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4vv爱不释手的玄幻小說 精靈之奇妙之旅 起點-第八百七十二章:耍賴皮的阪木霞與身份牌的造型寓意(二合一)鑒賞-xpwpi

im4vv爱不释手的玄幻小說 精靈之奇妙之旅 起點-第八百七十二章:耍賴皮的阪木霞與身份牌的造型寓意(二合一)鑒賞-xpwpi

精靈之奇妙之旅
小說推薦精靈之奇妙之旅
“差不多了啊,你怎么还不走,赶紧给我把橡实果放下,然后离开这里!”
客厅内,兰方看着越来越起劲的坂木霞坐在榻榻米上,一边靠着从自己卧室里弄来的抱枕,一边吃着零嘴,甚至将橡实果抱在怀里津津有味的看电视,终于有些受不了了。
坂木霞完全假装自己什么都没听到,无视了兰方的声音,依旧将大部分注意力放在电视机里播放着的电视剧中,时不时的闲着没事就跟怀里的橡实果发表自己的感言。
“橡实果你看,这电视剧里拍的好烂啊,还什么蚊香蝌蚪都能击败耿鬼,真是太假了,你觉得呢?”
胖嘟嘟的橡实果歪着脑袋看着电视机里面的情节,根本没有任何战斗经验的它不停的点头,心里觉得“我上,我也行”。
突然,发现兰方的背后耿鬼在那里搞怪做鬼脸,顿时眼睛一亮,学着电视机里面的情节,随便使出个基本的绝招“吸取”,草系能量化作一条细线从它头顶的蒂上射出,刚刚好触碰到耿鬼身上。
耿鬼是个闲不住的家伙,明明之前的教训这么凄惨,它才过了多久就有恢复了往常的元气,本想趁兰方没看到自己,偷偷将冰箱里顺出来的冰块从他衣服背后塞进去,结果赫然感觉有个什么东西搭在了自己身上,就像蚊子一般不停抽着自己的一丝丝体力,愤愤的扭头看了过去。
这一扭头,看着自己后腿上黏着的绿色能量线,耿鬼顺着能量线很快发现了罪魁祸首。
气不打一处来的耿鬼随意一扯,吸取绝招的能量线就断裂开来,反过来就是一招龇牙咧嘴的惊吓,直接将橡实果给吓了个半死。
兰方此时正在烦恼着如何将坂木霞给赶出去,听到动静下意识的一看,见自己背后的耿鬼在吓唬橡实果,顿时无奈的摇了摇头。
还没待兰方说些什么,坂木霞就率先不干了,她一边安慰着橡实果,一边嘟了嘟嘴嘲讽道:“哼,你这算什么训练家,居然任由耿鬼欺负橡实果,你还好意思吗!?”
兰方听完,根本懒得进行争辩,耸了耸肩朝门外做了个手势。
坂木霞迷茫的看着兰方的手势,暂时还搞不懂这手势是什么意思,不过她很快就明白了。
只见一头红发的狡猾天狗从门外气势汹汹的闯了进来,凶恶的眼神扫向全场,似乎要看看是谁敢把自己的孩子给惹哭,然后很快将目光投向了准备影身逃跑的耿鬼身上。
耿鬼发现狡猾天狗盯上了自己,心中暗骂“晦气”,二话不说就将身体气化融入建筑之中,让狡猾天狗在不破坏房间的情况下根本打不到自己。
狡猾天狗也不笨,知道耿鬼这坏家伙跑了,也拿它暂时没有办法,只能将仇先记起来,等有机会再报,随后踩着木屐来到坂木霞的面前,用失望又愤怒的眼神看着她,潇洒无比的将她怀里的橡实果夺了过去,带着自家孩子就走。
坂木霞懵逼的看着坐在狡猾天狗一同离开,同时悄然打量着自己的橡实果,整个人都晕了,完全不明白这是个什么状况。
而兰方见此情况却捧腹笑了起来:“哈哈,没想到吧,这橡实果虽然也是我的小精灵,但准确来说却是我的狡猾天狗的孩子,你没把它的孩子照顾好,它会给你好颜色才怪!”
