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cmp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 超級生物兵工廠 玉池真人-第603章 佛印-rpbxz

24cmp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 超級生物兵工廠 玉池真人-第603章 佛印-rpbxz

超級生物兵工廠
小說推薦超級生物兵工廠
这一句话,反而是让青龙颇为惊讶,沉思了片刻,他也知道恐怕问题是出在林寒的身上,毕竟林寒和西厂有着如此深的练习,如果想要加入西厂,恐怕早就进去了。
一想到这些,他便直接朝着林寒微微抱拳,开口歉意道:“小寒兄弟,对不住了!”
“青龙大人说笑了!”
林寒不卑不亢的回到,青龙如此的坦诚,也让林寒的心中微微动容。
而青龙则看着林寒再次开口道:“我可是听白虎说你们客栈里的酒都不错,到时候我也去尝一尝,看看他有没有诳人!”
“青龙大人要来,那是我们客栈的福分!”
林寒再次开口回应,同时心里也对青龙多了几分好感。
他自然是不可能加入锦衣卫的,只不过像青龙这样的豪杰,他也愿意认识一下。
两人的这一副模样,也让汪直忍不住的有些担心。
毕竟青龙的人格魅力他是非常清楚的,作为锦衣卫的总指挥使,自然也不是吃素的。
反而是旁边一直都没有开口的捕神,此刻看到林寒和青龙如此,也是忍不住的开口笑道:“我听说你们客栈里有我那芙蓉侄女在?”
林寒点头,这件事情,恐怕有心人去探查一下,就能够知道了,他也没有办法去隐瞒,也没有那个必要。
而捕神则是微微一笑,随后也开口说道:“不错,我也有日子没有见我那侄女了,改天有时间的话,我也去看一看她是不是还像以前那样的毛糙!”
林寒不置可否,这种事情,别说他想拦,就算是旁边的汪直,恐怕也没有这个本事。
而捕神在说完之后,就是跟几人打了个招呼,也同样是走进了大殿之中。
到了此刻,柳若馨才有机会和汪直说上话。
“义父,这两个人是怎么回事?他们怎么也来了?”柳若馨有些疑惑。
汪直则是叹了一口气,开口解释着:“功劳被咱们东厂西厂拿走了,谁会甘心?这可不光是青龙和捕神两人,铁胆神侯和诸葛正我可也都在里面!”
一句话,让几人都是忍不住的愣住了,就连杨宇轩,也有些惊愕的开口道:“这么说,京城的六大部门全都聚齐了?”
汪直点头,又是看了眼杨宇轩,开口轻笑道:“待会进去,该说的话就说,不该说的可要管好自己的嘴,免得到时候误人误己!”
对于这句话,杨宇轩只能是无奈的接受。
他并不知道当初字帖是如何来的,也不知道当初聚宝斋的字帖消失了之后,是如何回到了林寒和柳若馨的手中,这些消息,曹正淳自然也知道,只不过却没有人愿意把这些事情报告给皇帝。
毕竟不管是如何说,都无法自圆其说,若是他杨宇轩到时候说错了话,可就是连累了其他人了。
想到这里的杨宇轩,看了一眼汪直,开口低声道:“在下知道,不劳汪厂公挂念!”
汪直点了点头,接着再次看向林寒,开口说道:“好了,皇上已经准备召见你们了,待会都老实一点!”
