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why9好看的都市小說 學魔養成系統-339 嗨呀,隨便學學就進薊大啦!相伴-cgjas

qwhy9好看的都市小說 學魔養成系統-339 嗨呀,隨便學學就進薊大啦!相伴-cgjas

學魔養成系統
小說推薦學魔養成系統
一年之计在于春,一天之计在于晨。
这,是农耕时代的老黄历了。
现下真正的情况是。
“一年之学,在于春夏秋冬,寒暑假期。”
“一天之学,在于晨午晚宵,拉撒屎尿。”
“我承认,这有点不押韵。”
“但这正是师门特训的第一步——”
客厅餐桌前,李峥将“时间管理”四个大字重重地写在了白板上。
张小可吓得吐掉了嘴里的油条:“师父,拉屎撒尿,改成吃喝拉撒似乎更好一些……”
“不不不,吃喝的时候,要放空大脑,任其休息,偶尔说一些不过脑子的闲话调整一下也是可以的。”李峥点着白板正色道,“但拉屎和撒尿,尤其是拉屎的时候,因为种种客观因素,很难放松下来,因此这10分钟到半小时的时间,与其刷朋友圈、QQ空间和辣鸡新闻空耗脑力,还不如用来学习。”
张小可刚刚拿起油条的手,又颤颤垂了下去:“师父,这早饭,还让不让我吃了?”
“这是时间管理的一部分。”李峥摇头笑道,“我已经很人性化了,如果纯粹从时间管理角度考虑,每天把吃饭和拉屎,喝水和撒尿完全组合在一起进行,上下并行,有进有出,可以凭空省出至少30分钟时间来学习的。”
“你……你成功了师父。”张小可彻底放下了油条,耷拉着肚皮道,“这饭,我不吃了还不行么。”
“诶,热量和蛋白质也要跟上,肉蛋奶米面缺一不可。”李峥忙抬手道,“好好好,我先跨过时间管理,谈下一个学习规划。”
“可……我真的吃不下了,师父……”张小可咽了口吐沫拿起油条,“不知道为什么,联想到你说的话,我一吃油条,就会有种一进一出的感觉。”
“……嗯……这很不好,我不喜欢你现在的状态。”李峥看着苦脸的张小可,自己也揉起了下巴,“来这里学习,难道不是一件快乐的事情么?”
“我也不知道为啥,进门之前还挺快乐的……”
“是有什么期待落空了么?”
“呃,算是吧……”张小可低着头提了提长袜,“本来……难得和师父一起,是想开心学习一整天的,轻松随性一点……哪想到是这么严肃的时间管理。”
李峥皱眉道:“你又不是小孩子,真要高效学习,形式上一定是枯燥的,爽点在于收获知识和解决难题。”
“事实是,这我都知道……可要那样的话,我在学校学习就好了,来这里的期待就不是那样的么……”张小可偷偷抬头,瞥着李峥试探性问道,“像师父那样连续学习我会坏掉的,可不可以,每高强度学习一个小时,然后课间休息十分钟,做一些快乐放松的事情?我也是要解压的嘛。”
“明白了。”李峥会意点头,指着父母卧室道,“阳台上有跑步机,我允许你每学一个小时,跑10分钟。”
“不是这种啦!!!”张小可闭眼抓头,“是和师父一起玩啊!看漫画也可以,闲聊也可以,打游戏也可以。”
“我理解,可这些还是会消耗脑力,并不是真正的休息。”李峥苦思道,“就没有一个只消耗体力,同时也能解压的活动么?”
张小可面色一紧,接着又是一胀,几经流转后,竟满面傲然。
“师父,不可以的,是静静先来的,就是只是为了学习也是不可以的,别看我这样,我可是立场坚定的纯爱战士。”
“关她什么事?”李峥双掌一拍说道,“不如还是做任务好了。”
“这个更不可以了啊。”
“是运动任务。”李峥点着白板道,“每个小时我为你下达目标赌局,你如果完成了,可以对我下达10分钟的运动任务,如果你失败了,我可以命令你完成10分钟的运动,你赢了会很爽,输了也可以减肥,而且每天可以赌很多次,这不香么?”
