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9pnl火熱連載小說 萬族之劫 起點-第538章 神文入日月,書冊晉天兵(萬更求訂閱)閲讀-foaqf

r9pnl火熱連載小說 萬族之劫 起點-第538章 神文入日月,書冊晉天兵(萬更求訂閱)閲讀-foaqf

萬族之劫
小說推薦萬族之劫
第二处窍穴,苏宇再次有了收获。
双眼如神!
左眼火炼,如大日璀璨,右眼则不是火炼,而是寒气冰封,如月光森寒。
眼中,火与冰呈现。
一冷一热,冷热交替,看的让人生畏!
此刻,看苏宇眼神,真的可以做到眼神杀人,瞪谁谁死的地步了。
黄九心中暗惊,这家伙越来越强了。
关键是,苏宇找宝物,如探囊取物,这些东西,以往不知道有没有得到过,可应该都没苏宇拿的轻松。
……
又过了一阵,双龙峡。
双龙峡,这地方危险无比,按照苏宇的推断,这是鼻孔所在位置,双龙峡,有两条封闭的大峡谷,常年有罡风呈现。
但是,由此,也诞生了无数宝物。
尤其是双龙峡中,有一种特产,无数人追逐,名为缠龙木。
缠龙木,连龙都可以缠住,坚韧无比,铸兵的好材料,甚至数量多了,能铸天兵,传闻在双龙峡尽头,有一些古老的缠龙木,甚至能当承载物用!
当然,只是传说,一些人传出来的,因为他们进不去。
双龙峡太危险了!
那些缠龙木,如同活物,一旦进入双龙峡,必然会被缠龙木攻击。
……
双龙峡之外。
苏宇失笑,缠龙木?
鼻毛!
是的,他第一想法,这玩意就是鼻毛!
肯定的!
按照打造星宇府邸之人的手段和布局,这双龙峡就是鼻孔,鼻孔中,随意攻击人的,不就是鼻毛吗?
听说,缠龙木强大无比,高大无比。
不得不说,一根鼻毛,打造的都比巨兽要大。
鼻毛,肯定数量不会少。
这双龙峡,蔓延数百里,由此而见,这打造的鼻毛,不会太少,最深处的鼻毛,可能真的能当承载物用,但是苏宇肯定……你拔一根鼻毛,必然麻烦巨大!
无他,拔你鼻毛,你也得打死拔毛的那家伙。
“双龙峡……”
苏宇腾空,俯瞰下方。
此刻,双龙峡附近的人,比之前两处都多,因为之前两处的圣泉,对很多人而言,没啥大用,可是,缠龙木是宝物。
哪怕外围的缠龙木,也能打造地兵。
内围的,打造天兵是可以的。
更深处,可能你拔根毛就是承载物,这对所有人而言,一层,其实没哪里比这里更珍贵,这里,才是真正的宝地,无数宝物汇聚!
有能耐的,能入深处的,也许,一下子就能得到承载物了!
这才是大赚!
所以,一层中,其实大部分人都聚集在这,剩下的,要不直接去了二层,要不只是简单搜索一下其他地方,就很快离开。
反正,苏宇到的时候,外围,起码有上百位各族天才。
而那两道巨大孔洞之中,还有厉喝声,嘶吼声,显然,有人已经进去了,两个巨大无比的孔洞,显然就是鼻孔。
当然,万族有传说。
此地,昔年有上古巨龙栖居,一公一母,所以,此地号称双龙峡,还有传闻,在双龙峡深处,有巨龙留下的宝物,甚至是无敌尸身。
这也是无数人,一代又一代,都在探索双龙峡的原因。
其实,很多人知道,这玩意好像是仿造人面打造的,也知道,这地方可能是鼻孔,毕竟人面界这个称呼,不是苏宇起的,眉山什么的,也不是苏宇起的。
知道归知道,可毕竟不是真的,只是仿造。
难道还真是人的鼻孔不成?
谁的鼻孔长达数百里?
不是没人联系过这些,关键在于,你联系这些,也没啥用,因为你很难进去,进去了,外族也没办法,人族压根就闯不到深处。
苏宇一到,其他人没发现他,此刻,还在高声议论着。
“你们说,这次有人能拿到万载缠龙木吗?”
