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blbn火熱都市异能小說 一個銷售員的自白書 線上看-第十章 有志氣的小姑娘分享-l6ycp

lblbn火熱都市异能小說 一個銷售員的自白書 線上看-第十章 有志氣的小姑娘分享-l6ycp

一個銷售員的自白書
小說推薦一個銷售員的自白書
我差点一个耳光抽上去,瞪着他说道:“还汽车变摩托,这世上有三种东西,碰都不该碰,想都不该想!那就是黄赌毒!十赌九骗,你看那个富翁是,赌钱赌出来的!”
张小宇倔强地说道:“我那个不一样,是和机器赌,不是和人赌,我看到很多人赢到钱的!我一个大四的师兄,毕业前就赢了2万多呢,我亲眼看到的,这还能有假!”
小姑娘哼了一声,精灵的小眼睛一转一转地说道:“人家是托,那就是赢给你看的!这你也能信!再说,咱们家也不能和人家比啊?人家家里有钱,想怎么赌,就怎么赌,赌完了回家还有饭吃,咱们呢?你把咱们家这点吃饭钱,全赌进去了,你还把你的大学文凭给赌丢了!”
张小宇这回低着头不说话了。
阿廖拍了一下他的脑袋说道:“听见你妹妹说什么了没有?这么大个人,都没自己妹妹懂事!”
我其实在大学的时候,也玩过那种赌博机,像什么跑马机,水果盘之类的,还在自己的小餐馆里摆过一台,后来被派出所直接给没收了。
出售这些赌博机的厂家,每个星期会过来调一次机器,他们会根据胜率的大小多少,来调数据,保证你的这台机器肯定是盈利的,至于多少,你可以自己定!一般的买主,都想把机器的胜率调到最低,但厂家会告诉你,如果没人赢钱,就不会有客源,你的机器都等于白买了,一定要有一定的胜率,而且刚买回来的机器,一般都把胜率调高点,等人多了,再调下去。
但无论怎么调,你都是盈利的,你盈利,自然赌钱的人就输钱。这就是个根本不会赢的赌博。
但很多学生就是非常的沉迷于这类赌博机,因为它输赢的金额不大,而且是机器,看上去很公平,不会有人作弊出老千,同时也能体会到那种赢钱,不劳而获的快感。甚至还有一些学生,在研究机器的胜率,可他们不知道,你今天研究了胜率,明天我就改了,这就是买的怎么都不会有卖的精。
我想了想问道:“你在哪里赌的啊你们学校里面吗?”
张小宇嗯了一声道:“是啊,我们学校后面有个黑网吧,那里面有好多台机器呢,很多人都里面玩的。我刚开始也没钱,就是想去里面捡几个饮料瓶子,谁知道看他们玩的这么兴奋,就看进去了。我还看出点门道来,就试着下了几次,都让我给猜中了,那时候我赢了不少呢!只是可惜,后面也不知道为什么,点背老输!”
我哎了一声道:“怪不得你连碰瓷都不会呢,还去学赌博?你现在还有没有赌了?”
张小宇无奈地说道:“哪有钱去赌啊?”
小姑娘叫道:“没钱去赌?那你这几天都去干什么了?你赚了多少钱啊?”
张小宇掏了掏兜里说道:“捡瓶子卖了12块6,都在这儿了!”
小姑娘哼了一声道:“我才不信呢!我自己捡瓶子一天都能捡30块钱,你肯定又去赌了!”
我变了脸,训斥道:“你妹妹在家挨饿,你自己堂堂一个大学生去捡瓶子,赚了钱还去赌,连你妹妹都不管了,你还是个人吗?”
张小宇喃喃道:“30块钱,什么也干不了,连王老头的米钱都还不上,我要是能赢了,一赔三十啊,就是900块啊,咱们三个月的房租都出来了,也不用天天躲着老王头了!”
阿廖捏着张小宇的脖子,说道:“你还真有出息啊!?志向还不小呢!我告诉你,你大飞哥以前是怎么让人戒毒的,就是把手指给他切下来,想赌都没手拿筹码!你是不是想试试啊?”
