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9tl0熱門玄幻小說 《神聖羅馬帝國》-第兩百一十五章、專業的黑手鑒賞-0blw4

y9tl0熱門玄幻小說 《神聖羅馬帝國》-第兩百一十五章、專業的黑手鑒賞-0blw4

神聖羅馬帝國
小說推薦神聖羅馬帝國
自从法军在前线失利过后,国内的内部矛盾就逐渐暴露了出来。日益高涨的物价和普通民众的微薄收入成为了不可调和的社会矛盾。
平息物价是不可能的。除了资本家囤积居奇外,国际物价上涨也是导致法国物价上涨的重要因素。
陆战争爆发后,法兰西国内的工农业生产都出现大幅度下降,必须要进口大量的物资才能够满足民众的基本生活需求。
物价上去了,工资却没有上涨,矛盾就产生了。甭管涨价的理由多么充分,民众填不饱肚子那就是问题。
据不完全统计,仅1891年上半年,法国工人阶级就发动罢工126次,其中罢工人数超过十万的都有3次。作为革命圣地的巴黎,几乎每周都会爆发游行示威活动。
既然成了火药桶,自然少不了爆发革命。最近一个月内,法国政府就扑灭了4次暴乱。
明眼人都知道,这样下去法兰西非得出问题不可。法国政府也几度想要出手,遗憾的是看到问题容易,要解决问题就难了。
没有办法,利益动人心。政府要强制平息物价,势必会割利益集团的肉。
别看奥地利的传单上把黑锅扣在资本家、财团头上,就以为都是资产阶级的责任了。要是没有贵族、官僚参与,仅凭资本家个人的力量这么玩儿,早就被人拉出去打靶了。
这其中牵扯到了多少人,谁也不知道。总之,官商勾结的利益集团已经成为了法兰西的顽疾。
为了解决这些顽疾,法国政府也做了很多努力。在拿破仑三世时期,资产阶级财团的力量就受到了限制,顺便还获得了“社会主义皇帝”的称号。
可惜之前大革命,让政府的努力毁于一旦。在向财团让步的同时,也让财团的触手深入到了法兰西的每一个角落。
时至今日,法兰西各行各业都充斥着财团的影子,法兰西超越欧洲各国,率先进入了大垄断时代。
没有哪个君主喜欢这种不受控制的力量,拿破仑四世也不例外。矛盾的种子从一开始就埋下了,就等着生根发芽。
从天而降的传单,只是把法国内部的各种矛盾挑在了明处,顺便给出了一个解决问题的馊主意。
傍晚,菲尔特庄园灯火通明,借着宴会的掩护,法兰西的金融皇帝们正在进行一场秘密聚会。
作为金融界的头号人物,马克西姆·西多洛夫当仁不让的成为了会议主持者。没有什么长篇大论,上来就是干货
“想必大家都感受到了,战争爆发以来,国内的经济形势急剧恶化,生意也越来越难做了。
战争债券销售不出去,英国人又拒绝向我们发放贷款,政府已经穷得叮当响。
就连最暴利的军火买卖,现在也成了鸡肋。谁也不能保证手中的法郎,未来是货币,还是一团废纸。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我们赢得战争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一旦法兰西战败,我们也难以独善其身。
今天邀请大家过来,就是为了商议对策。为法兰西寻找一条路,也为我们自己寻找一条路。”
民众的兜里都没钱了,生意不好做是必然的。在囤积居奇的背后,同样也有资本保值的目的,毕竟法郎贬值的那个速度是一个快。
没有办法的事情,为了筹集足够的战争经费,法国政府不得不超发货币。
事实上,不光法兰西在超发货币,作为敌人的奥地利同样在超发货币。
资本市场是最敏感的,有自己的判断力。
奥地利拥有足够的黄金储备,本身又是全世界最大的黄金出产国,战争爆发后又没有大规模对外采购物资,政府花出去的钱还是在自家循环。
加上军事上的不断胜利,眼瞅着就要成为欧陆霸主,维也纳政府又准备吞并法属非洲和德意志联邦,这一系列的利好消息,已经足以抵消货币超发的恶果。
财富没有大量流失,神盾的市场又增加了,现在的货币过剩只是临时性的,一旦整合了新生市场,这些问题就不复存在。
市场拥有信心,神盾的币值自然跌不到哪里去。相比之下,法郎就彻底悲剧了。
谁都知道法兰西一旦战败,意大利地区就会独立,海外殖民地也会易主,法郎自然也会退出这些地区。
市场大幅度萎缩,发行出去的法郎可没有减少,到时候这些货币都会回流法兰西本土,从而引发更大的通货膨胀。
国际资本不看好,可以不持有法郎,但是作为国内资本却避不开,在场的众人都无法独善其身。
为了对抗更大的通货膨胀,大家不得不持有更多的实体资产,原本玩儿金融的主,现在都快变成实业大亨了。
大家都是有危机意识的,持有大量的实体产业后,纸面财富固然是增加了,可是相应的风险也增加了。
别的不说,光跑路的难度就增加了n倍。人可以离开,产业却带不走。即便是折价变现也没用,拿着一堆法郎出去,根本就无法进行兑换。
就算是有人早有准备,提前留下了后路,可是谁会嫌钱多呢?