“那东西真的能当承载物用吗?”
“……”
承载物,这是大家眼中最珍贵的宝物了,一层就这地方机缘大,万载缠龙木,这是大家最希望,最渴望得到的,哪怕自己用不到,你出去了,当着那些无敌的面,献给本族无敌,多少会给你好处,而且绝对不会少!
若是本族没有无敌,暗中给自己界域的准无敌……要不被杀人灭口,要不就会给你大量宝物换取,能入内的,带着正规名额入内的,一般背后都有无敌支持。
此刻,不止他们,黄九也传音道:“这双龙峡,在猎天阁记载中,也是一层的最大宝地!里面有无数的缠龙木,取之不竭,用之不尽!哪怕只是外围的,也是宝物,是铸兵师的最爱……”
说罢,看向四周道:“这地方各族天才很多,你不会还要杀吧?杀太多了,你出去的话……麻烦就大了!少杀一点,出去的人多,还能浑水摸鱼,你杀完了这些人,出去了,就那么几个人,那万族无敌可就无所顾忌了!”
她说的不算错,杀的少,出去的人多,万族也忌惮各族,不敢乱杀。
你杀多了,比如出去的就那个七八个人,还都是人族的,万族那时候必然会爆发,打爆所有人,要死大家一起死,一个都别想捞好处!
苏宇点点头,笑道:“有道理!”
黄九松了口气,总算还没分疯。
刚想着,一本书册,覆盖天地!
而那些人,却是仿佛没看到一般。
苏宇淡漠道:“3600位,才死几个?一层上千人,杀光了,也才三分之一,怕什么!”
“你……”
黄九心悸,好大的杀性!
那巨大的书册,覆盖天地。
此刻,好像有人感受到了,纷纷抬头看天,天空被遮掩了。
文明!
对,此刻,“文明”二字呈现,仿佛充满了道蕴,闪烁着光辉,有人看一眼,有些迷茫,眼神呆滞道:“这是什么,古宝?”
可是,还是有人反应了过来,顿时惊恐无比,暴喝道:“跑!”
那人迅速遁空逃跑!
可此刻,那书册展开,一页页书页,分立四方,一张张书页上,出现一个虚影,苏宇脸色微微发白,试验一下效果。
300头虚影,都是日月一重境,不,有的已经接近日月二重境了,一瞬间,朝虚空中那慌乱的人群中抓去!
外围,也就百来人。
而日月一重,有三百位!
这一刻,黄九也张大了嘴巴,这是地兵?
我……我不信。
哪有这样的地兵,这比天兵都要强。
三百日月!
而苏宇,此刻元气迅速消耗,消耗的甚至入不敷出了,杀鸡用牛刀,不过他也只是为了试探一下,这地方还能用,到了高层,没熟悉情况,用都用不了!
噗噗噗!
一声声穿透肉体的声音传出,上百号天才,除了少数几位人族的,其他人,纷纷被抓入书页,苏宇脸色惨白,消耗极大。
他不足以支撑300日月出现,主要都是虚影,精血力量来维持,吸收的尸体力量来维持,他消耗的不算太多,承担的其实不多。
尽管如此,也掏空了他!
一瞬间,天地安静了!
300页面,瞬间回归,此刻,有些书页上面,多了一些文字。
一旁,黄九脸色惊惧无比。
苏宇,真的魔。
这杀人手段,有些可怕。
而苏宇,顾不得那么多了,此刻,他收回书册,书册之上,那“文明”二字在涌动,好像要晋级,晋级成日月神文!
那第109道金纹,开始化虚为实,渐渐地,有些要呈现出来,但是感觉始终差了一点的感觉!
苏宇笑了一声,忽然,书籍放大,遮天蔽日,将那两个孔洞堵住了,笑道:“让他们先在里面玩玩!我好像要晋级了!”
不是境界晋级,他的“文明”神文好像快要晋级了,晋级五阶神文,晋级日月神文!
而文兵,也快了。
还差点!
