有强大的精神力量,他将视线集中到周烈身上,奇道:“竟然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进化了,不过除了额外生长出两对翅膀,似乎并没有其他不同。你是如何利用大道天音符和幽冥隐遁符,在不同个体之间进行有效串联的?”
周烈怯生生的说:“我……我天生就懂得那些。”
万壑微微一愣,暗自猜测道:“天生的?确实,如果不是天生的,怎么可能做到这种程度?”
“难道说……”
“只要诞生的飞蝎数量足够庞大,总有一定概率出现这种天生驾驭符文的小东西?对,不是没有这种可能,毕竟人族符文是最贴近禁咒的东西,而我早早就将撬动禁忌力量的因子种在血脉之中了,两相叠加出现这种变化并不奇怪。”万壑自动进行脑补,再次看向周烈不由得踌躇起来,现在就解剖感到可惜,说不定随着力量提升还能出现其他变化,却又觉得不甘心。
目前外界局势紧张,虫族随时都有可能掺和进去,作为始祖不应该放弃任何提升力量的途径。
搞清楚这只小家伙身上发生的奇迹,他万壑要是弄懂其中的隐秘,说不定也能创造奇迹呢?
可是万一这个小家伙距离梦想的蜕变已经很近,这般浪费掉岂不可惜?这真是让他左右为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