看到汪直如此,林寒等人也都不敢大意,都是纷纷点头。
走过长长的台阶,林寒等人才到了大殿之中。
此刻如青龙捕神等人,都已经站到了一旁静静等候,而这些人,也全都是静静的看着林寒。
通过先前的情报,如曹正淳朱无视等人都已经知道了林寒在这一次的事情之中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而上一次在同福客栈的打斗,也引起了这些大佬们对于林寒的兴趣来。
先前林寒和白虎交手而不落下风,甚至还占到一些便宜,已经足以说明林寒的强大了。
这样的高手,不管是诸葛正我还是曹正淳,都想要将其收为己用。
而更加重要的,则是林寒直到现在也没有加入任何一方的势力。
也正是因此,此刻林寒在打量着这些人,而这些各方势力的大佬,也都在打量着林寒。
只不过,此时林寒的目光却扫过朱无视和诸葛正我,接着越过了曹正淳、青龙以及捕神等人,反而是看向了皇帝身边的另一人。
那是一个和尚,戴着一串巨大的佛珠,整个人看起来似乎也普普通通,应该就是当初陆小凤说的佛印了。
早在来到这大殿的时候,林寒就已经悄然动用了精神力,分出了一丝丝小心翼翼的探查了起来,生怕被众人发现。
而此刻的他发现,这皇帝后面的佛印的实力虽然不如朱无视,却也和诸葛正我和曹正淳差不多。
心中一动,在大笑江湖内见识过葵花老祖和小鞋匠吴迪气势的林寒,大概已经明白了众人的大概实力。
朱无视的实力,已经达到了宗师境后期,而佛印身上的气息,却比朱无视稍微弱一点,应该和诸葛正我和曹正淳都是达到了宗师境中期。
还有捕神,其身上的气息虽然是宗师境中期,但是却透露着几分古怪,似乎比其他几个宗师中期的人弱了一点。
而这场中实力最低的,就只有青龙了。
不过林寒也知道青龙手中有着杀手锏,再加上其半步宗师得实力,就算是碰到宗师境强213者,应该也有与之对战的资本。
深深的看了眼佛印,林寒才像柳若馨和杨宇轩一般微微低头,不在去观察而汪直则是快步上前几步,微微躬身,开口道:“皇上,微臣已经把西厂柳若馨,东厂杨宇轩,同福客栈林寒以及天和医馆的朱一品四人带来了!”
柳若馨、杨宇轩在汪直开口后都是单膝下拜,齐声开口道:“属下参见皇上!”
而朱一品则是小心的看了眼周围其他的六大部门的大佬的脸色,看到一群人都是在注视着自己和林寒,当即便是心中一动,便急忙跪下,不过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喊口号,只能低下头,默不吭声。
反而是林寒,此刻也学着汪直的样子,微微躬身,便当作参见之礼了。
只不过这边林寒才刚刚说出拜见皇上,另一边的曹正淳就已经大声的开口喊道:“大胆,面对当今皇上,竟然不行跪拜之礼,这是藐视圣上之罪!来人呐,给我拖出去!”
一句话,让柳若馨和朱一品都是面色大变。
朱一品甚至急忙抬头低声道:“小寒,别犯倔!快跪下!”
林寒目光微微闪烁,却缓缓的抬起头,只不过他却好像是看不到曹正淳一样,只是看向了场中央的皇帝。
这样的反应,反而是让周围的青龙和捕神的眼中都多出了几分赞许来。
他们都是朝廷重臣,平日里自然是不用下跪行礼的,也知道对于一个心存傲气的高手来说,逼迫其下跪无疑是等同于羞辱对方一般。
而林寒此刻不但顶住了曹正淳的压力,甚至还能够如此的无视曹正淳,单单是这一份胆魄,就足以让人侧目了。
青龙和捕神的赞许之意,并没有过多的隐瞒。
而另一边的诸葛正我和朱无视两人,却都是默不吭声,也看不出两人到底在想什么。
林寒看向了皇帝,而皇帝也同样在看着林寒。
这一次的事情,汪直在私下里曾经跟他详细的说过一些过程,其中大部分都是林寒如何机智如何厉害的,也正是因此,在林寒还没到的时候,就已经给皇帝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
此刻皇帝看着旁边的曹正淳翘着兰花指的样子,在看着林寒不卑不亢满脸淡然的无视对方,心中也觉得汪直所说的少年英雄就正该如此。
只不过也正是在这个时候,旁边的曹正淳看到林寒如此的无视他,心中也是蒙的窜起一阵邪火,对着皇帝拱了拱手,他就急忙开口道:“皇上,这林寒目无法纪,不知忠君爱国,老奴请皇上降罪,严惩此人!”
