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w5iu精彩言情小說 紅樓發家致富史 ptt-第六百四十四章 我一見你就笑鑒賞-ln130

nw5iu精彩言情小說 紅樓發家致富史 ptt-第六百四十四章 我一見你就笑鑒賞-ln130

紅樓發家致富史
小說推薦紅樓發家致富史
一来皇上此举大为可疑,似乎不是要对他不利,二来他心里惦念着黛玉,即便是只为了黛玉他也必须要硬扛下去!
因此,贾琮初时的惊慌害怕很快就被他深深压入心底,众人眼前出现的只是一个俊美难言的少年郎,雄赳赳气昂昂,沐浴着初秋的艳阳,怀中抱着一个绝美的小丫鬟,大跨步走过丛丛簇簇的侍卫,一往无前。
众侍卫虽然都是男子,一时竟然都被贾琮绝世风采吸引,无数的目光中满是惊艳赞叹。
世间竟然有如此风度翩翩的美少年,今日真是大开眼界!
贾琮却看也不看众人一眼,抱着碧萝径直穿过一众侍卫,终于进了畅春园,一把推开了房门。
此刻是午后,阳光正盛。屋子里更是处处金光绚烂。在一片辉煌的金色光辉中,一位中年男子被开门声惊醒,抬头向贾琮看来。
他只见眼前突然现出一名绝美的少年,随着一泓阳光倾泻而入,其风采气度连他都不由得为之心折。
他已经等了这少年很久,自从登上皇位、成为九五至尊之后,天下还没有什么人敢叫他等这么久。
本来他已经是极不耐烦,愠怒暗生。可猛然间见了这少年,他满腹的怨气早就不翼而飞,眼中只剩下满满的赞叹与喜爱。
这才是朕的儿子,除了朕,谁还能生下如此俊美超凡的美男子?
虽说他如今姓贾,可他一定是自己早夭的嫡长子,不过是转世投胎到了贾府而已。若非如此,就凭贾家这些个该死的男人怎么可能生出这么翩然若仙的孩子来?
皇上越瞧贾琮越是喜欢,心里不由得又想起他那个早早就夭折在他怀中的嫡长子。
他那时候虽然还小,可一眼能见长大后必然是个极出色的美男子,一如眼前的贾琮。再则,他们两个的神情太过相似,眸子都是那么乌黑闪亮,有如天上的星辰一般。
看到最后,连皇上自己都恍惚起来,实在是分不清眼前这位少年究竟是他的嫡长子还是贾琮,或许两人根本就是一个人。
眼前的贾琮就是他早夭的嫡长子又回来与他再续前缘来了。
想到这里,皇上心中柔情涌动,对贾琮只有满腹的怜爱与愧疚,方才的怨气早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琮儿,快过来,挨着爹爹……朕坐下……”
皇上喜极,一时失言,却又怕贾琮尴尬,急忙又改口。
贾琮却没有听清皇上究竟在说什么,他正忙着先把怀里的小丫头放下来。抱着她走了一路,累得他浑身是汗。
一眼看到贾琮来见自己,怀中居然还抱着个极美的小丫头,似乎正是日夜伺候在他身边儿的那个叫做什么碧萝的丫头,皇上更是好笑。
自古英雄爱美人,自己的嫡长子转世后竟然如此风流潇洒,在无数侍卫眼前也敢如此放荡不羁,真真是个好孩子!
皇上此刻爱极了贾琮,无论他做什么都觉得有道理,都觉得与众不同,堪堪配当他的儿子。
贾琮放下了羞得几乎要昏厥过去的碧萝,又放下帐子把她藏好,这才忙回头和皇上见礼。正作势要跪却被喊了免礼平身,贾琮也就顺势站直了身子,笑嘻嘻问皇上:“皇上,您老人家今日怎地来我们府上,难不成您有什么要紧的事儿么?”
听转世嫡长子如此一问,皇上登时想起自己所为何来,腹中的怒气顿时被勾了起来。他正想要发火,可又一见眼前俊美无俦的嫡长子转世,一时火气又熄了大半,忙就先温言叫道:“好孩子,你先过来,先坐到朕身边儿来,叫朕看看你,听说你今日又身子不爽利了?可是晒着了么?”
见皇帝如此婆婆妈妈,贾琮不由得一怔,突然又想起上次这位逼着自己喊他爹爹的事情来。
难道说,这货还真拿自己当他亲儿子转世了么?
估摸八成是,要不然也不能对自己如此柔和,更不会总是无缘无故来寻自己。
贾琮暗自揣摩,忙就走过去坐在了皇上对面,抬眼仔细瞧了他一眼,却发现皇上满面倦容,头发似乎又比前几日花白了一些。
再瞧见皇上瞅着自己温情满满的目光,贾琮心一热,情不自禁伸手便摸了摸皇上的发际,柔声叹道:“皇上,您千万要知道爱惜自己的身体,即便是奏折再多,事情再过紧急,也要好好歇息。这才几日没见,您的头发似乎又白了一些……”
贾琮这一番举动倒把皇上给吓愣了,他呆呆望着贾琮,心中却是热浪翻滚,眼前早就被泪水模糊了。
他是九五至尊,是全天下最有权势的男人,可全天下也只有贾琮一个人敢摸他的头,肯劝他爱惜身体。
朕,不再是孤家寡人了……
皇上泪崩。
成年人的崩溃往往就在一瞬间,皇上更是如此。
不知有多少年他都没有如此动情过了,眼泪化作海洋汹涌而出,一发不可收拾。
眼见皇上突然哭得像个孩子,贾琮当即就懵了,心里暗骂自己手太贱,好端端地又招惹他做甚么?
可这时候再缩回手去似乎是有些不妥。
贾琮有些犹豫。
再看了看眼前年过半百,已是快白头的老男人哭得如此伤心,他又实在有些不知所措。
于是,他只得站起身,一步一步挪近,笨拙地伸开手臂,再动作僵硬地揽了老男人在怀,微微一用力,然后……
生平第一次,贾琮搂了一个老男人在怀里,还轻轻地拍着他的后背,万分别扭地安慰道:
“皇……皇上……您……乖……不哭……乖……我……我……我……在……呢……我……我……我疼你……”
初说出这番话的时候,贾琮都觉得自己恶心,搂着个老男人,即便他是皇上,也够倒人胃口的了。
可见到皇上哭得越发伤心,贾琮一时倒被他哭得心软了,忙又轻轻地不断拍着皇上消瘦的后背,一面不安地向窗外望去。幸亏畅春园院子里空无一人,只有热辣辣地阳光照着满院子墨绿的花树枝叶。
“呜呜呜……”
皇上哭得越发尽情,一听就是压抑了不知多久的委屈。贾琮禁不住有些可怜起怀里这个老男人了。
做皇帝真真不是什么好事儿,多少人想他死啊。
他的敌人盼着他死,他的亲人恐怕也盼着他死,全天下恐怕没有几个人希望他能万岁万岁万万岁吧。
可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