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o82f妙趣橫生都市异能 生活系遊戲-第八百零一章 橘汁糖果的威力熱推-8qa4b

8o82f妙趣橫生都市异能 生活系遊戲-第八百零一章 橘汁糖果的威力熱推-8qa4b

生活系遊戲
小說推薦生活系遊戲
并不是每一组都像江枫这般顺利。
孙茂才擅长应付小孩,一人对这四个小孩都尚有余力。和他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孙继凯,江枫用眼角的余光扫到他时能让他的脸上读出生无可恋和臣妾真的做不到。
吴敏琪那边进展也算不得很好,她负责的那个小女孩没有江峰负责的这般配合,表达方式很是天马行空。江枫只不过顺便听了几句,就觉得那个女孩想吃的可能不是菜,是艺术和想象。
江枫开始烧菜。
他第一个要做的就是拔丝山药,今天没有营业,拔丝山药还能做出buff的效果。这是江枫唯一一道能做成S+级的甜菜,好钢自然要用到刀刃上。
山药去皮洗净,滚刀切块,炒糖,看准时机倒入山药,拔丝,一系列动作江枫早已无比娴熟,一气呵成。由于他是最早开始做菜的,四个摄像老师都抓着摄像机对着他拍,让江枫产生一种他其实不是在做菜,是在拍厨艺主题的偶像剧的幻觉。
他就是男主,现在已经到了镜头最关键的部分,只需要他帅气且夸张的一个颠勺,锅中的拔丝山药就会甩在空中,三千六百度旋转完美降落在出一台上的盘子中。
当然他没有怎么做,他如果真的这么做的话,这个厨房里至少有三个人今天要因为被热油烫伤进医院。
拔丝山药出锅了,江枫很满意。
但妙妙显然没有那么满意。
在江枫殷勤的目光下,妙妙有些纠结,还有一点小害怕地咬着手指,吞吞吐吐的道:“我……我也想吃肉。”
江枫:?
你刚才可不是这么说的!
“要不妙妙先尝一下拔丝山药,虽然不是肉,但拔丝山药也是甜的呀,香香脆脆的可好吃了。”江枫劝道。
妙妙看了看面前的拔丝山药,果断摇头。
倒是韩攸信看见了拔丝山药眼前一亮主动,表示他要吃,拿起筷子夹了一大块,随便蘸了下凉水把糖丝弄断便不顾烫吃了起来。
“怎么样?”江枫一脸期待。
韩攸信显然很满意,也显然很记仇,故作矜持:“就那样吧。”
江枫:……
果然,熊孩子没一个好搞定的。
妙妙想吃肉,不愿意吃拔丝山药江枫也不能强逼着她吃,难以参透小孩们的古怪心思本就是这次测试的难点之一。
既然妙妙想吃肉,江枫就做肉给她吃。
咕噜肉,糖醋排骨,糖醋鲤鱼,江枫一连做了三款甜味的肉妙妙吃完之后都显得不是那么满意,反倒是韩攸信,吃得比谁都高兴。
江枫算是看出来了,韩攸信跟韩贵山真不愧是亲生父子,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只要是好吃的都喜欢吃,不挑。
时间已经过了大半,眼看只剩五十分钟,江枫依旧没有做出人让妙妙满意的菜品。此时江枫也终于意识到应该是沟通上出了问题。
小孩根本就没有他想象中的那么好沟通,尤其在节目组明令禁止说出想吃菜品的时候,表达受阻,更加难以沟通。
江枫甚至怀疑妙妙根本就不是想吃甜的。
只剩五十分钟,如果他还搞不清楚妙妙想吃什么,恐怕过两周就换他在全国人民面前丢脸了。
“妙妙,你告诉哥哥,你到底想吃什么样的甜食好不好?”江枫重新回到询问环节。
“就…就是甜的,甜丝丝的。”妙妙显然很想直接把菜说出来,可惜她不能。
“什么样的甜食可不可以告诉哥哥呀?比如说妙妙想吃甜的肉,虽然不能说菜名,但妙妙可以告诉哥哥你想吃什么肉啊。”江枫开始哄孩子。
“就……就是肉啊,甜的肉。”妙妙面露难色,憋了很久才憋出来,“甜的肉啊。”
江枫:???
“具体是什么肉妙妙可不可以告诉哥哥呀?”
妙妙非常小心地看了一眼不远处的工作人员,像是鼓起了勇气,仿佛要帮助江枫作弊一样,特别小声的凑到江枫耳边说了一句:“烧肉。”
江枫:……
现在的小孩都这么难搞吗?
