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都市异能小說 她有一間時空小屋討論-第1556章 防禦大戰:無限靈域6鑒賞

她有一間時空小屋
小說推薦她有一間時空小屋她有一间时空小屋
橹川刻意回避与芩谷接触,说实话,几人中他最心虚。这次车祸他有很大一部分责任,现在回想车祸发生刹那的感觉,他还有些后怕。。
橹川其实也早就注意到前面的火把和人,也降下了速度。
貌似风流
但,那一刻他不知道为什么,本来应该放在刹车上的脚,却鬼使神差在油门上重重踩了下去。
而且他感觉自己手臂也在突然间变得僵硬而无法掌控方向,直接朝对方撞了过去。
也好在对方避开了,没撞到人,荒地上是厚厚的草甸,车上的人也没啥损伤。
瑗妮就坐在后排的中间位置,在车祸发生的一瞬间,橹川的动作她看的最清楚。
但是她也清楚橹川的驾龄都有十多年了,或许偶尔有些小擦挂,但从来没出过这么严重的车祸。对方也绝不会犯把油门当刹车这么低级的错误。再联想到凌达之前说过他们好像来过这里……唯一解释就是,当时恐怕真遇到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了。
或许跟以前的事情有关——那个东西,跟来了!
瑗妮知道这件事处处透着诡异,也知道橹川看似强势实际上是心虚的表现,才主动圆场,以及主动邀请芩谷加入队伍。
重生国民影后:帝少,求隐婚
此时,瑗妮背着一个背包,一手牵着小立德,回头见芩谷拿那么多东西,连忙说道:“其实里面都是些衣物化妆品什么的,带不走也没关系的。”
凌达斜了瑗妮一眼,瘪瘪嘴,“就知道做好人。如果不是她的话我们现在已经到地方了,我的脚也不会扭到。”
看来这些人之间的关系并不想表面上看起来的那样简单啊,一股说不出的压抑和沉闷气息在人群中弥漫。
芩谷像是要抓住什么,然而这种感觉有转瞬即逝。
几人一路抱怨着、咒骂着,或是彼此争执,芩谷都不掺和。
只是暗中收集信息,观察那个皮头套阴魂和古怪小男孩。
人们好像一点也没觉得这环境和天色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只是聊着之前路上发生的事情,争论当时某某该怎样怎样,不然就不会怎样怎样。
皮头套一直安安静静地跟在斐理旁边,就像是对方的影子一样,除了偶尔会朝芩谷方向看看,便再没有多余的动作。
小立德也非常安静,不吵不闹,被瑗妮牵着。
倒是那个少年埃特好像对小立德特别抗拒的样子,不时回头恶狠狠地盯小立德几眼,甚至故意将路上的小石头踢到对方面前。
小立德只是淡漠地看对方一眼又继续走路,有几次埃特的小动作被斐理发现了,斐理狠狠数落了他。
埃特被批评,十分怨恨且委屈地吼道:“他就是个怪物是个灾星,他把他的父母和哥哥姐姐都害死了,他会把我们也害死的……”
斐理说道:“埃特,我知道你心里难过,但是大家也不希望那些事情发生,小立德只是个孩子你”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你少在我面前假惺惺,你们都一样。看着吧,等你们被他也害死就知道了”
啪——
埃特喊叫戛然而止,瑗妮扬起的手还没有落下,她又十分愧疚地想要抚摸对方脸颊,被埃特避开并恶狠狠地盯着她。
瑗妮非常愧疚地带着哭腔说道:“哦,对不起埃特,真的抱歉,我我不该打你。但是,你不能这么说小立德,他还只是个孩子,他的父母死了,已经够可怜的了,我们……”
埃特一把挥开瑗妮的手,吼道:“你竟然打我?你凭什么?你们都不相信我,那还管我做什么?滚开——”
说完,埃特竟然拔腿就朝前面跑去。
芩谷想到的经典作死桥段之一便是——独自负气离开,当主剧情视线再次落到离队者身上时,已经是一具尸体,而且是特别惨烈恐怖的那种。
芩谷没有上去阻拦,现在她对这些人都不了解。
尽管刚才他们已经做了自我介绍,知道他们之间的关系,然而随着他们聊天,却愈发觉得这关系变得扑朔迷离起来。
既然什么都不知道,那又凭什么插手?贸贸然介入别人的事情可不是个好的习惯。
瑗妮喊着埃特的名字,对方根本不应,情急之下将小立德交给橹川,然后追了上去。
橹川很焦急也很为难,也想去拦住两人,看看手里牵着的小立德,只能干着急。
凌达抱怨着:“没想到埃特心胸这么狭隘,人家小立德一直都乖巧地走路,是他一直在招惹,却反而恶人先告状,真是的。还有瑗妮也太冲动了,埃特都那么大孩子了,还动不动就打人……”
斐理回过头小声劝凌达:“你不要这么说,都是孩子,我知道你是在维护小立德,可要是让人家听到的话会怎么想我们?”
行李箱轮子在地上滚动的声音提示他们还有“外人”在场。凌达不满地咕哝两句。
凌达一直被斐理搀扶着走的,此时停了下来,一屁股坐在地上,“我走不动了…”
斐理看看前面那三人已经跑的没了人影,旁边一个小孩,还有一个几乎整个人都被巨大包裹包围了的陌生人。
很是为难,“来,再坚持一下,前面不远就到了。”
“我真的走不动了。都怪那个女人,要不是她的话我们就不会翻车了。老天真是不公啊,她让我们变成这个样子她自己却一点事都没有……”
芩谷微微皱了眉,本来想陪着这三人一块儿的。
混在异界的骨灰级玩家
其实她和埃特的感觉一样,也觉得这个小立德身上有古怪,只是对方身上也恢复了活人的生命气息,一路上都很平常,看不出丝毫端倪。
她有种很奇怪的预感,如果自己现在离开的话,这三个人肯定会出状况。
可若是继续留下来,就要一直看凌达的白眼,听她的抱怨…
芩谷抬头看了看依旧压抑和灰蒙蒙的天空,在心里长长呼出一口气——不气不气,她好歹也是一个一千多岁的老灵魂了,怎么会去跟一个小婴儿计较?没错,小婴儿。
她也基本上弄清楚了这些人表面关系下的另一层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