这都不是事,苏宇忽然取出一些材料,手中出现一柄大锤子,火焰升腾,瞬间,融化了材料,接着,苏宇一锤接着一锤,开始锻造!
锻造书页!
不但如此,他一边锻造,一边取出一个巨大无比的仪器,丢给黄九,淡淡道:“去,给我切割空间,切割出一个标准的千米立方体!一个个地方切,我要用!这地方的空间稳固度,不比诸天战场的低!”
他要增加书页!
现在,有些种族的书页,他没锻造。
他要锻造这些种族的书页,哪怕没有这一族的日月精血也没什么,先不溶精血就是。
……
而就在苏宇击杀上百人,堵住了双龙峡的这一刻。
外界,彻底沸腾了!
“该死!”
“到底是谁?”
一位位强者,看向人族,魔族那边,摩戈怒道:“大周王,是你人族的杀手锏?”
大周王平静道:“你觉得,我人族谁能做到这一点?”
瞬杀上百人!
他平静道:“也许,是遭遇了什么危机,星宇府邸,本就危机众多。”
“胡说八道!”
摩戈怒斥道:“若是危机,为何你人族没死人,死的都是其他各族天才?”
大周王淡笑道:“这还不理解?也许,进入了一些宝地,但是人族被你们针对,你们各族进去了,我族的人进不去……然后,宝地变动,你们的人死了,我们人活着,这很奇怪吗?”
他一脸淡定,“瞬杀上百天才……这些天才,多少都有点本事,或是腾空,或是凌云!瞬杀……难度不小,哪怕日月,杀起来也没那么轻松,一下子就给杀了,所以,十有八九,还是星宇府邸本身出了问题!只能说……被针对,有被针对的好处,我族之人进入不了,自然没那么多危险。”
他说的有道理吗?
有!
可是,大家都不甘心!
有人愤怒无比!
人族没死几个,可万族,已经死了超过200位了!
这才第一天而已!
第一天啊,都没结束的。
这么下去,岂不是半个月,都得死光了才行?
这太可怕了!
此刻,有人忍不住了,低沉道:“诸位,有没有办法,通知上层的人,下去探查一下!出事的应该是一层,这么下去,不是办法!一层起码上千生灵,这么死下去,不用三天,就死光了!”
这也死的太快了,不对劲,绝对的不对劲!
而此刻,道王再次看向古城,忽然冷声道:“一般人做不到,有人做得到,苏宇,你说是吗?”
“……”
刘洪心中有些古怪,是的,一般人不行,有个不一般人的可以。
还是个杀胚!
可是……老子不是冒充他在这吗?
道王这也能找到我头上!
刘洪懒洋洋道:“道王此话何意?”
道王阴冷道:“我说什么,我想你清楚!一层……年轻修者的舞台!哪怕摩多那他们进去了,也不会滥杀无辜,更不会连魔族都屠杀!唯独一人,比如说苏城主进入,恐怕不会管这些,无差别杀戮,毕竟……苏城主杀戮起来,不会管这些的!”
刘洪失笑,“我?我杀戮?这个……我有些无法解释了!”
道王阴冷道:“你真是苏宇吗?”
此刻,一尊尊无敌,纷纷看向他。
他是苏宇吗?
不会苏宇真进去了吧?
不得不怀疑!
天榜第一的摩多那都做不到这样,但是有一个人可以的,苏宇!
是苏宇做的吗?
那若是苏宇,现在这位苏宇是谁?
刘洪失笑,轻笑道:“道王,你这是非要把我往火堆里推是吧?有事没事,都要找我点麻烦,我是挖了你祖坟了,还是睡了你媳妇?”
道王幽冷地看着他,也不多说,淡淡道:“你出城,没人会对你动手,你出城一趟,给我们看看,你到底是不是苏宇!”
刘洪哑然失笑,“你有病,还是我有病?你这是怀疑我了?行,你来,给圣城大门一拳,我不是苏宇,我是假的,星宏大人反正出不去……你来便是,道王,你若是不敢来一拳,你就是我孙子,你敢不敢?你若是不敢,你不是还有徒弟吗?还有门人吗?你掌管道王界域,难道连个得力下属都没?让他们来试试,最好是日月九重的,否则……你小心你的下属打你主意,我若是你,就坑杀了他们拉倒,小心被下属反噬了!”
