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9811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小說 大唐:開局李世民流落荒島討論-第四百六十章 新帝上任的各種不適相伴-1ea4p

大唐:開局李世民流落荒島
小說推薦大唐:開局李世民流落荒島
以前狄仁杰还会对李氏皇族之人抱有一些幻想。
现在等到他亲身感受到了李显的所作所为之后,这一点儿最后的幻想也破灭了。
但凡李显做的稍微贤德仁慈一些,就算是懦弱了,也不会有什么。
毕竟如今的大唐已经不是开国之初。
更不是高宗时候的大唐,还是需要文治武功。
现在拥有了以工业发展为基础,以律法为刑法准绳、约束着大唐的百姓和朝堂的官员,以道家的无为而治等理念。
根本就不需要一个帝王拥有着多大的智慧,只需要按部就班,以四圣论道之言治理大唐就可以了。
大唐的律法在天后娘娘的监督之下,已经修改的比较完善了,设计到了很多很多的犯罪。
狄仁杰则是参与修改大唐律法的大臣之一,自然对于这一次修改了的律法非常满意。
本以为李显会按照既定的策略来治理大唐,会以四圣的言论为基础。
可是现在看来。
这位新帝明显是不知道该如何管理一个王朝,如果安稳地坐在那个位置上。
竟然使用酷吏来肆意杀害朝中的一些大臣,听信小人之言。
就在狄仁杰伤春秋的时候。
只见到狄春走了进来,慌忙道:“阁老,裴公,出事了!”
狄仁杰一顿,眼中带着精光,问道:“出了何事?”
喀秋莎三部曲 常惑
“陛下听信了周兴和来俊臣之言,说裴公于突厥有私,当年裴公之所以能够打退突厥,就是因为他和突厥的人有私交。
联合突厥的人抓住了阿史那伏念还有阿史德温博等人,突厥给了裴公很大的好处呢!
陛下下令,让大理寺彻查此事。”
“嘭!”
“胡闹!”
狄仁杰铁青着脸,神情中带着一些失望和愤怒。
“谁都有可能和突厥私交,裴公是绝对不可能的!”狄仁杰大声地说道。
他已经想到了问题的关键。
辉煌从菜园子开始 奋斗的平头哥
当初,裴行俭和先帝还有天后娘娘经常去白玉京,后来,裴行俭也算是听从了天后娘娘的安排,以同平章事的身份巡查天下。
当时从长安开始,用了五个月的时间,巡查了大唐的大江南北,处理了很多冤假错案,也整治了不少贪官污吏。
女王爺gl
在天凤临朝、四圣论道之后。
朝廷的威望也是同样与日俱增,无人敢站出来反抗此时强大无比的大唐朝堂。
就算是那些和世家大族有一些关系的地方官员,最后也被世家选择了壮士断腕。
因为他们也看得出来。
这是大唐朝廷要给百姓一个交代,更是要给四圣以及天上的神明一个交代。
欺压百姓的臣子,根本就不再是大唐的臣子了。
而裴行俭之所以有这一遭,怕是被小人暗算,因为才会被清查。
以裴公那身子骨,如何能抵抗的了那些酷吏的刑法?
“来人,备车!”
狄仁杰坐在马车上,心中却开始盘算起来。
他算是明白了当初大郎为什么要选择支持武后,为什么要弄出那么大的动静了。
相比较这位新帝。
武后的临朝称制才算是明智之举。
毕竟,将军无能累死三军,帝王无能败坏的可是整个王朝啊!
要是任由事情继续这样发展下去。
倒是真正有才有能力有忠心的臣子,都会被那些小人所害。
朝堂之上一旦乌烟瘴气,新帝昏庸懦弱,臣子看客为主,把持朝堂。
岂不是又是一个秦王朝?
“还请真人能够进去禀报一番,就说狄仁杰有事求见天后娘娘。”
狄仁杰没有去见江枫。
武神天下 禹枫
他知道,江枫作为太平公主的驸马,现在应该没事。
李显不至于真的就翻脸无情。
重生之侯門庶女
他也担心,太平公主直接去找武后,而武后一旦看他不满意,直接反悔,再一次临朝称制。
他这个刚坐热乎的皇位,岂不是就没了。
不到一会儿。
真人带着狄仁杰来到了道观的后院,这个天后娘娘专门修建的道观。
建立在玉山另一处的半山腰。
在这里,可以隐隐听到不远处玉山书院学子的朗朗读书声。
“狄阁老来了,请坐。”
几个月不见。
狄仁杰觉得天后娘娘似乎变得年轻了一些,也变得有了一种说不出的气质。
那种似乎有一些超然物外,有似乎是对自己非常自信的气质。
“娘娘,臣……。”
以身試愛:老公別上位 琳瑯滿屋
武后直接打断了狄仁杰的话,说道:“狄公可听到了玉山书院的读书声?”
狄仁杰愣了一下,细细一听。
似乎是三字经。
“这些学子,将来都会成为大唐的国之大才,他们有的会成为六部的人,有的会成为一个商人,会成为一个夫子。
某每天都能够听到这些读书声,觉得这才是大唐更加强大的希望。
浪子封神传
无良 单炜晴
狄公若有时间,自是可以去玉山书院看看。
那里,和其他的私塾真的不一样。”
狄仁杰点点头,拱手说道:“多谢娘娘提醒,狄某明白了。”
两个人再也没有说朝堂之上的事情。
而是聊了聊玉山书院,聊了聊四圣之言。
更多的都是武后在说,狄仁杰在细细地听着,是不是也会回上几句。
一个时辰之后。
武后才让狄仁杰离开道观。
“阁老,如何了?”
狄仁杰看了看狄春,轻声说道:“没事了,回府吧。”
在裴行俭被来俊臣和周兴请进了大理寺没有一会儿,一位禁军统领,带着一道令牌进入了大理寺。
此令牌,乃是先帝在世的时候,为大唐有功之臣打造的一道免死令牌。
当然了。
更重要的是,这一道令牌来自于玉山的道观,来自于天后娘娘之手。
来俊臣和周兴不得不放了裴行俭。
李显听到之后,直接摔了杯子。
一位身穿皇服、面容秀媚、身段曼妙的女子走了进来。
“陛下何故于如此生气?”
李显见到来人,舒了一口气,说道:“皇后来了啊。”
此女正是韦皇后。
“裴行俭明明可能和突厥有私交,还手握兵权不放,朕简直是寝食难安。”
李显自然也有着自己的心思考量,作为一个新帝,他也想要扶持属于自己的人,还想要控制整个大唐的大军兵权。
然而,裴行俭这位检校右卫将军不倒,他很难有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