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mlw非常不錯都市小說 貞觀憨婿笔趣-第196章告狀去閲讀-67d21

12mlw非常不錯都市小說 貞觀憨婿笔趣-第196章告狀去閲讀-67d21

貞觀憨婿
小說推薦貞觀憨婿
第196章
王氏找了一圈,没有找到韦富荣,没办法,只能到韦浩这边来,那些姨娘们正在给韦浩擦药!
“我来吧,这个韦金宝,没找到,不知道躲到什么地方去了!”王氏过去对着他们说道。
“娘,我要分家,我要和我爹分家!”韦浩趴在那里,对着王氏很气愤的说道。
“啪!”
“哎呦!”
“兔崽子,你爹就你一个儿子,你分什么家?”王氏笑着打了韦浩一下说道。
“娘,疼!”韦浩马上喊了起来。
“疼不疼,娘还不知道,你肯定是惹你爹生气了,要不然,你爹能这样打你!”王氏继续给韦浩擦药说道。
“我没惹事,也没有招惹啊,你看到了,就是因为看到了一封信,他就揍我了,你说我都跑了,晚上回来还要揍我一顿,我上那里说理去?”韦浩对着王氏叫屈的说着。
“嗯,行了,晚上早点睡觉,明天早上还要进宫谢恩呢!”王氏对着韦浩说道。
“我谢个屁啊,这个事情,就是父皇干的,这封信,我敢说,肯定是他写的,故意告状,让我爹打我!”韦浩躺在那里,很气愤的说道。
“瞎说什么呢,陛下还能做这样的事情?明天可是要去的,不能忘记了规矩,再说了,就算是陛下写的信件,那你更要去了,陛下可是皇帝,一言定人生死的!”王氏提醒着韦浩说道,对于皇权,她还是很敬畏的。
“行,我知道了!”韦浩一听,点了点头心里则是开始琢磨开了,
很快,王氏他们就走了,韦浩喊来了王管事,交代他给自己做一副担架,王管事也是很纳闷,做这个干嘛,不过还是按照韦浩说的样子去做了,
第二天早上,韦浩醒来了,洪公公来了。
“师傅,今天没办法练武了,我爹把我打全是伤口!”韦浩看着洪公公开口说道。
“你爹打你了?”洪公公也是惊讶了一下,没记错的话,昨天韦浩可是封了郡公的,怎么可能会被打。
“可不是吗?师傅,马步估计是蹲不了了,我在大腿上的皮,都被我爹戳掉了几块,一用力就疼!”韦浩看着洪公公郁闷的说道。
“那行,师傅去宫里面一趟,给你取点跌打损伤的药过来,用完了就放你这里备用着,今天就不练了!”洪公公对着韦浩说道,
韦浩连忙拱手说道:“谢谢师傅!”
洪公公点了点头,就走了,接着韦浩就起来,站着吃完了早饭,洪公公也过来,韦浩邀请他一起吃饭,洪公公笑着摇了摇头,现在可不能和韦浩走的太近了,毕竟,韦浩身边可是有铁卫的,那些铁卫会不会把情况汇报给李世民,自己可不知道。
“师傅,吃顿饭有什么关系,来,师傅坐下!”韦浩说着就要拉着洪公公坐下。
“为师吃过了,你先用吃着吧,这些药就是抹在伤口上面的,如果破了皮,就用这个红布绑的,如果青紫了,就用这块青色布绑的,如果是其他的刀伤箭伤,就用这个紫色的布帮着!为师先回宫了,这两天就休息吧,如果能够行动了,你就自己先练着!”洪公公看着韦浩说道,
韦浩也是站了起来,对着洪公公拱手说道;“谢谢师傅,师傅,你真的吃了?”