张小宇叫着疼,害怕地说道:“不敢了,我不敢了!”
饭吃完了,还剩了不少菜,小姑娘还是依依不舍地盯着桌子上的菜,我笑着说道:“都打包,全部打包给你拿回去吃!”
小姑娘露出了笑容,对着我感激地说道:“谢谢叔叔!”
送他们回去的路上,我和张小宇说道:“你要是真想好好养活你妹妹,我给你找份工作,你先干着,等赚够钱租了房子,再想办法回学校读书,半工半读,你妹妹的学费我可以帮你负担一部分,但是借你的,等你以后有钱了,要还给我!”
张小宇不可置信地望着我,问道:“你为什么要帮我啊?”
我犹豫了一下说道:“我是看在你妹妹的份儿上!”
下了车,阿廖拿出了钱包要给张小宇钱,被我拦住了,说道:“别!给了就没头了,救急不救穷!”
然后蹲在地上,递给了小姑娘一张我的名片,悄悄地说道:“你哥哥要是再赌,你就给我打电话!”
小姑娘有点害怕我,怯怯地问道:“你不会真的切掉我哥哥的手指吧?”
我笑了笑,没回答她,摸了一下她的鼻子说道:“明天就让你哥去上班!”
然后拿出一张便签,写下了一个地址,对着张小宇说道:“明天你就去这个地址报道,好好干,我每天都会问你工作的情况,那边有宿舍,你和你妹妹都搬过去住吧!记得,让我再发现一下,你赌钱,我就真的不管了!人的一生,不会有很多机会让你从头再来,自己要是不珍惜,谁也帮不了你!”
张小宇感激地点了点头。
阿廖悄悄地走到小姑娘旁边,塞了几张钞票给小姑娘,小姑娘像被电到了一样,急忙把手放到了背后,客气地向阿廖鞠了一躬说道:“谢谢叔叔!但你的钱我不要,我们不是乞丐!谢谢你们请我吃饭,我大了,一定会报答你们的!”
这搞得阿廖很是难为情,我笑了笑对着阿廖说道:“这孩子有志气,值得帮!咱们走吧,过些时间再来看看他们!”
告别了两兄妹,我们在回珠海的路上,阿廖感慨道:“我原来以为自己小时候,就挺不幸的!别人家的孩子要什么有什么?我一双球鞋穿了十年,就想要穿旅游鞋,白色的那种,雪白雪白的,求了我爸妈一整年,就是不给我买,因为那双回力的鞋要70块钱,我爸一个月的工资才120块钱!别人家的孩子,想什么时候喝汽水,就什么时候喝。我呢?就是拿着一瓶空矿泉水瓶子接自来水喝,那时候就觉得自己是天底下最不幸的人!现在再看看这两兄妹,自己那点不幸算什么啊?这年代,还真有吃不起饭,租不起房子的人啊!”
我劝慰道:“2014年,国家统计局统计,我们国家的贫穷人口在8900万。十四亿的人口,接近15分之一的人口是贫穷的,15个人里面就有一个穷人,这还是不完全统计。我们当然是幸运的。但也不用这么悲观,像这对兄妹的情况毕竟是少数,按着现在国家给的政策,只有你有手有脚,就饿不死。这还不是怪张小宇他自己烂赌!好好的学不上,去赌博,他是穷,可他学习好,哪个学校没有奖学金啊?足够他两兄妹吃饱饭了。所以啊,可怜人必有可恨之处,谁也不怨!我给他机会,就看他自己珍惜不珍惜了!”
阿廖嗯了一声道:“也是!这年月谁容易啊?谁都不容易!”
第二天一早,我到了公司,我还没进办公室,就隔着玻璃窗,看见了一身黑色工装服的贺洁,安静地坐在我办公桌对面,优雅地喝着咖啡。
我推门进去,盯着她看了一眼,然后对着门外的安安说道:“你怎么什么人都随便往里面放啊?”