坂木霞一听,终于明白为什么狡猾天狗会用愤怒的眼神看着自己,也明白橡实果怎么任由狡猾天狗给抱走,原来是这么一回事,她这下又不开心了,随手抓起背后的抱枕就朝兰方丢去。
异常淡定的兰方一动不动,看起来似乎完全没有抵挡的想法,但实际上却暗自运用自己在超能力入门书上看到的内容。
那飞过来的抱枕越是靠近兰方,受到的阻力也越大,飞行的速度也慢慢降低,最终在接近兰方的时候达到了临界点,被兰方释放的超能力给简单控制住,轻轻掉落在榻榻米上。
满是不屑的瞥了一眼目瞪口呆的坂木霞,兰方满是轻松的将胖丁抱枕拨弄到自己后面,舒爽至极的靠了上去,甚至还翘起了二郎腿,显得特别的装逼。
汤小忆坐在一旁桌子上通过协助兰方实时注意红光社的动态,完全没有被俩人的举动所打扰,已经进入工作状态的她很是认真,一丝不苟的敲击键盘处理着一些红光社内部的杂碎小事。
兰方翘着二郎腿,忽略掉坂木霞这个多余的人,关注了一番汤小忆,很是满意的点了点头,暗道自己这样也算是成功人士的待遇了,就差搂个美女在怀就再合适不过了。
不过一想到这里,兰方又适时联想到了罗雅,也不知道对方在干嘛,于是拿出火箭队手表试着联系一下她,看看能不能接通那什么伽勒尔地区。
熟练的调出罗雅的火箭队号码,兰方按下了拨话按键,刚“嘟”了俩声,很快火箭队手表就响起了一串机械音:“你联系的对象无法接通,请稍后再拨。”
兰方撇了撇嘴道:“又是这老调的台词,你们这些通讯公司能不能换一个?”
嘴上念叨了一番,兰方又用自己从旋涡列岛买来便携式通讯器拨出了罗雅的通讯器号码,结果还是跟火箭队手表一样,又是一串熟悉的台词,只不过没有英文而已。
听到这重复的声音,兰方顿时变得烦闷不已,一把将便携式通讯器丢在身旁大骂道:“什么垃圾玩意,人都联系不到,要你何用!”
臭臭泥一听这话,从口袋中探出脑袋,稍微想了想,张开嘴巴就想要出去将便携式通讯器吃掉,搞得兰方尴尬不已,连忙阻止了它的行为道:“算了,你还是别吃掉了,或许还有用也说不定,省的再去买了。”
另一边,边看电视边注意兰方的坂木霞见此情况,顿时笑了起来,宛如自言自语一般鄙视道:“呸,真是不要脸!”
…………
随着云小乐带人回去之后立即公开宣布不再任何竞争,并随即表示与红光社展开资源共享等更加紧密的合作,整个火箭队总部学院一片哗然。
这其中大部分的人都觉得这里面绝对有一些值得吃的大瓜,于是纷纷找亲访友,开始偷偷打探起为何会出现这样的变故。
当然,最为吃惊的人不是神出鬼没的白山,也不是还在尼比市跟萨成火拼的风苗苗,谁让他们的情报收集能力强呢。
反倒是跟兰方走好约定,准备在最近几天找机会拉云小乐下马的老青和笛小鹿被蓝光社的这一桶操作给弄懵,真心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连忙联系兰方,问问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时间飞速流逝,很快便来到了傍晚。
此时距离枫糖小舞不远的尖子班学区食堂“天味居”外,兰方带人不紧不慢的朝这边走来。
而兰方的队伍中,除了标配的秘书汤小忆、护卫队长曾小团与充当护卫队员的红光社精英怪成员外,还有去毒蛇教官那边报完到下午才回来的武藏、小次郎与喵喵,最后还多了个仿佛是跟屁虫的坂木霞。
这样的一波人走在尖子班的繁华街区上,那叫一个气势汹汹,尤其是最中心被拥簇者的兰方更是拉风至极,在外人看来颇有种大佬的气场。
不过兰方却没有这种感觉,或许平常的时候,他可能会学着赌神发哥的姿态走走这所谓的大佬步伐,可现在后面多了个坂木霞,那就难受了。
这打又打不得,赶又赶不走,还得强行包吃包喝包住,根本就是个祖宗,谁受得了?
