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7k3t都市异能 我真要逆天啦 柳一條-第1379章 撿便宜!讀書-0qyy3

c7k3t都市异能 我真要逆天啦 柳一條-第1379章 撿便宜!讀書-0qyy3

我真要逆天啦
小說推薦我真要逆天啦
“真是废物啊,竟然连年龄最小,成道最晚的灵皇都干不过!”
凤惜娇的脸上也露出了一丝嘲弄之色。
当然,这样编排非议妖皇的话语它肯定不会宣之于口,但是这并不妨碍它眼中神色之间流露出来的轻蔑与不屑。
不管是什么原因,败了就是败了,什么借口都已然改变不了此战的结局。
“地蛟妖皇,似乎有些名不副实啊。”
虎鹏则没有那么多的忌讳,直接向鳄辛传音道:
“都说它是五大妖皇之首,是灵皇复苏之后的天地第一异种,修为通天彻地,呵,现在算是彻底露馅了吧?”
“连人族年纪最小实力最低的灵皇都干不过,真是越活越回去了。”
鳄辛神色一怔,没想到虎鹏竟然会如此大胆,这么妄议一位妖皇大人,它也不怕会给自己招祸。
“虎鹏长老慎言,一次的得失并不能说明什么,也许是地蛟妖皇大人的分身在对战之前就已经有所损耗呢?”
“而且,谁也不能确定地蛟妖皇就只留下了这么一具分身在外,老夫觉得咱们还是小心一些,当心祸从口出。”
只是一具分身而已,并不能完全代表了真身本尊的实力。
虎鹏这家伙,真是有点儿胆大包天了啊。
难道它不知道,在背后妄议巅峰皇者,很容易就会被相应的皇者给感知到吗?
哪怕是神魂传音,在真皇强者是的跟前也未必保险啊。
“你这老家伙,真是缩头乌龟当惯了,胆子都快变成针尖了,白瞎了你那一口好牙!”
虎鹏无语地白了鳄辛一眼,好好的一只铁齿鳄,硬是把自己给憋成了一只忍者神龟,真是无趣地很啊。
不就是在背后议论两句么,就算是真的被地蛟妖皇给发现了又能怎么样,它们各自的背后又不是没有靠山,怕个毛啊。
“龙蛟、熊韵,你们不是想要一个交待吗?好,老娘现在就给你们一个交待。”
隐忍了半天的凤惜娇终于再度开口,伸手接了几滴从虚空之中飘荡下来的细微血雨,淡声道:
“事实就是我族的妖皇灵宝早在数月之前就已经失窃,负责保管妖皇灵宝的凤鸣神子也因此被老身解除了所有职务关了禁闭。”
“从根本上来说,我们火凤一族也是受害者,不止损失了一枚珍贵至极的妖皇灵宝,而且还被你们误会,以至于如此兴师问罪。”
说着,凤惜娇一挥手,直接将凤鸣神子从闭关的密室之中提溜了出来。
“两位若是不信的话,现在就可以当面与我族的凤鸣神子对质,实在不行的话,催眠、搜魂也不是不行,前提是你们能负担得起残害一名妖皇嫡子的责任。”
龙蛟与熊韵的呼吸同时一滞。
它们当然不敢对凤鸣神子进行催眠、搜魂之类的操作,除非他们能够承受得起火凤妖皇的怒火。
事实上在过来兴师问罪之前,它们也有设想过凤惜娇会如此狡辩。
不过这样的狡辩对它们来说并不是重要,因为只有弱者才会跟别人讲道理,从始至终它们都没有想过要听凤惜娇的解释,它们此行的目的,一直都是威逼利诱,迫使凤惜娇妥协屈服。
但是现在。
随着地蛟妖皇分身的殒落,一切都不再重要了,它们已经失去了先机与底牌。
“不必了,凤老夫的话我们还是信得过的。”
龙蛟神色晦暗,轻轻摇头,道:“所谓话不说不清,理不辩不明,既然一切全都说开了,咱们之间的误会也就算是解了,咱们后会有期!”
说完,不给凤惜娇多说话的机会,龙蛟老祖意念笼罩住所有的族人,直接破空离去。
见龙蛟如此干脆地离开,熊韵哪还敢再多耽搁,没看到凤惜娇那老妖婆已经冲它磨刀霍霍了吗?
所以,熊韵老祖也是二话不说,甚至连跟凤惜娇打个招呼都没有就带着自家的族人也闪身离去了。
“行了,都散了吧。”
凤惜娇冲着围观的众妖挥了挥手,淡声道:
“今天咱们万妖山与妖圣岭、黑风谷这两大圣地的梁子算是结下了,以后老娘定会让它们两家好看!”
众妖同时拱手,躬身退下。
“祖母大人,杨帆既然已经将父皇留下的妖皇灵宝用掉了,您是不是可以亲自出手将他擒下了?”