道王脸色阴冷,淡漠道:“你是不敢出来?”
“对!”
刘洪淡笑道:“我不敢,你当我三岁孩子?我出来,你打死了我,我到哪说理去,我一个凌云,哪敢出城,道王,来啊,给我一掌啊!我都快艹你祖宗了,挖你祖坟了,你都不敢来动我,你这无敌当的,废物啊!好意思叫无敌?”
“哈哈哈!”
刘洪大笑,一脸的嘲讽,鄙夷道:“废物!若是我苏宇进了星宇府邸,专杀你的人,杀光了才爽!道王,你想恢复三世身,下辈子吧!”
“……”
道王冷漠无比地看着他,没再说话。
这是苏宇吗?
他不知道。
但是,他知道,哪怕不是,这个家伙也可恶无比,该杀!
四周,那些无敌也是眼神异样,道王居然怀疑是苏宇进去了,可此地,还有个苏宇,可惜对方在城内,哪怕合道眼,也无法看清对方到底是谁。
长相,真的不代表什么。
万族手段多,变个相貌,太多人都能做到。
是不是苏宇,大家不清楚,不管是不是,其实都无法改变什么,是的话,苏宇也进去了。
不过……若是能试探一下,最好试探一下。
有人心中寻思着,要不要试试看?
古城内,不止苏宇一人,还有不少居民呢,上次,还有一些日月被转换了,可否利用这些人,去试探一下?
很快,没人再提这个,有人低沉道:“先不管这些,我只想知道,能不能从高层下来!”
有人道:“猎天阁应该知道吧?能否让人下来,又可不可以,传递信息进入其中?”
得让高层的人知道,一层在发生巨变!
实力弱归弱,可这些天才死了,起码10年内这一代算是断层了,不,也许百年,因为这一次去的人多。
此刻,不少人纷纷看向猎天阁大殿。
这一次,猎天阁大殿一直在这。
但是,这一次倒是没人来围杀。
天部部长离开之后,其实有人动了心思,可是,当他起了这心思的时候,那无敌心中大恐,好像有灭顶之灾一般,瞬间意识到,猎天阁可能来了顶级强者,瞬间就放弃了这想法。
不少人看向猎天阁,作为古老的组织,这个组织以前经常去探索星宇府邸,也许知道些什么。
此刻,猎天阁中,地部部长声音传来,“想传递消息,并非不可!星宇府邸,至强无比!但是,若是有永恒后裔在内,血脉传音,只要承受一些反噬,不是不可以进行信息传递!反噬之力,恐怕不小,因为这是在打破星宇府邸的一些规则!”
承担反噬力!
此话一出,众人有些异样,打破规则承受反噬,刚刚天古试过一次,大家想试试吗?
“至于高层下底层,也是可以的,并非只能上不能下,昔日,星宇府邸没这样的限制,高层强者,难道不管下层了?只是,岁月流逝,时光变幻,现在星宇府邸尘封,高层的元气浓度远大于底层!强大的挤压力,将通往下层的门户挤压的关闭了……下层上高层,有传送渠道,高层入下层,需要强行撑住这挤压之力,打开门户,也可进入下层!”
“那需要付出什么代价?”
“找肉身强大之辈,否则,肉身会被挤压破碎!”
众人了然,猎天阁果然知道的不少。
而且,这一次还免费告诉了大家消息,原因也多,因为他们也有人在下层被杀,另外,高层离开一些人的话,也可以减轻猎天阁夺宝压力。
众人一时间没下定决心,还在考虑。
……
而这时候,苏宇不断锻造书页。
黄九则是操控着巨大的切割机,在切割空间,切割空间,没那么简单,否则苏宇都不会让胡显圣去干了。
空间被切割,原地空间坍塌,强大的空间压缩之力,稍有不慎,就会让切割者被坍塌的空间压的四分五裂。
黄九刚切割了一块,巨大的空间坍塌,朝她压缩而来,那空间破碎之力,传荡的极快,哪怕她遁逃速度极快,也是一瞬间被空间压中,噗嗤一声,血液溅射。
这时候,还是小毛球一闪而逝,带着她迅速遁逃,远处,那空间爆裂,强大的坍塌力,席卷四方,破碎四方。
黄九心有余悸,朝远处还在打造的苏宇看了一眼,见他看都不看这边,愤怒道:“你要谋杀我!”