“真吃了,师傅还有事情,就先走了!”洪公公说着就离开了韦浩的客厅,韦浩则是拿着药放好,这个可是师傅给的,绝对差不了,
吃完了早饭后,韦浩坐在客厅休息了一下,就让家丁用担架抬着自己前往马车上。
“公子,用担架吗?”王管事此刻震惊的看着韦浩。
“对啊,用担架,快点!”韦浩点了点头说着。
“公子,刚刚,刚刚不是能走吗?”王管事很不理解,怎么还这样。
“哎呦,快点,别耽误时间!”韦浩盯着王管事说道,王管事马上招呼韦浩的亲兵,抬着韦浩前往马车上,上了马车,韦浩就让人直接送自己前往皇宫当中,那些亲兵也是跟着的。
很快,马车就到了皇宫门口,韦浩也是被人从车上抬下来,宫门口当值的那个程处亮一看,那不是韦浩吗?
“哟呵,韦浩你也有今天,谁干的,我们可要去感谢他啊!”程处亮到了韦浩身边,看着韦浩笑了起来。韦浩听到了,不由的翻了一个白眼,这小子是故意的吧?
“你管的着吗?要不单挑?”韦浩白了程处亮一眼,不爽的说着。
“现在,行啊,来,单挑!”程处亮笑着对着韦浩勾了勾手!
“你个大爷的!”韦浩说着就要坐起来。
“卧槽,没大事啊?”程处亮一看韦浩能够坐起来,那就说明没有大事啊,也是警惕的看着韦浩。
“对付你,我坐在这里就成,来!”韦浩对着程处亮也勾了勾手指。
“嘿嘿,开玩笑呢,真的,那个,进去啊!”程处亮可不敢和韦浩打,现在他是伤员,自己可能能够打赢,但是韦浩要是好了,那自己就要倒霉了。
“不知道派几个弟兄抬着我进去啊,我的亲兵进不去!”韦浩白了程处亮一眼说道。
“哦,你瞧我,忘记了,行,来人啊,抬着韦郡公进去!”程处亮马上喊道,几个士兵就过来,接过了韦浩亲兵手上的担架,抬着往甘露殿那边走去,
到了甘露殿的时候,外面还有很多大臣等着汇报事情呢,正在外面等着,等他们看到了韦浩居然是被抬着过来的,也是愣了一下,这是发生了什么,怎么还被抬着出来了?
“韦爵爷,你这是?”工部尚书段纶吃惊的看着韦浩,他也是过来有事情找李世民的。
“哎,别提了,被我爹打了!”韦浩躺在担架上,郁闷的说着。
“啊,这个,韦爵爷,你这,你前天刚刚回来,昨天封的郡公,这,你爹为何打你啊?”段纶一听,更加吃惊了,封爵了,还有挨打不成,没这样的道理啊。
“有人写信给我爹告状,说我懒,说我因为有钱,就不想干活了,想要养老了,我爹就揍我了!”韦浩在那里,一脸悲伤的说着。
“这个,嗯,告状的人,可是有点不光彩的,为何要这样做呢?你可得罪了他?”段纶感觉更加奇怪了,怎么还有这样的人。
“没有,就是因为我不想当官,就做这等不光彩的事情,哎!”韦浩还是很悲愤的说着,
而到了甘露殿门口,那些官员也是围着韦浩,询问韦浩的情况,不管怎么说,韦浩也是当朝郡公不是。
“韦郡公,你这?”王德看到了韦浩这样,也是愣了一下,很吃惊的对着韦浩问了起来。
“你去回报陛下,就说我来谢恩了。”韦浩看着王德说道。“你,这是为何啊?”王德指着韦浩,还是很吃惊的问着。
“我爹打的。没事,我就是来谢恩的,谢完恩,我就回去了!”韦浩看着王恩说道,王恩点了点头,马上就去禀报给李世民。
“陛下,陛下!”王德进去喊着,此刻,李世民和长孙无忌还有房玄龄正在商量着事情,王德进来就喊着。
“怎么了?”李世民看着王德问了起来。
“陛下,韦郡公来了!说是谢恩的!”王德过去拱手说道。