江枫看了一眼边上的韩攸信,已经被完全忽略的韩攸信在正拿着筷子大吃特吃,拔丝山药已经空了,糖醋排骨仅剩几块。韩攸信的吃相算不得好,唯一的优点大概就是不会吃得袖子上领子上全都是。
注意到江枫正在看自己,韩攸信愣一下,随即意识到自己吃的有点太欢了。当即正襟危坐,摆出一副一本正经的样子,很显然平日里写作业上课的时候没少拿这一套来糊弄家长和老师。
“我就是有点饿了。”韩攸信解释道。
江枫撇过头去。
韩攸信顿时就急了,高声道:“我真的是饿了,我今天早上起晚了都没吃早饭,其实你做的这些我都……嗝。”
江枫一脸微笑。
韩攸信生无可恋,然后开始自暴自弃,接着大吃特吃。
时间只剩五十分钟,江枫估计也做不了两道菜,妙妙那里又问不出什么特别明朗的线索。
烧肉,甜的,这个范围实在是太广了,鸡鸭鱼肉只要是烧的哪种不能做成甜的,万一妙妙想吃的其实是甜皮鸭江枫也不会做,就算会做时间也来不及。
在这种时候,江枫觉得只能再随便做两个菜撞运气,然后相信自己的实力和妙妙的宽容。
唉,小孩的心思可真难猜呀。
就在江枫想着要不要做点炸鸡之类的,基本上是小孩都喜欢的万金油产物来随便混混的时候,一道菜涌上了心头。
其实也不能算菜,就是零食。
他会想到这道菜,是因为孙茂才那边的四个小孩不知道为什么闹腾了起来,颇有哄小孩经验的孙茂才随手抓了一块红糖塞进小孩嘴里,便轻松化解了即将到来的灾难。
糖是甜的呀!
最关键的是,糖有buff呀。
针对九周岁以下儿童的食用后二十四小时内维持好心情,获得最原始的快乐的buff,不就是最适合于现在的吗?
大爷们都是高兴了,再随便给点高分不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吗。
橘汁糖果并不难做,五十分钟的时间差不多够了。在获得这个菜谱之后,江枫也试着做了几次,菜做腻了偶尔做点这种像小零食一样的东西也挺有意思的。那时候江枫还不是三宗师,成功的几率比较小经常翻车,但现在他已经是三宗师了。步骤什么的也很清楚,翻车的可能性不大。
原材料后厨里的都有,橘子的话水果吧台那边就有新鲜的。
鲜榨的橘汁能给小孩最好的橘汁糖果体验。
想到就去做,江枫很快便找齐材料,开始专心制作橘汁糖果。
和视频教程中孙茂才的做法一样,江枫是拿平底锅做的。
大家都在做菜,江枫突然开始用平底锅熬糖,这种怪异的行为自然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就连孙茂才也注意到了。
孙茂才也看出来江枫是要做糖,而且十有八九是水果糖。让他觉得有点小惊讶的地方在于,江枫熬糖的器具居然和他是一样的,都是用平底锅。
“孙叔叔,孙叔叔,菜好了没有啊?”一个小朋友在催促。
“孙叔叔,那个哥哥在做什么呀?”一个小朋友在询问。
孙茂才非常有耐心,一一回答:“不要急哦,菜还要等一会,等菜做好了大家一起吃好不好?至于那个哥哥呀,他应该是在熬糖吧,等他做好了你们也可以过去找哥哥要一块,要的时候别忘了说谢谢。”
“好的。”四个小萝卜头齐声道,其中有一个嘴里还含着一块未化的红糖——他偷吃的。
做橘汁糖果的时间比江枫预想的要久,主要是等糖凉等了很久,几乎是卡着时间完成的。糖果冷却后,江枫拿小锤子敲了一块糖出来。
形状不规则,显得卖相很不好。
江枫把糖递给妙妙。
妙妙接过糖,默默把它含进嘴里。
“好吃吗?”江枫问道。
“好吃。”妙妙小声道,显得很开心。
虽然这不是她想吃的,但是她很喜欢。
两个小时的测试时间一晃而过,很快就到了残酷的打分时间。
江枫做的菜多吃掉的也是最多的,这主要靠韩攸信,在光盘这件事情上他功不可没。最后熬出来的那一锅橘汁糖果也被厨房里的八个小朋友分完了,以至于在打分的时候基本上每个小孩嘴里都含着糖,显得非常快乐。