“啊……嗯……”张小可认真思索片刻,双眼逐渐眯了起来,“我想看你十分钟抱头汪跳也可以么?”
“汪跳是什么?”
“嗨呀,跟蛙跳差不多啦,我就喜欢看这些可爱的样子。”
“好吧,那就这么定了。”
“嘿嘿~~~”
“你的快乐还真是简单啊……”李峥冲桌上的早点努了努嘴,“现在可以继续吃了么?”
“好,有食欲啦。”
“那我先跨过时间管理,讲下一个根本问题了。”
李峥嗽了嗽嗓子,重又严肃起来。
“凡学者,无非四类。”
“好学,且耐学,是为学霸。”
“好学,不耐学,是为学氓。”
“不好学,却耐学,是为学匠。”
“不好学,且不耐学,是为学渣。”
“这里的好学,不是指学习意愿,而是学习资质。”
“以我们身边的人为例。”
“林逾静天资聪颖,却无法承受高强度的枯燥学习,因此表面成绩很好,实际上很难学深,不过是色厉内荏,表面叫嚣罢了,属学氓。”
“相对而言,青华、碧霞属学匠,刘新属学渣,梦溪属准学霸。”
张小可听得逐渐来劲,两口吞下油条举手问道:“那师父你呢?”
“学匠而已。”李峥不免负手而立,“不过学匠学到一定境界,也就是学魔了,这就牵扯到二次转职了,其中学霸可以转职为学神,学氓→学仙,学渣→大学学渣。”
“哇哦!”
“称号不是关键,关键是每种人有不同的学习方法。”
“所以,你对自己的评价是?”
“哈哈!”张小可一想这个可就舔嘴唇了,“当然是学氓啦~~~不过比不上静静那种全国知名的大学氓,也就一个地方性的小学氓吧~~”
“不,你太小看自己了。”李峥眉色一震,狠狠敲了下黑板,“是学霸。”
“?!?!”张小可的舌头这可就回不来了。
“来到樱湖之前,你的确只是一只学犬,但那是因为……”
“等等……学犬又是什么?”
“是学氓降职后的结果,这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最开始并没有适应仁大附的学习强度,也丧失了做人的尊严,你学习的主要动力在于做一些很狗的事情,然而在那里,一步差,步步差,最后竟然真的成为狗了。”
张小可的面色可见地松动了一些:“仁大附的时候……我明明只是打算像初中一样,跟着教学进度就拿不错的成绩装一装……但那些人……太夸张了……你能想像一个刘新和40个静静在一个班里的情境吗……”
“!!”李峥眼儿一瞪,“那不是爽翻了??40倍的快乐!我做梦都做不出这样的创意。”
“你去死啊!!”
“咳,说回你。”李峥拿起黑色彩笔,在白板上画出了三条上扬的曲线,都是从平稳上升变成加速上升,之后又逐渐趋于平缓,像是近30年的经济增速。
但具体的曲率和高速增长的时间,三条曲线各有不同。
李峥首先指向了第一条曲线。
这条曲线起点较高,增幅稳健,回缓也较早。
“这是梦溪使用学习软件后的成绩曲线,在初期的爆发式进步后,三个月内增长速率就回落了,从这个变化区间可以看到,随着学习深度到达640分左右的程度,梦溪就已经很难从针对性习题中获得进步了。”
接着是第二条,起点较低,增速也较低,回缓也较早,不过在回缓后的进步速度是高于第一条的。
“这是青华的曲线,使用学习软件后,他的爆发式进步只有不到两个月,610分的时候就停止了,但之后溪水长流,有望在高考冲到640分的程度。”
最后,就是第三条了。
像一只妖娆的眼镜蛇。
“这是你的,你曲线的结果显示进步持续了近一年,直到一个月前才有所回落,但这并不是你的错,670分这个境界,即便是我,能搜罗到的习题也是很有限的,软件本身很难再发挥之前的效用。”
李峥说着,扔下了笔。
“所以,我才要组织这次特训。”
“不要自我陶醉了,你这只伪装成学犬的学霸。”
“即便参加学科竞赛,稍加努力也有机会达到祁英男的水准。”
“祁英男是学科竞赛的基本单位,大概位于保送的边界线。”
“1归见风大概等于27祁英男,1史洋等于21祁英男,大概是这样吧。”
“为什么突然说这么多祁英男……嗯……可能是有点想他了……”
然而此时,张小可却盯着曲线,陷入了自我震惊的状态。
“师父……你竟然……这么看得起我……”
“是你用成绩证明的自己。”李峥审视着曲线道,“怎样,混进蓟大以后,碰到原来仁大附的同学,想说点什么?”