“不着急,让他等一会,朕这边有事情。”李世民考虑了一下说道,还是等会见,估计这小子等会肯定会埋怨自己。
“陛下,还是现在见吧,他是被人抬过来的!”王德看着李世民劝道。
“什么?被人抬过来的,怎么回事?”李世民一听,很震惊啊,怎么还被抬过来了。
“陛下看看就知道了。”王德这也不好解释啊,就是被人抬过来的。
“这,行,快点让他进来吧,怎么被人抬过来了呢,不是说翻墙出去了吗?”李世民此刻也是有点不解了,都跑了,他难道还挨打了,还是说故意欺骗自己的?很快,韦浩就被抬进来了。
“儿臣见过父皇,谢父皇给儿臣封郡公!”那些士兵把韦浩放下,韦浩就躺在地上,对着李世民拱手说道。
“不是,韦浩,你干嘛啊,起来!”李世民看着韦浩这样,就喊了起来。
“父皇,起不来,我身上全部都是伤口,我爹昨天晚上打的!”韦浩躺在那里,一副我很可怜的对着李世民说道。
“你,昨天晚上打的,朕不是听说,你翻墙跑了吗?又回去了?”李世民看着韦浩问了起来。
“那我不回去我能干嘛,被我爹堵在了客厅,打了一顿,父皇,那封信是不是你写的?”韦浩很气愤的看着李世民问道。
“信,什么信?”李世民一听,韦浩还不知道呢,那自己能承认吗?
“有人给我爹写了一封信,让豆尚书交给我爹,不是父皇你写的吗?那我问问豆尚书去。”韦浩躺在那里盯着李世民问道。
“哎呦,朕以为你说什么呢?是朕写的,可是朕没有让你爹打你啊,朕的意思是让你爹严加管教,你太懒了,那知道你爹动手了?”李世民一听,赶紧承认着。
“父皇啊,严加管教不就是要打我吗?我爹还会其他的方式吗?父皇啊,你可不能这么坑儿臣我啊。我可是为了朝堂立下过功劳的人!”韦浩此刻哭喊了起来。
“诶诶陈,误会,真是误会!”李世民马上劝着韦浩说道。
“父皇,他太黑了,居然这样坑儿臣,儿臣不服气啊!”韦浩躺在那里继续喊着。
“误会,哎呦,你爹也是,下手这么这么狠啊?”李世民也是很着急,更多的是无奈,这个真不是自己的初衷。
“韦浩啊,真是误会,陛下是希望你父亲能够劝劝你,让你担任工部尚书,可没有说要你爹打你,这个我可以坐镇的,陛下写信之前还和我们说过的!”房玄龄也是站在那里,对着韦浩劝了起来。
“对,真是这样的!”李世民也是点头说道。
“那我挨的这顿打你,算什么?”韦浩很郁闷的看着李世民问道。
“这个,嗯,要不,现在开始休假?”李世民看着韦浩问了起来。
“老子打儿子天经地义吧?”长孙无忌则是在旁边来了一句,
韦浩则是扭头看着长孙无忌,
“舅舅,是天经地义啊,但是,我凭什么挨打啊,如果不是父皇写信,我能挨打吗?舅舅,你可不能拉偏架啊,我可是你的外甥女婿!”韦浩对着长孙无忌喊了起来。
“是,是,但是既然都打完了,陛下也说了是误会,总不能说,陛下给你道歉吧?”长孙无忌也是微笑的说着。
“那倒不用,那个,父皇,那可是你说的啊,从现在开始休假了啊!”韦浩说着就扭头看着李世民。“朕说的!”李世民肯定点了点头。
“那行,父皇我告辞了!来几个人,抬我出去!”韦浩对着他们拱手后,就说要出去,接着进来几个士兵,就要抬着韦浩出去。
“父皇,你们继续忙着,我先走了!”韦浩被抬起来,还不忘对着李世民拱手说道,李世民点了点头,还对他挥了挥手。
等韦浩走了以后,李世民则是看着他们说道:“朕怎么感觉,今天韦浩很好说话呢,朕还以为他要和朕大闹一番呢。”