这句话,已经等同于撕破脸,要打压林寒了。
旁边的青龙身形微动,似乎就想要上前去为林寒求情,只不过才刚刚有所动作,就被旁边的捕神一把拉住,低声劝道:“别动,你看汪公公就知道了!”
青龙一愣,随后才看向在另一边的汪直。
而此刻旁边的汪直,此刻也不由得眯起了眼睛,远远的看了眼曹正淳,又看了眼皇帝脸上的神情,却什么也没有说,犹如一尊泥胎菩萨一样,眼观鼻,鼻观心的毫无表情。
见此,青龙心中也瞬间明白了过来,这汪直是早就揣摩好了皇帝的心思,就等着曹正淳这里出言陷害林寒呢!
不光是青龙看出来了,旁边的诸葛正我和朱无视两人也都是颇为惊讶,他们一方面为林寒的胆气而感到惊叹。
而另一方面,他们也都知道皇帝对于兰亭字帖的喜爱,刚才更是要把兰亭字帖奉为国宝,正所谓爱屋及乌,林寒贡献了这么重要的东西,皇帝又怎么可能去惩罚林寒?
亦或者说,如果皇帝这一次听了他曹正淳,那以后其他人得到什么好东西,谁还敢献给皇帝?
一时间,几个各部门的大佬逗是学者汪直的样子,完全是一副不闻不问的样子。
这也让旁边的柳若馨和朱一品都是暗暗焦急,就连旁边的杨宇轩,也有些无地自容。
虽说曹正淳是东厂的督主,可杨宇轩却是不愿意看到林寒就这样被陷害,有心想要帮助林寒求情,可是面对这样的事情,却又根本就无能为力。
而在皇帝旁边的曹正淳,看向林寒的目光则是多了几分的不善。
作为东厂的督主,曹正淳自然是不愿意看到林寒等人的调查有什么进展,在刚开始的时候,不管是柳若馨还是杨宇轩,只要稍微有些动作,曹少钦那边都能够迅速的反应过来。
然而自从林寒出现之后,曹正淳却始终难以把握事情的发展了,以至于现在东厂已经陷入了被动之中,整个局面,也有些难以掌握。
此刻的曹正淳,也自以为拿捏到了林寒的命脉,他给林寒安的这个罪名,可是能够让林寒不死也脱一层皮的。
而到了那个时候,只要他在随便的制造一点点的意外,说不定就能够除掉这一个眼中钉肉中刺了。
故而此刻的曹正淳,在看到皇帝没有什么反应之后,便直接再次拱手开口说道:“皇上,这如此猖狂大胆之徒,皇上也要纵容吗?若都如此,那以后皇家威严何在?皇室尊贵何在?”
曹正淳的这一句话,可以说已经是诛心之论了。
只不过皇帝在听到曹正淳的话之后,脸色却并没有出现什么变化,反而是开口轻笑道:“无碍,江湖儿女不拘小节,这点规矩朕还是知道的,况且这林寒也是青年少侠,朕特许你见朕不用跪拜!”
皇帝的一句话,瞬间让所有人都愣在了原地。
而皇帝在说完这话之后,马上再次开口说道:“而且,朕已经决定把这兰亭集序奉为国宝了,林寒可是给朕找到了国宝,若是朕连这点心xiong都没有,以后还怎么统帅这整个天下江山?”
“皇上英明!”
就看见,皇帝的话音刚刚落雪,林寒有些出人意料的发现,最先开口的竟然是旁边的诸葛神侯,此刻的诸葛神候面带笑意的看着林寒,开口说道:“吾皇乃是开明之君,今天的事情,如果传扬出去,必然是又一段佳话!”
“诸葛大人所言极是!”
