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khkp超棒的都市言情 爆裂天神 txt-第555章 此劍招名,萬里乘風,將斬星漢熱推-g2zgn

mkhkp超棒的都市言情 爆裂天神 txt-第555章 此劍招名,萬里乘風,將斬星漢熱推-g2zgn

爆裂天神
小說推薦爆裂天神
如果以禾子的探测数值为准,陆泽自己的数值在10000,那此刻的穆天野最少也在12000之列!
穆天野的基础雄厚,远不是金珠子可以比拟的。
更何况,天地杀机,斗转星移,龙蛇起陆。
这可是一名杀意融入天地如春生万物的对手!
是否可怕?
自然可怕。
但这样可怕的对手迄今为止呈现出的手段,也只是最普通的腾挪身法加上1.5倍的音速,组成了最原始的以力破巧。
这样的套路,陆泽前世何止经历了万千。
又有多少的强者因为一时心疏而丢了性命。
就像穆天野对他有多认可,杀他的意愿就有多坚定。
先前穆天野展现出的攻击手段有多普通,那接下来的必杀之式便有多超凡!
这一式【纵横剑影】,便是穆天野的必杀一击。
如果是寻常十星武者,有十条命都将被这一剑洞穿粉碎。
可惜,穆天野永远不会知道,在他剑锋前的这个少年,是在未来有着“不败之将神”“界限先知”“至高流浪者”……诸多传奇名号、独庇人族星河百年的那个男人!
……
陆泽回首,望着那近乎撞出真空带的穆天野,右手旋握成拳。
流水卸风,仙人持锤。
积蓄了整整二百手底力的一拳于静止的时光长河中绽放。
背后那柄大了整整一圈的冰封巨剑自剑尖处崩成齑粉,挤压凝固于空中。
湛蓝剑身,肉眼可见的密布裂痕。
逆势上行,登山破石。
一拳之盛,完全不是这一柄巨剑可以承载的。
巨剑之后则是天人无情的穆天野,眼中淡漠,与先前大笑之人判若两人。
在静止的0.7秒内,陆泽的一拳凝雾,化作仙人之锤,重重擂到罡气保护的穆天野面前。
世界无声,声波却被挤压凹陷的罡气勾勒出来。
仙人持锤,第一式!
陆泽这一击得手却并未远离,而是在这天地依旧静止的间隙中再次拧身抡出第二拳。
拳锋过处,如铁犁坚土,开山分江。
这仙人持锤的第二锤则斜着轮到了穆天野被罡气附着的面部。
罡气护盾凹陷,连带着穆天野保养极好的脸颊也一同绽放涟漪。
这两拳精悍至极的拳意,一气呵成。
收拳,借余力轻轻侧身,立足。
……
星源识海中,束住时间伟力的金色指针轻轻一颤。
定格的世界恢复运动。
穆天野眼中依旧冷漠,高良的眼中依旧是发自内心的震撼。
只是某些原本应当按照既定轨迹前行的事物,却终究要背道而驰了。
——咚!
本该两道却终诡寂叠于一声的惊天擂鼓音在升龙山巅荡起。
与之一同荡起的还有那瞬间化作齑粉的巨型冰剑和穆天野自发流转于身前的护体罡气。
穆天野感觉到的胸口正中一锤的那股剧烈震荡,眼中还未来得及泛起怪异,脸颊上那停留的仙人持锤第二式所有力量便已经彻底绽放了。
砰!
穆天野的左脸侧炸起大片气浪,饶是他学究天人,饶是他天纵奇才,也根本没有料到这一瞬间的惊变。
以他纵横两大洲的通天本事,竟然看不到那少年是如何出拳的!
甚至连思索的时间都没有,脑袋便猛地一仰倒飞出去,如一颗炮弹被狠狠打入身后那座小山头。
——轰!
险奇峻秀升龙山次峰,仿佛遭遇了连环爆破,雷声隆隆,烟尘滚滚。
高良纵然是国王佣兵,纵然心狠手辣见惯风雨,此刻也不禁嘴巴微张。
【高良,这最后之战,能记住多少就记住多少。】
这句话犹自回荡在脑海,他确实记住了,可记住的却是师尊在用出一手漂亮的天外飞仙后倒飞了出去……
连10星武者的护体罡气都被打爆了啊!
毫无征兆的出拳,毫无道理的迅疾。
就好像连贯的电影镜头被生生从中剪掉了某个片段。
这种古怪的感觉让人深思之下便难受的想要吐血。
“如果这就是你保命的本事,那本座确实惊艳到了。”
那座小山峰内,传来穆天野冰冷的声音。
逸散的烟尘诡寂的悬停,而后疯狂回溯。
山体内似乎出现了空间旋涡,在疯狂吸附四周一切。
山峰更高处,迷雾化作乌云。
升龙山四周,那些穿梭云中的迷雾翼兽则似乎感受到某种天敌一般,拼命的煽动翅膀向远处飞。
山上山下,低阶的异兽还寻觅食物,高阶的迷雾巨兽却全都惊醒了,如潮水般从山林中冲出,声势隆隆的向着大江、平原跑去。
……
“侦测到超高能量反应!”
“升龙山迷雾反应增强,增强倍率10倍!”
“那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降龙山山麓,炎黄军指挥部。
连褚傲虎此刻都面露森然!
“能量反应等级超过10级,正在向11级临界点逼近!”
当情报官看到屏幕上这终于统计出的数据后,只觉得那股麻意从尾椎骨直接贯到天灵盖。
11星·暴风级巨兽?
在东升之城发现?
那这座城市岂不是……
褚傲虎的眼神从未像现在这般凌厉。
那一刻钟代表的份量,原来连他都不曾理解其真正之沉重。
……
……
“这将是世间十境最强一剑,亦是我于此境的最后一剑,你可看好。”
淡淡的声音自山体内浮出,虽然一如既往的平静,但其中出尘之意却无限拔高。
“此剑招名……万里乘风,将斩星汉。”
一道湛蓝细线陡然从这座小山峰环腰之处浮现,如点亮的光环一闪而过。
山峰横断,一人白衣升空。
穆天野眼中清明,左脸红紫却有些煞了风景,那份火辣原本不觉得什么,却在陆泽认真的目光投来时让他的清明内心感觉到一份淡淡的羞辱。
二指捏出天地一剑,大风乍起。
这一剑,迅如电光,从山巅这端切至那边。
所过之处,尽数两断!
速度终至二倍音速的剑锋霎时抹过陆泽身躯。
此剑过后,穆天野将突破界限,跨入那世人皆以为不可能的……暴风境!
那份欣喜,他要用此必杀一剑与陆泽一同分享。
你可知,我心深处的力量本源即是汪洋。
你可知,我终看到那交错世间的千丝万线。
你可知,从今以后,穆天野这三个字将意味着命自我立,福自我求!
可你终不会知道,十一境暴风看到的世界,将是这样美好。
那个揉身递拳的少年,虽然专注,此时行为,却与死无异。
那惊艳的保命手段,终究是过去式了。
……
只是,穆天野不会知道,他的念头,只是他此时的念头。
天地间再度静寂。
在光阴长河无声卷起的那朵浪花一同定格。
湛蓝光轨定于漠然递拳的陆泽眼前20公分。
薄如蝉翼的剑锋……
再次悬停。
穆天野终不会知道,陆泽那与识海合二为一的星源时钟,触发规则……
其实有着主动与被动之分。
“我这一拳,叫做光风霁月。”
淡淡的自语中,陆泽一拳打破音障,携铁马冰河之势,正中穆天野鼻梁。
虽然没有声音,他却依稀听到了骨骼碎裂的响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