李世民心有余悸的看着他们。
“想必是挨打了,人就老实了。”长孙无忌在旁边开口说道。
“嗯,有道理!”李世民点了点头,可是此刻,韦浩压根就没有回去,而是让那些士兵抬着自己前往后宫那边,自己需要前往母后那边说道说道去,到了后宫门口,韦浩还是让人去通报去。
“什么,被抬着过来的,为何啊,受伤了?没听陛下和那个丫头说啊?”长孙皇后听到了,吃惊的不行,还以为在冬猎的时候受伤了!于是带着宫女太监就往宫门口这边走来。
“母后!”韦浩看到了长孙皇后带着人过来,马上悲愤的喊了起来的。
“怎么了这是?怎么受伤的?”长孙皇后马上对着韦浩问了起来。
“被我爹给打的,因为父皇写信给我爹告状,说我懒,我爹那个人可是非常老实的,看到了父皇这么说,气的不行,拿着棍子就打,我现在是浑身是伤啊!”韦浩一脸哭像的说着。
“啊,陛下写信给你爹,让你爹打你了?”长孙皇后很吃惊的看着韦浩问道。
“可以这么说!”韦浩点头说道。
“真是的,快,快你们几个接手,抬进去!”长孙皇后连忙招呼那几个太监,抬着韦浩去立政殿那边,
韦浩则是摆手说道:“母后,我就是过来告诉你一声,我受伤了,行走不便,这段时间可是没办法过来看望你,还请恕罪.”
“诶,这孩子,受伤了还来做什么,等休息好了再来,诶,你父皇也是,没事写信给你爹做什么?”长孙皇后也是很心疼的说道。
“嗯,那母后,我就先走了啊!”韦浩对着长孙皇后说道。
“嗯,那个路上慢点!”长孙皇后连忙交代说道,几个士兵也是点头,
离开了后宫大门口后,韦浩吩咐那些士兵抬着自己前往大安宫那边,自己可是需要和太上皇李渊说道说道了,这个事情岂能这么容易过去?李世民居然这么坑自己,那自己,怎么也要试试能不能坑回来!
“韦都尉,你,你这是怎么了?”在大安宫站岗的那些士兵,看到了韦浩这样,连忙过来问候。
“我们来,谢谢兄弟啊,我们来!”那些士兵马上去接手担架,对着之前的士兵感谢说道。
“客气了!”那些士兵也是笑着说着。
“一人赏20文钱,给他们!”韦浩开口说道。
“诶,拿着,拿着!”韦浩下面的校尉陈大力听到了,也是马上拿出了钱袋子,数钱给他们。
“客气了!”几个士兵对着韦浩拱手说道,刚刚进入到了大安宫大门,
李渊也是跑了过来,看到韦浩这样,吃惊的不行,马上对着韦浩问道:“这是怎么了?”
“诶,别提了,我父皇干的好事啊,我不就是想要陪着你老人家吗?不去当工部侍郎,父皇就写信给我爹告状,说我懒,说我在大安宫天天打牌,不务正业,老爷子,你说,我上哪里说理去啊?”韦浩躺在那里,对着李渊一脸欲哭无泪的表情喊道。
“还有这样的事情,二郎还敢这样做?”李渊听到了,震怒的指着甘露殿方向,对着韦浩问道。
“你没瞧见我现在这个样子吗?这不是明摆着的事情吗?还说打猎,我也没有去打,就是知道在营地打麻将,老爷子,我冤不冤啊,反正,我可是要回去休息了,这边,你可要自己照顾好自己,我现在是没有办法照顾你的!”韦浩躺在那里,对着李渊拱手说道。
“快。快,抬进去!”李渊此刻阴沉着脸,对着那些士兵说道,接着抬着韦浩就前往大安宫大厅里面,接着几个人就扶着韦浩坐下,下面按照韦浩的要求,垫了厚厚的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