朱无视也跳出来凑热闹,也同样是开口笑道:“皇上,本王平日里也喜欢和江湖人士接触,他们讲究的是义气情谊,今日皇上如此对待林寒,相比林寒日后也会时常感念皇上的恩慈!”
这两人的话,瞬间让曹正淳的脸变得铁青无比。
他固然是有着皇帝的几分信任,可是在场的六个部门之中全都是与他平起平坐的人,若是现在都跳出来,他一个人,又怎么可能争得过剩下五个人?
也正是因此,曹正淳的眼珠子微微一转,瞬间就想到了主意。
看了眼旁边的青龙,曹正淳就夹着嗓子,阴阳怪气的开口道:“青龙大人,我听说这林寒和你们锦衣卫互有嫌隙,甚至还曾经殴打过你们锦衣卫的官员,可有此事?”
这句话,也让皇帝微微皱了皱眉头,这些事情,不管是汪直还是曹正淳,可都没有跟他说过。
而夺取字帖之中六个部门之间的明争暗斗,自然也不会让皇帝知晓。
这于这边,听到曹正淳把火引到锦衣卫身上,青龙便忍不住的哈哈笑了一声:“曹公公,恐怕你是年老体衰,听差了!林寒和我锦衣卫的白虎乃是至交好友,他们两人还曾经在一起饮酒比武,对于彼此都钦佩的很!不信的话,你现在就可以问一问林寒!”
说完之后,青龙就把目光投在林寒的身上。
而林寒此刻也满脸微笑,看着皇帝开口道:“皇上明鉴,锦衣卫指挥使白虎大人确实和我交情不错,我们来那个人也曾经比武过,只不过在下技不如人,没能击败白虎大人!”
“林寒,你也不用妄自菲薄,白虎可是朝廷的得力干将,你要是随随便便就打败他了,你让朕的脸面往哪里放?”
听见林寒说的话,皇帝也忍不住的开口笑了起来。
不过在皇帝的心里,却也明白。林寒虽然说了技不如人,但也说了没有击败白虎,也就是说,这两人的交手,极有可能是林寒沾了一点优势,最差也不过是平手。
到了此时此刻,皇帝才颇有深意的看了眼林寒,只觉得林寒越看越是顺眼。
论及武力,林寒能够和白虎平手,虽然谈不上天下无敌,但是却也是人间少有了。
论及智谋,柳若馨和杨宇轩两个东厂西厂的精英都要甘拜下风。
而论及性格作风,林寒在进入这大殿后的表现也让皇帝极为满意。
皇帝的这一番注视,也让周围的各部门大佬都略有感触,这可是皇帝青睐一个人的时候才会有点表现。
一想到这里,旁边的捕神就上前几步,朝着皇帝拱了拱手,随后才开口道:“皇上,白虎大人和青龙大人都曾经邀请过林寒进入锦衣卫,只不过林寒小兄弟却都拒绝了,微臣私下想着,若是这样的人才放任不理,对朝廷来说,可是一种损失啊!”
一句话,让场中众人的心思各异。
谁都知道林寒和西厂走的近,在场的人也都知道西厂和锦衣卫合不来。
而此刻捕神才刚刚开口,另一边的朱无视就开口笑道:“捕神所言极是,还请皇上早下决断,以免人才流失啊!”
两人的话,让皇帝的脸上也露出了几分喜色来,忍不住的开口笑道:“皇叔,朕也是正有此意啊!”
接着,皇上又看了林寒和朱一品一眼,才开口说道:“林寒,朱一品,你们两个贡献国宝有功,朕准备给你们一人一个大大的官,你们可曾愿意?”
林寒和朱一品都是有些面面相觑,这话问的,让他们如何回答?
如果回答不愿意,这可是皇帝亲自开口,如果拒绝,那岂不是当场让皇帝丢脸吗?
可如果愿意,朱一品也清楚自己的本事,到时候说不定就被别人随便给玩到死了。
而林寒则压根就没有这个意愿,现在六大部门的人都在尔虞我诈,这种生活要是让他碰到,还不把人给烦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