要不是汤小忆实锤了她确实是坂木家的人,甚至是坂木茹云唯一的表妹,兰方连活活掐死她的想法都有。
来到天味居外,现在正值饭点,天味居这个食堂的生意可谓是杠杠好,几乎坐满了人。
可惜天味居作为指定的食堂,根本不是学员们的产业,跟普通班学区、高级班学区、乃至其他分部学院里的食堂一样,都独立归属于坂木老大,不然有这么一个产业在,那绝对得日进斗金。
(食堂也是一个获取各方面情报的重要地点,仅仅是通过每个学院食堂里收集来的各种大小信息就能推算出该学院整体的大致情况。)
天味居内,来这里工作的高级班学员乃至尖子班学员们看到兰方带人过来,大部分都不为所动,依旧各司其职的服务着就餐的其他人,只有俩名少女脱离队伍,朝门外迎了上去。
而这俩名少女虽然统一穿着天味居特制的服饰,但她们的衣领胸口却各自挂上了一个小圆牌。
其中左边那名略显年长的黑发少女,她的胸口上挂的赫然是红光社的身份牌。
至于右边那名看起来有些傻兮兮的橘发少女,她胸口则是挂着黄光社的身份牌。
很明显,这俩人分别是红光社与黄光社特意打入天味居的人,只是她们来到这里工作的目的各不相同而已。
不过说到身份牌,光轮社旗下七个社团包括轮主在内的身份牌还是有很大区别的。
其中黑光社的身份牌当初也说了,是统一的银色材质,正面刻有黑色太阳,背面刻有黑色月亮。
但这里头是有相对应的含义的,例如黑光社的身份牌就寓意着:“无尽的阴影”
黑光王风苗苗的身份牌更是在正面的黑色太阳上,多了一些笼罩一切的云雾,展现出黑光王的不同之处。
至于其他社团的身份牌除了都是银色打底之外,上面刻画的图案与寓意也很有意思。
比如红光社身份牌就是银红相间,同样宛如硬币,正面中心刻有一团火,反面中心刻有一朵花,寓意为:火热之花。
兰方身上佩戴的红光王身份牌则是在正面的火上面多了一小顶王冠。
黄光社身份牌是银黄相间,正面中心刻有一只黄se的呆呆兽,反面中心刻有一颗代表着智慧的星星,其寓意为:沉睡的智者。
笛小鹿身上佩戴的黄光王身份牌略有不同,但也仅仅只是把正面的呆呆兽替换成了呆呆王而已。
绿光社身份牌是银绿相间,正面中心刻有一只绿色的走路草,反面中心刻有一只绿毛虫,其寓意为:森林猎手。
老青(青之介)身上佩戴的绿光王身份牌则是正面刻有一只大食花。
紫光社身份牌是银紫相间,正面刻有一只豪力,反面刻有一块碎裂的岩石,其寓意为:恐怖撕裂。
池午身上佩戴的紫光王身份牌则是正面刻有一只怪力。
蓝光社身份牌是银蓝相间,正面刻有一只暴鲤龙,反面刻有数只小型的鲤鱼王,其寓意为:分裂的强者
云小乐身上佩戴的蓝光王身份牌则是正反俩面都是暴鲤龙。
白光社身份牌是唯一的纯银色,正面刻有一只阿柏蛇,反面刻有一只小拉达,其寓意为:杀戮征兆。
刚接任白光王位置的玉一鸣身上佩戴的身份牌则是刻有一只阿柏怪。
当然,最后的最后,就不得不说到光轮社的现任轮主白山所佩戴的身份牌了。
这轮主的身份牌不再是银色,转而变成了金色。
但这金色身份牌却是在中心镂空出一道道圆环,并将透明的金刚石镶嵌其中,透过光芒可以照耀出一道道光轮的模样,完美诠释了光轮社的含义,其寓意为:无尽之环。
…………
看着迎来的俩名少女,兰方虽然不认识她们,但认出她们的身份后,立即露出了微笑,还没等俩人先开口就直接问道:“老青和小鹿已经来了吧?他们在哪个包厢?”
听到兰方这位红光王的询问,橘发少女“青琳”顿时反应了过来,可话到嘴边却愣是变得结结巴巴起来,看起来还挺可爱的。
不过考虑到青琳的黄光社成员身份,对此倒也不奇怪,毕竟专精生活类职业的人本来就不擅长与人交谈。
相比与青琳的磨磨唧唧,她身边名为“法尔娜”的少女就不一样了。
这红光社成员别的或许不行,但在与人沟通方面和做生意方面,绝对是学院一流,即使刚刚看似慢了一步,也只是法尔娜为了考虑青琳的感受特意退让的而已。
法尔娜见青琳说不出来,安慰的拍了拍她的肩膀,很有礼节的弯腰虚引道:“红光王大人,其他俩位大人确实已经来了,如果不介意的话,那就由我们带你过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