况且,之前大家都认为法兰西会赢,留后路也是最近几个月才开始准备的,根本就没时间将大量的资产转移出去。
某种意义上来说,在场的众人已经被动和法兰西已经捆绑在了一起。一旦让联军打了进来,所有人都会损失惨重。
一名中年男子叹了一口气,说道:“马克西姆先生,到了现在这一步,就算是把所有的钱都借给政府,我们也无法赢得这场战争。
既然注定无法赢得战争,为了减少不必要的损失,那么就只能及时止损。
有一个小道消息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听说,反法同盟中有人提出:战后没收我们所有的资产充当战争赔款。
加上奥地利人抛洒的传单,结合维也纳政府的一贯作风,我觉得发生这种事情几率非常大。
如果不想最糟糕的情况发生,那么就只能在我们手中的筹码输光前,通过谈判结束这场战争。”
自家人知道自家事,知道的越多,就越发对这场战争感到绝望。钱,法兰西政府自然是缺的,但是缺的却不是法郎。
外汇、黄金、大家手中肯定是有的,但这些东西都是眼下最宝贵的财富,谁也不可能贡献出来。
打不赢就谈判,这是欧洲惯例,众人都没有心里压力,唯一令大家感到头疼的是“没收资产”的流言。
干这种事情,奥地利可是专业的。当年镇压叛乱的时候,维也纳政府就没收了所有参与者的资产,哪怕仅仅只是沾了边,也没有逃过一劫。
后面灭亡奥斯曼帝国的时候,这一手段更是被发扬光大,奥斯曼帝国上下所有人的资产都没收一空。
以法奥之间的矛盾,谁也不能保证奥地利会不会故技重施,让奥斯曼帝国的旧事在法兰西重演。毕竟前面法兰西在比德两国采取了同样的手段,反法同盟进行报复也不是没有可能。
马克西姆·西多洛夫点了点头:“罗曼先生说得不错,这种事情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免得真要是发生了,再后悔就晚了。
只是结束战争,不是光我们所能够决定的。政府那帮蛀虫,还整天幻想着反败为胜,真在想办法将法兰西推向深渊。”
点到即止,从头到尾马克西姆·西多洛夫都没有提奥地利挑拨离间,企图挑起法兰西内斗的事。
这是一个阳谋,明知道是敌人的算计,大家也没有办法拒绝。
战争失败总是要有人承担责任的。要么让皇帝和政府顶缸,要么就是自己去承担民众的怒火。
如果不想成为这个倒霉蛋,大家就必须要跳出来争夺主导权。并且还要快,晚了就只能坟头长草了。
“马克西姆先生,现在的局势对我们非常不利。要不是大家一直在努力压制舆论,恐怕我们早就是人人喊打了。
没有民众的支持,仅凭我们的力量,一旦发起……”
不等老者把话说完,马克西姆·西多洛夫就打断道:“西斯阁下,你误会了。这种事情可不是我们的强项,直接参与进去就是对自己的生命不负责任。
民众仇视我们,不等于就没办法利用了。现在的巴黎就是一个火药桶,只要一个火星就会爆炸。
我们要做的只是提供那根火星,引爆这个火药桶,剩下的事情就让革命党去干好了。
对了,我们还可以和波旁、奥尔良王朝的人聊聊,相信大家会有共同的语言。”
造反神马的太没技术含量了,这种高危险的工作可不适合他们这种身份尊贵的老爷们,在幕后做黑手才是他们该干的事情。
显然,马克西姆·西多洛夫就深谙此道。把众人召集起来,只是为了让大家出钱出力。
没有指望带着一帮资本家造反,而是把这一任务交给了更专业的革命党。为了确保万无一失,他还准备鼓动另外两家王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