她差点就死了!
苏宇平静道:“没有,我也没那意思,我只是没想到……你会这么蠢!你跟着空空,空空是无敌之下,最擅长空间之道的,我以为你起码知道一点,结果……你一点不懂,我在想,你除了境界高点,你还会什么?”
“你……”
黄九怒道:“我本就不擅长空间之力,你也没提醒我,说空间坍塌,我连逃跑的机会都没!”
“常识,还需要我提醒?”
苏宇笑了笑,锻造好了一页书页,摇头,“算了,你就是个废物,我只是想让你领悟一下空间之道罢了,结果你还真是什么都不会,绣花枕头!亏我觉得,你黄九多少有几分能耐,我高估你了!”
黄九皱眉,看着他,不说话。
苏宇也不解释。
打压打压这家伙,有些骄傲,有些嚣张!
柳家,不需要这种人。
起码,不需要眼高于顶,不需要嚣张跋扈,不需要傲娇,柳家,不能有这样的人物,觉得一切不过如此,觉得自己天赋绝顶,可以傲视一切。
不可以!
苏宇会让她知道,她很渺小。
苏宇锻造了一页书页,腾空上前,接过那巨大的机器,开始切割空间,淡淡道:“你什么都不会,什么都不懂!和你一起合作,不,让你干点小事,你都无能为力,差点崩坏了我的机器,你赔不起!若是我老师在,哪怕吴岚这位腾空在,我觉得都会比你做的更好,你太蠢了!”
黄九不服气,不甘道:“苏宇,你不用如此嘲讽贬低我!我只是不擅长空间之道!”
“那你擅长什么?”
苏宇随手切割着,一个巨大的空间,被他一点点切割下来,空间抽离的瞬间,巨大的空间黑洞出现,坍塌,席卷四方。
而苏宇,轻易跳开。
黄九咬着小白牙,不服气道:“我是天才,我战力很强!我甚至可以和日月交手……”
苏宇嗤笑道:“日月?你觉得一个日月很了不起?你若是这样觉得……我想,你这辈子最好不要回到柳家……”
“我也没想回去!”
黄九怒道:“我从未想过要回去!”
苏宇笑道:“那最好!这一次,我不杀你,看的是柳家的份上,不是你黄九的面子!所以,你欠柳家一命……当然,昔年你小,柳家牵连了你,差点让你死了……算是还了这债吧。”
黄九冷冷道:“苏宇,你说来说去,只是想着,为你老师减轻一点罪过罢了!我若是真是柳家女,那当年柳家被灭,全是你老师导致的,否则,柳家还是柳家!你如今一再贬低我,刺激我,说饶我一命,只是想让我说出,柳文彦不欠我的,是吗?”
苏宇沉默。
片刻后,笑道:“你说的不错。”
黄九恢复了平静,“苏宇,那我问你,我若真是柳家女,我婴孩时期,因为你老师,连累的父母双亡,差点丧命诸天战场,若不是长老救我,我早就死了,你说,我该不该怨?”
“……”
苏宇沉默一会,开口道:“该。”
“哼!”
黄九总算占了上风,不屑道:“是,你这次不杀我,是因为我可能是柳家女,我技不如人,不敌你,被你杀,那也是活该!可这,和我怨不怨柳家无关!这根本不是一回事!若不是柳文彦死活不交出多神文系的传承,交出叶霸天的神文,那柳家就没有这一劫!柳家覆灭,柳文彦就是罪魁祸首!难道你还要洗白你的老师?”
苏宇沉默一会,点头,“也许你是对的,也是,劝人忘记恩怨,天打雷劈!你觉得柳家欠你的……或者说,我老师欠你的,好像也没问题,各有各的立场,我的立场是,我的老师也是受害者……他本意上,并未想着让柳家覆灭……”
“呵!”
