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gr6s优美都市异能 戰神:從奶爸開始 ptt-第323章 自願合作鑒賞-v74zs

戰神:從奶爸開始
小說推薦戰神:從奶爸開始
“你是金先生一心想见的朋友,我自然要替刘先生来拜访一下您了!”
张文豪的表情有些难看,这般不清不楚的话,更让人摸不透他的想法。
“历阳先生!”金宗文的脸上没有了之前的胆怯和猥琐,取而代之的是睿智。
“既然跟来了这里,刘先生究竟要做什么,您还是直接说明吧!”
“刘先生要做什么,我不知道!”
刘风收起脚站起来,淡淡道:“我只知道我来是请金先生回去酒店的,顺便……”
目光放在张文豪身上,“带张文豪去金门做客!”
武俠神遊 燭五
一句话,让金宗文后退一步,直接靠在了墙上。
“士可杀不可辱!您和刘先生如此折辱我,算是什么意思?”
“哎呦……”刘风笑了起来,“没想到金先生一个外国人,我们的古话却说的这么好!”
他调侃着说着,下一刻神色一变,严肃的看着他,“没有为什么!让你办的事情,你并没有办,现在还想要反悔……”
“金先生~不,应该叫您金哥!”
絕世妖孽 落月追風
金宗文的神色大变,手直接伸向腰间摸枪,在他拿出枪的那一刻,眼前一道人影显现,下一刻,刘风就出现在他眼前。
几乎是同一时间,枪声响,而刘风手中的刀刺向了他的喉咙。
一直守在楼下的历阳,听到楼上的枪声,连忙上楼,打开门时,看到的时金宗文的手枪对准的方向正是张文豪。
女王重生:捕获首席男神
缘分从嘿咻开始 我的小q
而刘风的刀刺在金宗文的脖子上。
至于他本人……
正坐在书柜上,翻箱倒柜的找东西。
“风哥,您这是找什么呢?”
“名单!”
突然,楼下传出鸣笛声。
历阳脸色一变,“怎么守护者来了!”
“想必是刚刚的枪响!”
“风哥,我们快走吧!”
刘风却稳坐泰山,历阳见他这样,也不催促他离开。
不多时,房门推开,第一个走进来的就是严峻文。
“哎呦!老朋友啊!”
“咱们又见面了!”
严峻文伸出手就要拥抱,屋子里的人却都背对着他,装着不认识。
“你们这是什么意思,别忘了咱们之前才合作过!”
严峻文凑去刘风身边,“刘先生,能在这里见到您,我很意外啊!”
刘风的眼皮都没抬一下,道:“严守护者作为江城的守护者,还跑来厦市破案,还真是百姓的父母官啊!”
严峻文却丝毫不尴尬,“不管是江城还是厦市,有案子的地方自然就有我!”
刘风却懒得搭理他,这小子从在厦市开始,就一直跟着他们,如果不是在附近埋伏着,怎么可能一听见枪响就出现。
“哎呦!这两人!”
严峻文拿出手机,屏幕上赫然出现两张照片,正是金宗文和张文豪。
“这两个可是国际通缉犯,刘先生啊,你这次可真是为民除害!”
“我就说没有我们两个破不了的案子!只要我们合作啊,绝对是……”
找到了。
刘风拿到东西,跳下了书柜,直接略过了严峻文,对他的话熟若无睹。
严峻文却像是跟屁虫一样跟在他屁股后面下楼。
只是,不知何时,楼下多了位不速之客。
两个穿着黑色风衣的男子背对着楼梯站在那里,只那么一瞬间,刘风停下了脚步。
“刘先生啊!我跟你说……”
严峻文避之不及,直接撞在了刘风的背上,疼得他捂住了鼻子,不由得骂道:“你这身子是铁墙做的吗?这么硬!”
刘风却毫无所动,楼下的两个人转过身,面无表情的看向刘风。
“刘先生,我们是专门来请您的,还请您跟我走一趟!”
篱坟殇尸 忧尘
如果是别人,刘风会拒绝,可是他们……
“好!”
刘风这么爽快的答应,严峻文有些意外,看着离开的人不由得疑惑,究竟是什么身份,直到看到门外停着的车子。
车牌号上赫然的白色“A”牌,这是那个神秘机构才有的车牌号。
这个神秘机构,甚至在他们守护者系统里都找不到,但是他们却有秘闻,只要遇见这样的车牌号,无论什么事情都必须放行。
而这样的车牌号也只是出现在他们的纪律中,他从来没见过,也没听说过,却没有想到今天出现了。
他们的出现,是为刘风。
刘风……该是多么厉害的一个人啊!
多年前在北境时,刘风与他们合作过一次,依稀记得,那是夜里十二点,他临时接到的任务。
由于是秘密任务,他们出发时都被戴上了眼罩,直到到了地方,才发现是要护送一位科学家入境,那位科学家身边保护的人,全是这些穿风衣的人。
有男人也有女人,身份不同,但是他们的武功却都十分了得,最重要的人,他们都有共同的标记,相貌平平。
他依稀听左老爷子说过,像他们那样职业的人,只有放在人群里不被人重视,才会被挑选中。
只是一生,只要被选中,就终生不能与家人相见,更要顶着另外一个身份混迹于不同的场合中。
他曾经被他们的高层选中过,被左老爷子委婉拒绝。
每每提起此事,那老头总会感叹道:“我虽然让他们错失了一位优秀的特工,但是却升起了一位厉害的军王!”
所以多年后,他们再次找上门 ,刘风丝毫不意外,甚至还有种重逢老友的喜悦感。
车子向前驶着,开出郊区,到了半山腰的一处别墅前。
车子驶进别墅,里面就别有洞天了,到处可见行色匆匆的人,他们都是清一色的白衬衣黑裤子,而胸口别着特殊的徽章。
刘风知道,可能这里就是他们在厦市的办公点。
但是如此唐突的来找他,或许并不是突然,而是一早就有的。
“刘先生,您直接上楼!”
刘风按照他们的要求,上楼,注意到二楼只有一个屋子,便走上前敲门,得到允准后,推门入内。
浮生繚亂
只是在看到来人时,愣住了。
“是您!”
坐在桌后的人微笑的看着他,“刘风啊,好久不见!”
此人正是魏勋,国案部的最高官员,级别比左还要大。
刘风没想到他会亲自来到厦市这个小地方来见自己,有些意外,又有些不明所以。
“刘风,不要惊讶,我找你的确是有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