张小可瞬间起身,满面精光,摇首摆肚得意起来:“嗨呀,随便学学就进蓟大啦!!”
在如此巨大的动力下,第一天的特训开始了。
与之前的软件刷题不同,这一次是李峥亲自备课讲解,根据后台分析,他已经总结了张小可所有可进步的环节,并且亲自现场出题,送上原创题目。
正所谓做题破百万道,出题如有神。
李峥也才意识到,原来出题这种事,对于自己就像呼吸一样自然,出难题,就像深呼吸一样畅快。
在这第二次的授课中,李峥也逐渐感受到,有个聪明学生是一件多么爽快的事。
看着张小可学力肉眼可见的提升,李峥也不可抑制荡出了老师父的微笑。
为了鼓励她,也为了引狗入局,李峥第一个小时的赌局很简单,张小可轻松达标取胜,十分享受地看着李峥做了10分钟的蛙跳,并且提议后面的赌局加倍到20分钟。
然后……她就再也没赢过。
待到晚上六点,这一天的成果就已经很丰富了。
【学力:98→103】
时速十公里跑步机奔跑,8公里。
抱头汪跳,20分钟。
与师父自由搏击训练:40分钟。
随着最后一节课的结束。
张小可,整个人都趴到了地上,脸贴地,像一只爬爬虫,生无可恋。
“啊,我死了……”
李峥蹲在旁边,微笑着抚摸起她毛茸茸的头部:“坚持两周,你不仅能上蓟大,还可以瘦回去的。”
“师父……你每天,都是这个强度的吗……”张小可眼泪汪汪问道。
“运动强度大概就这样了,学习强度再乘个几倍吧。”
“怪不得……能把静静逼到闭关……”张小可勉强支撑起身体,扶着桌子擦了把口水,想要迈腿,却又僵住,“疼……好疼……”
“就这就喊疼了?”李峥一脸屑笑,“你到底多久没动弹过了?”
“那也经不起你这么搞啊!”
“我这还没开始呢,明天要不要一起……”
“不要啊!!我已经受不了了!”
他们争吵的时候。
一个男人,正面色凝重地站在门外,手拿钥匙悬在半空。
大学的时候,他曾不止一次给室友腾过地方。
现在,结婚成家了,儿子好不容易回来。
又要给儿子腾地方了么……
男人,最终收回了钥匙。
转身,下楼,走向了小区花园。
这大概就是他的命吧。
当然,即便坐在小区花园的木椅上,他也并没有玩手机。
而是紧盯着自家单元门口。
大约十几分钟后,一个穿着黑色长袜的女孩,一瘸一拐地出来了。
两腿,好像有些合不上,走起路来都是大八字。
还捂着腰。
惨兮兮的,像一只被逐出群落的狗狗。
男人的面色,不禁更加凝重了一些。
怎么办!
要不要点破?
秩序之心告诉他,儿子要像自己一样,一生只碰一个女人,虽然这很不……这并没有不甘!这是荣誉,一个男人的荣誉。
混沌之心告诉他,不要掺和年轻人的事情,这是开放自由的一代,而且那个女孩的小肉腿确实……
停!
男人重重地抓住了头。
秩序之心又告诉他,要引导儿子走向一段健康、忠诚的婚姻。
混沌之心又争辩道,不要骗自己了,小肉腿和唔唔叫,我全都要!
停!
男人抓得更狠了一些。
最终,他怀着复杂的心情,回到了家。
刚一进门,李峥就出屋迎道:“今天这么早?”