安安委屈地看了我一眼,低着头做自己的事情去了。
走进办公室,我看了一眼,坐在我对面的贺洁,清减了很多,脸足足瘦了一圈,但精神还不错,也没化妆,原来短短的头发,已经到了肩膀,平添了几分女人味。
我没理会她,拿起了张桌子上的报表,假装看了起来。
我看她也没什么说话的意思,我用余光时不时地扫上她一眼,看她还是没反应,就下定决心等她开口,耗着呗,反正是她来找我的。
终于,贺洁忍不住先开口道:“你没有什么想问我的吗?”
我哦了一声道:“没有啊,我对陌生人能有什么好问的?再说了,我都习惯了,你不是第一个背叛我的,也不会是最后一个背叛我的。天要下雨,娘要嫁人,我有什么办法?”
贺洁笑了笑道:“这么大的怨气,我能理解,我有我的苦衷!”
我再次哦了一声道:“谁没苦衷啊?我的苦谁知道啊?现在公司上上下下都知道我,用人不善,看人不准,养出了一个又一个的白眼狼出来。当初多少人劝我,说你是养不熟的狼崽子,你毕竟是贺家人,血浓于水。就算打断骨头还连着筋呢!我就是不信邪,总觉得你不是那种人,可现在看来都是一个种,是我自己太自信了!”
贺洁还是笑着说道:“说吧,把你心中的怨气都说出来吧!”
我哼了一声道:“我真没时间在这儿和你互诉心声,你该干嘛就干嘛去。老黄太太还等着你办手续呢,成年人做事,总要有个手尾的,把工作证交了,我也不为难你,好歹上下级一场,你也帮过我不少,走正常手续就是了!”
贺洁摇着头道:“我可没说想走,你要辞退我吗?”
我好奇地看着她道:“还需要我辞退你吗?你不是已经做出了选择吗?你连我万众的股份都往外抛了,你还赖在我万众干什么?刺探军情啊我还得留你吗?我心得多大啊?”
贺洁哎了一声道:“我知道,你心里有怨气,怪我什么都没和你说,就这么不辞而别,我说了我有我得苦衷,但请你相信我,我这么做,都是为了万众,为了你!”
我切了一声道:“你差点就把万众搞得停·盘了,还为了我,你咋不说为了爱,为了雅典娜呢?你不看看现在万众的股价都跌到什么样儿了?要不是董总有先见之明,你是不是都可以控制我们万众了?”
贺洁摇了摇头道:“不会的,正因为我知道董总和你在,万众是不会垮的。但你有没有想过,我们就这样一直防守,别人出招,我们拆招,这样多被动啊,我们一定要采取主动,主动出击,进攻才是最好的防守!”
我撇了撇嘴道:“笑话,你的主动出击就是卖了我们万众啊?根基都没有,还拿什么防守反击啊?你看看现在如日中天的盈科,再看看我们万众,人家芯片一出来,股价就翻了一番,现在都开始投入生产了,等产品一落地,我们就真的连还手的机会都没了!”
贺洁从口袋里拿出了一份文件,扔给我道:“你看看吧!”
我好奇地看了一下文件,问道:“这是什么?”
贺洁怒了努嘴道:“你自己看就是了!”
我重新看了一下文件,啊了一声道:“你怎么有这么多盈科的股份?你拿我万众的股票,换盈科的了?看来你还真是吃了秤砣铁了心!”
然后有点不忍心地劝说道:“我劝你尽快抛了吧,我虽然挺恨你的,但也不想你变得一贫如洗,这盈科的股票就是个定时炸弹,都是虚的!你们贺家,不就是要做空市场,多割几波韭菜走人吗?你们这样做,是会遭报应的,你知道你们这么做,会坑多少股民吗?多少人会跳楼,多少人会因为你们倾家荡产,妻离子散吗?”
贺洁欣慰地笑道:“你还真是善良的有点傻了,我都这样对你了,你还在劝我!这都是我们计划的一部分,要倾家荡产的不是那些股民,那些散户,是幕后的黑手,他们才会倾家荡产,盈科的股票现在都牢牢地控制在他们手上,除了我手上的股票,他们是不会这么早就放掉了。他们要做空到盈科升到20块以上,才会放!我要利用我手上的股票,让他们清盘!不但要输掉盈科,还得搭进去华西,就连何氏都得给我输的一干二净!”