待所有妖都散去之后,凤鸣神子恭声向凤惜娇建议道:
“他的身上现在不止有高额的悬赏,而且还有我万妖山百多年的所有资源积蓄,万万不能放过啊!”
凤惜娇忍不住一脚飞出,将凤鸣神子给蹦出了数十米远。
“蠢货!刚刚灵皇叶非烟的话你没听到吗,杨帆现在直接受灵皇庇佑,这个时候去找杨帆的麻烦跟自己找死有什么区别?”
“你这是嫌老娘活得时间太长,想要借灵皇之手直接送老娘上路吗?”
真是被这混小子级蠢哭了啊,杨帆身上的好东西谁不惦记,但是现在还有敢再轻易对他出手吗?
“祖母息怒,孙儿没有这个意思!”
凤鸣神子连声解释道:“地蛟妖皇的分身绝对没有那以容易被击杀,不出意外的话灵皇分身现在肯定已经是强弩之末了,刚才的规则传音多半就是在虚张声势。”
“她毕竟只是一具分身而已,重伤就等于报废,已不足为虑,祖母若是亲自出马的话,必能手到擒来!运气好的话说不定还能吞一具灵皇分身来尝尝鲜呢!”
凤惜娇轻点了点头,这几句话还算是有些意思。
灵皇分身就算是再牛逼,也不可能会毫发无伤地就将地蛟妖皇的分身给击溃。
凤鸣神子分析的确实很有几分道理,这个时候的灵皇必然是虚弱不已,刚才看似强硬的规则传音,也确有几分声厉内荏的意思。
不过,最终凤惜娇还是谨慎地摇头,压下了心中刚刚泛起的那丝贪婪之意。
“没那么简单的。”
“你以为杨帆的手中就只有一枚妖皇灵宝吗?”
“不不不,你没有看到他今日在面对地蛟妖皇分身绝杀攻击时的神态是多么地镇定自若,那绝对不是佯装出来的。”
“老身可以肯定,当时就算是没有人族的灵皇出现,那杨帆也必然有接下地蛟妖皇那一击的手段与底牌。”
凤惜娇很相信自己的判断。
杨帆的所依仗的绝对不止只是灵皇分身而已,这个时候冒然过去袭杀他,绝对是凶多吉少。
“老身现在是越来越有些相信他就是本源意志的化身了,你父皇精血分身的选择或许是对的,这样的人可没有那么容易被杀死。”
“所以,你这混小子还是给老身乖乖地呆到地下去闭关吧,什么时候成了半皇什么时候再出来!”
说着,凤惜娇一翻手,再次将凤鸣神子给扔回到了地底密室之中,同时还随手布置了几道半皇封印,省得这小子会擅自偷跑出来。
此时。
沼洼国境内。
鳄元妖皇分身在听到灵皇叶非烟的规则传音之后,忍不住心神一动,没有多想,直接化作一道流光直入虚空。
“鳄元妖皇,这么着急做什么去啊?”
虚空之中突然传来一声温润之语,紧接着一道光幕闪现,直接就把鳄元妖皇的分身给截留下来。
鳄元一怔,霍然抬头,看到阻拦在自己身前的人影之后突然轻笑道:“人族雷皇闻照修,你终于肯现身了!”
“这段时间你一直偷偷摸摸地潜伏在我沼洼国内,意欲何为?”
早在大半个月之前,鳄元就已然察觉到了一些关于人族雷皇的蛛丝马迹,只是这雷皇极擅隐匿,鳄元几次三番都没有能将他给彻底揪出来。
现在可好,这丫竟然自投罗网了。
“没什么意图,只是觉得这里的风景别有一番风味,想要多看几眼罢了。”
雷皇轻笑回言,同时神念外散,将鳄元所有想要跨入虚空中的路径都给封死。
“少在这里瞎扯淡了,闻照修,你确定要阻本皇去路?”
鳄元神色不善地看着雷皇,身上的气势逐渐升腾。
雷皇抚须一笑:“鳄元妖皇好歹也是一方霸主,这般趁人之危,可不是强者所为啊。”
“不若这样,贫道前段时间刚得了一味极品灵茶,正想要与人共品,还请鳄元妖皇赏个脸面如何?”
说完,也不管鳄元答不答应,雷皇直接挥手划破一片空间,强行就将鳄元分身给牵引了进去。
周围的虚空震荡片刻,很快就又恢复如常。
在两大皇级分身同时消失的瞬间,鳄辛的身形突然破空而至。
立于虚空之中仔细侦探了片刻之后,鳄辛皱眉自语:
“真是奇怪了,本皇刚刚明明感觉到妖皇大人的气息就在此处,怎么突然之间就又不见了呢?”
“唉,希望妖皇大人不要一时冲动去寻灵皇分身的晦气,那边看似有便宜可捡,但是也没准儿就是一个用来钓鱼的陷阱啊!”
鳄辛站在原地轻声摇头感叹了一句,神念又在虚空探索了一圈儿之后,发现确实没有寻到鳄元妖皇的踪迹,遂再次破空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