黄九嗤笑,“50年,柳家被袭三次!不是一次!苏宇,你是故意忘了这个!三次,焚海王给了柳文彦三次机会!第一次,柳家被袭,柳文彦就该知道,那不是他个人的事了,而是整个柳家的性命和荣辱!可他在乎了吗?他为了保存他老师的神文,在柳家第二次被袭之后,依旧选择了旁观,无视!直到第三次,柳家彻底覆灭!苏宇,你不用替柳文彦说什么,我若不是柳家女,被你杀,也活该!我若是……你不杀我,也不妨碍我不喜欢这个人,柳文彦,就是我仇人,就是伪君子,伪圣!他的老师,难道比整个柳家更重要?”
“……”
苏宇居然被怼到了,半晌,叹道:“也是!我若是你……也许也恨,我好像没资格去劝你,放下怨恨。算了,你们柳家的事,我不管了,我毕竟只是外人!清官难断家务事,这事我不掺和了,我只是不希望……你借着这身份,让我老师做出送死的事……若是如此,不管如何,我都会收拾你!”
黄九一脸得意,总算觉得自己扳回了一局!
苏宇这家伙,总算是认输了。
却不想,苏宇再次笑道:“话说回来,抛开这一切,你的确挺废物的!从一开始就是!志大才疏!轻易被我踢出猎天阁,还牵连了空空!帮我背了很久的黑锅,却是连挣扎都做不到,我成了人境的猎天阁老大,而你,却成了通缉犯……”
“我加入没几天,你加入好些年,还掌管情报工作,结果,依旧废物!”
苏宇淡笑道:“不看别的身份,单纯这个,我说你废物,你有疑问吗?”
“……”
黄九一脸沮丧,这一刻,忽然有些悲伤。
这件往事,也许是她一辈子的耻辱。
苏宇笑呵呵道:“所以啊,你若是没有一些附带身份……其实就是个打手的命!会布局吗?会算计吗?什么都不会,你除了会打杀,来个日月,你就废了!而我,养性阶段,我就曾坑杀过山海日月!你,差的太远!不止和我比,和许多人比,你差的太远!空空倒是宠溺你,好东西给你吃了一大堆,可你除了实力境界上去了,你和很多人比,差的太多!战无双也好,摩多那也好,哪怕我看不上的道成,都比你强!”
苏宇笑道:“就说道成,恨不得天天来杀我,可这家伙,其实见到我很多次了,每次看到我,哪怕心中再恨,也能装孙子,离我远点!你明知我实力比你强大许多,性命就在我手,一而再地和我顶着干,若不是柳家这身份,你死了几十次了!”
黄九欲言又止……
苏宇又淡淡道:“我听说过,你若真是那位柳家女,可能还是夏虎尤的未婚妻……我只想说,算了吧!你也许看不上夏虎尤,可我想说,你还是别拖累他了!虎尤兄,无论是才情、智慧、气度,都远超你,超过你太多太多!大夏府年轻一代,也许觉得他实力不强,却不会觉得他不能执掌大夏府!夏家50年一次的铸身机会,他想都不想,交给了黄腾,黄腾知道吗?他知道!”
“我弱小之时,他廉价交易给我大量资源,他不知道我以后可能比他更强吗?他也知道!”
“你觉得他喜欢对万族卑躬屈膝,不,他是夏家人,怎么会喜欢这个,但是他知道,面皮不算什么,夏家在上次大变之后,无论是人族也好,还是万族也好,对夏家都有忌惮和怨恨……不过,当他成了府主,一个不要脸皮的府主,一个孱弱的府主,一个嬉皮笑脸的府主……大家忽然觉得,都能接受,缓和一下和夏家的关系!”
“你呢?”
苏宇淡淡道:“所以,我才说,你不要拖累他了!”
黄九脸色变幻不定。
而就在此刻,远处,嘿嘿笑声传来:“那个……我不好意思的啊!你知道我在这,特意这么说,我有些小尴尬啊,苏兄,合着我在你心中,这么伟大啊!啧啧,早知道如此,我们当结拜为异父异母的亲兄弟啊!”
“哈哈哈!”
