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2pam火熱連載言情小說 敗家子的逍遙人生-第九百三十一章 老實人崔六熱推-itvpf

82pam火熱連載言情小說 敗家子的逍遙人生-第九百三十一章 老實人崔六熱推-itvpf

敗家子的逍遙人生
小說推薦敗家子的逍遙人生
崔六听见这话,也就没有再继续纠结。
跟着小厮,走进了酒楼。
不出他所料,刚刚走进酒楼,众人便把目光全都放在了他的身上。
只是……
他明显可以感受到。
这些人的目光之中流露出的并非是鄙夷之色,而是羡慕!
这些身穿华服的勋贵,又怎么会羡慕自己这样的穷苦人家的孩子呢?
他的脸上流露出不解之色,却是没有说什么,跟在了那小厮的身后。
走上了楼。
小厮转过头,叮嘱崔六道:“到了少爷的面前,一定要谨言慎行,不该说的话不要说,不该做的事情不要做,否则少爷动怒,谁都救不了你!”
崔六听见这话,表情变得有些奇怪。
好似想要说些什么。
小厮见到这一幕,开口道:“你想要问什么,现在快些问。”
崔六犹豫了一下,终于开口道:“我想问,什么话是该说的,什么话是不该说的,什么事情是该做的,什么事情是不该做的。”
若是其他人问出这样的问题,那小厮一定以为这人是在挑衅,早就把他给轰出去了。
可是这一小段时间的相处,却是让他知道。
眼前这个家伙,就是缺根筋。
他问这些的问题是正常的。
因为他的确是分不清什么事情该做,什么事情不该做。
纠结了好一会,方才摆摆手,没好气的道:“总而言之,少爷让你做什么,你便做什么。”
崔六听见这话,微微一怔。
随即,似乎想到了什么,整个人的表情都是发生了一些变化。
显然他联想到了来京都府之前,听同乡人说的那些事情。
似乎,京都府的勋贵们总是喜欢一些不一样的东西。
难道……
他这么想着,旁边的小厮已经是等不及了,没好气的道:“快点儿进去,少爷还等着呢!”
崔六听他催促,咬了咬牙,狠下心,终于是迈出了那一步。
推开雅间的门,走了进去。
一走进雅间,便看到了一个身穿华服,容貌俊秀的青年。
一看便知道,乃是勋贵子弟!
“少,少爷……”
崔六还是第一次见到拥有这般气质的人。
仅仅只是站在这儿,便感到自惭形愧,整个人也是不由的紧张了起来。
方休见到这一幕,却是摆了摆手,漫不经心的道:“本少爷方才听你说,要做风筝?”
崔六听见方休提起风筝,心情平静了许多。
应道:“回少爷的话,的确是,我想要做的风筝,虽是叫做风筝,却和风筝不太一样,我这风筝乃是立体的,人可以坐在风筝里面,借着这风筝飞在空中。”
这不就是飞机的雏形吗?
方休听见这话,脸上露出了笑容。
真是没有想到,自己出来吃个饭,竟然还真的碰上了一个人才。
摆摆手,开口问道:“你做的这风筝,如何起飞,又是如何降落,如何控制方向?”
崔六听见方休提出这些问题。
一颗心总算是落了地。
看来,眼前这位贵人,想的真的是风筝的事情。
他看着方休,十分认真的回答道:“回少爷的话,这风筝的话,目前而言,我还没有想好该怎么起飞,但是应该跟风筝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
如果实在飞不起来,还可以借助山峰和风起飞。
降落的话,和控制方向其实是一种方法,那就是为风筝设计一块木板,然后用着木板控制风的方向,通过控制风的方向,控制风筝的方向。
最后就可以降落了。”
方休听见这话,脸上露出了笑容。
实在没有想到,这小子竟然还说的挺靠谱的。
甚至,他所说的就是飞机的原理。
只是,他知道可以这样,却不知道,为什么可以这样。
如此说来,这小子倒还真算是一个人才。
方休看着他,好奇的问道:“这些知识,都是谁教给你的。”
崔六听见这个问题,怔了一下,想了片刻,方才回答道:“回少爷的话,是雀儿教我的。”
“雀儿?”方休又是好奇的问道:“这个雀儿是谁?”
崔六表情变得有些奇怪,回答道:“雀儿不是人,就是一种……鸟。”
“……”方休这才明白崔六的意思,开口道:“你的意思是观察那些雀儿,自己想出来的?”
崔六点了点头,说道:“是的,少爷,您真聪明,我没有说,您竟然一下子就猜出来了。”
方休听见这话,有些无语。
一时之间,竟然不知道这小子是在夸奖自己,还是在变相的讥讽自己。
可是,当他看见这小子的表情。
方才猜到了一些。
这小子应当是想奉承自己,只是实在不知道该怎么说,所以说起话来,才有些阴阳怪气的。
方休看着他,摆摆手,开口道:“你是做什么的?为何突然就想起来要做风筝,为了做这个风筝,竟然还要偷人家的竹子。”
崔六听见‘偷’这个字,黝黑的脸,一下子红了。
他很想要为自己辩解。
自己只是借,以后一定会还的。
可是,转念一想,自己这的确算是偷。
在自己的恩人面前,还有什么好强词夺理的呢?
因此,并没有说什么,只是回答道:“我是在工地上搬砖的,以前在家里种地,前段时间,听我一个远房表哥说,来京都府搬砖,挣的银子多。
我就带着行李来了,我那个表哥说的没错。
这工地上挣钱比在家里种地要容易的多,我刚来几天,就挣了不少的银子。
然后那天就想着出去逛一逛,听人家说城南最繁华,我就到城南来了,然后路过一个叫做机械书院的地方。
那机械书院学生说是有个安国公,还是什么国公的,总而言之,是个大人物。
那位安国公要举办一个创造大赛,只要是新奇的玩意,都是可以参加比赛,要是赢了就有五千两的银子。
然后,我就想着捣鼓出一个新奇玩意,参加这个比赛。
所以……”
说到这里,就没有继续往下说了。
方休却是明白了他的意思。
没有想到。
无心插柳柳成荫啊!
这比赛还没有正是开始呢!
竟然还真的发掘出来一个人才!
有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