很快,结果就出来了。
韩攸信出于不知道怎样的心理,可能是对江枫厨艺的热爱和对菜团子的厌恶,打出了九十九分这样一个明明是高分却让人看着总觉得有点不自在的分数。
妙妙则给了江枫八十分,不算高也不算低,很显然江枫并没有做出他真正想吃的菜。
江枫在妙妙打完分之后悄悄问了一下她,问她真正想说的是什么。妙妙告诉江枫她想吃的是加糖的红烧肉。
江枫:……
孩子真的尽力了,想吃的是红烧肉连烧肉两个字都说出来了,可惜他并没有领会到她真正的意思。
吴敏琪负责的那个小姑娘给她打了七十二分,很显然吴敏琪也没有做出她想吃的菜。
最惨的还要数孙继凯,他负责的小男孩只给他打了六十分这样的一个及格分。当工作人员问他为什么打六十分的时候,小男孩的回答居然是虽然菜不是他想吃的,但是糖挺好吃的。
江枫觉得如果哪一天孙少爷和他割袍断义,起因肯定是一块无辜的橘子糖果。
孙茂才那边的小孩都很给面子,最高的直接打了满分,最低的也有八十八分,从侧面证明了孙茂才和小孩的沟通交流能力以及哄小孩的实力水平。
绝对的哄小孩大师。
测试结束之后八个小孩都被节目组的工作人员各自安全送回家,江枫四人则留在店里等待剩下的工作人员宣布本周的积分和排名情况。
其实也没什么好期待的,最后的结果并没有出乎大家的意料,泰丰楼果不其然拿了第一,还是以破万的史无前例的高分勇夺第一。
第二名是知味居,总分为7613分,其实不低了,但和第一名总分破万的泰丰楼比起来就显得非常的寒碜。
第三名是顶层餐厅,总分6888分,非常吉利。
第四名是永和居,总分4936分,基本无缘半决赛。第五名的八宝斋只比永和居低二十多分,八成也无缘半决赛。
光看第一轮比赛结果,有希望出线的只有泰丰楼,顶层餐厅和知味居,在第二轮比赛中知味居一定会处于前所未有的劣势的情况下,泰丰楼和顶层餐厅基本上已经成为板上钉钉的两家出线餐厅。
不知道为什么,江枫突然觉得在第二阶段比赛中节目组肯定会搞事情。既定结果的竞技类比赛是注定不会好看的,为了增加节目的可观性,第二轮比赛肯定没有第一轮这么轻松。
“第一阶段为期两周的比赛现在已经结束,首先我要恭喜泰丰楼的四位参赛选手获得第一赛段的总积分第一名。”在宣布完第二周的积分和排名情况后,工作人员开始笑着进行总结发言。
笑容甜美,声音清脆,很显然这一段八成是要被剪进综艺里的。
“为了让四位选手可以获得更好的休息,第二阶段的比赛将在一周后举行。下周为自我调整及休息的时间,关于第二阶段比赛交换餐厅的抽签将会在三天后进行,相关的规则也会在本周内告知大家,希望四位选手好好享受自己的假期,做出相应的调整以更好的状态迎接第二阶段的比赛。”
就在工作人员宣布成绩的同时,韩攸信回到了家中。
韩贵山今天没去公司,在家里办公顺便陪老婆聊天,见儿子回来了,韩贵山把手中的橘子分成两半,将多的那一部分递给韩攸信。
“嗝。”韩攸信看着橘子情不自禁地打了一个嗝,感觉把最后吃的橘子糖的味道又打出来了。
“爸,我吃不下。”韩攸信表示拒绝。
韩贵山把手收了回去,自己吃了起来:“怎么样,今天吃了什么?”
“拔丝山药,糖醋排骨,咕噜肉,糖醋鲤鱼和橘子糖。”韩攸信开始数自己刚才都吃了些什么。
韩贵山都听傻了。
今天的这个测试其实是他提议的,他原本的提案是挑选各家酒楼前八名常客当评委,其实主要就是他想吃。但这个方案被节目组否决了,改成了八位常客的小孩。
韩贵山觉得孩子去也行,韩攸信吃到了也是赚到,便同意了。
现在韩贵山就是后悔,非常后悔。
他倒不后悔让韩攸信去,只后悔自己没有跟着去。
“那攸信觉得那道菜最好吃呀?”韩贵山问道。
“橘子糖!”韩攸信斩钉截铁地道,无比坚定。
韩贵山:???
躺在沙发上看电视的王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