伴随着一阵笑声,虚空中,一个胖子,笑呵呵地走出,朝黄九拱拱手,笑道:“见过……黄姐姐!也许……该称为柳姐姐……”
说着,脸色一正,严肃道:“柳家的事,夏家有责任!五代亲自去收徒,我曾爷爷亲自去说服柳家家主,从秃鹫转变为人族守卫者……结果,柳家覆灭,此事,我夏家难辞其责!”
“夏家现在说什么补偿……都很难去弥补这些,柳家姐姐父母战死,有些事,虎尤无切身之痛,难以感受,别的虎尤也不多说,柳家姐姐但有差遣,尽管说,虎尤定当竭力去做!”
黄九看了他一眼,皱眉,不语。
苏宇一边融合空间进入书页,一边淡笑道:“夏胖子,你胆子是真大,这边死伤无数,你也敢来!”
夏虎尤笑呵呵道:“只要胆子大,万族不可怕!我一看,这杀伐果断,血气冲天……除了我苏兄,也没人敢这么干了,这不,来看看老兄!”
苏宇笑了,朝远处看了看,“黄腾,出来吧!躲着做什么!”
片刻后,黄腾干笑一声,从虚空出现,尴尬道:“看看,随便看看,苏兄别误会,别打我,我们有话好说!”
苏宇叹道:“我这隐藏身份,不到一天,就被你们发现了……是不是不合适?”
夏虎尤笑呵呵道:“合适,肯定合适!都是自家人,没外人知道,死去的外人,就不是人了!有兄弟你在,我们也安全一点……”
苏宇笑了笑,没再理他,下一刻,一页书页融入那书本之中!
这一刻,天地变色。
轰!
一声巨响,响彻整个人面界,虚空中,两枚神文浮现,瞬间化为残月,文明二字,交相辉映,苏宇意志力暴涨!
而那书册,109道金纹瞬间浮现,凝实!
苏宇气息大涨!
这一刻,居然有些神圣的味道,两枚神文,围绕他盘旋一圈,再次落入书册之中。
而109道金纹,正式呈现!
就在此刻,天降云彩。
天兵成!
神文化日月,书册入天兵。
在场几人,一个个看的目瞪口呆,非但如此,此刻,一道道云彩降临!
这是天兵奖励,也是日月神文出现的奖励。
下一刻,血劫浮现!
两股规则,再次碰撞,奖励和惩罚!
冲突的规则!
晋级天兵,当赏!
文明志却是不祥之物,当罚!
当然,比起那一日锻造,要弱小许多。
苏宇哈哈笑道:“胖子,就等你来,给你点好处了,算是还了当初你我交易的人情了!我这人,怕欠人情……”
话落,他踏入虚空,撕裂那些云朵,丢向夏虎尤。
夏虎尤吞噬云朵,瞬间,气息暴涨。
肉身,也迅速铸造。
一脸享受的同时,也是惊叹无比道:“厉害,只要胆子大,这规则都能当饭吃,厉害啊!佩服佩服!”
苏宇懒得理会,书册席卷四方,血云瞬间被书册吞噬。
而一朵朵云彩,被夏虎尤吸收,一眨眼,他肉身完成了七八次铸造,这可是晋级天兵的奖励,非同小可!
夏虎尤气息不断强大起来,一旁,黄九和黄腾都是一脸羡慕。
而黄腾,啧啧有声道:“人人对劫难避之不及,苏宇,你是第一个这么狠的狠人,规则都敢拿来当资源,不服不行!你老师是真不行……你,是这个!”
大拇指竖起,黄腾是真觉得苏宇气度不凡,当代无人能及。
在这危险无比的星宇府邸中,苏宇如入无人之地,取宝铸宝,如探囊取物!
不服不行!
苏宇笑呵呵道:“黄腾,别来这套,你再贬低我老师,你信不信,我对你不客气!”
羞辱我老师,那就是羞辱我!
当然,这话我可以刺激刺激我老师,你可不行!
黄腾耸肩,笑了笑也不继续。
白枫嘛……还是专心研究好了,比实力,比武力,还是算了,交给他学生好了。
远处,黄九脸色复杂,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沉默不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