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g9to引人入胜的言情小說 諸天福運討論-第三百七十七章 天王給得了麼?相伴-dtvs6

5g9to引人入胜的言情小說 諸天福運討論-第三百七十七章 天王給得了麼?相伴-dtvs6

諸天福運
小說推薦諸天福運
柴大官人的忽悠功力还是很过关的……
不知道公孙胜是如何想的,最后还是答应不管其师罗真人的意见如何,都会传授柴大官人基础五行法术。
这就够了!
只要公孙胜愿意开口子传授,以后有的是机会。
对于梁山未来的发展,柴大官人有自己的想法。
作为梁山后营总管,话语权极重的存在,对于梁山以后的事务,自然有足够的话语权。
就算晁盖完蛋了,宋江想要一言九鼎也别指望了。
……
时间缓缓流逝,在柴大官人没有主动参合梁山前营事务的情况下,许多事情都按照某些惯性一如既往向前发展。
比如,鲁智深为了增强梁山实力,又或者增加话语权的目的,主动请缨前往华阴邀请九纹龙史进加入梁山。
这厮并没有逃过原著中的牢狱之灾,被华阴知府轻松拿下,引起梁山震动。
宋江二话不说,便点起两千兵马就要赶赴华阴救人。
柴大官人很有些无语……
倒不是觉得人不该救,而是宋江如此大张旗鼓,简直就是自寻死路。
华阴地处关中,从梁山水泊所在前往,最近的道路都要经过东京汴梁控制区域。
宋江统帅两千兵马,就这么大摇大摆从东京汴梁的眼皮子低下过路,汴梁和朝廷要是没点反应,岂不是叫一干贼寇瞧不上眼?
不过这话并没有出口!
宋江又岂是傻子?
果然,柴大官人很快知晓,宋江的所谓两千人马,其实只有一千出头,而且全是江湖经验丰富的好手。
他们离开梁山后,便装扮成各路不同人等,悄然通过汴梁控制区域,在进入关中之后又重新聚齐。
只是,之后宋江的骚操作,却是叫一直关注的柴大官人哭笑不得。
脑子进水了,竟然半路拦截宿太尉的前路。
后面又假扮宿太尉诓开华阴城门,救人的同时顺手将华阴知府给杀了。
牛比啊!
一口气得罪了宿太尉,还有华阴知府一系官员,还洋洋得意一心想要接受朝廷招安?
这边,晁盖突然找上门来……
“梁山,已非晁某的梁山了!”
开口,晁盖便露出满脸无奈,苦笑道:“亏某到现在才发觉,简直蠢得可以!”
“天王这是何意?”
柴大官人好笑道:“某跟公明哥哥的关系也是不差的!”
“大官人的为人,某还是信得过的!”
晁盖郁闷到::“只是心中苦闷,竟然寻不到一个可以诉说对象,这才找到了大官人这里!”
“那天王有何想法?”
所谓明人跟前不说暗话,柴大官人没有糊弄晁盖的心思。
“某家自是不甘心拱手让出梁山大权!”
晁盖不爽道:“若是宋公明能够主动说开,某家也不会阻了他的路,可是眼下他玩这一套某气不过!”
现在才反应过来,有些迟了啊……
柴大官人笑道:“眼下局面已经形成,天王想要破局可没那么容易!”
“所以某想统兵出征建立威望!”
“天王看上了哪个目标?”
“凌州曾头市!”
柴大官人了然,这个目标选得好哇。
别看原著中梁山攻打曾头市,是为了报夺马之仇,以及后来替晁盖复仇,实际上还是为了利益。
放眼四顾,八百里水泊周围的地方豪强势力,都被霍霍得差不多了。
在不能光明正大攻州掠府的情况下,凌州曾头市是一个极佳的攻略目标。
曾头市的实力比之祝家庄还要强横,最主要的是曾头市手里拥有极为宝贵的马匹资源。
梁山若是能够拿下曾头市的话,不说钱粮缴获,单单就是马匹方面的收获,就足以让梁山大军的战力提升一个层次。
至于所谓的夺马之仇,不过就是一个由头罢了。
“没用的天王!”
柴大官人直言不讳道:“先不说天王有没有名将的能耐,能够百战百胜凝聚人心,就说一条,梁山上下可有天王真正的心腹?”
一句话,问得满脑子建立功勋,压下宋江想法的晁盖,一时间不知所措。
仔细琢磨,一张男儿气概十足的大脸,竟渐渐变得苍白。
算来算去,他还真没有绝对值得信任的弟兄!
而宋江,小李广花荣和黑旋风李逵,都是他的绝对心腹,愿意替宋江去死的那种亲信。
可反观晁盖,不管是三阮兄弟还是入云龙公孙胜,又或者赤发鬼刘唐,都只是合作者,算不得什么绝对心腹。
“天王还看不出来么?”
柴大官人直言不讳道:“真正想要闹出一番事业的,是智多星吴学究啊!”
晁盖高大的身子猛然一震,脸色变得相当难看。
“上山之后某仔细琢磨,就是公明哥哥,也被吴学究坑得不轻,差点被直接坑死!”
柴大官人笑道:“公明哥哥杀阎婆惜入罪那次,就是一个巨大的破绽!”
“赤发鬼刘唐是什么性子?而且他的面容一看就知不是善类,像是送信这等事情,不管是朱贵出面还是吴学究亲自出马,都要好过刘唐吧?”
晁盖下意识点头,柴大官人所言确实有理。
“可以说,派刘唐兄弟前去给公明哥哥送信,摆明了就是坑害公明哥哥!”
“之后的事情天王也知道了,某就没必要多说了!”
柴大官人笑道:“而在江州那次,若非黑旋风李逵拼命,怕是公明哥哥早就死在法场了,那次的事情也和吴学究脱不了干系!”
说到这里顿了顿,摇头道:“那时天王可是梁山之主,吴学究的这些手段,可都要记挂在天王头上!”
晁盖一时目瞪口呆心乱如麻……
柴大官人的话,犹如魔音贯耳,清晰传入晁盖耳中:“接连被梁山坑害了两会,公明哥哥和天王的交情早就败得干净!”
“估摸着,这也是公明哥哥上山后,就算发现情况不妥,立即和吴学究联合,拼命抢夺天王话语权的重要原因!”
“该死!”
晁盖怒发冲冠,不满道:“某自问对学究亲如兄弟,他怎么能如此对某?”
柴大官人悠然道:“人家要的是建功立业,要的是风光无限,天王给得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