“嗯,新一批主治医生起来了,我可以稍微放松一点了。”男人换鞋的时候瞥了眼儿子,瞅着鞋柜随口问道,“诶,今天有人来吗?”
“嗯,快高考了,让小可来这里学习了。”
“就,只学习了?”李毅咽了口吐沫问道。
“还做了一些放松解压的活动。”
“哦……我懂了……”李毅摇了摇头,“确实是挺解压的……可……你身体好,人家不一定禁得住啊……我看她出去的时候腿都合不上了……”
“嗨,就第一天这样。”李峥摆手笑道,“往后两个月她天天来,我每天都练她,等过两个星期再看,保证生龙活虎的跳出去。”
“两个月?天天来?”李毅帝目圆瞪,“那……你也受不了啊!”
李峥身为职业马拉松运动员,只随口笑道:“我很强的,再来十倍也没问题。”
“……”李毅想了很久,也想像不到十倍是怎样的景象,只好话锋一转说道,“啊,张小可是吧?我见过她妈妈,也是个大美人啊。”
“是吧……”
“当然,林逾静妈妈……那也是个大美人。”
“……”李峥感觉气氛逐渐奇怪了起来,“为什么突然评价起别人的妈妈……”
“来,坐。”李毅换好了鞋,走到沙发前召手让李峥过来,“我们好久没聊天了。”
“不要搞的这么正式……”
“唉,让爸爸说两句心里话嘛。”
“……好吧。”
随着父子二人落座,气氛更加奇怪了起来。
“儿子啊,人生是要面临很多两难选择的。”李毅比划道,“比如说啊,如果张小可妈妈,和林逾静妈妈摆在我面前,我也会很难选的,你的情况我都理解……没问题,年轻人么……”
“不不不,我觉得你的情况有问题……”李峥的面色逐渐凝重,“不要再搞这些奇怪的问题了,你会选宁儿的。”
“哎!关她什么事,一边儿待着去。”李毅却是大臂一挥,“现在就说林妈妈和张妈妈。”
“……我……我不敢聊了可以么?”李峥有些退缩。
“不行,这个事很重要,必须说清楚。”李毅一把将李峥按住,“听着儿子,人,总是会犯错的,换做是我,如果在你这个年龄,明明和林妈妈在一起了,偶尔也会克制不住和张妈妈偷腥,这我理解,但并不代表能被宽恕。”
“可我不理解啊……”李峥感觉像是听到了恐怖故事一样。
“你听我说就对了。”李毅正色道,“有些错,是不能被宽恕的,如果爸爸今天没看到,没说什么,你将来就会越错越深,成为一种习惯,成为一个渣男。就这么说吧,换做是爸爸,必须要在犯错的时候进行抉择,要么和林妈妈道歉分手,正式与张妈妈在一起,要么与张妈妈绝交,向林妈妈坦白,并接受不被宽恕的结果,这才是一个男人该做的。”
“你该做的不是向宁妈妈坦白么?”李峥抓着李毅的肩膀道,“别说了爸……我帮你一起下跪认错吧……活着不好么!”
“我不是说了不关安宁的事儿么,这是我们男人之间的对话。”李毅郑重点头,“如果是我,会选择与张妈妈绝交,向林妈妈坦白,你觉得爸爸做的对么?”
“不对!我觉得你应该向宁妈妈坦白。”
“你脑子怎么这么轴啊!”
此时,在他们争吵的时候。
一个女人,正面色凝重地站在门外,手拿钥匙悬在半空。
与男人不同。
她当然插入门锁。
“诶,你回来了。”李毅见状,连忙起身道,“那个,家里没酱油了,买一趟呗。”
说话的同时,他不住使眼色,示意自己要和儿子谈心。
“酱油没了就没了吧。”安宁直瞪着李毅走向厨房,“有菜刀就够了。”
李毅忽闪着大眼睛道:“老婆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啊?”
“别说了!!”李峥冲到厨房门前吼道,“快跪!!”
这个夜晚,这一家人,并没有吃晚餐。
直到八点,才把事情搞明白了。
一切如旧,和和美美。
只是,李毅的膝盖,再也不那么健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